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让乔董事长很不甘心,自己账面是没亏损,但搬迁却填进去了上千万,再加上那块好地,现在换成了郊区的烂地,这无形中又是损失了近千万,这压力还是有点大啊。

    季子强就详细认真的问了问搬迁事宜,对需要政府部门配合和协助的事情也都很关注,最后季子强说:“谢谢董事长这次深明大义,为汉口的环保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代表柳林市人们感谢董事长啊。”

    乔董事长客气两句说:“这算不了什么,抽时间我还想和季市长一起坐坐,不知道最近季市长有没有时间啊”

    季子强就沉吟了一下说:“时间吧,哈哈,那是要挤的,如果董事长相邀,我一定会赴约。”

    乔董事长心中大喜,就忙说:“这样吧季市长,晚上我请你一起吃饭怎么样”

    季子强也就没太推辞的答应了,两人约好了地点,最后乔董事长说下班派车来接季子强,季子强也客气的推掉了,说距离不远,自己经常坐办公室,希望走几步,散散心,活动一下。

    已经是傍晚时分,那时,黄昏的灯光在城市里幽幽地亮着,伴着一些食物和脂粉的香,和城市的喧嚷,季子强默默地望着身旁的街道,望着很远很远的天空,那里是灰黑色的云朵,紧紧地覆在高楼顶上,街面上一些商场商店的小业主们,已经次第弄亮了各自店门口的霓虹灯招牌。

    酒宴设在西门的“美味轩”酒家,这是一个灵泉市最豪华的香榭丽舍西餐厅,哥特式的大门别具特色,彩色的玻璃窗饰富丽迷幻,尤其是大门外的鲜花四季盛开,凸显出一份卓然超俗的美丽。

    季子强一进大门便是一盏五米高的枝型水晶吊灯,光芒璀璨,把大堂照耀的典雅高贵。

    季子强进来的时候,酒店里已经坐上了很多人,他不得不小心的从旁边人少的地方绕过去,上了二楼,便有一位男服务生走来问了包间,他带领这季子强,穿过镶嵌着镜子和壁画的通道,来到预先定好的雅间。

    室内的家俱大都是法国十八世纪的样式,巴洛克风格的座椅上蒙着紫红色的丝绒,长条型的餐台上摆放着镀银的刀叉汤匙,桌艺典雅精致,烛光温馨浪漫。在这里季子强就看到了乔董事长和拎一个女人已经坐在了那里。

    这个女人着一袭宝石蓝色深v领礼服裙,肤如凝脂,亭亭玉立,

    见季子强推门进来,乔董事长和这个女人都满面含笑的站了起来,热情的招呼着季子强,朦胧的灯光下,这个女人发髻挽起,身段窈窕,那份东方女人的美和神韵在她的气质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她虽然已年过30,但远远望去依旧是光彩照人。季子强就客气的说:“董事长,对不起,让您久等了。”乔董事长赶忙说:“没事,不是你迟到,是我来早了。你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季子强四次看了看说:“不错,不错,感觉挺好的,很温馨也很浪漫。”接着乔董事长就给季子强做了介绍,说:”“这是我公司的秘书宋寒烟。”

    季子强点下头,算是招呼了,但心里却不以为然,看来每个人都有缺陷啊,这个乔董事长很精明的一个人,只怕也过不了这美女关。

    乔董事长又说:“季市长,你喜欢吃什么,自己点还是我来点。”宋寒烟也情意款款的将菜单递给了季子强。季子强摆弄着桌上的刀叉说,说:“客随主便吧,董事长随便点一下就可以了。”

    乔董事长也就笑玲玲的对宋寒烟说:“那你就点吧。”

    男服务生递过来餐厅的菜谱,宋寒烟点了给每个人都点了一份套餐,要了一瓶09年的拉菲波尔多红酒,一瓶法国香槟。一会儿,巴黎卷心菜、红酒渍梨这些开胃菜便上来了,接着是法式洋葱汤,最后,白酒法国田螺、槟榔排骨锅、鹅肝酱煎鲜贝、黑胡椒牛排等主菜依次摆上,大家边吃边聊,气氛热烈,话题天南海北,无所不包。几个人轻斟慢饮的喝了起来,倒也相处融侨。

    几个人一会就说道了开车,宋寒烟说:“我对开车天生就是弱智,尤其到晚上,根本就辩不清方向,可我又偏偏喜欢晚上出去兜风。”

    宋寒烟看着季子强,很认真地说。

    季子强就笑着开玩笑说:“对我来说,开车不是一种工作,那就是一种特殊的享受。不信,待会儿吃完饭,我拉你到郊野去兜风,让你体验一下飚车的快感,奥,对了,可惜今天我没带车,”

