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让季子强心中非常地恼怒,那女人还真是麻烦,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但现在不是和想这个女人的时候,要想办法吧稿子扣住,才是关键,季子强就客气的说:“感谢姜部长的错爱,不知道能否麻烦姜部长把稿件给我传真一份呢,我也好针对有关问题进行整改。”

    北江日报乃是党报,出稿之前自然有专门的人审核,而且涉及到地方的政府的问题报道时候,更是需要主管单位的宣传部有关领导审核以后才能出来。

    “没问题,你把传真号告诉我,我这就给你过来。”姜部长平淡的说道。

    季子强当即给他说了传真号,然后再次道:“部长,你看这稿子能不能先留一下,不要急于发表,柳林市正在关键时刻,我怕稿子出来会影响到柳林的经济发展啊。”

    姜部长就在那面沉吟了一会,这面季子强也是紧紧张张的,生怕姜部长拒绝,最后姜部长才不动声色的说:“那行吧,我就帮季市长一次,你以后不能侥幸大意,虽然我是很看好你,但工作没做好,我一个人看好也没用啊。”

    季子强见姜部长可以吧这稿子扣住,就千恩万谢的说了好多的感谢话,最后那面姜部长也逐渐的语气缓和起来,和季子强拉了好长时间的闲话,似乎两人的关系一下就近了许多许多。

    这省宣传部的姜部长也算是乐书记的派系中人,但他和乐书记的关系却没有省委季涵兴副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长谢部长两人那么好,这两个是书记的铁杆,这次自己发现了季子强和乐书记的一点小秘密,他就决定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一下,为巩固自己和乐书记的关系做些铺垫,刚好今天收到了这份稿件,那就卖给人情给季子强,或者有一天自己就能用的上他。

    季子强很快便拿到了传真,他迅地看了一遍稿子,这篇稿子正是骆春梅

    上次给季子强说的钢厂的几点问题,不过这次却是加上了一些实地人物采访,显得更有说服力。并且稿件的后面还加上了编者按,将这篇稿子采访的情况,归结为全省工矿企业的典型案例,认为必须引以为鉴,加以矫正,不然的话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这让季子强十分地恼火,看来骆春梅这女人果然是铁了心要针对自己了,而且很明显北江日报里面也有她的人,这从稿件后面的编者按就可以看得出来。

    季子强随即给钢厂的朱厂长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没过多久,这朱厂长便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把传真递给他。

    “这太过分了。”朱厂长看完稿子,气愤地道:“骆春梅这完全是不分对错,添油加醋啊,这篇稿子如果出去,肯定会对钢厂和柳林市的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

    季子强点点头道:“是啊,幸好这篇稿子没有出去,不然影响很不好。骆春梅这个人暂且不说,我们先就这篇稿子中所说的问题进行自查,还有这些被采访的人,虽然用的是化名,但是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大致的范围,说不定这些人遇到的问题是真的,你亲自盯一下这个事情。先要自身过硬,其他的事情都好办。”

    季子强的心中十分地气愤,骆春梅在这个时侯弄这么一篇文章出来,明显的就是在延续自己和葛副市长他们在钢厂事情斗争的延续,这稿子到底是处于这个女人狭义的心理报复还是他背后另有推手呢

    虽然仅仅是一篇新闻稿子,那到没什么,但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事情就比较复杂了。

    不说季子强,就说在柳林的一个度假山庄里,骆春梅也是气愤着:“可恶,竟然不让把稿子出来。”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上圍一起一伏的,显得非常地恼怒,她这次可是铁了心要针对季子强,给季子强一点教训的,甚至连顶头上司都收买好了,谁知道稿子竟然被省委宣传部给卡住了。

    这一下骆春梅一点办法也没有,她虽然自命名记,有几分姿色,石榴裙下也拜倒了不少人,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搞定省委宣传部的人。

    此刻骆春梅在一个房间来回的走着,生着闷气,她穿着半透明的睡衣,胸前更是一片真空,看起来若隐若现。走了一会,房间里面的电话响起来,她慵懒地走过去接起来。电话是吕副书记打来的,让她等着,说他很快就过去一起吃饭。

    “这个老东西,人不行,花样倒是挺多的。”挂了电话,骆春梅不屑地道。

    虽然对吕副书记床上功夫不怎么,但是吕副书记也是副厅级干部,又是一市的副书记,所以她还是愿意跟他在一起的。

    没多久,吕副书记便到了,他一进门便看到骆春梅風骚的样子,嘿嘿一笑,上前往床上一坐,一把将她搂过来,伸手隔着衣服捏着她那凸起,嘴中肉麻地道:“小色女,等不及了吧”

