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眯起了眼,锐利的眼光扫向了彭秘书长,问道:“关键是什么”

    或者,彭秘书长也就是要等季子强这一问,他这次请来季子强,应该就是为了说出这句话来:“关键的这个吕剑强还是市委吕副书记的儿子”

    季子强算是明白了:“哦”他琢磨起彭秘书长的这句话来,现在他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公安局可以不抓流氓抓居民的原因了。

    季子强到任柳林市后,也在机关里耳闻了柳林市的一些对工程议论,而对安居工程招投标也议论的不少,据说大鹏公司在工程竟标时,市里相关部门都表现得异常的积极,甚至毫不顾忌地进行偏袒和照顾。大鹏公司为什么胆敢在拆迁工作中有恃无恐地降低补偿标准,在居民尚未搬出时就敢强行扒楼拆房,看来这里面都是有很多原因的。

    今天听到了彭秘书长说到这个大鹏公司的老板是吕副书记的儿子,那么一切都很清楚了,一切也都可以合理的解释了,因为大鹏公司有一个很大的靠山,不管这个靠山出不出手,它的高大和宏伟总是可以为大鹏公司起到遮风挡雨,逢凶化吉的作用。

    季子强脑海里不断地冒出了一个又一个想法来,他不断地思考着,突然甩了一下头,似乎要放弃这些复杂的想法,他转过头来,“小纪,几点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填个肚子,然后再去医院,看望一下伤员”

    秘书盯着手机,“已经七点多,应该吃饭了,季市长,您说吃什么上哪儿”

    季子强笑了一下:“就吃点稀饭和包子怎么样我可是很少上街吃饭的哟,你们说哪里就哪里吧。”

    彭秘书长建议到:“纪秘书,我们上车再定地方。”

    三个人同时上了车。

    季子强他们在一家小吃店简单的早饭后,季子强让秘书小纪买了几袋水果,又准备了几份份慰问金,几个人就一起到医院去了。

    奥迪進入第一人民医院,查房时间未到,正是探访病人的最佳时机。

    彭秘书长、小纪和司机提着水果,陪着季子强走进普外科大病房。

    到了医院,季子强就见到了几个被打伤的拆迁居民,一个重一点的伤员手术后仍留在重症监护室,其余几个住在一间病房,昨天晚上彭秘书长来过,伤者和家属都认识,彭秘书长向他们介绍了季子强。

    几人落座后,彭秘书长又起身掩上了房门。

    这些人听说季市长亲自来看望,病房里的家属也罢,伤员也罢,都显得激动起来,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季子强就很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他明白,现在主要就是安慰他们,听他们的倾述。

    季子强还询问伤员的治疗情况,接着,季子强耐心地征求了这些居民对安居工程的拆迁意见,在听了一会以后,季子强就感觉到了一些问题,其一就是大鹏公司拆迁补偿太低,低的有点离谱了,其二呢,那就是柳林市的建委和下属的拆迁办显而易见的是在偏袒大鹏公司,在具体的操作上,这些职权部门更是通过面积丈量和计算的不合理,直接的侵害了拆迁户的切身利益。

    大鹏公司在就谈未果的情况下,就耍起了流氓作风,找凶手施暴,强行拆房。

    听到这,季子强是有了很大的气愤,他脸色铁青的,久久没有说话。

    病房里的这些伤员和拆迁户们就强烈要求说,要提高拆迁补偿标准,在次同时,还应该追究大鹏公司雇凶打人的暴力行为,对于市建委和拆迁办也必须纠正错误,还居民一个公道。

    大家说话正酣时,秘书小纪的手机不知趣地叫了起来,他赶忙摁了一下未接,大约一分钟,那手机又叫了,小纪面露愧色,盯了一眼季子强。

    季子强看看他,停住了谈话说:“接吧。可能是有急事找你。”

    小纪赶快起身溜到门外,又马上跑进来,一只手捂住手机送话器说:“市长,找你的。”

    季子强转头问道:“谁”

    “市建委主任的。”小纪说。

    季子强摆摆手,“就说我们不在一起。”

    “好。”小纪就连忙出去对付去了。

    季子强看着这些伤员,有点心疼的说:“请大家放心刚才你们反映的这些问题非常实际,我也给大家做个保证吧,只要我季子强在柳林市做市长,就一定会彻底解决这些问题,今天市政府就开专题会研究你门这个问题。”

