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彭秘书长就走到季子强的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给公安局方局长拨了过去,通知方局长到季市长的办公室。

    季子强和彭秘书长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公安局方局长赶过来了,彭秘书长准备回避离开,季子强示意他留下。

    方局长就向季子强汇报了案件侦察进展情况,他说公安局已经基本掌握了凶手的体貌特征,正在展开搜捕工作,柳林市局开过几次案情分析会,得出的结论是这次暴力时间,极有可能是大鹏公司的大手作案的,但目前未找到确凿证据。

    季子强就提出了要求,希望公安局抓紧侦察工作,务必将罪犯绳之以法,同时要加强对大鹏公司的侦察,尽快查出幕后的始作俑者,对这种幕后的罪犯决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方局长深感压力很重,因为他是深知大鹏公司的背景的,但他还是向季子强表了态,说会尽力早日结案,坚决打击犯罪,请季子强放心。

    在方局长和彭秘书长走后,季子强对整件事情又做了一个系统的考虑,他想到了这其中放放面面的关系,也想到了执行起来的难度。

    但经过一夜反复考虑,季子强还是拿定了主意,决定在案件侦破前,暂停大鹏公司在利民安居工程工地的施工。

    当然了,在季子强做出这重大决定前,季子强还是给葛副市长通了个气,季子强也知道,自己这样做就算是把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彻底的得罪了,但季子强实在是找不到可以妥协的方式来,他也不准备就这件事情做出退让和妥协。

    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告知,葛副市长当然是不满意的,这直接就涉及到了葛副市长的切身利益问题,他想过抗争,但又实感无耐,季子强毕竟是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的市长,自己只有服从和配合的份,但就此让葛副市长放弃,也有点太小看他了,葛副市长有他自己的方式,很快,他就联系了吕副市长,他们两人稍微的做了一阵商议和沟通,就一起到了韦书记办公室,用他们的方式,给韦俊海书记做了汇报。

    韦俊海静静的听着他们的汇报,心里也在暗自思量,对大鹏公司的底细他也是知道的,而且显然的,这次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是带着倾向而来汇报。

    抛去他们的假话,从事情的本本质上看,季子强这样做也并不算错,而且还应该说很有魄力,很公正,很适宜。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季子强做的对不对,而是他做的越对,对自己就越有威胁,难道自己在政府主政的时候就没发现大鹏公司的事情吗难道我们柳林市过去的领导都是蠢材吗

    是不是柳林就你一个季子强最光明磊落你难道是救世主,是拨乱反正的大英雄

    这种种的考虑让韦俊海必须站在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的一边,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政府那面很多事情和自己都脱不了干系,他是不能让季子强一件件的修改和更正的,那损伤最大的或者是自己。

    他答应了两个属下,说自己会适当的干预,但他还告诫这两个属下,尽量不要惹出事端,不要和季子强正面为敌,现在还不到决战的时候,季子强还没有漏出重大的破绽。

    这两个人当然也马上表态同意了,他们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也不想挑起战端,先解决了大鹏公司的事情再说,挣钱的慾望和迫切是能够让他们忍辱负重的,因为他们太需要补充一下银行的存款了。

    到了第二天,季子强就让彭秘书长起草了柳林市人民政府暂停利民安居工程施工的决定,

    并让彭秘书长把这个决议送到了韦书记的办公室。

    但让季子强和彭秘书长都意想不到的是,韦书记很快的就作了批示:子强同志,案子可以继续调查,但拆迁和施工是否可以按原计划进行。”

    季子强坐在办公室里,手上拿着那个文件,望着韦俊海书记的那句批示,一个人发楞着,季子强的心里感到一阵发紧。

    韦俊海书记的这个批示,看似平淡,但份量却很重,不要看那“是否”二字,好像是在和季子强商量,其实不然,那是一个很肯定的决议,意思很明确,就是推翻这个决议,句末不是问号而是句号,这就意味着韦俊海书记是不需要和季子强商量的。

    季子强感到很无奈,市委韦书记是有权,也是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自主地代表市委,代表党,来对这一决定做出否决,对官场这个通行的惯例,季子强心里十分清楚。

