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男主人不打扑克了,家里来了客人,这样让客人坐着是很不礼貌的。

    “你们是上面来的干部吧。”

    季子强笑着说:“是啊,我们在你家里坐坐,麻烦你了,看你们的样子,去年收成还不错啊。”

    这中年人摇摇头:“唉,收成一般了,不能和你们当干部的相比,轻轻松松的,就有工资拿。”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呵呵,我们看着像是干部啊。”

    “当然了,你们看上去细皮嫩肉的,就是当干部的模样。”

    季子强突然感到有点好玩,就问:“哦,那你说说,我是干什么的”

    这时,男主人身边的中年人开口了:“我看你是当大官的,下来微服私访了,不过,看着你的年龄不像,这么年轻,怕是30来岁吧,应该也不是个大官,是不是给大领导当秘书的啊。”

    季子强情不自禁笑起来。

    这人就继续的说:“你是当领导的,既然来了,我可要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了,你们不会有意见吧。”

    季子强忙点头说:“没什么,有什么说什么嘛。”

    “唉,还是我们农民苦啊,我们几个,都是在外面打工的,家里靠着媳妇支撑,上有老,下有小,都说赚钱不辛苦,辛苦不赚钱,我们一年到头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家里还是过不上好日子,中央政策好啊,为我们减税,可是,肥料价格上涨,省下的钱,多的都用出去了,早知道,还不如不减,现在打工也不好挣钱,我们没有什么本事,出去就是下苦力,谁都看不上,看不起,谁不想在家里过舒心日子啊,可是,没有钱就活不下去,小孩要读书,老人要吃饭,都要钱,现在身体好,拼命挣几个钱,将来动不了了,听天由命了。”这男人就开始抱怨起来了。

    季子强没有说话,现在,物价上涨很快,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不要说农民,就是拿工资的普通干部职工,都有些受不了,好多人戏称现在是的“三座大山”,子女上大学,购买住房,生病住院,其中任何一项,可以令普通双职工家庭捉襟见肘,可以令农民拆屋卖瓦,这是大形势,季子强也没有回答的话语。

    这人还没完没了的说:“唉,苦归苦,总是要活命,就怨命不好了,小时候要是认真读书,当干部了,什么都解决了,种地的,就得认命。”

    季子强就明知故问:“你怎么会认为当干部的日子就好过呢”

    男人很不屑的一扭头说:“这有什么啊,谁都可以看见的,不说其他的,乡里的干部和县里的干部,看上去都是满脸红光的,要是生活不舒坦,他们能够那样吗,我就没有看到哪个农民是这样的,出去不用介绍,别人一眼就看出来我们是农民。”

    季子强正在聚精会神听着这些话,堂屋里进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伙子有一股学生味道,一眼看上去,就是有学问和涵养的人。那刚才说话的男人就忙说:“哎呦,文化人来了,我们可不要多嘴了,有什么,你问他吧。”

    男主人憨厚笑笑,看着年轻小伙子开口了。

    女主人忙说:“表弟,怎么出来了,这里不干净,你还是到房里歇着吧,饭做好了,你嫂子会叫你的。”

    这年轻人就问:“表哥,家里来客人了吗”

    年轻小伙子仔细盯着季子强和刘主任,丝毫没有害怕的表情。

    一个男人就接上嘴说:“他们是城里的干部,下来微服私访呢。”

    年轻小伙子的脸色很快变了,季子强有些奇怪,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就变脸了啊。

    “哼,你们是乡里的,还是区里的干部啊,真的是下来调查情况的吗,为什么没有村里的人陪着啊。”

    季子强客气的说:“我们是路过的,不是搞什么微服私访的,刚刚和几位老哥闲聊了一会,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这青年愤愤不平:“最好是这样,就要到吃饭的时间了,我最看不惯有些当干部的,说是下来调研,还要下面准备大鱼大肉,不想着办实事,就想着吃吃喝喝,生活差了还有意见,见到领导了,点头哈腰,看见我们农民了,颐指气使,架子好大。”

