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让吕副书记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一股更强大的卖盘开始出现了,他搞不清这是谁的。

    他搞不清一点都不要紧,因为葛副市长是搞的清楚的,昨天他佯装着很是佩服吕副书记的计划,也信誓旦旦的说要和吕副书记同进退,共患难,其实那都是逗吕副书记高兴呢,今天的卖盘就是他的卖盘,他和吕副书记是英雄所见略同,他们想法是一样,都希望别人能帮自己掩护一下,先让自己的资金撤退出来。

    当然了,还有一股卖盘是乔董事长的,他基本已经快要清仓了,今天一看势头不对,还有人和他抢着跑,感觉是消息已经透露,就牙一咬,对几个操盘手说:“全部抛出,一点不留。”

    于是,在沪市的大盘上,st泰来就直线的下跌了,没等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出多少货,股票就牢牢的被乔董事长那所剩无几的抛盘砸到了跌停板上,停牌了。

    股票的异动也让季子强的助理李军感觉到了,他赶快就来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我怎么感觉今天st泰来股票不正常,没有一点消息,今天就跌停了,而且封单还很大。”

    季子强打开了电脑,看了一会说:“应该是有人快跑完货了吧,随便他们好了,反正我们也不懂股票。”

    李助理看看季子强无动于衷的样子,这和前段时间季子强对这个股票关注的情景是大相径庭,他是搞不懂季子强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快的,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季子强在李助理走了以后,拿起了电话,给st泰来公司的唐总拨了过去,对他说:“老唐啊,你看股票了吗”

    唐总在那面笑嘻嘻的说:“看到了,看到了,果然开始下来了。”

    季子强也轻声一笑说:“你也做好准备,估计要不了几天乔董事长就会把你的钱还回来了。”

    唐总奇怪的说:“不是还没到期吗”

    季子强笑着说:“他现在手上留那么多的钱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想他才不会为你承担那么多的行息的。”

    “奥,这样啊,那好,等他把钱还回来了,我再低价吧股票买回来。”唐总兴奋的说。

    季子强就很不以为然的说:“你急什么,明天你就发布重组破裂的消息出去,等股价再跌一段时间你再买吧,那时候一定更便宜了。”

    唐总就赶忙答应说:“好,明天我就发布这个消息。”

    放下电话,季子强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窗外,他已经可以看到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那气急败坏和惊慌失措的脸了。

    季子强今天在政府的食堂吃了晚饭,这让所有的任都感到奇怪,一般在下午季子强是从来不上食堂吃饭的,他要么又应酬上外面吃,要么就回家去吃,所以他的出现在食堂还是引来了很多猜疑,大家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对反常的事情,特别是季子强这样要害人物的反常行为很关注而已。

    季子强本来是可以上后面的小灶吃饭的,他们市长是有一个小伙食,小包间的,但季子强没有过去,他和大家一样排队在普通灶上打了饭,又加入到一组本来吃的正香,聊的火热的桌子上,让那几个男女很有点尴尬和紧张。

    季子强却不以为意的带头说起了话,一会,他这一桌的附近就围满了人,季子强也就随口的和他们扯了大半个小时。

    吃完了饭,季子强回到办公室,秘书小纪进来问是不是晚上有什么事情,季子强摇下头,对小纪说:“晚上我有点私事,你就不用管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小纪也不能问什么事情,就说:“季市长,要不要派车,要的话我到办公室找值班司机安排下。”

    季子强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算了,不用车了,你休息吧。”

    小纪在帮季子强换上了一杯水,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季子强在办公室休息了一下,拿起了电话,拨通以后说:“乔董事长,你好,我季子强。”

    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乔董事长的带点沙哑的声音:“奥,季市长啊,你好,你好。”

    “嗯,董事长,今天晚上又什么安排吗”

    那面乔董事长好像是犹豫了一下,他搞不清季子强想要做什么,但只是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就马上回答说:“没什么安排啊,季市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指示。”

    季子强平平淡淡的说:“今天我想找董事长聊聊。”

    乔董事长有点奇怪季子强的举动,这样的情况应该是自己认识季子强以后第一次出现,他怎么会主动的邀请自己,他说:“嗯,难得季市长又这样的雅兴,好啊,在什么地方。”

