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由市政府办公室牵头召开的利民安居工程协调会,在季子强的指导下,形成了两份文件。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一份是柳林市人民政府关于全市拆迁工作的实施办法。

    实施办法明确地规定了全市房地产行业的拆迁补偿标准,这个标准大大超过安居工程拆迁发放的实际补偿费。

    另一份是政府专门针对解决大鹏公司拆迁问题的会议纪要。

    会议纪要要求大鹏公司必须在利民安居工程的拆迁补偿上严格执行新标准,纠正拆迁补偿过低的问题;同时重新丈量拆迁居民的还房面积。

    吕剑强手捧两份文件,越看越气,牢骚满腹却又无处发泄,吕剑强认为他的大鹏公司可以不执行这个新的补偿标准,因为利民安居工程的拆迁在此标准出台之前。

    吕剑强嘭地一声猛拍了一下宽大的老板桌,牛气冲冲的骂道:“乱弹琴,这不是以权压人吗”。

    说这话就有点好笑了,其实他过去何尝不是经常的以权压人呢

    然后吕剑强肥厚的腚部旋转着宽大的太师皮椅,用几个粗短的指头算了一下,自己公司如果执行市政府的新标题,自己将要损失几百万,几百万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自己在股市里损失惨重,现在还要在拿出几百万来,自己又不是冤大头。

    吕剑强就不想执行,但看看文件,那上面的话语,都是口气强硬的,吕剑强就一时有点犹豫了,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没有和政府折腾的实力。

    吕剑强就横横的骂起了葛副市长市长和市建委主任郭一锦两个人来:,这两个人是怎么弄的这点事儿都没有摆平,还让人家把会议纪要都发了,这不是害人吗。

    吕剑强气呼呼的,但那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吕剑强快速地拿起话筒生硬地问道“喂我吕剑强啊,你那位”

    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郭主任的声音:“我啊,没听出来”

    吕剑强就想笑了,这西柳林市的地方邪,说着乌龟就来鳖,正在骂他呢,人家就找上来了:“哦,呵呵呵,郭主任啊,情况怎么样”

    郭主任就有点丧气的说:“情况不太好啊。”

    吕剑强心头一惊,什么叫情况不太好难道这次自己真的没办法了

    电话里市建委郭主任给他通报了综合协调会议的内幕情况,郭主任明确地告诉吕剑强,目前不是乐不乐意执行新标准,而是要考虑大鹏还能不能承建利民安居工程的问题。提醒他要权衡利弊,谨慎而行,同时对工地发生的纠纷问题要及早采取应对措施。

    吕剑强就明知故问的说:“工地怎么了,什么对应措施我怎么就听不懂啊”

    郭主任就叹口气,无可奈何的说:“吕兄弟,你是真不明白还要给我装糊涂啊”

    吕剑强勉强笑了一下:“郭老哥,我真的不明白”。

    郭主任“好吧。再给你点醒一下。第一,诉状要撤回。第二,到工地上对拆迁户行凶的是不是你派的如果是赶快疏散”

    吕剑强还要强词夺理的说:“老哥啊,我怎么会干那事”

    郭主任不想和他在绕圈子,就加重了语气说:“吕老板。这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瞒我干什么赶快给几个钱,让他们滚,滚的越远越好。公安正查得紧呢,如果抓到了,你吕老弟也可能是吃不了兜着走”。

    吕剑强就不好意思再抵赖了,只能说:“好,这事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郭主任同时提醒吕剑强,季市长目前主持市政府的工作,他虽然太年轻,但不可轻视,而且已插手安居工程拆迁补偿问题的调查,对葛副市长和相关部门产生了怀疑。还有那个彭秘书长,一直逮着问题不放。对这两个人先看能不能打点一下,能摆平一定要摆平,不然不好办,今后麻烦事儿多。

    吕剑强想了想:“钱我舍得出,但补偿这一块,我还是想请郭主任出面和季市长勾兑一下,你也知道的,我和他没一点交情啊。”

    郭主任想都不想,一口断然回绝道:“其他人好说,这个人,我没法,你不熟还好办点,我是根本不敢去说什么话的,季子强有点让人渗的慌。”

