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抬头看着吕副书记说:“是这样啊,你看啊,我们政府已经发了对大鹏公司的补赏和暂停施工文件,但现在是执行不了,其他的好说啊,关键是我这张脸就丢光了,你看能不能做点工作,哪怕是让大鹏不停工,但把补赏按市政府规定的标准兑现了,这样我也好过一点。 ”

    吕副书记就眯起了眼睛,呵呵,呵呵呵,你季子强真是有神经病,脸皮比城墙后,这样的要求你也提的出来,奥,前几天我和老葛找你的时候,你怎么不给个面子,现在是你的报告让韦书记废了,你到来求我了,让我给我儿子做工作,维护你的面子,你怎么想的出来,那是好几百万啊。

    吕副书记的脸上就不由的流落出一种嘲笑和对季子强不可理喻的表情来,他就懒得和季子强在说什么了,不要说自己和季子强有仇,就算是关系好,也不可能为了一点友谊,白白的掏出几百万来。

    季子强看出了吕副书记的表情,但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难为情或者是不自然,好像他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很合理,很中肯一样,简单的就像是:哎,同志,借个火,点个烟一样。

    吕副书记依然在鄙夷着季子强,真是有点瞧不起季子强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给我摆一副惨兮兮的可怜样来,有个吊用。

    吕副书记就打个哈哈说:“季市长啊,虽然大鹏公司是我儿子的,但我也不能为他自作主张啊,这样吧,今天我们就是唱歌跳舞,不谈公事,他公司的事情,你不要看我的面子,还是安程序执行吧。”

    季子强见吕副书记如此说,就也笑笑说:“呵呵,看来我是多虑了,本来还想“步行一条街”项目帮下大鹏公司,原来吕总已经是胸有成竹了,那就算了。”

    季子强说着话,就准备站起来走人了。

    这吕副书记有点傻了,他脑海里就快速的翻转着,判断着,想要搞清季子强的真实意图,但看看季子强准备走,吕副市长就哈哈哈的笑这说:“季市长啊,看看看,一句玩笑话,你都受不了,我都说过了,只要我能帮的上忙,那是没问题的,坐下来,坐下来。”

    季子强很不情愿的坐了下来,点起了一只烟,没有说话。

    这个时间,就留给了吕副书记去思考问题了,对吕副书记来说,他先要准确的判断出季子强话里的真意来,他就想,季子强这话有多少可信度,不过按照季子强目前的处境,他也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韦俊海书记虽然没有对坼迁补赏决议做出什么反应,但对暂停施工的文件做出驳斥,那就让前面的拆迁补偿文件没有了处罚手段,也就间接的否决了政府的两个决定,这让季子强的面子很难堪了。

    季子强为了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为了兑现他对拆迁户的郑重承诺,为了挽回政府,或者可以说是他季子强的颜面,他必须让大鹏公司把补偿款掏出来,但怎么掏

    大鹏不可能白掏这钱,于是,他季子强就想出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来,用“步行一条街”的项目,来换回大鹏的主动掏钱。

    但这个问题中有一个不确定的因素,那就是万一大鹏掏了钱,最后在“步行一条街”项目招标上,他季子强不偏向大鹏公司,怎么办,对柳林市的其他人,都有办法让他们信守承诺,但对季子强,谁也没办法可以控制和约束他。

    吕副书记就眉头邹起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但不管怎么说,假如季子强真要是有意的刁难大鹏公司,那可以说步行一条街的项目大鹏公司就绝对无法到手,就算是韦俊海出面,只怕都难以让季子强低头。

    所以合作才是硬道理,后来,吕副书记抬起头,用充满狡默的眼神看看季子强说:“季市长,问题是步行一条街项目你准备怎么招标”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淡淡的说:“很简单,我可以让招标办把这次招标变成议标,不登报,不宣传,尽量的限定在柳林市的企业中,我相信,只要是在柳林市的范围内,大鹏中标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你说是不是”

    吕副书记的眼睛就是一亮,但瞬间,他又低下了眼帘说:“如果是这样,我说一个假设啊,如果季市长可以在招标办的会议上提出这个观点,那么我相信大鹏是会考虑配合政府,做出补偿的。”

