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女人给人一种高傲和冷漠的感觉,虽然在今天,她是没有一点傲意的,因为她也知道,今天来的不是一个等闲之人,但季子强还是可以从她那眼神中看出她的傲慢。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江总又给季子强介绍了自己的媳妇,她叫孔茜,在华容建筑集团是财务总监,季子强就笑笑说:“看来江总开的是夫妻店啊。”

    江总也笑着说:“你不知道啊,季老弟,现在的女人,你不给她找点事做,她就天天的给你找事,唉,世风日下啊。”

    他这话一说完,马上就受到了江可蕊和他媳妇的联合批驳,这一阵教育,把个江总说的是低头认错,最后赌咒发誓,以后一定尊重女权,痛改前非。

    几个人也就没喝白酒,都是有管辖的,哪敢随便乱喝,要了瓶红酒,大家一点点的抿着,装腔作势的喝,季子强和江总现在算是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带上这两个拖斗,这哪是喝酒啊,简直是作秀。

    喝了几杯,季子强就问起江总:“对了,江总,我们柳林市有个新项目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江总就一愣,忙问:“哪个项目啊。”

    “步行一条街啊,你不知道。”季子强很夸张的说。

    “奥,这个项目,我听说了,也准备过年后研究一下,看有没有希望。”江总感觉今天季子强提出这个问题,对自己就是一种暗示,或许在这个项目中,季子强会帮上自己一把。

    季子强见他有这个想法,心里也很高兴的,就是啊,这么大一块蛋糕,谁能不动心,季子强就说:“这个项目时间很紧,应该是迫在眉睫了,你要有想法,就要快点下手,过两天收假以后,可能就要启动了。”

    江总点点头,很感激的说:“谢谢季市长的提醒,一收假,我就到柳林市去,长驻一段时间,争取拿下这个项目,不过,还是要请季市长多多关照才是。”

    季子强还没说话,那江总的媳妇就举起了酒杯,她一听还有这样大个项目,那态度就变得更加殷勤和讨好了,走过来说:“谢谢季市长,我就代表全家陪季市长和夫人喝一杯。”

    季子强呵呵的笑笑,也端起杯子来,江可蕊也赶忙站起来,礼貌的和对方碰了一下。

    今天把这个事情办妥了,季子强是很高兴,他就想和点白酒,但话一出口,就受到了江可蕊和江总媳妇的联合打压,最后也只好灰溜溜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回去的路上,快到省政府家属区的时候,江可蕊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酒吧,她想要和季子强多一点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就提议进去坐坐。

    季子强固然并不喜欢酒吧的氛围和情调。但为了迎合自己爱人的嗜好,也欣然同意了,

    这是一间很小的酒吧。只一层,大约有40个平方。亮着七八盏灯,吧台上的灯光稍微强烈了点,吧台窄,是一种很简洁的复合木板材料。墙壁刷成暗红色,隐隐地,在荡。

    贴了许多摇滚歌手的图片,ji,一个黑种年轻人,目光明亮,迷茫,当然还有海报。这个城市流行若干的电影海报。无论在什么地方,你都可以见到它们。尤其是红色里面那个美丽得有些忧郁的女孩子。靠吧台的地方墙上用水粉画了一副画,红花、绿叶,还有一只色彩出奇地大胆的鸟,是凤凰。

    那幅画存在很长时间了,颜色开始发暗,正是恰如其分的效果。这间酒吧音乐很棒。纯的、原汁原味的外国摇滚或爵士。声音相当好听,配器也棒,吉他都弹得千回百转。

    这家店老板是个穿着前卫的年轻人,鸡冠头,不止两个的耳环,松垮垮的暗色毛衣,脸小小的,颊瘦削,极瘦。是做乐队的,说话夸张,喜欢模仿对面新东方教书的香蕉人的口音,惟妙惟肖,很有表演天分。每句话的词尾总是喜欢加一个“”或者“”。

    季子强他们在温暖的灯光下喝着咖啡,聊着未来,但就在这里,季子强看到了华悦莲,看到了那个曾今在自己生命里存留了好久的女人,他们都看到了对方,华悦莲的身边也有一个看上去很潇洒的男子,从他痴情默默的眼光中,季子强看的出来,他很喜欢华悦莲。

