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月十五以后,季子强开始考虑全市的经济工作如何再上一个台阶,目前,柳林市7县2区,主要依靠的是烟叶种植,以及农业发展,工业也有,但比起其他地市还是有些差距的,目前,洋河县的发展步伐远远超过了其他县,因为洋河的大棚蔬菜已经成了规模,还有旅游产业也带动了全县的经济发展,其余的县区,在农村发展的道路上,还在苦苦挣扎,虽然专业合作组织已经在各县大力推广开了,可是,要想让农民真正富裕起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市政府已经下发了件,要求各县全面完成今年所有的经济指标,严格说,怎么去施政,是县政府的事情,市政府不能干涉过多。

    季子强在过去一年里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市政府开始高速运转,市直单位的负责人,嗅觉总是非常敏锐的,渐渐的,到市政府来汇报工作的人多了,副市长开始忙碌了,每人都有一块分管的工作,大家都在努力,落到后面了,总不是好事情。

    担当市长之后,季子强才感觉到工作的繁琐,因为要为政府争取权力,在这个过渡阶段,季子强几乎什么事情都要过问,不是他想过问,政府的班子成员一时间不适应,大事小事都来汇报,什么计划生育工作、教育工作、交通工作、财贸工作等等,季子强不是圣人,很多的工作,他也不是特别在行,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季子强在今年就不得不开会强调,谁分管的工作,要敢于拍板,善于拍板,要调查研究,听取单位的意见,重大的决定,政府常务会研究,一般的事情,副市长直接决定。

    季子强本就属于比较开脱的人,繁杂的工作,也不是他喜欢的。但让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上次吃饭遇到的那个小饭店的小红居然到了市政府,要求见季子强。

    不过要见到季子强,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是市直单位负责人汇报工作,也要提前打电话,看看季子强有没有时间,何况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还显得怒气冲冲的。

    小红没有见到季子强,感觉到了委屈和丧气,索性站在市政府外面的广场上,时时刻刻盯着政府大院出入的车辆,她记得季市长坐的轿车,是2号车。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季子强准备回家了,他坐在小车里面,正在沉思,车子突然停下了。

    司机就转过头来,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上次我们去吃饭,见到的那个小红,挡在车子前面。”

    季子强忙坐直了身体,说:“你去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司机下去之后,季子强想着,轿车停在市政府外面不好,这个小红,居然想到了挡车,看样子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想到这里,季子强下车了。

    没想到季子强听到这女孩的第一句话却是:“季市长,我恨你。”

    看见季子强下车了,小红突然说出来这样的话,令季子强万分尴尬,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季子强是好说:“姑娘,不要激动,有什么话慢慢说,这样吧,站在这里不好,你先上车吧,有什么话,我们找个地方说。”

    小红的情绪有些激动,也不说话,径直上车了。

    车开动以后,季子强就打趣的说:“姑娘,你可真厉害啊,居然知道挡车了,要是司机没有看见,或者是来不及刹车,出了危险怎么办”

    “季市长,我是想见你,可是,我一个平民百姓,能够见到你吗,门卫和办公室的人根本不准我上楼,我有什么办法。”

    季子强心想,要是谁都能随便见到自己,那自己还不忙死,他说:“哦,那你还没有吃饭吧,这样,我们先去吃饭,有什么事情,吃饭的时候慢慢说。”

    姑娘却哭了起来:“不要说吃饭的事情,我叔叔他,呜呜呜呜”

    季子强有点奇怪,问:“小红姑娘,不要哭,慢慢说。”

    姑娘哽噎着说:“上次你们去吃饭,我多说了几句话,你们走了以后,工商税务电力卫生都去了,帐是全部结了,可是,他们重给叔叔定税,乡里开会,明确说要严厉整顿餐饮业,第一个整顿对象,就是叔叔,现在,好多部门的人在叔叔店里查账,生意都无法做了,叔叔害怕,求他们,他们根本不理睬,都是我害了叔叔,生意都做不成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到来找季市长的。”

