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在办公室里唉声叹气着,吕副书记就问:“老葛,你倒是问问啊,这个st泰来公司到底什么时候重组,也该公布消息了吧”

    葛副市长摁熄了香烟说:“是彭秘书长负责的,我一问他,他都是唧唧歪歪的,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到年底时间也不多了,他们还能拖多久啊。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吕副书记却摇摇头说:“唉,你老葛啊,怎么现在混的这样背,我看还是应该督促一下,最近的抛盘很大,在这样拖下去,我们将来就没钱拉升了。”

    葛副市长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说:“要不我们去找找老大,让他促出一下,我们两人都不大好出面,容易引起季子强的疑心。”

    吕副书记嗯了一声说:“也好,找找老大,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两人也就不坐了,一起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很快的,他们来到了韦俊海这里,秘书见是他们二位,也不用通报,陪着他们直接就走进了办公室。

    韦俊海正在看文件,见这两个哼哈二将来了,就摘掉了眼睛,说:“你们怎么逛过来了。”

    葛副市长笑笑说:“老大这什么话啊,好像我们是闲人一样,我们是来聆听领导的教诲的。”

    韦俊海哈哈哈的大笑说:“你还聆听呢,把你说的跟乖孩子一样,说吧,有什么事情”

    葛副市长看看秘书,却没有说话,吕副书记倒是说了:“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最近忙,没过来坐坐,今天来看看书记。”

    韦俊海也笑笑说:“嗯,喝点水吧,看看年底就到了,你们也多上点心,今年的经济指标虽然好了一点,但相比其他市来说,还是不怎么好看啊,大家努把力才行。”

    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都一头说:“书记上来就是不一样,今年已经是柳林市历年最好的一次了。”

    韦俊海摇了一下头,看着秘书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说:“我们不能满足在眼前这点进步上,还是要多看看差距的,争取最后这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再创一点佳绩来。”

    葛副市长就忙点头说:“那是,那是,我们也一直努力呢,对了书记,你可以督促一下st泰来公司的重组啊,要是这个项目启动了,赶在年底又可以上点数据。”

    说完这话,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都一下子紧张起来,等着韦俊海接他这话,这也是他们今天过来的真真目的。

    韦俊海没大注意他们的表情,自己叹口气说:“这个项目做不成的,不要报什么希望。”

    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一下就睁大了眼睛,他们呆呆的看着韦俊海,真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了。

    韦俊海也是吓了一跳,他是让这两个人的表情给吓住的,这两人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副嘴脸啊。

    韦俊海也一时呆住了,三个人就这样的静止了10来秒钟,韦俊海才说:“怎么了,你们怎么了,泰来重组不重组和你们关系很大吗”

    吕副书记最先反应过来,忙说:“不是啊,书记,我就是奇怪,前几天季市长还在说可能重组的,今天你怎么会这样说,难道季市长是故意的和你有了分歧。”

    他只能这样来掩盖一下自己刚才的表情了,因为在整个对st泰来股票的炒作上,他们两人并没与韦俊海有过沟通,一个是担心韦俊海会制止他们,一个是韦俊海在有些时候,相比他们两人来说,要装的正经一些。

    葛副市长也反应过来了,就补充了一句说:“看来季市长是故意的,他就要和书记你来做对。”

    吕副书记的这个解释对韦俊海来说是有点牵强的,但韦俊海刚在也在思考,却想不出来st泰来的重组和这两人能又什么瓜葛,他就半信半疑的说:“这倒不是因为他的缘故,是上面对这个并购案有点质疑,他也想放一放,过一两年在说吧。”

    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的心都一起开始收缩和绞疼起来,难怪最近股票连续的阴跌,看来别人都知道了,唯独我们两个任还蒙在鼓里。

    他们两人对望一眼,都是满眼的哀愁,但在韦俊海这里还不能表现出来什么,两人就强打精神,又和韦俊海周旋了一会,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煎熬,找个借口告辞了。

    韦俊海今天总是感觉这两人怪怪的,但到底是哪有问题,韦俊海也是一时想不出来。

    这两人是痛不欲生的回到了吕副书记的办公室,好久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吕副书记拿出了香烟,两人蒙头抽了两根以后,葛副市长才忧心忡忡的说:“老吕,那你看现在怎么办”

