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正在凝神思考着,门就“咣咣咣”的响了起来,还没等季子强说“请进”二字,骆春梅就笑吟地走了进来说道:“季市长,我可是等你了一天啊,这会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吧。 ”

    说话的时候,她还伸手拂着头,一副风情款款的样子。

    季子强微微一笑,没有接她的茬,道:“骆记者请坐。”

    骆春梅在季子强对面坐下来,一双秒目在韩东的脸上扫了几眼,随即道:“看来季市长好像不欢迎我啊。”

    季子强淡淡的说道:“怎么会呢,骆记者到柳林市来,是对我市的支持,我们当然表示欢迎。”

    骆春梅撇了撇嘴道:“可是我想给季市长单独做个专访,季市长都不给面子。”

    季子强皱了下眉头,说道:“主要是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采访的,而柳林市值得宣传的人和事很多,要不我安排人给骆记者当向导怎么样”

    “算了。”骆春梅撇了撇嘴,说道:“我只对给季市长做专访这件事情感兴趣。”

    见季子强笑而不语,她眼中波光一闪,随即道:“季市长,今天我到柳林市的钢铁厂采访了一下,发现了很多不好的现象呢。”

    听了骆春梅的话,季子强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这女人原来是来找茬的,一个地方就算是发展得再好,问题总是存在的。

    季子强自然也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而且正是因为问题的存在,所以才需要大家努力工作,把各方面展好,当然,季子强也不怕问题暴漏,更不会刻意去遮掩什么问题,可是这个骆春梅,明显就是不带善意地过来找茬。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要给自己作专题采访,可是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拿她查到的问题来要挟自己,那季子强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更难给她面子了。

    “是吗,在一个地方的发展过程之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也是免不了的,不知道骆记者现了什么具体问题呢”虽然季子强对骆春梅的行为非常反感,但是季子强也还是要了解一下到底有什么问题,至少可以整改一番。

    骆春梅见季子强认真的样子,忽然心中有些虚,其实她去钢铁厂走一趟,并没有现什么特别的问题,就算真的存在问题,那也是普遍的现象。

    比如说劳保福利啊,污染排放啊,就算你做得再好,也肯定有些人不满意。她原本也是无所事事,又加上被季子强拒绝了心痒难耐,便随意去钢铁厂走动一下,因为前些天,钢铁厂曾今闹了那么大的一场事情,她也是多少知道一点,她就顺便了解了一点东西,毕竟当记者的,走到哪里都会关注敏感的事情,于是便顺便采访了一下。

    下午来见季子强,她其实也是对季子强不死心,想要再来试试。谁知道季子强还是那副样子,她心中有气,便忽然想到上午了解到的情况,顺口说出来。

    “这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真是油盐不进,他还只是市长吧,就这么拽”骆春梅也对季子强了解了一些,知道季子强的大致状况,也知道季子强和其他几个柳林市主管领导的矛盾,觉得季子强肯定不想柳林市出现什么负面新闻。

    谁知道听了她的话,季子强的态度反而变得更为冷淡了。尽管季子强的脸上充满微笑,但是骆春梅还是很敏感地感觉到季子强眼中透露出来的那种疏远的态度。这让她心中越地不满,原本在男人面前,她还是挺有自信、随意和自以为風流的。

    季子强的态度深深地刺激了她心中的自尊。

    她就开始说了:“季市长,根据我的观察和了解,柳林市钢铁厂存在的问题还是很严重的,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重复投资严重,导致资源浪费;二是环境破坏严重,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展经济,这是一条杀鸡取卵的展之道,是不可取的道路;三是领导存在工作方式粗暴的问题,群众存在很大的意见,当然这也不排除里面还存在很多其他的问题。”

    骆春梅不愧是当记者的,一下子就罗列了三条,听起来好像还真的很严重一样。

    “看来骆记者对我们柳林市的展还是挺关心的,这样吧,我把钢铁厂的厂长朱鹏宇同志叫来,具体的情况你和朱鹏宇沟通一下,也好让我们尽快地解决实际问题。”季子强不想跟这女人纠缠太多,因此准备将她交给朱鹏宇去对付。