    季子强气的半天没有说话,本来想着整顿软环境,还没有理出头绪来,下面就找理由动手了。

    “小红姑娘,这件事情我没有想到,这样吧,晚饭还是到你叔叔那里去吃,我也去了解了解情况。”

    司机听季子强这样说,看了季子强一眼,见季子强点了下头,他就把小车快速朝着开发区驶去。

    進入餐馆之后,季子强看见老板垂头丧气坐在屋里,身边还有一个中年女人,中年女人看见季子强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小红,没好气开口了:“店里正在清理,没有什么吃的。”

    老板抬起头,看见了季子强,惊得一下子跳起来:“死婆娘,瞎说什么,快去厨房里准备,季市长,没想到是您来了,快请坐。”

    中年女人没有想到进来的年青人是市长,马上堆起了笑脸,尴尬冲着季子强笑笑,转身到厨房里面去了。

    季子强如无其事的说:“老板,随便弄点吃的,和上次一样就可以了。”

    正在清理的餐馆居然有人去吃饭了,周围的人感到有些奇怪,乡里可是明确说了,这家餐馆正在整顿,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开张了,这里距离乡政府不远,很快有人给乡政府打电话报告了。

    季子强坐在堂屋里,正在和老板闲聊,听见了外面的停车声音,很快,一串串脚步声传来了。

    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老板,我们正在清理,你怎么又开业了,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

    季子强冷冷的转身看着说话的人,声音戛然而止,来人嘴张成了o型,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季子强问:“怎么,这里不能吃饭吗”

    来人忙说:“不是,不是,季市长,我们不知道是您来了,我们正在这里清理账目。”

    季子强一点没有放松,继续问:“哦,那清理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没有,正在清理,老板遵纪守法,没有什么问题。”

    “知道了,我就是在这里吃顿饭,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们工作忙,就不要在这里陪我了。”

    来人匆匆离开了,季子强正在吃饭的时候,区里和乡里的领导都来了,季子强叫他们都坐下,老板很机灵,马上添了碗筷,季子强本来不想喝酒的,略为考虑了一会,叫老板拿来了白酒,和区乡的干部喝酒,吃饭的过程中,季子强什么都没有说,区里和乡里的领导趁机汇报工作,季子强对他们的工作成绩表示了肯定。

    整个过程中,季子强没有提及餐馆整顿的事情,直到离开这里。

    一天后,季子强让司机去看了看,司机回来汇报说,清理账目的人全部撤走了,乡里研究决定,还是要在这家餐馆接待,而且,要定期结账,不能拖欠,季子强苦笑,这种靠领导个人威信或者是权势去解决问题的方式,本来就不可取,可目前没有其他的办法。

    年初事情也多,忙了一天,季子强也推掉了很多电话的邀请,下班一个人回到了家里,哪都没去,江可蕊的电话也是打来了两次,实在是没有打电话的借口,只好问季子强那个什么什么东西放在那里了,季子强是可以理解妻子的意思,他们就不再谈论那些找不见的书啊,衬衣什么,一起谈起了情话,唧唧歪歪,东拉西扯,西利嘛哈,叽叽喳喳,反正就是一个字忒俗。额,这怎么是两个字。

    第二天上班,无一例外的是相互的问好,恭贺着,彼此讲述着春节的趣闻,显摆着自己在春节的奢华,好像过了一个春节,每个人都变得异常的友好和亲切,不过季子强知道,这都是假象罢了,要不了几天,一切会依然如故,每个人都会举起刀剑,瞅准对方的软肋,扑哧的一刀,插進去的。

    既然季子强给市委的两个书记都做了承诺,那么步行一条街就正式的启动了各项工作,图纸是早就做好的,除了搬迁,动员外,就是发标,招标最为关键了,在接到了发表通知以后,很多家都来了,这里有那个修广场的海老板,还有季子强找来的将老板,更有56家柳林市的建筑公司,大鹏房地产公司更是必不可少,所有来的单位,每家都压上了一千元钱,拿走了图纸,去准备标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