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就放下这事,继续的陪两个行长喝起了酒,这两个行长也是好量,倒是郭局长刚喝过一台,现在有点力不从心了,就这,他们加上黄主任,很快就喝掉了两瓶五粮液,杨行长还再吵吵着继续要酒,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开了,一个漂亮的服务员打开了房门,在她身后,出现了一个女孩,一个美轮美奂的女孩。

    她的出现就让包间一下子沉寂了下来,几双眼光都不由自主的注视着她,弯弯的柳眉,淡淡的容妆,那嫣红的樱唇,更带着欲说还语的娇羞,一双精亮的明眸,几乎包容了天地间最柔蜜的情怀,光是这不经意间的目光相碰,就给人带来了惊艳的气息,这个女孩真的很美。

    在人们的脑海里,通常是很难把漂亮、浪漫的美女同严肃、威武的警察联系在一起的。然而

    在她身上,这两者却偏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亮丽的警服,让她更充满青春魅力,靓丽、苗条,且风度翩翩,她实在是漂亮得令人目眩,或者在赞叹之余,难免也有人会感到愤愤不平:造物主实在是不公平,怎么把所有的“美”、“理想的美”都集中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很快的,她就走了进来,她的眼光就大方的看向了季子强,那一抹如水的柔情,就从她眼中溢出,季子强不得不收回眼光,来平定一下自己加速的心跳,虽然他没有什么邪念和想法,但对美丽的震撼,他却无法回避。这个叫华悦莲的女子就被郭局长安排到了季子强的旁边坐下,一阵催人陶醉的幽香,恰如清风,让季子强通体舒泰,他点头,颔首,笑笑,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但这个叫华悦莲的女子却笑了,笑的很灿烂,她说:“我们其实早就认识,或者季县长忘了,但我是记得。”

    不要说季子强有点意外,就连郭局长都很吃惊的问:“小季,你们过去见过”

    华悦莲微微的仰起一点头,带着回忆的神情说:“好几个月以前,在河边那时候的天气真好。”

    季子强就一下子想了起来,不错,那是自己刚来的时候,一个周末阳光很美上午,他来到了河边,柳条呆呆地凝望着水面,季子强独自站在河边,静静的朝远方向望去。

    这个时候,季子强就看到了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女孩,她身材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那精致白皙的双腿,如玉石般的洁润,她的目光仿佛秋日横波,款款深情,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

    但这样美丽的女人现在似乎有了什么难事,季子强就感觉她那泰然自若的神情后,有些尴尬和窘迫,季子强的眼睛是很毒的,特别是在看女孩方面。

    他就又站了一会,用自己的余光关注着这绝美的女孩,那女孩也看出了他关注的眼光,有点无奈的就对他笑了一笑。世间还有如此的笑,这淡淡的嫣然一笑,让她的两颊笑涡荡漾了勾魂的魅力,季子强有点看傻了,他也不是个没见过市面的人,但这样高雅的女人,这样醉人的笑容,让他不得不陶醉。

    在这笑容的牵引下,他不由的就想好好的看看她,这一看,他算是明白了,呵呵原来这女孩确实遇到了难题。季子强就走过去,笑着问:“我可以帮你吗”这典型的就是搭讪。

    美女感激的看看他,有了些温暖的感觉,自己已经在这站了一会,一直都没一个人想要帮助自己,也好,现在不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认识帅哥的机会了吗她看看脚下那一支断掉高跟的鞋,优雅的笑着问:“你有什么办法吗,不会是准备帮我去买一双鞋吧”

    季子强就有点好笑的走的更近点,这女人都是,好好的穿鞋嘛,偏要穿什么高跟的,一不小心这跟一断,立马就瓜了,路都不会走了。

    季子强轻松的调侃说:“买鞋那太远了,让你还要等好久,我来背你回去吧”

    说完就真的弯下了腰。

    美女就脸上一阵的惊慌和羞涩,这到处都是人,要是把自己背回去,那才叫搞笑,不过看他这样,心里还是有了点“砰砰”的激动,一种奇特的感觉,在这春天的浪漫中就荡漾起来。激动是真的,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背自己,她就忙说:“想想其他办法啊,帅哥,背上多丢人。”

