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就笑笑,又说:“还有,一些局级干部,作派是有问题,你批评他们也对。 可是,你在政府大会上点名道姓地批评张三李四,总得和市委打个招呼才好哇这些人受了批评,来组织部牢骚,我们的组织部长不好解释嘛当然,作为市长,对一些个不听政令的人,该管还是要管。最后,我想再次强调一下,大家对你的工作提出些意见,是对你的关心和爱护。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尽快通报政府全体领导成员。研究出解决办法。”

    接着,韦俊海就宣布了散会,他明白这个会议已经拿不住季子强了,今天只能放手。

    “喂,韦书记,今天跟着你开了大半天会,你就让我们饿肚子回去”工会主席和韦俊海开玩笑了。

    “瞧你个馋猫”韦俊海盯了他一眼:“食堂早就安排完了。今天啊,秘书长请大家吃一顿。不过,我们大家喝茅台,你呀,喝你的二锅头去”

    “那不行。二锅头,我拿回家喝去。”

    “喂,韦书记,电影公司来了个外国大片,你敢不敢让大家开开眼界”藤巧是位女同志,说起话来很大方。

    “什么大片”人们一下子来了兴趣。藤巧没有说电影片的名字,却强调说:“这片子,中央领导都看过的。”

    “看”韦俊海显得格外高兴,“吃了饭大家就去。高科技制作的精品,欣赏欣赏嘛”

    “好”人们鼓起了掌,他们没想到一向保守的韦俊海今天竟这么开明。

    “大姐,电影里是不是有光屁股的镜头”工会主席咋咋呼呼扮了个鬼脸。

    “有,有你娘的屁股”藤巧骂了一句,接着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打得好打是亲,骂是爱呀”人们为工会主席起哄了。

    季子强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会议,今天市委常委的民主生活会,开到这个份儿上,是成功呢还是失败呢对此,大家大概各有各的看法。

    季子强估计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次会议是成功的,你看,市委“一把手”运用生活会这种方式把班子内部潜在的矛盾暴露出来,并不失时机地将其解决在萌芽状态之中,这不是一件好事吗从会议效果上看,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这两个对自己意见最大的人能够畅所欲言地说出心里话,已经很不简单了。

    而且,对于自己的一番解释,人家也表示了理解。在桌面上,人家说了那么多有利于团结的话;在酒席上,两个人又三番五次地向自己敬酒。这说明人家对你季子强已经仁至义尽了。

    事既至此,你季子强还有什么理由再挑人家的礼呢把季子强弄得哑口无言,是今天会议的一个明显效果。可是,就整个会议的气氛以及吕副书记葛副市长二人说话的口气给季子强的感觉而言,季子强觉得,这次会议并不成功。是的,季子强承认,这次会议的自己有一次成功的反击,让他们几个人不敢再纠缠在钢厂的事情上,可是时代展了,人的素质提高了,季子强绝不相信,高级领导者之间这么深层次的矛盾,一个民主生活会就把问题全部解决了。

    他真希望在这次会议上自己和吕、葛二人,包括韦俊海能够争斗起来,那是解决矛盾的惟一办法。在斗争中。相互摆出自己的一切,痛痛快快地“打”一场,是非胜负或许能见分晓。

    若是被打败了,那就说明柳林不是自己施展才能的地方,只能甘拜下风,老老实实地顺应潮流,做个洒脱的虚官算了。

    若是打胜了,那就以胜利者的姿态行事,在今后的工作中放心大胆地领导对方。可是,今天,却不是这种效果。因为我们之间没有“开打”,也就没有胜负。矛盾被抑制在了萌芽状态,也就只能更加掩饰矛盾。实际上,他们并不服气,他们只不过是慑于自己今天出其不意的反击,暂时收敛自己的嚣张气焰罢了。

    对于钢铁厂与朱厂长、“废品王”的案件,他们并没有认错。他保留了自己的观点和态度。他今后完全可以采取任何措施再次制裁朱厂长。葛副市长更不服气,他没有说出自己病号的真正原因。要求上班不过是制造一种虚假的和解气氛,麻痹大家的感警罢了,他的心里分明在筹措着更隐秘的报复性的行动和措施。

