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葛副市长和郭主任就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事情真的如早上吕副书记电话说的那样了,这季子强也有妥协退让的时候啊,呵呵,难得啊,难得。

    有了季子强这句话,那后面的操作就好办了,本地建筑企业虽然不少,但上规模的也不多,何况,一般的企业又怎么敢于和吕剑强的大鹏公司争夺项目呢不管从黑道,白道,在柳林市吕剑强都是有很强的震慑力的,几乎不用自己出手,这些事情吕剑强都可以摆平。

    同样的,彭秘书长和办公室刘主任也交换了一下眼神,不仅是他们,连刘副市长也是心里一惊,他们是很明白季子强这句话会带来的后果,季子强是刚来柳林市,很多情况不了解,但他们对柳林市应该是了若指掌了。

    大鹏公司在柳林市的势力不容置疑,假如这次选定在柳林市范围招标,很可能就是一个结果,步行一条街的项目最终被大鹏公司夺得,就算在招标中有自己这么几个人把关,但一定会像过去多次招标一样,大鹏公司会用一些卑鄙,下流,甚至是暴力手段,让其他势均力敌的企业放弃投标,最后只有他可以鹤立鸡群,一无可争辩的实力和条件,获得项目。

    彭秘书长就很不解的说:“季市长,我有个提议。”

    季子强看看他,微微一笑说:“秘书长有什么建议但说无妨。”

    彭秘书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坚决的说:“这次步行一条街的项目,可以说在我市是一个较大的工程,我建议,我们还是通过报子和一些其他媒体,做一次社会公布,请更多的企业参与到这次招标中来。”

    季子强就摇摇头手:“老彭啊,我理解你的意思,但现在你也要知道,我们时间紧,工程量大,这很快就过年了,大家都很忙,要按这种方式下来,在时间上就有了问题,早一日建成步行一条街,就早一日给我们柳林市创造效益和提升我们的市容整体效果,我看就这样定吧。”

    彭秘书长就张了张嘴,他很想在提醒一下季子强,他到不相信是季子强会和大鹏做什么妥协和交易,他估计是季子强没有看到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季子强真的看不出来吗错了,就算季子强这几年不在柳林市,但洋河县和柳林市又能隔多远,在一个,季子强在来了柳林市以后,特别是这次大鹏公司和拆迁户之间发生了这种冲突以后,季子强已经做了很详细的了解。

    只是季子强目前只有这一个选择,必须和大鹏公司获得妥协,假如不是韦俊海书记对政府的文件做出批驳,季子强到可以不用妥协,但现在不妥协就意味着拆迁户拿不到合理的赔偿,政府和自己的威信更不用说了,而做出了妥协,在季子强来说,也并不意味着后面的一切都照人们的设想进行下去,是的,你大鹏公司是很厉害,你可以在柳林市做出一些垄断,但只怕有两个企业你压不住。

    这也是季子强早就埋下的一个想法,上次自己陪韦俊海书记一起招待了一个姓海的外商,这个人看起来很有魄力,准备修建柳林市的中心广场,项目也是韦俊海书记引进和特别关照的,那么只要他的公司可以参与进来,你大鹏公司就算是想压,你也不敢压。

    除了这个企业外,季子强还有一个企业,那就是过去为洋河县五指山项目做装修的江铭晟,这个集团老总和季子强还算很熟悉,关键是他是当初韩副省长介绍来的,有了这层关系,只怕大鹏公司也是压不住的,这样就可以让他们三家好好的拼一下了,拼的越厉害,结果自然是对柳林市好处越多。

    会议就在季子强希望的基调中结束,刘副市长和彭秘书长,还有办公室的刘主任都很担忧这件事情,但他们见季子强心意已决,也就不敢在会上公然的过度反对了。

    不过在会议结束后,彭秘书长就找到了季子强。

    季子强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就先开口说:“彭秘书长啊,是不是心里对刚才的会议还是耿耿于怀。”

    彭秘书长点头说:“市长,我就想提醒你一下,大鹏公司背景很复杂,我担心最后项目会以高价落在它的手里。”