    吕副书记默不作声的看了葛副市长一眼,也没有回答,他一时也是拿不出好办法来,就只能继续的抽着香烟。

    葛副市长等了一会,见他没什么主意,就只好自己说:“要不我们现在也开始撤”

    吕副书记摇头叹口气说:“怎么撤,现在上千万都跌掉了,撤的出来吗那些合伙投资的老板还不把我们怪死啊。”

    葛副市长牙一咬说:“这有什么办法,当初我们也没说稳打稳的就是赚啊,出了这状况,大家都只能认了,要不这消息一出来,损失还会更大。”

    吕副书记说:“话当时是这样讲的,但事情真的出来了,你想下,他们能不怪我们,何况我们自己还有那么多的钱套在里面,你就舍得这样认输了。”

    葛副市长听他话中有话,难道他还有什么高招不成,忙说:“老吕,那你的意思是什么难道我们死扛下去。”

    吕副书记沉吟着说:“抗也不是个办法,不过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了,我认识一个省报的记者,不行就让她发篇文章,反正现在还没出重组暂停的消息,她以记者的角度,对这事情来个渲染,就说很快会重组了,散户和小户们还不抢啊,那个时候我们再撤出,说不上还能挣点钱呢。”

    葛副市长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啊,他也多少知道一点吕副书记和女记者骆春梅的关系,要是能说动那骆记者发篇文章,一定会达到自己金蝉脱壳的目的,只是人家会不会帮这个忙呢。

    葛副市长振作了一点,说:“老吕,还是你高啊,呵呵,不过那个记者能写这样的文章吗”

    吕副书记就笑笑说:“我们当然要出点本钱了,不过这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因为毕竟前段时间是在谈重组的事宜啊,最近又有了变化,人家记者又不知道,对不对。”

    葛副市长就嘿嘿一笑说:“好,好,那请老吕你赶快的安排,现在就是要和泰来公司抢时间了。”

    吕副书记点头说:“放心好了,等她文章一出来,我相信我们还会小挣一把,到泰来公司开始辟谣的时候,我们也都出场了。”

    两人又商议了好一会,制定出了一个攻守同盟的计划,吕副书记才送走了葛副市长。

    等葛副市长走了以后,吕副书记先和骆春梅联系了一下,说了说泰来公司和阿尔太菈重组的事情,希望他能够给予报道。

    骆春梅上次在柳林也是听到过这个重组的消息的,但这次吕副书记郑重其事的找上自己,要自己做一个报道,她想其中一定另有隐情,就并不急于答应,说:“吕书记啊,上次我写柳林市的报道回来都受批评了,这次再写有点难度啊。”

    吕副书记知道这女人起了疑心,也有和自己讨价还价的意思,就信口说:“这有什么关系啊,你是记者,发表文章是你的工作,我实话告诉你,这也是我针对姓任的一次较量,你不想出口气,我还想呢。”

    落春梅听说是针对季子强的,心里先有了几分愿意,但她还是要借此捞点好处,就说:“书记啊,我们最近社里费用卡的很紧,上次去柳林的好多票都没有报销呢,这又要过去啊”

    谈到这里,吕副书记就明白她已经是准备答应了,就说:“这样啊,其实你不用来柳林的,我可以把他们两家公司的相关资料给你传过去,至于你那发票算什么啊,下次来我全给你报了,你不是还看上一辆车吗,下次来就买了”。

    骆春梅一听有着好处,当然是大喜过望了,忙说:“好,你马上把资料给我传过来,争取这几天就给你见报。”

    两人说定之后,吕副书记就整理好了泰来他们两家公司的相关资料,给她传了过去,但同时,吕副书记又连续的拨了几个电话,对出资的几个老板都做了安排,告诉他们,一定要从明天开始就慢慢的出货,不能让其他庄家或者大户感觉到。

    吕副书记才不会尊守自己和葛副市长定的什么攻守同盟的计划,他要让葛副市长帮他先顶着,自己好从容的撤退,至于那个报道,实际上吕副书记也并不报太大的期望,一个是那个报道依然会受到省宣传部的审核,能不能发出来都成问题,在一个就算发出来了,也最多就是一天的光景,泰来公司和阿尔太菈公司也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出面澄清的,这一天半会的,估计小户和散户比自己还跑的快,想要全部撤退出来,也是不可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