    如果她真的是有诚意帮助柳林市,季子强倒是原因跟她多聊一会,可是她的动机明显就不纯,所以季子强打心底里就排斥。

    骆春梅抿了抿嘴,坐直身体,貌似一副冰清玉洁守身如玉的良家女子一样,她道:“看来季市长还是没有引起重视啊。通过的了解和分析,我发现柳林市钢铁厂存在的问题,在全省其他地方也或多或少存在,只不过柳林市的情况相对集中一些,典型一些。我的初步想法是,继续调研几天,然后做一个系列的报告,也算是为全省各地区的厂矿企业的发展提供一个研究、参考和借鉴的例子吧。”

    季子强顿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女人竟然想把柳林市钢铁厂当成典型来宣传,心思也太毒辣了吧。虽然季子强相信以朱鹏宇的工作能力,柳林市虽然可能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但是也不至于有多么的严重,更何况季子强也时不时地了解过钢铁厂的情况,应该不会多么地差劲,而这个女人故意说得这么严重,话里的意思准备写一系列的报道来竖立反面典型,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骆记者说得太过严重了吧”季子强脸上没有了笑容,淡淡地道:“虽然我也才当市长不到一年,但是我对钢铁厂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虽然有问题,但是还不至于严重到那个地步。当然,对于骆记者现的问题,我们市政府也都一直在注意整治,很多事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希望骆记者能够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对待这些问题和现象。”

    季子强心中对这骆春梅十分地不爽,尽管她是北江省报的记者,而且还是名记那种,但是她故意找茬,季子强也不能轻易退步。同时季子强也知道,一些记者仗着自己的身份,到了地方以后,就故意找点问题出来,然后通过要挟来达到其目的。

    对于地方的政府来说,当然是不想事情曝光,所以大部分都是选择妥协。可是季子强可不这么想,如果是正常的采访和报道,自己当然支持,即使有什么问题,季子强也不会可以去掩盖。可是像今天骆春梅这样,摆明了就是揪住问题来要挟自己,季子强心中就隐隐约约有了怒气。

    “季市长,我的立场是很客观的,作为新闻工作者,我一向秉承的就是客观公正。”骆春梅淡淡地道,目光毫不示弱地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笑了笑,没有再跟她争辩,道:“好了,谢谢骆记者的好意,你说的问题,我会督促钢厂进行整治的。我还有事情,就不耽搁骆记者的时间了。”

    “你”骆春梅想不到季子强的态度这么强硬,直接撵人了,脸一下子变得一片羞红,这可是她第一次遇到,心中顿时也是气愤不已:“好吧,我也要去忙,那我不就打扰季市长工作了。”

    说完她便站起来,气愤地往外走去,高跟鞋在地板上走得哒哒哒直响。她心中气恼,决定好好地去搜集一些资料,到时候写出文章来,再给季子强看看,让他后悔来求自己。

    “我就不信了,还有谁不怕曝光的。”骆春梅气恼地决定:“惹恼了我,我给你弄一个系列的反面教材,看你这个市长还当得下去不”

    看到骆春梅气愤地走出去,秘书小纪在外面疑惑不解,他自然也认识这个女人,现在看来她似乎在季子强的办公室谈得不是很愉快啊。

    季子强拨通了钢厂朱厂长的电话,道:“朱厂长,刚才北江日报的记者骆春梅到我这里来了一趟,她提到了一些关于钢厂的问题”尽管季子强对骆春梅的行为不屑一顾,但是该准备的事情还是要准备好,至少不能太过被动,所以先给朱厂长打个招呼,让他提前自查一下。

    “这个骆春梅到底想要干什么啊,钢厂虽然不能说没有问题,但是我可以保证,肯定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朱厂长也显得十分地气愤:“季市长放心,我心中有数,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季子强还是有点担心的说道:“我对朱厂长的工作当然放心,只是骆春梅提到的问题,确实是钢铁厂展存在的顽固问题,即使她不提出来,我们也要下大力气解决才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