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总也一脸愁苦的说:“我也看出来了这点,他们现在谈的很悠闲,时紧时慢,我也估计他们在等我们时间上的紧迫感出现了,才真真的实施重组计划。 ”

    “是啊,所以这才是个关键问题。”季子强在烟灰缸中蹭掉了烟灰,又说:“我有个想法可以试一试。”

    唐总忙问:“市长有好方法啊,那还请市长指点一二。”

    季子强就淡然的说:“等下次和他们会谈的时候,就把资产这一块再涨五个点。”

    唐总惊讶的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看着季子强:“再涨五个点”

    季子强点头。

    唐总难以置信的说:“那不是就谈崩了吗”

    季子强摇下头说:“谈不崩,他们为这项目也是下了本钱的,请了多家公司前来测算和评估,也就如你刚才说的那样,他们心里是想要的,只是在想要的同时,捏着我们时间上的仓促,现在是拼命的压价。”

    唐总还是很担心的问:“可是,用什么借口涨这五个点啊。”

    季子强就微微一笑说:“不用什么借口”

    “不用借口”

    “是啊,不用借口,他们问起来你们不回答就成了,就说是市里的意思。”

    唐总愣了好久,季子强也不催他,让他慢慢的接受一会,季子强就站起来,到自己办公桌上端起了茶杯,悠哉游哉的喝了起来。

    过了一会,唐总在闪动着镜片后面的双眼睛,慢慢的恢复了过来,说:“市长啊,我还是担心这样会把人家吓跑了,这难得遇上个真心想来的,万一跑了,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让股市处理掉的,这损失就大了。”

    季子强本来以为已经是说通他了,现在一看,唐总还是紧紧张张的,季子强就洒笑一下说:“看把你怕的,你放心好了,就是真的把他们吓跑了,我也不会让你们退市。”

    唐总暗自想,你不让退市就不退市啊,证卷会主席是尚福林那货,又不是你。

    但这只是他心里在想,口里是不敢说出来的,不过从他眼神中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疑惑,担心来。

    季子强就不得不说的清楚一点了:“老唐,你想啊,要是你让了五个点,对你们公司可能就是上千万的损失,这都是血汗钱啊,我们何不冒险一次,就算他们真不要了,过两个月,政府可以在财政返还退税款上想想办法,找找优惠政策,让你全年盈利也有可能,对付证券会应该问题不大,这不是又可以混一年了吗”

    唐总愣愣的看着季子强,没想到这市长也会搞这种歪门邪道啊,但想一想,有了这个承诺,自己的心里也踏实了很多,他就说:“市长真的决定这样做啊,那行,我回去就通知他们过来,涨他百分之五,看看情况。”

    季子强哈哈哈大笑着说:“这就对了,你这一涨,后面的好处就来了。”

    唐总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季子强,但季子强只是笑,却什么也不愿意说了。

    送走了唐总,季子强就准备到下面几个地方去看看,快到十一国庆节了,很多事情要提前做出安排,不管是治安,还是节日期间的物资供应,蔬菜粮油,这都要一项项的落实,稍微的有一点差错,有可能就会引起一些风波来。

    季子强刚要出门,就见藤巧副市长走了进来,说想请季子强一起到几个学校去看看,季子强就看看桌上的工作安排,说:“行,本来是下午和你去检查的,你来了,那就先从你这开始。”

    藤巧高兴的说:“嘻嘻,我就是想插个队。”

    季子强刚要说话,又见秘书小纪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季子强不认识她,就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倒也有几分姿色,长披肩发,不过脸上画着浓妆,身上散出一股香气,这让季子强有些不舒服。她快步走到季子强面前说道:“季市长,您好,我是北江日报的记者骆春梅,请问季市长有时间没有,我想给您做一个专访。”

    季子强有点意外,但还是很客气地笑了笑道:“你好,骆记者,可能我要让你失望了,我没有什么好采访的。”

    骆春梅笑吟地道:“季市长,我先给您做一个专访怎么样。季市长,您不会不给我这个机会吧”

