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挂了电话,季子强想起流传的一句话,叫做防火防盗防记者,看来这个骆春梅也是需要防备的对象之一啊。 朱厂长接到季子强的电话以后,想了一下,随即打电话给钢厂办公室主任,安排布置了一番。随后钢厂办公室主任便又按照朱厂长的安排,辗转找到骆春梅的联系方式,给骆春梅打电话过去,对骆春梅在钢厂的采访表示欢迎,并且愿意提供各种协助,同时邀请她晚上吃饭。

    “哼,季子强的反应倒是快的。”

    拒绝了对方的邀请,挂了电话,骆春梅冷哼了一声:“以为这样就能够对付我了吗想派人跟着我,哼,我暂时不采访钢铁厂,先去别的地方找找问题再说,偌大一个柳林市,要发现问题还不容易啊。”

    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季子强指使的,为的就是让自己采访不到真正的问题,越是这样她越觉得钢厂肯定有问题。所以她准备搞迂回战术,先去别处看看,然后趁钢厂放松警惕以后再过去偷偷采访,一定要让他好看,不然我这个名记岂不是白叫的,骆春梅愤愤地想到。

    对于自己这个名记的头衔,骆春梅还是很引以自豪的。当然她确实比较有名,不过认识她的很多人却是称呼她为“名ji”。

    对于骆春梅这个人,季子强并没有放太多的心思,在他看来,像骆春梅这样的女人,最好的办法便是不去理她,让她自己去表演,很快她便会失去纠缠的兴致,灰溜溜地走了。

    所以,季子强给朱厂长打电话说了此事以后,便没有再将它放在心上。

    这段时间季子强是很忙的,一个市长要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而每一个问题一旦从他这里发出了指示,在柳林市的很多地方,都会有极大的影响,这些工作,千头万绪,对季子强来说也并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游刃有余的,很多事情他要反复思考,最后才敢拿出决定。并且季子强对自己这一季市长还是充满了很大的抱负的,他准备将把柳林市打造成为以北江省的经济发展强市,努力使柳林市成为北江省地区发展的龙头,他还把这个目标写入五年计划之中。

    这是季子强的目标,也是季子强的承诺。当然,或许季子强在柳林市并不能呆多长的时间,但是只要季子强在柳林市一天,他便要围绕这个目标努力,只要能为之打下坚实的基础,那么季子强也相信柳林市的展也不会多差。

    当然,后天就是十一国庆节了,季子强准备国庆过后,就专门开会把相关的工作安排部署一下,同时也将这些千头万绪的工作理一下思路,分别落实具体的负责人。季子强对自己有信心,但是也不会什么事情都都自己亲自抓着,那样不仅自己很累,也有可能因小失大。

    国庆期间,季子强也没有清闲一点,忙了好几天,最后总算抽了点时间,去了一趟省城,江可蕊在国庆期间台里也忙,现在她是省电视台的明星主持人,一个人上了好几个节目,又加上是国庆,台里更忙了,季子强只好自己去省城见她了。不过时间太过匆忙了,乐世祥和江处长也没有在家多长时间,只有一个傍晚他们坐在了一起。

    他们都市体制中人,三句话不离本行,一会就说到了柳林市的工作上来了,乐世祥问季子强:“子强,我听说老乔化工厂已经开始搬迁了”

    季子强见乐书记突然的问起了这个问题,自己就谨慎了许多,说:“是啊,乔董事长已经开始搬迁了。”

    乐书记就意味深长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只是我有点奇怪,他怎么就同意了你的要求可以说说你是用什么办法让他做出了让步”

    季子强自然不能把事情说的很明白,他就简介的说了句:“他有求于我。”

    乐书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你满足了他的要求,所以他接受了你的条件,希望这个条件代价不是很大,那么我和叶眉书记才于心无愧啊。”

    季子强笑笑,平静的说:“没有什么代价,或者还能把过去我们误失的一些东西收回来。”

    乐书记让季子强这话震动了一下,他从季子强淡漠的语气中已经听出了许许多多更深的意思,看起来,季子强已经为老乔营造了一个很大的陷阱,这个陷阱一定会让老乔陷入泥潭,不能自拔,但这小子是用了什么方法呢,对老乔这样阅历丰富,城府深不可测的人,他也能对付这对乐书记来说也是触动不小。