    季子强就说:“找个茶楼吧,想让董事长请我喝一杯好茶。”

    “哈哈哈,没问题啊。”

    两人约好了地点,季子强在办公室有坐了一会,看了一份文件,才稍微收拾了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到了政府外面,挡了个的士,到茶楼去了。

    季子强对品茶是有点领会的,在他看来,品茶论道堪称是人生在世的一件快意之事,不过在论道之余,也不乏一些装b之流,做作而为,论道之事,可俗可雅。雅的,并非是要一张嘴就是一堆古诗僻字。俗的,也并非就一定是字脏意秽的。所谓雅俗,不过是意境而已。

    一个大男人站在悬崖峭壁之上,纵然是一边吟诵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边尿尿,这举动也不能说是多高雅的。

    很久以前的某一天,苏东坡与佛印禅师坐禅论道之际,纵然是笑言:“禅师像一坨屎。”也不能说这苏东坡就俗了。

    季子强就感觉自己算不上雅士,但也不能算庸俗,他只是对茶有一点爱好罢了。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茶楼,季子强一进来就有一种很舒适的感觉,轻松的氛围,乡风古韵,季子强真希望可以在这里得到放松,享受片刻的惬意。

    刚走进来就看到乔董事长从大厅一个躺椅上站了起来,两人也没多做寒暄,就直接到了包厢,这包厢应该算是茶楼最好的一个包厢了,里面有卫生间,有一副自动麻将机,还有一组上好的牛皮沙发,他们两人自然是不会去打麻将了,一个市长本来也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

    两人坐定,漂亮的小妹妹服务员就拿来了茶单,乔董事长客气的问了一句:“季市长,你来点吧。”

    季子强并没有去看茶单,就说:“来壶青云的生沱吧。”

    服务员就很职业的笑笑,退了出去,一会,一壶茶就端了上来,季子强和乔董事长都先不谈正事,一起端起了茶杯,这第一泡茶,茶汤入口,醇厚顺滑,甘甜生津,无老旧味,看汤色,金黄通透,闻茶汤,无任何杂味,入口,茶汤粘稠度高,没喝几杯,季子强已经是手心微微发汗。

    乔董事长也很专注的陪着季子强喝了几杯,才放下了手中的茶盅,说:“没想到季市长对茶叶还如此精湛,点出来的茶的确不俗。”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这茶其实很贵的,我平常也不多喝,不过想想我帮了乔董事长如此大的一个忙,你请我喝点好茶也是理所应当的。”

    乔董事长看看季子强,想了下,就笑道:“是啊,是啊,没有季市长那8000万的借款,那块好地我真还是拿不到手。”

    季子强就吧茶杯放在自己的鼻端闻了闻,深吸一口气说:“乔董事长还是没把我当自己人啊,难道我就帮你了这一点”

    乔董事长又点吃不准了,这季子强今天话中有话,但却听不懂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乔董事长就说:“奥,呵呵,那到不是啊,季市长对我的企业帮助本来就很大,我能在季市长的辖区创办企业,真是一种运气。”

    这显然就是乔董事长的一种客气话,只是他实在想不起季子强还帮过自己什么忙,要说搬迁协调啊,批地啊什么的,那应该算他季子强份内的事情,自己要是不搬迁,套在他脖子上的绳索其实更紧。

    季子强就放下在手中把玩的陶瓷茶盅,说:“我帮乔董事长保住了几千,上亿的资金,难道就不值这一壶茶。”

    乔董事长眯起了眼,他认真的把季子强看了许久,突然就一下子都明白了,看今天季子强的这个架势,难道前些天他是有意给自己透露出st泰来重组案的失败吗

    是的,一定是这样情况了,不然以季子强的谨慎小心,他又怎么会因为喝了几杯酒,就给自己透露出如此重要的信息呢

    乔董事长脸色开始慢慢的发青了,他一贯的沉稳老辣和镇定自如,现在都快要丢弃了,他有点惊恐的怀疑起这一切都是季子强的一个圈套,季子强知道自己在炒st泰来,所以他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后来在自己搬迁以后又用一条虚假的信息,吓退了自己,让自己一分钱没赚就撤出了股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