    他的意思也很显然,那就是你季子强必须先在会上把这个基调定下来,这面大鹏公司才能考虑补赏问题,他也相信,季子强一旦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再想更改,就很难了,一个领导,一诺千金是至关重要的声誉。

    季子强犹豫起来,他默默的抽完了手中的香烟,但还是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说:“明天我就可以把这个问题上会。”

    吕副书记也就笑了,他拍拍季子强的肩头说:“子强啊,到时候我会让剑强好好感谢你的,哈哈哈。”

    后来吕副书记就准备继续叫那个阿燕和刚才的姑娘进来,好好陪季子强玩一下,但季子强告辞了,说要准备一下明天会议的讲话,不过吕副书记可以看的出来,季子强的脸色并不好,他对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一定感到很内疚,很无奈。

    吕副书记有点怜悯,也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季子强远去的背影,他叫来了自己的儿子吕剑强,一起商议起下一步的很多细节问题了。

    吕剑强问道:“老爹,要是季子强真能在会上说出那番话来,我们是不是也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吕副书记点头说:“这是当然了,季子强这个人据我所知还是很讲信用的,他说出来的话肯定作数,问题是就算不作数我们也必须按照他的意思来,步行一条街的利润何止几百万呢,我们必须给他点好处,而且你一直做的市建工程,别人进来了,以后你就有了挑战。”

    吕剑强喝了一口桌上的啤酒,仔细的想了一会说:“行,那就按他的意思来,不过他在会上到底怎么说,我们还要多关注一点。”

    吕副书记笑笑,说:“这还用你说啊,简单的很,他开完会10分钟,我就可以收到会议情况的汇报。他要是在会上说的模棱两可,那我们就只好陪他继续玩了。”

    两人统一了思想,也不能再多待了,吕剑强拿出几百元大票来,打发了两个姑娘,就各自回家了,吕剑强又自己单独的房子,他并不常在家住。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准备召开一个“步行一条街”的招标预备会,刚让秘书把通知发下去,就接到了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准备到洋河县去宣布一个代理副县长的任命,问季子强去不去,因为那是季子强的老地方,要去就一路。

    季子强是心里有点想去,可一想到去了要面对张书记那张脸,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本来今天下午还要开会,所以季子强就推了。

    周部长也不好勉强,本来他是看最近季子强比较强势,想要和季子强找个机会联络一下感情的,现在季子强拒绝了,也是无可奈何,就自己一个人去了。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

    季子强还准备在想一想一会会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就见秘书小纪敲门走了进来,打断了季子强的思考,小纪是来请季子强参加会议的。

    季子强看看表,是到了开会的时间了,他就拿上公文包,和小纪一起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是坐上了好多人,有葛副市长和刘副市长,还有城建委主任,拆迁办的主任等等相关的人员都在。

    季子强坐定以后就看看刘副市长,示意可以开始了,今天的会议是专管城建口的刘副市长组织召开,不过刘副市长已经得到过季子强的指示,知道今天的议题是什么,至于季子强更深层的想法,他是不大明了。

    刘副市长就清了一下喉咙说:“各位领导,今天请大家来就是一个议题,给季市长汇报一下我们步行一条街的开发准备工作,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和急迫性我就不多说了,市委和政府对这项目也高度关注,韦书记几次都做了指示,让我们尽快拿出行动,早日建成。”

    于是,下面在坐的一个个都就步行一条街的相关问题和准备工作,给季子强一一做了汇报,市建委主任郭一锦在做完汇报后就问季子强:“季市长,具体的情况就是这些了,我想问一下招标的一些问题,按上次市长的意思,是不是这次招标倾向于在我们柳林市本土企业中选定啊如果这样,我们现在就可以发招标书了。”

    季子强心里一笑,看来昨天和吕副书记的话今天已经是传到了这个郭主任耳朵里了,你们配合的真好,季子强就很准确的说:“是的,我上次是说过那样的话,现在我还是这个意思,因为我们柳林市的建筑企业还是很不错的,我们何必舍近求远呢,本地企业有本地的好处,在施工协调上也方便,同时,也多少能解决一点我们柳林企业没活干,吃不饱的问题,当然了,这就是我的一点看法,至于具体怎么做,你们可以斟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