    看她的架势,似乎季子强不答应她做这个专访,她便不罢休一样。而且她说话的时候,身子刻意地往季子强身边靠,那股浓郁的香气便不断地涌入季子强的鼻中。

    季子强稍一低头,目光便扫到这女人胸前那一条雪白的沟壑。这女人,竟然在这么个天气穿这种衣服,也不知道她冷不冷,穿着这样就是为了引誘人吗通过这些细节,季子强心中便对这个所谓的记者有些不爽了,现在的季子强已经过了见色起意的岁数了,也慢慢的对轻浮和浅薄有了看法。

    “实在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好采访的,骆记者还是等以后再采访吧。”季子强淡淡地笑着,“或者骆记者给我们藤市长做一个专访也行,藤市长可是女中豪杰,骆记者都有很多可以采访嘛。”

    藤巧在一旁听着,便接口笑着道:“骆记者,还请你多宣传我们柳林市的教育工作啊,希望通过骆记者的宣传,能够有一些企业家、慈善家站出来捐助我市的贫困学生。”

    藤巧看得出来,季子强是真的不想接受这个专访,她也大致明白季子强的想法,毕竟季子强年纪轻轻,都已经是地级市的市长了,这已经十分地高调了,因此在媒体方面保持低调也是有好处的,这样年轻的副市长,太高调的话,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非议。而且,刚才季子强将她推出来,虽然是一种推托的手段,但是对藤巧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如果能够在省报上面弄一篇专访,对她一个副市长来说,绝对是好事情啊。

    “好啊。”骆春梅虽然已经一脸笑容,但是却笑得十分地勉强。很显然,季子强的拒绝,让骆春梅心中有些不高兴。

    实际上,骆春梅不止是不高兴,简直是很不爽。要知道,她是北江日报的记者,在省内无论走到哪个地方,基本上都会得到热情的接待,即使是一些市委书记、市长的,对她表面上都十分地客气。所以这便让她养成了一种自以为是的高傲心态,她本是一个很随意,很新潮的女人,再看到季子强年纪轻轻便是市长了,而且还这么英俊潇洒,所以忍不住春心荡漾,便想借着专访的机会,如果能够跟季子强勾搭上的话,也算是一件美事。

    原本在骆春梅看来,季子强年纪轻,不可能不对美色动心,她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有些自信的,另外季子强是市长,有专访的机会他肯定不会放弃。谁知道,季子强竟然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这让骆春梅感觉很没有面子。毕竟她在省内的记者中间还是有点名气的,刚才自己主动上前邀请季子强做专访,旁边还有纪秘书和滕副市长看着呢,他们现在似乎嘴角都带着一丝嘲笑呢。

    “这家伙,装什么装,我就不信你不喝老娘的洗脚水。”骆春梅心中郁闷地想到,眉梢微动,看着季子强,心中想着这家伙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样子。

    目光转了一圈,骆春梅便凑过去跟藤巧聊起来,似乎对柳林市的教育工作真的十分上心,准备好好地报道一下一样。

    藤巧自然也乐得多跟骆春梅打交道。季子强看藤巧拌住了骆春梅,就给藤巧使个眼色,自己先说了局客气话,离开了办公室,到车场去了。

    到了下午快下班的的时候,季子强才算检查万工作,回到了办公室,看看下班还有一会,休息了一阵子,季子强拿起桌上放着的这一期的内参看起来。这份内参是市委政研室主办的一个内部刊物,主要是柳林市各级干部表文章、交流意见的一个刊物。在季子强看来,这个内参上面,很多都是一些纸上谈兵、喊空话的文章,所以一般都是快翻一遍,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便丢在一边。

    今天季子强无意间这么一看,“嗯”季子强翻到一篇文章,眼睛顿时一亮。

    这篇文章题目叫做绿色循环经济之我见,这让季子强心中一动,最近季子强一直在考虑上次到红旗县考察的一些问题,要是红旗县建立一个绿色工业园区,好似不是能帮助他们县上扭转目前的落后局面呢,所以一看到这个题目,心中自然就感兴趣。

    于是季子强认真地看了起来。这篇文章文字虽然朴实,但是很严谨,而且论证材料也很丰富,整片文章倒也给季子强提供了几点不错的思路。

    “嗯,这篇文章倒也不错。”季子强点头道,拿出了笔来,在好几个地方都写下了批注,准备找时间吧这篇文章介绍给红旗县的领导看看,把自己的想法也让他们参考下,让他们也能找到一种新思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