    “是吗季市长喜欢开车啊,你知道我最大的嗜好是什么吗我就喜欢坐在高手驾驶的车上兜风或旅游,对我来说这是莫大的精神享受。”宋寒烟谈到兴奋时,俨然像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那太好了,你们一个特喜欢驾车,一个喜欢坐车,这样各取所需,出去玩,别忘了叫我。”乔董事长也呵呵的笑着开起了玩笑。

    季子强笑着看了一眼宋寒烟,却见她已经脱去了外套,穿了一件红底白花的低领衬衣,胸前双峰挺立,几欲裂衣而出。一笑起来让她的胸前尉为壮观,季子强几乎是本能的想起了一句广告词:一眼望去~波涛汹涌啊

    不过季子强也就是很戏谑的想了一下罢了,现在他已经是成稳内敛了许多,等闲的人是不能打动他分毫的。

    三个人说笑一会,乔董事长就逐渐的转移了话题说:“季市长,你来柳林市以后真是功绩卓著啊,引进了几个大项目,这马上又要促成st泰来的重组,柳林市有你主政,真是日新月异。”

    季子强就随口的客气了两句,又说:“这都是运气,也并不是我又多少能力,哈哈,不过st泰来只怕是有点问题了。”

    季子强说的很随意,但乔董事长听的就很专注了,他暗暗一惊,忙问:“不是听说他们和阿尔太菈公司谈的挺好的吗”

    季子强摇下头说:“出了点问题,省上说我们评估资产低了,所以泰来公司就涨了几个点,但阿尔太菈不干了,现在两家闹僵了,好像阿尔太菈准备放弃了。”

    乔董事长这一下心就缩到了一起,头上的汗水也有点往外冒了,不过到底还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手,他就很如无其事的说:“唉,那是有点可惜了,不过市里想办法给协调一下也成啊,这样一个企业重组不成,有点遗憾。”

    季子强也长叹了一声说:“怎么协调啊,我前几天给省长说了这事,省长还批评我,说我们贱卖国资,所以宁原不重组,也没人敢来担这个政治风险。”

    乔董事长也点头说:“这倒也是,不过好像st泰来没多长时间可以拖了。”

    季子强淡漠的说:“这到不怕,年底市政府给他们优惠一下,做点退税倾斜,在拖两年看看,现在很多事情啊,少做比多干更稳妥。”

    宋寒烟救灾旁边插了一嘴说:“就是,就是,有个顺口溜上说:干的干,看的看,看的不耐烦了还要给干的提意见。”

    季子强就哈哈的大笑着说:“是啊,你干的多,肯定就出问题地方多,人家什么都不干,当然是什么问题就没有,所以这泰来公司的重组项目,反正我这一任可能是不会动了,套用一句时髦的话:留给以后的人来处理吧,他们比我们更聪明。”

    季子强是说的轻松自如,但乔董事长这心里就是哇凉哇凉的,自己下足了本钱,准备在st泰来上捞他一把的,现在看来是毫无希望了,你说你省上领导也是的,你管什么资产评估啊,人家柳林市没领导啊,干你鸟事。

    季子强也就不再谈这个事情了,又和乔董事长说到了搬迁啊,以后化工厂的生产啊什么的,乔董事长虽然在应答着季子强,但他的心思早就有点恍惚了,他也不敢再多喝酒了,准备晚上回去就做出重大的调整,不能等消息出来了吧自己全线套死。

    看看吃的也差不多了,季子强和乔董事长该说的话也说完了,该联络的感情也都到位了,这时候季子强就提出结束的话,乔董事长也是心总有事,不多勉强,客气几句,就散摊子了。

    宋寒烟倒是没有喝多少酒,出来以后先把季子强送了回去,这才送乔总回到了公司。

    星期一上班没多久,季子强正在批阅文件,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季子强一看是红色保密电话,赶忙接起来,只听一个陌生的声音道:“你好,我省委啊,你是柳林市季子强市长吗”

    季子强一愣,心想这人是谁呀,就说:“你好,我是季子强,请问你是”

    电话那头就响起了一个冷淡的声音:“季市长你好,我是省委宣传部姜哲林。”

    季子强一听是省宣传部的部长,心中一紧,这姜部长可是省常委,从来都没和自己通过电话的,现在突然打来是什么事情。

    季子强就说:“姜部长你好,又什么指示”

    姜部长带着批评的语气说:“你季市长怎么搞的,我这里有一副关于柳林市的稿子,一但出去的话可能对柳林市有些不好的影响,我们两人虽然没见过面,但我一直感觉你工作不错的,怎么会弄出这样一个事情。”

    季子强不用想,便知道这个负面新闻稿肯定是骆春梅那女人弄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