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剑强从保险柜里拿出五十万元,用报纸包好,准备送给季子强。

    吕剑强准备完毕,呷着一口茶水,坐在宽大的真皮转椅上不停地摇晃着肥胖的身躯,脑海里飞快地旋动着即将拜会季子强和彭秘书长可能发生的细节和应对措施。

    吕剑强心里十分清楚,要想在柳林市揽到更多的工程,赚到更多的钱,季子强是非常的关键。还是先给他打个电话,听听他们的口气再说,免得到时突然造访感到唐突和尴尬。吕剑强想了想,拿起电话号码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拨通了季子强办公室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是季子强本人的声音,吕剑强一阵窃喜又有点忐忑不安,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与季子强通话,正面接触。

    吕剑强诚惶诚恐,“市长,您好我是大鹏公司的吕剑强,很冒昧打扰了您,请见谅很长时间了,一直想拜访您,知您很忙,不敢造次。”

    “哦,不用客气。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承建安居工程的吕总是吧”季子强淡淡的说。

    吕剑强一格楞,马上站起身来,毕躬毕敬地躬着背,现出一副欣喜若惊样子,“对,我就是。市长真好记性,工作那么忙竟然还记得我。”

    “哈哈哈吕总,我怎么会忘记你呢好像你的工地发生过伤人案件,你还有通天的本事让市政府补赏决议和暂停施工的决定泡了汤”电活那头的季子强显然不卑不亢的说。

    吕剑强两腿哆嗦了一下,手一抖,话筒差一点掉下来。

    “市长,那已是过去的事了。”

    “吕经理,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到时还得让事实说话。还有,拆迁工地被打的伤员善后工作处理得怎样了”季子强放缓语调,明知故问。

    “您放心,治疗费、营养费全部由公司高于标准结清了。”

    季子强就在那面说:“吕总啊,我也希望你好好配合一下公安机关的侦察工作,尽早逮住凶犯,对此事,政府要坚决一查到底,严惩不贷”

    吕剑强闻言,浑身又是一个激凌,但马上故作镇定,“请季市长放心,我们一定要紧密协助公安调查,对这种扰乱经济秩序和治安秩序的坏人一定要狠狠打击,绳之以法。”

    “那好你还有什么事我马上要去开会。”季子强就准备要挂断电话了。

    但很快的,季子强就笑了,因为季子强听到了他想听到的话,这个吕剑强就说了:“季市长,听说市政府要建步行一条街,我想参加竞标。”

    季子强就在那面说:“吕经理,消息挺灵通的啊,市政府还没正式对外公布呢。你想参加竞标那就按竞标条件和程序来吧。只要符合条件,市政府一律欢迎,开绿灯。”

    吕剑强就在那面犹豫了一下说:“我想去拜访一下季市长,你看可以吗”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笑说:“拜访就不用了,不过这样吧,你让吕书记什么时候来一趟,我和他谈谈这次工程的事情。”

    吕剑强就有点疑惑了,怎么季子强要和老爷子谈,这是一个什么意思,他就嘴里答应着,疑虑重重的和季子强说了再见。

    挂上电话,他一刻不停的就给老爹去了个电话,说了季子强想要吕副书记出面谈谈的意思,这让吕副书记也很纳闷,但既然人家说希望自己出面,自己出面就是了,老子还怕你不成,他就爽快的答应了儿子的请求,说:“嗯,晚上我约他坐坐,你安排一下。”

    快下班的时候,吕副书记给季子强就来电话了:“季市长,你好啊,我老吕,呵呵呵,今天想请市长晚上坐坐,怎么样,给个面子”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吕书记啊,这样吧,饭就不吃了,我还要看点东西,晚上一起到哪喝杯茶吧”

    吕副书记又邀请了几句,但看季子强态度坚决,就说:“那行吧,晚上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季子强就答应了。

    舞厅的老板很快就接到了吕剑强的电话,说晚上自己老爹和季市长要来唱歌,那老板自然不敢怠慢,包房留的最好的,姑娘自不消说,也是挑来拣去选最靓的。

    吃完饭,季子强在办公室又看了一会文件,在接到了吕副书记的电话以后,季子强如约而至,见吕剑强早就在休息厅恭候非常高兴,季子强与他们招呼一下,就到了包间,吕副书记也早就来了,两人也是少不得寒暄几句。

