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连连的摆手说:“谈不上感谢,你这企业有了困难,我们政府也应该帮助,都是份内的事情。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许老板又客气了几句,他说道:“我是真心来感谢的,以后还请季县长多支持。”

    说完,他就从包里取出一大叠报纸包着的东西。季子强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几万元钱,这许老板就把它放在茶几上,用手轻轻的推到了季子强面前说:“一点小意思,请季县长一定笑纳,给个面子。”

    季子强看着眼前的这几万元钱,眼中就有了一种奇怪的表情了。

    他知道自己是不能随便收的,收下了这钱,就意味着以后自己要为许老板付出更多的东西,他本能的就要拒绝:“许老板,支持你搞企业,那也是我们县上领导应该尽到的责任,你这钱我是不能收的。”

    说完这话,季子强就想把钱推过去,就在手要接触到钱的那一霎那,他脑中就有了新的想法,季子强的手没有把钱推出去,而是拿住了钱,在手上掂了掂,又说:“钱是好东西啊,可惜”

    许老板就接上话说:“可惜什么季县长还信不过我啊。”

    对许老板来说,靠上一个专管畜牧口的副县长,对自己以后会有很多帮助的,他也是真心诚意的想要拉上这根线,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季子强和上次一样,不要自己的钱,对季子强的这种反应他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己和人家季县长也没太深的交情,人家担心以后出事很正常,不过还有一点是错不了的,那就是没有不吃腥的猫,这样的领导自己见得太多太多,都是又想拿好处,还一点风险不愿承担。

    季子强笑笑说:“到不是信不过许老板,无功不受禄,只是怕以后帮不上许老板什么忙啊。”

    许老板哈哈大笑说:“季县长,你小看我了,我就是想结交你这样一个朋友,并不是想要你以后给什么回报,请季县长放心收下吧。”

    季子强掂了掂钱说:“那我就真的收了。”

    许老板就献媚的笑笑说:“感谢季县长给我这个面子啊,谢谢。”

    季子强的心里就想,自己收了他的钱,他还要感谢自己,这都成什么世道了。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外响起了几下敲门声,还没等季子强说话,门一下子开了,就见方菲一头闯了进来。

    她是刚才看到季子强回来的,想了想现在天这么热,季子强估计也不会出去了,自己刚好现在也不忙,就过来看看,以她和季子强的关系,她也就没代客气,敲了下门,就直接进来了。

    这一进来,方菲倒是一愣,她显然是看到了目前的状况,这个许老板方菲也是认识,知道是干什么的,现在见季子强手里有拿着那一包的东西,方菲也是行家里手,再一看许老板脸上尴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撞破了人家的好事。

    方菲也是进退维谷,退出去就更说明自己看懂了,不退吧这后面大家多尴尬啊。

    她还在犹豫中,季子强倒是大方的招呼起来:“方县长来了,请坐,请坐,我给你到杯水。”说着话,就很随意的走到了办公桌旁,打开抽屉,把那包钱放了进去,在过去帮方菲到了一杯水。

    方菲也恢复了淡定,很若无其事的说:“以为你闲着,还在谈工作啊,我来的有点不巧了。”

    季子强说:“也没什么事情,许老板过来坐坐,说了下他们饲料厂的下一步规划。”

    许老板也忙说:“简单的汇报,已经完了,那我就先告辞了,季县长和方县长你们慢慢聊。”说完许老板就站了起来。

    季子强也不留他,跟着站起来送到了门口,客气两句,这才关上门。

    方菲就望着季子强笑笑说:“怎么拉赞助了。”

    在方菲的想法中,也是有点好笑的,上次季子强在自己家里,见到自己收了李副校长

    几万元钱,当时季子强一脸的正气,还劝告自己不要那样做,这才过了多久啊,他自己不是也习惯了吗,看他刚才那坦然的样子,学的很快呀。

    季子强理解方菲话中的意思,就说:“算是拉点赞助吧,你可不要笑话我。”

    方菲瞅了一眼季子强说:“我笑话你做什么,我们收这芝麻点的好处,算的了什么啊。”

    季子强一听,忙辩解说:“我不是为自己,我”