    季子强哈哈一笑,明知故问的说:“难道他可以垄断柳林的建筑市场你们把他看的也太神了吧。”

    彭秘书长摇了一下头:“不是我们把他看的神,而是柳林市有柳林市的特殊性,如果我在说深一点,在柳林市,特别是政府工程上,或者本来就是大鹏公司的地盘。”

    季子强就眯起了眼睛,很专注的看这彭秘书长说:“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都各自划分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那么是谁同意,或者说,是谁来遵守这个划分呢”

    彭秘书长有点无奈的说:“现在很多犯罪团伙都是披着正规企业的外衣,他们行走在法律和传统道德的边缘,已经很难把他们详细的定性,在很多时候,他们是有自己的规矩。”

    季子强陷入了深思,他不是为这个项目在深思,他是在为这种现象在沉思,就那这个大棚公司来说,你就很难把它做一个界定,可以说他是个好企业,他在上税,他有时候还做慈善活动,但他也有通过暴力谋取利益的嫌疑,但他们往往做的很巧妙,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关系,让你很难对他们做出准确的打击和摧毁。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以后的工作中,是不是也要把这个考虑进去呢

    彭秘书长见季子强在考虑,他就没再说什么,默默的给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两个人很就都没说话,后来,季子强摁熄了烟蒂说:“是啊,新体制下,自然会有一些新问题,我们在看看,相信会有办法解决。”

    彭秘书长一时听不懂季子强的话意,似乎季子强有点答所非问。

    季子强看出了彭秘书长的疑惑,就笑着说:“秘书长,你可以去联系一下那个修建广场的海老板,我在联系一下一个叫江铭晟的老总,有他们两家参与,大鹏公司想要高价拿下这个项目,只怕就有点难了。”

    彭秘书长这才算是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对着两家的底细,彭秘书长是很清楚的,不错,有这两家相争,这个项目就会有了新的变化了。

    过了三两天,大鹏公司就主动的找到了政府,同意按照政府上次的会议决定,按新的拆迁补赏规定执行,给利民安居工程的拆迁户们补足了拆迁款。

    这对季子强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是初战告捷,不管是政府和自己的面子,还是对保障所有拆迁户的利益来说,都是让人满意的。

    当然了,季子强也没有时间来高兴,还有几天就放假过年了,季子强很忙,每天他都被淹没在了文山会海中,一大早,当秘书小纪拿来当天的工作安排让季子强审核的时候,季子强就感觉头真的很大,准确的说,自己要是尿泡尿,那也一定只能从已经定下的这些工作时间里抽空子了。

    办公室也不轻松,每天好几个秘书为他准备会议发言稿,有表彰先进的,有防火防盗春节安全的,有总结今年工作成果,有展望明年工作计划,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柳林市的干部现在已经知道季子强的习惯,所以除了代表单位给领导拜年,送了一些现金之外,其余的,没有谁送钱,就是送钱,季子强也不会要,如今,单位上给领导拜年几乎规范化了,数目都不大,几千块钱,反正是领导一年辛苦了,市委市政府领导几乎都有,数目不同罢了,这样的钱,单位上送的放心,领导拿的安心。

    季子强办公室里的烟酒等,多得无法处理了,很多的烟酒,都送回了父母那里去了,亲戚朋友到季子强这里的时候,季子强也送一些,剩下的就放在家里,季子强告诉老爹这可不能拿出去交易的,这样的事情,让外面知道了,影响很不好。

    就在这百忙中,季子强还接到了吕副书记的几个电话,都是来确定步行一条街招标今天时间的,季子强也想早点招标,他希望步行一条街这个项目成为明年年终会议的一个亮点,但显然,这年前是没时间了。

    连韦俊海书记,都打来了点话,对这个项目表示了极大的关注。

    季子强就郑重的对两位书记保证,过完年,这件事情会是第一项政府工作。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就快放假了,请示也多了起来,当然,这也是一种权力的体现,政府的工作,按照季子强预定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效果不明显,大概是柳林市多年形成的习惯,一时间难以彻底改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