    但季子强心里还是窝了一肚子火,这个决定的否决,不仅伤害了季子强的面子,还伤害到了是政府的威信,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否决让大鹏公司有了一个错误的理解,他们就可以继续和坚持他们的意图,和政府明目张胆的对抗,对着一点,季子强是深恶痛绝的。

    季子强在气氛中,拿起话筒,准备与韦书记通个话,谈一下自己的观点,说一说自己的到来,就在电话即将联通的一瞬间,季子强又压住了电话。

    他冷静了一下,感觉韦书记参合进来是一个新情况,自己还是决定不要冒然的做出回应和处理,更不要在此刻就和韦书记因为此事激化矛盾,季子强认为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

    自己是绝没有能力同时和葛副市长,吕副书记,韦俊海三人正面为敌的,除非自己疯了,否则在柳林市的任何人都无法匹敌他们三人的联手攻击。

    季子强一个人在办公室呆了很久,后来,季子强打电话叫来了刘副市长,两人先是彼此的交换了一阵看法,最后,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久。

    第二天,政府就召开了一个城建专题会议,在会上季子强听取了刘副市长关于拆除工科街的旧百货大楼,重建一座柳林地区最大的购物广场,以土地置换的形式,打通中央大道中段的通道,建成一条全省西部最大的商业步行街的汇报。

    这个事情也早在韦俊海主政政府的时期就列入市政府的议案,也已经在去年就通过了常委和人大的讨论审批,只是一直没有动手,看来季子强是要大显身手,搞这个标志工程了。

    季子强在刘副市长汇报完毕以后,就说:“这是柳林旧城改造的一个大项目,柳林市政府的相关部门应该密切配合,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最优的质量和最美的环境奉献给柳林市民。”

    葛副市长就问:“季市长,那这次项目,你有没有看好施工队伍”

    季子强摇摇头:“还是按我们过去的程序走,公开招标,当然了,最好是我们本地企业,有句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会场上就响起了一片哄笑。

    利民安居工程的拆迁风波确实让吕剑强紧张了一阵子,他最担心市政府突然停止已签好的中标合同,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幸好提前做好了工作,在葛副市长和自己老爹的协助下,韦俊海书记一锤子定音,否定了季子强的决定。

    现在终于都摆平了,那几百万的补偿款也给自己省了下来,吕剑强终于松了一口气。为感谢葛副市长和市建委主任郭一锦辛勤的榦旋,吕剑强请了一次客,钞票自然也没少送。

    吕剑强正准备拧个包包,牵个小情人飞到新马泰轻松地休整时,市建委主任郭一锦及时雨似地向他通告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让他迫不得已,立即取消了这次出行计划。

    市建委郭主任告诉吕剑强:市政府昨天已专门召开了一次旧城改造办公会议,会议决定拆除工科街的旧百货大楼,重建一座柳林地区最大的购物广场,季子强在会上说,这是柳林市旧城改造的大手笔,而且会很快就进行。

    建委郭主任向吕剑强通告了拆迁和工程竞标政策,还特别提醒他:购物广场工程最大,利润最大,要尽早做好市上关键领导的工作,争取夺得购物广场的中标权。

    在建委郭主任的撮合下,葛副市长也答应将工程以邀标的形式让给吕剑强的大鹏公司,但韦书记这次并不昏沉,说这么大的工程只能竞标不能邀标,这是原则,上面三令五申地强调,并且作为一条纪律几次专门下发了文件,马虎不得,自己已经帮过他们一次,做什么事情都要适可而止,不能太过分,得意忘形会吃大亏的。

    韦俊海只勉强同意大鹏公司参加竞标。

    吕剑强心里明白,对工程实行竞标是大势所趋,但竞标过程里面也有人情。要想夺得购物广场的竞标权还有两个人物不可忽视,一个是季子强,一个是彭秘书长,也得费点周折好好打整一下。

    葛副市长和老爹都不愿接触他们,吕剑强也清楚让他出面不合适。他想请建委郭主任从中帮个忙,谁知这个郭主任这次一提到请他疏通季子强和彭秘书长时,他却一点不讲情谊,只将一个脑袋摇个不停。

    吕剑强没有办法,思来想去,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谁适合帮忙做工作,最后只好决定自己硬着头皮上。

    “世上没有不闻腥的猫。”吕剑强想,管他的呢,先准备点饵料去钓钓再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