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心里叹息了一下,唉,在柳林市这么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吃这么一种高档的酒席,起码几千元。

    葛副市长又夹了一块菜放进季子强的碗里,满脸喜气洋洋地介绍着菜肴。

    季子强没注意葛副市长在那里夸夸其谈,季子强只独自想着自己的心意,这顿饭本不该来吃,无奈葛副市长太热情,理由充分,不可拒绝。

    葛副市长的面子要照顾,这一点毋庸置疑的,更况葛副市长在柳林市政府的老资格,在韦俊海书记那里也很吃的开,葛副市长对基层各县的情况也非常熟悉,自己以后又要和他在一起天天打交道,不来就不行了,就算自己迟早还会和他正面冲突,但在没有一剑封喉的把握下,自己还是要和他虚与委蛇,继续周旋。

    餐桌上的葛副市长说话不敢太随便,因为有一个季子强在场,还有两个美女陪同,他就是装,也要装出一个高雅来。

    不过今天的葛副市长仍然是妙珠连篇,潇洒自如。

    而请来的唐静凌则是配合得维妙维俏,很是得体,她大方地说笑着,随即脱去外套,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吊带晚礼服,那是一款购自意大利的名牌晚礼服,高贵典雅,剪裁一流,灯光下衬得她身材曼妙,肌肤如雪,众人不敢逼视。

    季子强也被逗得时不时开怀大笑。只是田珊温文而雅,也免不了三番五次抿嘴而乐,只怕喷出那已进口的菜肴来。

    过的有一两个小时吧,大家是酒足饭也饱,葛副市长提出活动一下啊,他说出了好几个项目让季子强来选择,什么保健,唱歌。

    季子强见他是如此热情,还在犹豫间,就被几个人裹挟着到了三楼来。

    葛副市长更是仗着酒胆,一手拉着夏季子强,一手拉着田珊硬要把他们两人塞进一间小包房。

    季子强这就明白了点什么,这个葛副市长是要给自己用美女计了,不过在今天这个场合,而且还是和葛副市长一起,季子强是不会头脑发热的,所以季子强死活不干。

    那个田珊也感觉到了季子强的坚决,她也就是推三阻四,葛副市长看看这个情况,只好作罢,但葛副市长马上就又提出唱歌。

    这次田珊没有反对,季子强怕出问题,就欲待推辞,无奈两位美女在旁边极力相劝,加上季子强也不好过于的不给葛副市长面子,就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葛副市长到楼内的歌城。

    葛副市长看来是熟熟悉这地方,而且应该是在这里很受欢迎的,他刚刚一进来,一位漂亮的女领班立即起身飞快地跑过来迎接,嘴里说着亲热的话,来回的扭着屁股,很有点風流韵味:“哎呀呀,好久不见了,这里的妹妹都想死你了。”

    “最近太忙。”葛副市长向领班介绍了季子强,身份自然是假的,给起了个任经理。

    “哟没想到任经理这么年轻。”领班就恭维起季子强了,而那脸上也就是无比的妖媚和灿烂。

    葛副市长又介绍了田珊。

    唐静凌无须介绍,早就与女领班牵上了手,熟的不能再熟了。

    女领班就问葛副市长:“今天怎么安派”

    葛副市长大大咧咧的说:“两个雅间吧,我和静凌一间,任经理和田珊各一间,不过要最好的包间哟。”

    这漂亮风韵的女领班立即领着季子强他们四人穿过高雅温馨的走廊,三弯两绕的走进歌城最尽头,然后对葛副市长说:“你看这两间怎么样”

    葛副市长还没开口,季子强到是说话了:“最好我们要间稍大的,大家一起唱,一起坐,那多有意思啊”。

    田珊也就附和着:“对,大家一起唱,人多热闹点好。”。

    葛副市长就瞪了一眼那田珊,说道:“你这小同志,不就是唱歌嘛,两人单独在一起,好说话,好聊天啊,谁也吃不了你田珊。”

    田珊刷地一下红了脸,她是今天感觉季子强很正经,也很自重,所以就想投其所好,让自己显的庄重点,这一听葛副市长的话,也就不敢再坚持了。

    季子强却在那里果断地嚷开了:“要么四人一间,要么回家算了,葛市长是想甩开我们啊,那不行,我身上可没带钱的”