    吕剑强想想也是,就说:“那行吧。我试试看,但我真的没什么把握啊。”

    郭主任就在那面点拨他:“吕老板啊,实在不行,就请葛副市长和吕书记出面做点工作啊。”。

    吕剑强放下了点话,也再不敢马虎,很快开门站在过道里大声叫喊起来:“张远,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吕剑强手下的这个张远四十多岁,是大鹏公司资深人物,从公司刚成立时,吕剑强就聘他做了财务部经理。业务精通,尤其是做假帐可以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加上为人处事圆滑而口风紧,很得吕剑強宠爱,如今已成了他的铁杆心腹、事务总管和核心智囊人物。有人说张远是市委韦书记的远房亲戚,吕剑强问他时,他只微笑不作正面回答,是不是无从考证。不管他是不是,吕剑强决不亏待他,因为他办事可靠。

    张远很快就来了,进门看看吕剑强的脸色,就问:“吕总,是不是有急事”。

    吕剑强嗯了一声,首先将郭主任电话内容通告了张远,然后将市政府的两份文件推到他的面前。“你先看看文件。再发表你的看法,我听你的。”

    张远没有急于看文件,而是先为吕剑强的茶杯添满了开水,然后点燃了一支烟,这才稳稳当当地坐在吕剑强办公桌对面,仔细地看起了文件。

    吕剑强也不催他,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坐在那里,抽了起来,不是的看看张远的表情,过了一会张远已看完文件,抬起了头。

    吕剑强见他看完了,这才问:“张经理看完了”

    张远点点头:“嗯,看完了。”

    吕剑强盯这张远的眼睛问到:“那你看过之后,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

    张远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说:“我感觉,我们应该从长计宜,亡羊补牢犹为晚。”

    吕剑强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让我照章执行,掏那几百万吗”

    张远摇摇头说:“市政府的的新标准刚刚出台,未必就适合我们,所以这事情还是有商量的余地,不过看来真的需要老爷子出下面啊,就靠我们,恐怕搞不定这事情。”

    吕剑强嗯了一声说:“这事要找老爷子的,你对其他的问题怎么看”

    张远就接上话,回答说:“投诉于法院的诉状要马上撒回,柳林市政府已对工地纠纷的性质定了调子,你告也无用,不要因为这事情让政府不舒服,这是个小问题,我们可以做出妥协让步,你看呢,吕总”

    吕剑强点点头,他其实也是这样想的,当时到法院告,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给别人一种大鹏公司是受害者的样子出来,实际上,那几个车都只是玻璃砸烂了,根本算不上多少损失的。

    张远见他首肯了自己的建议,就接着说:“那几个到工地上去的小弟,给他们一些盘缠,让他们马上疏散,到外地先避过风头再说,等这面风平浪静了,在通知他们回来。”

    吕剑强感觉自己和张远的认识完全一致,只不过张远看问题更到位更深层一些。吕剑强不免对这位财务经理更加喜欢,甚至还夹杂着一种深深的折服。

    现今的社会,吕剑强深深的懂得一个道理,这年头谁不爱钱有钱就有了一切。你柳林市政府口口声声喊着要发展柳林的经济,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你当官的嘴上说得好,为人民服务,心里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不然你干嘛要收红包这些年为了工程,自己给那些当官的究竟送了多少还有吃的,耍的,又花了多少没记帐,但数字加起来也不恐怕不小了。

    每一次的送客、送礼,又见他们有几个谦虚过我吕剑强做生意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多挣钱。

    要是我吕剑强如果没钱,谁会对我什么吕老总,吕老总的喊得多亲热,还就是因为我包儿鼓腰杆儿粗没钱哪个漂亮的小姐会跟我亲热,她们不也就是瞧着我腰里的钱包吗

    想到这里,吕剑强就带上一些钱,起身离开了公司,他要约上葛副市长好好的谈谈,看能不能在补赏问题上,在通融一下。

    到了第二天上班,季子强刚刚坐在办公室一会,就见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联袂而来,这到让季子强吃惊不小,怎么这两人一起来了,估计是为大鹏公司的事情吧。

    季子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惊讶,很热情的把他们招呼进来坐下,又让秘书小纪给他们泡上了茶水,季子强就问:“两位老领导一起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