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也接了一句:“是啊,包书记,这杯酒,您一定要喝的。 ”

    包俊林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连连说季市长会说话,这杯酒应该喝,不过,季子强还是注意到了,包俊林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快,很快就消失了,也就是站在包俊林对面的季子强能够看见。

    季子强的话语,一语双关,包俊林是能够听懂的,其中表明的意思是前任领导是有功劳的,已经离开了,就不要多说了,不要干涉柳林市的内政,不要占着原有的功劳指手划脚。

    敬完了酒,旁边的刘副市长就小声的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还是要多多注意啊,包书记是省委领导,我看他对你不怎么感冒,好话不说也就罢了,惹得包书记说坏话,就不是好事情了。”

    季子强想想也是,自己何必要挣这一口气呢,他点点头,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包俊林翌日离开了柳林市,包俊林离开后,韦俊海显得很高兴,包俊林在柳林市的讲话,通过市委办公室的简报和闻传播了出来,百姓没有什么感受,不过,在市委市政府却是引发了不小的波澜,大家都认为,省委是支持韦俊海的发展思路的,柳林市今后将以发展服务业为主,采取稳妥前进的道路。

    季子强对包俊林到柳林市来的目的,也曾经怀疑过,是不是韦俊海有意为之,可没有相应的证据,季子强也是有苦说不出,其他几个副市长的情绪,都不是很好,本来几个人商议,准备着支持季子强,谁想到,还没有开始实施,包俊林就来了这一出。

    不过要放假过春节了,季子强也没时间继续细想这些事情,过年对季子强来说没有一点好处,他更紧张,且不说会议之多让他难受,单单就是那些一刻不断的问候电话,都让季子强穷于应付,每一个拜年和问候的电话,都带着款款情谊,季子强不接都不行,而每一个电话,都絮絮叨叨的说个没玩,似乎想要把自己心底里对季子强的关怀和热爱完全倾述,明明都知道这是假话,但说的人还是那样情深意切,季子强只好叹息着,佩服着这些人。

    往往在季子强回到宾馆,或者回到家里休息以后,还会不断的来人拜访,送礼,就连有的时候他实在是不想开门了,也会在第二天一早看到门口放置的礼品,上面无一例外的还要写上某某人,怎么怎么的敬仰季子强之类的话。

    大年三十,季子强还在慰问着那些没有休假,工作在第一线的人们,他在大雪中时而讲话,时而握手,时而摆几个造型,让随同的记者和电视台摄影来几个特写,把自己那光辉形象很泛滥的到处展现。

    韦俊海书记也忙,几乎市上的领导都忙,直到柳林市电视台的春晚结束,季子强才坐上02号小车,赶到了省城,今年他们是提前说好的,季子强到江可蕊家里过年,这并不是说江可蕊地位尊贵的缘故,关键是电视台每年过节都很忙,几乎是不会放假的,季子强想媳妇想的要命,也就是好给家里老爹老妈做做工作,说自己过去过年,等江可蕊闲了休假了,回来好好住段时间。

    两个老人也很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在说了,这一两年自己家里过年一点都不寂寞,有的是亲朋好友过来捧场,每天都忙的很。

    季子强回到省城已经是半夜了,车也就直接把他送到了省委家属院门口,季子强来过好多次了,但还是要亮亮证件才能进去的。

    虽然是半夜了,江可蕊还没有睡,一直在等着季子强,江可蕊的的父母已经熬不住夜,休息了,季子强本来是想轻脚轻手的进房间,给江可蕊一个惊喜,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江可蕊听到了季子强的脚步声,已经隐蔽在了门后,当季子强带着一身寒意,刚刚上楼,走进了卧室的时候,江可蕊就把他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没有过多的语言,也没有什么暗示或者预热。

    季子强就和江可蕊吻在了一起,季子强感受着江可蕊滑润的舌头在不停搅动,转动,不由得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异常强烈的情感。再后来,这样的吻好象没有解决季子强充满的激情,他腾出一支来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把自己的头埋了进去。