    饶是季子强见多识广,听见这样的话,也微微有些脸红了,这个小伙子估计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属于愤青的类型,对干部有着较深的成见。青年继续在数落着季子强:“现在,中央的政策好,就是被下面弄得一塌糊涂,以前,我们农民不敢说话,现在敢说了,可惜,没有人听我们说话。”

    季子强就笑吟的说:“年青人,我看你不像是农民啊。”

    “我不是农民是什么,父母都是农民,没有关系,大学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我最看不惯那些当干部的,满嘴仁义道德,骨子里男盗女娼。”

    季子强有些坐不住了,这个小伙子的认识太偏激了,今天是听不到什么意见了,他放下已经凉了的茶杯,准备告辞了。

    可笑的是这年轻人还补了一句:“你们不要有什么想法啊,我不是说你们的,看你们的样子,还是不错的。”

    季子强在这个小伙子面前,几乎说不出什么话来,他站起身,和屋里人的告别,转身走出去了。

    刘主任早就把连吓青了,出来忙说:“季市长,这些话,您不要放在心上。”

    季子强叹口气,说:“有些话,虽然偏激,可是,道理是真的啊,现在的干群关系不好,难道没有原因吗,我们的农民的确还是很苦的,有些干部,早就忘记了宗旨,想的不是为农民办事,不是本质工作,想的是个人利益如何满足,想的是吃吃喝喝啊。”

    此刻,已经是中午,季子强感觉肚子饿了,司机很灵活,车子开了没多远,就停在了一个路边餐馆前面,这个餐馆看起来还不错,司机介绍说,以前他们来这里吃过饭,这里距离乡镇的政府不远,生意还是不错的。司机知道季子强的想法,所以,找到了老板商议,将小车停在了餐馆的后院,这里一般人是看不见的。

    餐馆不大,生意一般,春节刚过,来吃饭的人不多,刘主任很灵活,为了避免打扰,找了一个房间,三人坐下,刘主任吩咐老板:快点上菜,上菜的时候,记得关门。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他还在思考刚才的对话,农民是最为弱势的阶层,只要能够吃饱饭,生活过得去,就不会有多大的怨言了,当今社会,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出现诸多偏激的想法和心理是不奇怪的,关键在于如何去正确引导。

    餐馆外面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夹杂着大声的吆喝声,打招呼的声音,估计餐馆里面又来了些客人,季子强感慨,看来这开餐馆的,只要是手艺好,生意还是很不错啊,春节刚过,就有这么多的客人来吃饭。等了好一会,还没有见到服务员上菜,刘主任有些急了,本来是想着简简单单吃顿饭,想不到,等了这么久,菜还没有上来,他就给司机使了葛眼色。

    司机也很机灵,马上心领神会的起身,走出房间去,看看餐馆是怎么安排的,顺便催促老板快一点,不一会,司机进来了,脸色很是难看。

    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有点尴尬的说:“季市长,刚才我去问了,老板说,来了一大帮贵客,要求坐包间,他正在向那些人解释,老板问我,能不能换各地方,他马上就上菜。”

    刘主任脸色也变了,来了好一会,坐在这里等了好久,最后居然要他们让地方,他看着季子强,准备出去和老板理论。

    季子强息事宁人的说:“算了,我们就是三个人,随便找个地方,吃饭之后,赶快离开就是了。”

    季子强话语未落,门被推开了,老板进来了,冲着几人点头哈腰,掏出香烟,一一递烟,嘴里不断解释,大体意思是请季子强他们到外面吃饭,已经准备好了,不好意思等等之类的话语,季子强没有说话,刘主任准备回答。

    此刻,一个叼着香烟,穿着税务制服、神情狂傲的年青人进来了:“老板,怎么还没有安排好啊,是你们几个人吗,我们头都等急了,还不快点。”

    老板低头哈腰的说:“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季子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看来,是税务部门的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到这里来吃饭了,架子好大啊,到这样的地方来吃饭,也要显摆。

    忍了一口气,季子强就问:“老板,安排在哪里,带我们去,菜上了吗,我们还有事情。”

    老板忙说:“已经安排好了,我带你们去,服务员,把这里收拾一下。”

    在堂屋里坐下之后,菜很快上来了,季子强有些心烦,怎么今天处处不顺啊,刘主任吩咐服务员,马上添饭,吃饭之后马上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