    这就够了,季子强的心里就又了一种温暖的感觉,他和华悦莲没有相互打招呼,但眼神中的温馨已经让他们都明白,他们现在过的都很幸福。

    季子强在这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高兴的,他也曾今为华悦莲祝福过,希望他幸福,希望她快乐,看来老天并没又拒绝自己的这个愿望,他帮助自己实现了它。

    假期实际上过起来很快的,季子强还没有完全的发挥出自己储存已久的超级能量,假期就结束了,这让季子强怅然若失,这种感觉对季子强来说,应该是一种崭新的,他过去是没有这种儿女情长,现在也许是随着岁数的增加吧,他对家有了一种留恋和不舍的情怀,这样的感觉连季子强都有点奇怪。

    江可蕊更不必说了,或者对她来讲,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和季子强在一起,这是一种让她迷恋的享受,它超越了物质和精神,到了痴迷的境地。

    分手自然是凄切的,纏绵伤感的,但季子强还是离开了,他的情绪并不太好,连司机和接他回家的办公室刘主任都感受到了,大家一路,默默无语的赶往柳林市。

    春节刚完,国道上车辆很多,没走多久他们的车就被堵住了,好容易在等到可以通行,已经是中午12点了,在跑了个把小时,看看就进了柳林地界,大家也都是饿的难受。

    季子强就说:“刘主任,这些天一直大鱼大肉的,饭菜都吃的反胃了,就在乡镇找一个地方,吃点农家饭,不要打扰乡镇,我们吃了饭就走。”

    刘主任赶忙回答:“好的,我知道了,季市长,您顺便可以在附近看看村里的情况。”

    季子强也笑着说:“嗯,现在时间还早,可以到农民家里去看看,好些年没有到农民家里去看看了,不错,今后要记得多提醒我。”

    小车就下了国道,拐上了乡镇的公路,这路就不是那么平整,季子强乘坐的2号车是奥迪车,司机小心开着车,公路旁边有一个大屋场,轿车停下来了,春节刚过,农村里的年味还没有完全消散,大门上,鲜红色的春联还是那么耀眼,季子强没有急着进去,他在四周看了看,估计这里是一个家族,住着好些人家。

    其实,季子强这样微服私访,按说是犯了忌讳的,这里是汉口区开发区的管辖地方,按说是应该通知开发区书记、主任的,不过,季子强不是下来找问题的,只是想着随便转转,找个地方,好好吃顿饭,所以,也就没有想那么多,估计刘主任也是看出来了,才想着让他到农民家里看看的。

    進入屋场,屋场小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现在是冬天,谁会呆在外面卖冻肉啊,季子强摇摇头,看准了一户门开着的,径直走进去了。

    屋里,三个中年人正在打扑克,桌上摆着一些零钱,三人的样子很专注,不过,神情还是悠闲、怡然自乐的,桌子旁边,放着煤炭炉子,里面冒出来的烟雾有些呛喉咙。

    “来客人了,快坐快坐。”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来了,胸前系着围裙,看样子就是在做饭此时,三个打扑克的男人才察觉到屋里来人了,他们不是很关心,不过,季子强身上有一股气质,令他们感觉到不平凡,三人手里拿着扑克牌,站起身了。

    季子强也客气的说:“哦,我是路过这里的,想讨口水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玩,不要管我,好了,你们继续,继续。”

    中间的中年男人大概是主人家,看着季子强和刘主任笑笑,随手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两把椅子,甚至没有顾得上擦去上面的灰尘,季子强见状,从皮包里掏出卫生纸,准备擦一下凳子,季子强示意刘主任不用擦,直接接过凳子坐下了,他知道农村里是有忌讳的,如果你擦凳子了,主人家会觉得难堪,会以为你嫌弃他们,如果他们主动擦凳子了,就表示对你的尊敬了。

    三个中年男人继续坐下打扑克,中年女人看着两人笑笑,忙着倒茶,杯子放在窗台上,上面有一些渍印,季子强接过茶杯,表示了谢谢,不过,这杯茶,他实在是喝不下去的。

    中年女人冲着他们笑笑,到厨房去了,季子强注意了屋里的摆设,看来,这是一个家境一般的农村住户,屋里收拾得还算干净,但是,细节上有些缺陷,如今柳林市的农村,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