    季子强也不搭话,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没有断高跟的鞋,说了声:“你把脚抬一下。”

    她在疑惑中抬起了脚,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啪”的一声,那个没有断掉的鞋跟竟然让他给一把折断了。

    季子强站直了身体,装着很潇洒的拍拍手说:“好了,现在你走到省城都没问题。”

    这美女一下就明白了,她自己都笑了,原来就这样简单啊,自己还傻乎乎的发了这么长时间的愁,她就来回的走了两步,虽然没有高跟鞋那么舒服,但也不会像瘸子一样,一个腿短,一个腿长了。她有点崇拜的看看他说:“嗨,你怎么可以想的出来这么好的一个办法。”

    季子强本来是想顺口说:“女人嘛,十个里面九个笨。”

    但一想有点伤人家自尊心了,到底不熟,玩笑要有分寸,他就如实的回答:“我过去女朋友有一次”

    季子强打住了话头,这一下勾起了他那难以忘记的回忆,他想到了安子若,想到了自己的初恋。那刻个铭心的伤痛,让他充满阳刚之美的脸上侵透出一抹淡淡的哀伤,忧郁的眼神,蔓延出迷离的惆怅。

    这神情让那美丽的女孩震惊了,她无法想象,一个这样的帅哥会有这样一种忧伤的眼神。两个人都沉默了,季子强没有再去抬头看那个绝美的女孩,他低下头慢慢的离开了。

    那女孩应该是想说点什么,但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看着季子强缓慢又沉重的离开,她的眼前也点模糊,她知道,自己也有泪水了。后来,季子强工作很忙,就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不过,这个女孩却一直没有忘记他,很快的,女孩就知道了他是谁,华悦莲甚至想过直接来找找季子强,就说是感谢,或者就说自己想认识他,但女孩的矜持,让她一直这样克制着自己。

    克制是具有弹性和压力的,每一次的克制都会给人带来更为强劲的反弹,于是,这傻傻的女孩就变得多愁善感和惆怅万千了。

    今天本来华悦莲是不准备过来,当听到季县长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是非来不可了。

    现在季子强和她都回忆着,回忆着那天的春光明媚。

    他们在回忆什么,郭局长,杨行长,蒋行长还有黄主任是不知道的,这几个人都张大了嘴,很好奇的看着季子强和华悦莲,他们怎么都出现了一种神态。

    杨行长就打破了他们的回忆,说道:“急死人了,你们说话啊,怎么一下子出来了两个傻子。”季子强惊醒过来,他呵呵呵的笑了一声说:“我和华警官的相遇是很偶然的。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她,有点小意外。”

    蒋行长就敲边鼓,学着赵本山的语调说:“这就是缘分啊。”

    杨行长说:“就这么屁大个洋河县,见不到才是意外。”几个人就都笑了起来,服务员也给华悦莲加了套餐具,这让杨行长又找到了一个继续要酒的理由,他说:“难得你们有缘人再相见,一定要庆祝一下,服务员,再来一瓶酒。”

    季子强也不好阻拦了,那服务员喜笑颜开的很快拿来一瓶酒,问都不问,“啪”的一下打开了盖子,小心的把那带着商标的酒盖装入自己的兜里,这一,二十元的酒水提成又到手了。

    倒上了酒,这华悦莲就情意款款端起酒杯说:“今天我很高兴,本来我酒量不行,但不管怎么说,也要和季县长碰上两杯。”

    这杨行长和郭局长就大呼小叫的说:“应该,应该的,今天不碰几杯说不过去。”

    季子强也自然是要接这几杯了,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扭扭捏捏,他也大方的端起了酒杯,碰了两下,在华悦莲给他斟酒的时候,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就触碰到了季子强的手,还有那一缕暗香侵蚀而来,季子强禁不住的全身颤栗一下,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渴望像烈火般,在他心头燃烧起来,他连忙收拢心神,因为他知道,自己也是个很难抗拒美女诱惑的人。

    华悦莲是善解人意,也是聪慧的女孩,她感受到了季子强那强力抗拒的情绪,她就有了一份骄傲,自豪和希望,自己的魅力已经让这个朝思暮想的男人有了反应,那么,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像自己思念他一样的来眷恋自己。

    想到这,华悦莲的眼中就更多了一些柔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