    他不得不另眼相看季子强了,他抬起头望着季子强,希望在他眼中看出一点得意或者自满的神情,不过他什么也看不到,季子强还是那样谦恭和淡然,似乎现在述说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又像是在讲述意见很平常,很无趣的话题。

    乐书记暗自叹息了一下,心里想,这小子果真了得,回想一下当年自己在他这个岁数,也算是人中之龙,娇娇之子,不过要和此刻的季子强相比,还是略有不足,没有他现在的冷静,也没有他现在的自信。

    自己每次和季子强在一起,都可以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恬静和淡然,这才是一个胸有千军万马,心怀万事万物的气概,等闲官场中人永远都无法达到这个境界,在北江省如果一定要找出这样一些人来,恐怕也只能是寥寥无几的几个人而已,但他在这个年纪就已经修炼到了这一步,除了天生异禀之外,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乐书记很快就放弃了想要夸奖季子强两句的想法,他皱起了眉头,现在的季子强已经把老乔当成了一个对手,那么留给老乔可以走的路只怕不多了,显而易见的,老乔已经不能和季子强作为势均力敌的对手了,老乔会不会让季子强整的很惨这才是乐书记最为关注。

    不管怎么说,老乔作为一个商人,他都有他逐利的特性,而就这样任随着季子强把他击垮,打翻,显然有点让乐书记在心理上难以接受了。

    乐书记不得不为乔董事长说上两句:“子强啊,你是不是很憎恶乔董事长”

    这话问的有点突兀,让季子强一时很难正面回答,而季子强也从乐书记的简单的一句话中,听出了乐书记并不很认同于自己的做法,他凝神想了想,才缓慢的说:“如果我对他有看法,那很正常,因为他确实在柳林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但如果说我对他有太大的厌恶,我想也不准确,因为他的商人身份决定了他的行为,所以只能说是介于两可之间吧。”

    乐书记对季子强这样的回答很满意,他不希望一个官员在处理问题上带着自己的情绪和好恶,或者他自己有时候也难免那样,但他不希望别人那样。

    乐书记就很认真的说:“子强,对这个人我有一点建议。”

    季子强点头,很专注的准备好了聆听乐书记的话。

    乐书记也是斟字酌句的说:“一,在柳林你要管好他,压住他,不要让他出乱子,让他做个正当的商人。第二点呢,我希望”。

    乐书记说道这里,还是停顿了,他真不想说这句话,但想到许许多多的往事,想到乔董事长一家人对自己的恩情,他又不得不说,他知道事情的紧迫性,也明白一旦季子强收紧了绳索,恐怕老乔就会一败涂地,永难翻身了。

    季子强在听到了乐书记说的第一个问题时,已经明白乐书记想要说的第二个问题了,对乔董事长,季子强也听江可蕊说过一点,而现在的乐书记既然说了让自己压住乔董事长,其实换句话说就是要让自己管好乔董事长,再延伸一点就是要自己对乔董事长负责,不能让他出乱子,也不能把他一棒子敲死,否则乐书记就可以换个方式了,他可以不闻不问,也可以说让他自生自灭。

    季子强感受到乐书记难以启口的想法,他不能让乐书记再说什么了,他必须自己来为乐书记解决这个难题,季子强就说:“嗯,我当然会那样做的,同时,我还会让他好好的发展,在正常的轨迹运转,毕竟一个企业的创立都满含了艰辛和泪水,我们没有权利破灭别人的梦想,更不能让很多准备创业的人寒心。”

    乐书记再一次对季子强表示了惊讶,对这样一个人,他已经不用就这个问题再多说什么了,季子强的理解能力和对自己心态的研判能力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

    但乐书记不会来给季子强表示感谢的,他快速的跳转了一个话题,不在说乔董事长了:“子强,最近你在柳林和韦书记他们磨合的怎么样了”

    季子强放下了水杯,很慎重的说:“要是磨合,这时间本来是够了,不过有很多问题却无法妥协和包容,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况。”

    乐世祥喝了口刚刚沏好的茶,平静的说:“没有谁可以完全的包容谁,关键就是看你怎么处理相互的分歧了,有的人用退让和妥协来换取彼此的融洽,有的人又斗争和强硬来赢的对方的退让,其中的要害就是看你本身属于什么性格,看你又多少实力和能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