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葛副市长的脸色很不好,季子强也不在意的说:“既然接下来要好好地干一番事业,那么相关的人事都要调整好才行,这些人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是起着上传下达的作用,调整好了对以后的工作也是有利的。 ”

    如果葛副市长仅仅是跟自己的政见不同,季子强还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季子强到柳林市也有这么久了,早就看出来,葛副市长这个人并不是安心干事的人,总是找机会要和季子强叫叫板,使使坏,这不是工作能力的问题,他整天只知道为了争斗而争斗。

    当季子强宣布散会的时候,葛副市长沉着脸快步地走出了会议室,似乎后面有什么危险逼近要逃出去一样,他甚至连通常的礼节都顾不得了。要知道,在体制中,上下级之间,是有很多潜在的规则要遵守的。比如开会的时候,你不能迟于领导进入会场,散会的时候要等领导先走。

    像这种会议,通常季子强最后一个到场,散会的时候则是季子强最先走出会议室。

    看到葛副市长气冲冲的样子,季子强微微冷笑一下。

    但今天季子强还是有点心神不宁的,他在等待一个自己预计要来的人,但一天都快结束了,这个人还没有来,这让季子强不的不有所担心起来。

    回到办公室,季子强有点焦急的来回在办公室地毯上度着步,走来走去,而眉头也越缩越紧,直到阿尔太菈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贝克特在秘书的带领下走进了房间,季子强的唇边才微微的露出了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自己的设计一点都没有出错,该来的人总归是来了。

    总经理贝克特的脸色就没有季子强这么乐观了,他有点气急败坏的进来二话没说就一屁股坐到了季子强的沙发上,喘着气瞪着季子强。

    季子强有点好笑了,这老外真是心里藏不住事情,一点都没有中国官场的喜怒不形于色的涵养,看起来他们的伪装水平真不咋的,难怪我们过去和联军打仗可以老让他们中埋伏,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在装悶吃相,以假乱真这一方面要强过他们的地方。

    季子强主动的招呼他说:“贝克特先生,今天怎么看你的表情很不愉快呢,是有什么事情吧说出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帮你。”

    贝克特总经理就看一眼季子强说:“季市长,我搞不明白,你们中国人难道没有一点信誉吗”

    季子强眉头一杨,说:“此话怎讲,我到感觉中国人最有诚意。”

    贝克特总经理气呼呼的说:“有诚意有诚意为什么正在谈判中你们st泰来又要涨价了,这可不符合谈判的惯例啊。”

    季子强像是恍然大悟般的说:“哦,哈哈,你是说st泰来的报价吧,这事情我知道,我知道。”

    贝克特总经理很诧异的看着季子强说:“市长你也知道啊,那今天我算是找对任了,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这话,他就端起了茶杯,大口的喝了起来。季子强等贝克特总经理放下了茶杯,才悠哉游哉的笑着说:“当然有理由了,你要不来找我,我还准备找你过来谈谈呢,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涨价吗”

    贝克特总经理茫然的摇下头说:“不知道,我问过泰来公司的唐总,他也没有给我一个清楚的说明。”

    季子强就点下头说:“这事情唐总也是迫不得已啊,是这样的,市里你应该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泰来让你们重组的,其他很多有关系的企业也在等着想要你们退却,所以我为了确保对你们的承诺,只好再涨一点价钱,以打消很多觊觎之人。”

    贝克特总经理有点疑惑,他翻了翻那棕色的眼睛说:“那季市长的意思是”

    季子强淡然一笑说:“这不完全是我的意思,这还要你们配合一下,最近你可以找个机会对外宣称你们公司对st泰来已经失去了兴趣,不准备重组,让其他任放松警惕,等时机成熟,我会按过去你们谈的原价让你们继续重组,你看这样行吗。”

    贝克特听到季子强这样说,脸色好了一些,问道:“季市长的意思是声东击西。”

    季子强笑笑,不过人家能想出个成语已经是很不错了,且不管他是否恰当,季子强就说:“是啊,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想要一帆风顺的做出点什么很难的,以后你在中国待时间长了就能理解了,放心吧,现在涨的百分之五到你重组的时候,一定降下来。”

    贝克特想了想,好像有点吃亏的说:“季市长,那过去我们还有5个点没谈好呢。”