    “谢谢季市长谢谢市政府”几个伤员家属顿生感激。

    这几天,季子强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柳林市的稳定问题有隐患,而其根本在于政府部门的机关作风有问题,安居工程已经明显地暴露了柳林机关作风的问题。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考虑了一会,到最后,季子强还是决定决定下午由市政府办公室牵头,召开一次安居工程综合协调会议,听听大家的意见,季子强就让秘书通知了相关部局和人员,下午参加会议。

    到了下午上班,秘书小纪卡着点,就来请季子强前去参加会议,季子强带上公文包,低着头,心事重重大步奔向会议室。本来这样的会他完全可以不参加,有常务葛副市长和刘副市长负责的安居项目,但既然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季子强就不得不违反了一次游戏规则,手长一点,包揽一下不该插手的工作。

    季子强不是一个喜欢开会的人,无论是季县长,县委书记还是市长,凡是由他主持或由他主讲的会就最短。都说机关办事效率低,为什么低很多人力、精力都大量耗费在文山会海之中了。

    季子强到了会议室,各部门的领导已经到齐,季子强与大家招呼了一下,然后默默地坐在椭圆形会议桌的首席。

    会议由葛副市长主持,最近葛副市长也是头大的很,老婆每天怪他把家底弄没有,看着他,老婆就想到了上百万的钱,就想到要是用那钱买衣服,不知道要买多少套啊,估计每天换5次,一辈子都穿不完。

    但葛副市长又什么办法呢,他只好迟回家,早出门,尽量缩在办公室,谁要是再敢当着他面说股票二字,他那个气啊,就恨不得生吃了对方。

    今天的会议,葛副市长不得不出席,一个这是他过去负责的一块,在一个,这关系到吕副书记儿子的公司,吕副书记刚才还打电话和他说了一下呢,所以他就打起了精神,先是简单地介绍了安居工程的准备工作情况,特别强调这个协调会就是要统一思想,统一口径,统一补偿标准,统一行动地做好拆迁工作,确保拆迁户按期搬迁,确保工程的顺利施工。接着会议开始讨论。

    市建委主任郭一锦扼要汇报了工程资金筹措,工程竞投标和拆迁进展情况:省上补助的资金已全部到位,建行贷款资金基本落实,自筹资金虽然缺口大,但到工程峻工时卖出多修的两幢住宅楼应该不是个问题。竞投标工作按照程序进展顺利,大鹏公司以绝对的优势中标。

    目前的问题是,大鹏公司自进场至今已一个月,住户搬迁不到三分之一,尚有近八十多个住户以补偿费过低为由拒绝搬迁,致使拆迁工作进展缓慢,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这是一种严重的目无法纪,目无政府的行为,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等他一说完,葛副市长就接上话说了:“建委、房管局和拆迁办已协助大鹏公司对拒绝搬迁的居民做了大量解释工作,收效甚微,只有一小部份拆迁户同意近期搬迁。这些搬迁户不但砸坏了大鹏公司好几台施工车辆,还在昨天封堵了公路几个小时,请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这件事究竟如何处理”

    葛副市长讲完了这些,他就偏过头瞟了一下季子强,意思是我说完了,该你了,然后葛副市长端起那只高档玉石茶杯开始抿茶。

    季子强皱着眉头一言不发,间或喝口水,他也一直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他心存疑问:为什么这两人发言,都只字不提大鹏公司补偿标准是否过低的问题也只字不提拆迁户被打伤应该如何处理的问题

    显而易见,这两人都对大鹏公司具有明显的偏袒。

    沉静,会场出现了长久的沉静。

    彭秘书长是理解季子强的意思的,他就说了:“我谈点个人的看法”

    “彭秘书长,说吧。”季子强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他知道彭秘书长一定会代表自己说出写话来,让他说,比自己马上表态要好的多。

    季子强来柳林时间不短了,但对这位秘书长印象不错。

    季子强对彭秘书长总体的评判就是,彭秘书长精明强干,处事果断。

    彭秘书长谈了自己的看法:柳林市的改造旧城和安居工程,是一件好事。但我们应该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的居民绝大多数是过去亏损企业的职工,很多的人都下了岗,在自谋生路,大家可以一想一下,他们的生活是困难的

    “彭秘书长,请你说点实质性问题。”葛副市长打断了他的发言。

    “葛市长,马上就谈实质问题。我认为安居工程的拆迁矛盾,焦点是补偿标准过低。责任不在拆迁户”彭秘书长毫不在意的说。

    “那你认为责任在哪里”葛副市长突然大声发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