    说实话,季子强这种一会温柔体贴,一会粗暴蛮横的方式,江可蕊不仅开始习惯了,而且竟然在心里有一点喜欢了,这个想法,连江可蕊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江可蕊的脸色泛红,一付誘人的样子,在江可蕊的口里不停的发出嬌喘着,这让季子强更加卖力起来,似乎这对江可蕊也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江可蕊的喘息声更加的大声,更加明显了,就好像不怕别人听到似的,这个时候,季子强的慾望已淹没了他的理智。

    季子强抱住了江可蕊,把江可蕊抱到了里面的床上,江可蕊轻柔的说:“我想你。”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他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江可蕊的渴望,季子强有点急促,也带点野蛮的脱去江可蕊和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个那娇柔的身子展现在了眼前,让季子强的心就要跳出来了。

    江可蕊的肌肤显得那样雪白,一张俏脸由于兴奋呈显粉红色,季子强已经完全沉浸在温暖的春风中,體内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洋流在流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子强抚摩着江可蕊那瀑布般的头发,轻轻地揉着。季子强感到无比的温柔,积蓄了好久的相思和欲情一下子全部倒了出来。季子强的喘气已经开始变粗,胸膛猛烈地起伏,他喘息这问江可蕊:“你平时想过我吗”

    江可蕊闪动着醉人的眼睑说:“想啊,怎么可能不想”

    季子强又问道∶“哪里想了”说着话,他狠狠地揉搓了一下江可蕊的身体说∶“是这里想吗”

    江可蕊心中颤抖着∶“宝贝,哪里都想。”

    季子强并没有放过江可蕊∶“到底是哪里”

    江可蕊羞涩的说:“心里想,身体也想。”

    “哦~”季子强恶作剧一般的感叹。

    江可蕊也激动了,她不想在说话了,她紧紧的拥抱住了季子强。那股酥麻的感觉像波浪般扩散,这种感觉使江可蕊极度无助与旁徨,季子强感觉到了江可蕊的全身不停地抖动,这使他忘我的享受着这种感觉

    整个过年的几天休假里,季子强除了必不可少应酬,比如几个特别要好的同学相邀,比如去看望了一下宣传部的姜部长,看望一下苏副省长和韩副省长,其他时间,季子强都没有出去,他要抓紧时间来享受这难得的几天快乐生活。

    倒是方菲来过两个电话,问季子强在什么地方,有时间的话一起坐坐,季子强只好欺骗她说自己在柳林市,不是季子强不念旧情,不管怎么说,现在有了江可蕊,再让她看到自己和别的女人约会,万一吃起醋来,不好解释。

    但季子强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约见一下江铭晟,让他参与到柳林市的步行一条街工程争夺中去,这是年前季子强都计划好的事情,一点都不能马虎,没有一些强大的集团来竞争,对柳林市很不利,不管是工程的质量,还是工程的造价,都只有通过竞争,才能让柳林市获得到最大的利益。

    季子强就一个电话,找到了江铭晟:“江总,你好,我季子强啊,呵呵,过年好,恭喜发财,今天忙吗,过几天我就回柳林市了,我想请江总晚上一起坐坐,怎么样”

    那面江总当然是不会推辞了,季市长相邀,这面子不能不给,他就说:“季市长,你也不要说请我的话,过去我在洋河县没少麻烦你,晚上还是我来安排,一起坐坐。”

    季子强就客气了几句,但江总是坚决不同意让季子强安排,季子强也就只能作罢。

    下午的时候,季子强就带上了江可蕊一路,开车到了西环路的天外天酒楼,不要看是过春节,酒店一点都没有冷清,依然是生意火爆,熙熙攘攘的进进出出。

    到了预定的包间,江总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今天是家宴,所以也就没有外人,江总带上自己的媳妇,和季子强两口子就刚好是四人,江总先给自己老婆介绍说:“这是季市长,你看年轻吧,在全省只怕都是最年轻的市长了。”

    江总的媳妇长的很漂亮的,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长长的睫毛眨巴着,泛着水的眼睛仿佛在说话,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粉色的小脸,濕润的嘴唇让人好想咬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