    吕副书记是搞不清楚季子强为什么要和自己见面的,他就听自己儿子说季子强要和他谈谈新项目的问题,但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吕副书记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那漂亮的领班也知道吕副书记最钟情于那个国色天香、風骚无限的阿燕小姐,未待吕副书记开口就喊起来:“阿燕啊,你吕哥来了,还不快来迎接。”

    很快,那个叫阿燕的小姐,就如一只小鸟一样,飘然而至,旁若无人地坐在了吕副书记身边:“吕哥呀,最近是不是又有相好的了把我搞忘了一个星期都不来看看我。”她也真叫的出来,还吕哥呢,叫吕爷都够辈分的。

    这人也真能答应,一点不怕乱了辈分,“最近确实有点忙。”吕副书记笑着说。

    领班为季子强早就挑好的一个靓丽姑娘,给他送了过来,而服务生已摆好了茶水和各种小吃,包间里就只有季子强和吕副书记,还有两个姑娘了,吕剑强除了在门口和季子强招呼了一次外,就再也没见他的面了,估计是在其他地方活动,把季子强交给老爹对付了。

    季子强也不急于说出自己的意思,吕副书记也是老油条了,自然不会轻易来问,反正不急,既然季子强说想和自己谈,他自然是会说起来的,先把气氛高上来在说。

    吕副书记就开始点歌说笑话,包间还有个小舞池,舞池不是很大,但足够三两对人跳舞的,吕副书记和阿燕唱了一首歌就去跳舞去了,看来吕副书记真是个老江湖,一点都不急躁。

    陪伴季子强的姑娘见季子强只是抽烟,并不跳舞和乱动,她就主动和季子强说起了话:“先生你贵姓”

    季子强就笑笑,随便说:“免贵,姓张。”

    小姐又问季子强了:“那哥哥是个什么张啊是上面脏,还是下面脏”

    说着话,就把手放在了季子强的下面来了,

    季子强有点厌恶的把她的手拨开,但皱了皱眉头,也不好说什么,人家这是工作啊,

    季子强就想,现在的女孩子,总的来说,大部分的群体都拥有两个致命的缺陷:浅薄,虚荣。浅薄就不用说了,这些女孩只会关心星座算命,关心血型,她们上网只会看那些明星的绯闻,漂亮点的整天想着怎么吊凯子或者找个老公来当长期饭票。她们对于那些各种品牌的化妆品背的娴熟无比,但是多半却连中学生的化学元素周期表都背不下来了,更不知道女人用的唇膏其实很多都是用猪油做出来的。她们至少能背出几十个世界知名的服装名牌来但是如果你问她国家领导人是谁嘿嘿,如果你问十个女孩让她说出美国中国英国俄罗斯这四个国家的现任元首是谁我敢打赌,能回答出来的不到百分之零点五。

    当然了,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他们也知道刻苦,也知道学习,还喜欢看饥饿的狼的小说,但这样的女孩子比列的确不多了。

    季子强展开了自己想象的翅膀,想着很多自己平时没时间想的东西,这时候,吕副书记跳完舞就回来了,季子强就看看吕副书记说:“老吕,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吕副书记这一晚上也等的就是季子强这话,不要看他又是唱歌跳舞的,那都是做给季子强看的,显示自己很轻松,现在见季子强发了话,他就对身边这两个姑娘说:“你们先出去,我门谈点事情,一会叫你们。”

    这两个小姐心里是不愿意离开,但客人发话了,也只能怏怏不快的转身,扭着屁股走了。

    吕副书记见她们离开了,这才做了过来,人也显得持重了起来,那两只眼中,刚才的嬉笑怒骂的神情再也不见,他知道,该谈正事了。

    季子强在今天晚上一直都是皱着眉头的,他见吕副书记打发走了姑娘后,才长谈了一口气说:“老吕啊,我现在是遇到难事请了,想请你帮忙。”

    吕副书记心里冷冷一笑,请我帮忙,老子恨死你了,要不是你斜插一杠子,说不定现在那市长的位置就是我的,现在也不会让我厚着脸来陪你,唉,算了,为了剑强的公司,我还是忍忍吧。

    吕副书记就皮笑肉不笑的说:“季市长开玩笑了吧我那能帮的上你什么忙”

    季子强很认真的说:“我不开玩笑,说真的,要请老哥帮我一下。”

    吕副书记就“奥”了一声,看看季子强不是开玩笑的,他就说:“既然这样,那就说说看,我要能帮上,没说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