    自己占领了应该由人家世袭的官位,剥夺了人家昔日号施令的权力,他们本能的妒意和无比仇恨的心理,已经让季子强深切地感受到了。

    只是他们还不敢贸然向自己开刀,他们这种心理上的对抗还能暂时被掩饰起来,不至于形成明显的对抗。另外,他们至今还没有抓住自己的什么严重失误和过错,自己也没有可以一击必杀的绝技来对付他们,大家只能在暗中较着劲儿罢了。

    可是,今天这个会议,把这个隐藏的矛盾一下子捅破了,韦俊海的态度和语气,他那明显倾向于他们的思想、立场,比将让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更为嚣张,他们必须将自己置于死地,才会重温过去的好时光,重新过上昔日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如果任凭自己这样大刀阔斧地干下去,他们只能在我面前俯称臣。这样的局面,他们是决不想看到的。也许,从今天起,就是为了自卫,自己也要开始磨刀霍霍了。

    季子强也决定举起了钢刀了,但季子强这一刀他并没有直接往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的身上砍,他却准备把刀砍向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的心上,他要让他们心如刀割,他要让他们无暇再来给自己找事,所以他在第二天一上班,用电话叫来了st泰来的唐总。

    唐总戴着一副黑宽边眼镜,低着头走了进来,季子强看到他两只不大的眼睛在镜片后边闪着亮光炯炯有神的样子,就笑着招呼他:“唐总,好多天没有见面了,来来,坐。”

    说着话,就拿起了自己桌上的烟,但想了想又说:“奥,呵呵,对了,唐总不吸烟。”

    唐总憨厚的笑笑说:“季市长不要客气,我是没那福份吸烟啊。”

    小纪就给泡上了一杯水,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说:“最好不要有吸烟的福份,我这是不得已,过去做秘书的时候,晚上经常赶稿子,熬不住就吸两根,这后来就没有办法戒掉了。”

    唐总也笑笑说:“我见过很多戒烟的,但最后越戒抽的越凶,所以季市长你也最好不要戒了。”

    季子强点点头说:“有道理,所以我一定要坚持抽下去。哈哈哈哈。”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时候小纪看看季子强没有想要留他做记录的意思,也就轻轻关上门离开了。

    季子强和唐总寒暄也结束了,不等季子强问话,唐总就说:“季市长,我前天还来过一次,但你没在办公室,我就想把最近公司的情况给你汇报一下。”

    季子强也坐到了旁面的沙发上说:“行,今天我请你过来也是想要听听你们最近的情况。”

    唐总就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笔记本来,翻开几页后说:“最近我们公司和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已经接触了多次,双方在很多问题上都达成了一致,但还是在资产评估上存在一定的分歧,有将近百分之五的差距,我就是来请示一下,能不能再让一点,争取保住百分之三,让出两个点给他们,或许这事很快就可以定下来了。”

    季子强默不作声的想了想,又问:“就你的观察,阿尔太菈集团对你们公司是不是势在必得呢,他的急迫性强不强”

    唐总抬起右手,向上推了推镜框,说:“感觉他们是很看好泰来公司的,但老外都死板的很,他们认定了那个价钱,谈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谈不下来,我这也急了啊,看看没几个月就到年底了,再重组不了,那是要退市的。”

    季子强点上了烟,思考了一会才说:“这是个问题啊,不过你认为再让出2个点来,他们会满意吗本来我看了你们的评估报告,实际上你们评估的资产并不高,很合情合理,让的太多对国家,对你们公司都是个损失啊。”

    唐总就不敢肯定了,最近谈判的时候人家口气很硬的,说不让百分之五就绝不重组st泰来,现在季市长一问,他也不敢打保票,他犹豫着说:“市长,这个很难说,唉,老外最不容易通融,就认死理。”

    季子强也点下头说:“他们是那个性格,但你不要忘了,他们有时候更聪明,我们有一个退市机制在,这一点他们也能看出来,所以我就担心,就算你吧这百分之五全让出去,他们还是会继续压迫,继续在资产问题上和你们讨价还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