    葛副市长担心季子强真的走人,又劝说了几句,季子强一再坚持这,葛副市长只好放弃了主张,让领班安了一间带小舞池的包房,四人一起走了进去,都自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葛副市长今天表现的对季子强非常尊重,一再让季子强和田珊先点歌,季子强推说不会,只在那里,喝茶,抽烟。

    葛副市长劝了几句,就不再谦让了,首先与唐静凌来了一首,然后两人又各唱了一首流行的,这才将话筒递给季子强,两人手牵手跳舞去了。

    葛副市长舞步潇洒,唐静凌配合默契,跳了一曲拉丁舞,又开始跳国标三步,小舞池灯光暗淡,渐渐地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像似一个人开始在那里旋转开来,季子强摇摇头想着心事:地方穷,人不穷啊,要看这柳林市的消费状况,一点都不比发达地区低多少,这或者就是目前中国消费的一种畸形模式,在很多国外发达地区卖不掉的高档商品,到了中国,价格涨的更高,但买的的人更多。

    季子强还在想着,这时田珊甜甜地微笑着将话筒递过来:“季市长,您也唱首歌吧。”

    季子强回过头来说:“我这破嗓子,唱不好啊,只会唱老歌。”季子强客气的说。

    田珊走近点歌器,转过头对季子强说:“没关系啊,季市长,我帮你点一首老歌敖包相会如何这你应该会唱吧”

    季子强摇下头,心里说:还什么敖包相会,那地方现在很冷了。

    不过他不会这样说的,季子强就笑着道:“不唱那首,有没有刘锣锅的主题曲”。

    田珊很麻利地翻开了歌单:“我给季市长查一下,嗯,有呢。我帮你点了啊。”

    点好,就把话筒递给了季子强,季子强站了起来,手握话筒开唱了,这田珊和着节拍击着手掌。

    田珊并不知道季子强在唱着什么,这样的土歌,她才没怎么听呢,他们现在听的都是很流行的一些,田珊一面拍着手,一面就回忆起在洋河县那次去采访季子强的情景的每一个细节,还有这一年来始终隐藏在心中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今天葛副市长打电话告诉自己,今晚要陪季子强,田珊就有点激动,她欣然同意过来相陪,因为对季子强,田珊有着一种朦胧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是喜欢,还是爱,是一见钟情,还是不能相忘田珊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时候,田珊将目光从银屏移向季子强,她更清楚地看见了季子强英俊而伟岸的身躯和那张略显冷浚的脸庞,他温情吗他知道我的心吗说还是不说 田珊脸红了,心里卟卟直跳,突然紧张起来

    葛副市长牵着唐静凌从舞池走过来,打断了田珊的思绪:“哈哈,没想到市长不但文化层次高,而且还有一付好歌喉啊。”

    唐静凌也就街上说:“小田,你陪季市长跳跳舞吧,我们唱歌,给你们伴奏”。

    葛副市长也在搓合着,“小田,今晚你的任务就是要陪好季市长,陪不好就是没完成党交给你的任务呦。”

    田珊脸有点红红的,她微笑着站起身来,走到了季子强身边,一伸手,做出一个很优美很高雅的姿势,邀请季子强跳舞了。

    季子强当然不能推辞,一个美女主动邀请已经很失礼了,季子强就歉意的笑笑,跟着她走进舞池。

    跳了一圈,季子强刚刚坐下,就听到了手机响,季子强就对他们说:“来电话了。”

    季子强摁开手机,就着包房里昏暗的灯光见屏幕显示出江可蕊的号码,季子强举着手机,对他们打了个招呼,看来这电话很及时的,让季子强从今天这无聊的场合中可以脱身了。

    接完电话,季子强就回来说是家里有点事情,要自己赶快回去。

    说完这些,他没有再去留恋那一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神,也拒绝了葛副市长的相送,自己走了出去。

    走在路上的季子强脑海里突然掠过这些奇怪的疑问:“葛副市长今晚什么意思,请这么两位漂亮的姐儿来伴歌伴舞他和唐静凌太随便,太熟。田珊呢好象不是太随便。她和葛副市长又是什么关系”

    葛副市长见季子强走了,也没有了太大的热情,看看时间也差不过了,估计老婆也应该睡觉了,他就把摊子散了,不过他心情并不好,季子强今天的表现一点都没有让他感到满意,看来这大鹏房地产的事情还会又麻烦的,

    其实不止他一个任为这事恼火,事实上最近几天大鹏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吕剑强,不但非常恼火,而且十分紧张繁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