    骆春梅扭動着身躯,娇滴滴地道:“说什么呢,你才是老色鬼呢。”

    吕副书记哈哈一笑,翻身便将骆春梅扑倒在床上。随即两人便胡天胡地起来,

    吕副书记胡乱地揉搓着,“啊,好香”吕副书记故意赞美说。

    “什么好香”骆春梅明知故问的说。

    “我不知道什么香,是你身上带来的香味。”

    “我又不是香妃,身上那会发香”她故意这样说,又向吕副书记一笑。

    “是你身上的香,我只要闻闻看,就知道是你身上哪里发出来的香。”他说着,就用双手轻捉着她的双臂,用鼻子在她头发上额上,颈际闻香,两只手不断摩挲她的双臂。

    吕副书记抓着骆春梅的后领口往下一扯,睡衣被扯到胸部,她的香肩裸露了出来。他再将她的双手从袖筒中抽出,把睡衣从胸部一直拉到腰部,她晶莹洁白的肌肤露了出来,光滑洁白的肌肤、曼妙的曲线令他惊叹不已,那动人的丰满,微带一丝颤抖,彻底地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不愧是个充满风韵的极品少妇,看来自己花费这么大的心思才把她弄到手,真不错。

    吕副书记看着这只小羔羊,他俯下身,努力地撬开她的嘴唇,贪婪地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撫摸着她的柔軟。

    也许他的动作太激烈了,她似乎有了少许反抗,他一路吻下去,最后,再也忍不住了,她的秀眉微微皱起,轻哼了一声,浑身抖了一下。

    而他的手向下开始了探索,她似乎注意到他的意图,用手抓住他的手,表达出不愿意的意思。可惜这个时候吕副书记还哪有心情关心这。一口吸住她的耳垂,然后在耳垂舔弄,舌尖偶尔摩擦过耳洞。可能是误打误撞到她的敏感点,她突然面色潮红,抓住他的手也没什么力,吕副书记得到信号赶紧冲锋。

    这时空间内完全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的气味,和沉重的呼吸声,她舔了下嘴角,也不知道是口渴还是在回味。

    他一面动。还一面问:“舒服吗”

    她微微一笑的回答一声:“嗯”。

    不过时间没多久,吕副书记便气喘吁吁地停下来,趴在了骆春梅的身上。经过这么一场激战,吕副书记都已经很疲倦。

    “怎么回事,今天你好像不在状态啊”骆春梅撑起身子。

    吕副书记伸手抓住她胸前那两团,一边玩弄一边道:“唉,还不是季子强那家伙最近让他占尽了上风。”

    骆春梅一听吕副书记提起季子强,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气鼓鼓地道:“是啊,想不到他在省委宣传部都有人,我写的稿子也被宣传部给卡了。”

    吕副书记脸色十分阴沉,他皱了皱眉头道:“你不是还有其他媒体的朋友吗,可以往其他媒体投稿嘛,你写的虽然是新闻稿子,但是改头换面,其他性质的报刊杂志一样可以投。只要不是党报,谁又会去审查”

    骆春梅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就不信不出稿子。”

    吕副书记想了一下,又道:“另外你可以去采访一下柳林市的教育系统,这是季子强刚刚搞出了亮点的地方,但是其中有很多问题,教师的工资都没有按时,还经常生学校教师罢课的事情。”

    他这是一箭双雕,一来如果教育系统的事情曝光,可以让季子强丢面子,另外顺便打击一下投靠季子强的藤巧。

    骆春梅一听兴奋地道:“对,就这么搞,我明天就去采访。”

    吕副书记道:“你去哪里之前,跟我联系一下,我让人打个招呼,让你的采访顺利一些。”

    看看就快到年底了,一但季子强的政绩在年底得到了上上下下的认可,那以后在想搬到季子强就难的多了,现在是一个扭转局势的好机会,只要运作得好,肯定可以将季子强给压制下去。

    本来吕副书记就是一个控制欲比较强的人,更何况他本身就是柳林市的几朝元老了,过去不管谁是书记,市长,都市要给自己几份薄面的,现在让可是季子强处处掣肘,让他的心中十分地不满。近期生的事情,越地让吕副书记认识到了季子强的强势之处。

    在钢厂人选的的事情上面,吕副书记原本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但是在季子强的诡计中,不仅击败了自己,还差点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所以吕副书记现在下定了决心,无论通过什么手段,都要狠狠地打击一下季子强的嚣张气焰,打击下季子强这个挡路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