    季子强脸色也就沉了下来说:“为你们公司能重组泰来,我连这办法都用上了,你要还纠缠在那5个点上,那我只好让其他公司进来了。”

    贝克特见季子强脸色有变,也赶忙笑笑说:“季市长这样做我很感激的,哈哈,但市长不要忘了,时间不等人啊,还有2个月了。”

    他希望让季子强明白,一旦自己公司退出,其他公司未必能及时的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填补进来,谈成这个项目,那时候st泰来只怕就退市了。

    季子强很不理解的看着贝克特说:“什么两个月奥,你是说证券会退市问题啊”

    见贝克特点头,季子强就洒笑起来,说:“你见过有那个st真的被退市了吗,请你指出一个让我听听,放心好了,我不让他退,他就退不了,不要说两个月,你们就是谈三年,我都可以保证不会退市。”

    贝克特他们一直都在挤压着泰来公司,无非就是感觉泰来在时间上很被动,最后不得不做出让不来,现在一听季子强这话,贝克特又真的认真的想了一想,不错啊,中国股市不要说st股票,就是再加个星号的st,到最后也会奇迹般的复活过来,难怪所有中国电视节目的评选赛都有最后的复活赛,看来想靠这个来挤压他们是毫无作用啊,他们耗的起时间。

    贝克特只好点头说:“那行吧,我就按季市长说的办,等重组的时候价格就不扯了。”

    季子强这才露出了笑容说:“不过有一点贝克特先生一定要注意了,就是对外宣称你们准备放弃泰来这个事情一定要做的活灵活现,包括你们内部,都要保密,我们有的企业情报工作是很厉害的。”

    贝克特连连点头说:“ok,ok,这个我明白,今天的谈话就我们两个人知道,除了上帝,其他人不会知道的。”

    季子强就和贝克特总经理一起笑了起来。

    送走了贝克特总经理,季子强并没有轻松起来,这才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想要完成对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的沉重打击,想要让st泰来获得最大的利益,换句话说,想要让国家获得最大利益,想要让股民减少他们的损失,季子强还必须继续进行下面的措施,首先他叫来了自己的助理李军,让他帮自己再认真的研究了一下当前st泰来股票的走势。

    李军就很明确的告诉了季子强:“市长,从目前的股票走势上看,散户基本是没有了,整个股票都是庄家在自弹自唱,成交量很小,不时爆发的这些大单子,其实都是庄家在对敲稳定价格,毕竟这是st股票,散户早就见好后撤了。”

    季子强点头想了下说:“现在要让股票下来最好用什么办法”

    李助理说:“两个办法,一个是出坏消息,一个是有大庄卖股票,但鉴于目前这情况看,坏消息只怕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因为这里面没有太多散户,大庄不抛售就没有卖盘,股价就下不来。”

    “嗯,李助理的意思就是除非其中的某个大庄开始抛售自己手中的股票”

    李助理很简洁的说:“是,但这可能性也不大。”

    季子强就笑笑,让过了这个话题,又仔细的和李助理探讨了很久其他细节问题,最后李助理离开了办公室,季子强才决定了下一步的行动,他必须去兑现曾今在省城给乐书记做过的保证,但同时也刚好可以把这一步看似闲置的废棋,走的更为精妙,所以,季子强就给乔董事长打了个电话:“董事长,你好啊,我季子强。”

    乔董事长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赶忙说:“季市长,你好,你好,最近我这搬迁已经开始了,什么时候季市长在来指导一下。”现在的乔董事长对季子强已经是相当的客气了,他感觉到了季子强的威力,也不敢把他当成过去那个洋河县的书记对待了。

    更为重要的是,他希望和季子强多接触一下,从季子强这里探听到一些重要的消息,因为这几天他开始发愁了,根据他的内线消息,st泰来和阿尔太菈公司最近谈的很不好,显示为5个点在争执,后来听说泰来公司又涨了几个点,这让谈判就陷入了僵局,自己很多钱都市拆借来的,还有不到两月时间就年底了,也就是到了自己还钱的时间,再不重组,自己就只好强行抛售了,虽然最近股价很平稳,涨了几个点,但除过手续费,自己是平手,一点都没有赚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