    方菲就一口截住他的话说:“算了算了,我们谈点别的,刚才还感觉你懂事了,怎么又紧紧张张,婆婆妈妈的,对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季子强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旁边,看了看桌上台历的记事,说:“今天晚上陪不了你吃饭,下班要陪一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总吃饭。”

    方菲的脸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说道:“看你最近忙的,不过身体也要注意,不要喝的太多。”

    话是说的很关心,不过方菲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她总是隐约的感觉,季子强对她没有过去那样渴望了,她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就是女人的一种直觉,固然,季子强最近是忙,要准备夏粮收购,但也不至于忙的连约会时间都没有吧,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方菲是想不通的,她一直以来就很自信于自己夺人的魅力,更何况季子强这样一个年轻旺盛的人。

    应该说方菲直觉是不错的,季子强确实在心里对她有了一种隔阂,就从那天见到她收李副校长的钱开始,到前些天一个会议上方菲不顾原则,为李副校长据理力争拿下了校长的位置。

    在会议中方菲说了很多冠冕堂皇和义正言辞的话,就在那个时候,季子强突然的看到了这张美丽的脸庞中参杂的虚伪。

    与会的领导们,包括吴书记和哈县长,都碍于方菲特殊的背景,同意了她的提议,可是季子强是明白其中的猫腻的,而他又没有办法来抵制方菲的提议,更不能揭穿事情的真想,最后还得勉强自己,委屈的举手同意,这对季子强来说真是一种对自己的亵渎。

    季子强骨子里的正义,正直和原则,就在那举手表示同意的一霎那间,被残忍的摧毁了,他不情愿这样,但他又能怎么做

    会议后的好几天里,季子强都是抑郁寡欢又充满了惋惜。

    他真的希望方菲不要在自己心里留下点滴的阴暗,他希望方菲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永远美丽,永远完美,因为自己拥有过她,因为自己也迷恋过她,不管自己对方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显而易见,自己的感情受到了伤害。

    季子强听到了方菲的关心,就笑着说:“谢谢你,我尽量少喝点。”

    “嗯,那就好,等你闲了我们聚聚,今天你闲忙吧。”方菲怅然若失的说。

    “好的,最近实在太忙,你也注意身体,天气太热了。”

    “谢谢你,那我先过去了。”

    送走了方菲,季子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一下,他有点愧疚,刚才他撒了个谎,那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板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去陪的。

    季子强听到了方菲的关心,就笑着说:“谢谢你,我尽量少喝点。”

    “嗯,那就好,等你闲了我们聚聚,今天你闲忙吧。”方菲怅然若失的说。

    季子强也客气的关心了一句:“好的,最近实在太忙,你也注意身体,天气太热了。”

    “谢谢你,那我先过去了。”

    送走了方菲,季子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一下,他有点愧疚,刚才他撒了个谎,那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板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去陪的。

    季子强呆呆的看着手中茶杯里浮动的茶叶,他感到了一种孤单,在官场,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知己真的很难,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有时候茶应该和自己一样,是非常寂寞的,寂寞地等待一个人的欣赏。

    茶离开了生命之树,经历了诸多磨难之后,茶没有了昔日娇嫩清纯的模样,然而,当她来到一个精致的玻璃杯中,与自然之水相遇,一个新的她又诞生了,与清水的融合,与清水的共舞,让她散发出淡雅的气息,那是一种梦想与现实结合的境地,恰如自己一样,多想在这个大舞台上,精彩的释放全部生命的悲壮之美,但观众是谁知音是谁

    是叶眉,还是方菲,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呢

    季子强陷入了沉思之中,在他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接到了安子若的一个短信,自从两人省城分手后,他们还没有电话联系过,除了彼此心中有的那种隔阂以外,季子强最近也实在是忙。

    安子若发来的是一个问候的短信:你好吗一定很忙,注意身体。

    这再普通不过的短信,却让季子强有了一种深深的忧伤,最近,每当自己在孤单落寞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安子若,总是会想到她那柔情深邃的目光,有时候,季子强也奇怪自己,为什么自己对安子若有如此刻个铭心的留恋,是因为自己对初恋念念不忘的回忆,还是因为安子若抛弃过自己,由此激发了自己更强烈的渴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