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同志主持政府工作半年多,成绩有目共睹。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社会上一片赞扬声啊”吕副书记的开场白简单明了。说完之后,便直插主题:“不过,赞歌嘛,我就不唱了。我想把群众反映的一些问题给季子强同志提示一下。就说钢铁公司朱厂长的事。这个老朱,目无法纪,指使工人毒打废品王。公安部门依法拘留了他。可是,你季市长听说这事后,不问青红皂白,冲着公安局长大雷霆,当场就让放人。这,是不是干扰了司法部门的正常工作啊

    稍微的停顿一下,他又说:“还有,我强调的,按照党管干部原则,政府的局长是市委管,市级干部是省委管,你季子强同志心里不是不明白。可是,对于一些局长,你说批评就批评,说处理就处理,这是不是越权啊。再如,葛副市长是常务副市长,省委组织部定的嘛,你怎么就弃之不用,好了,就说这些,仅供季子强同志参考。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原谅。”

    说完这番话,他照例又冲着季子强举了举手。

    “好哇,吕旭同志这第一炮开得好,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韦书记赞赏了一句,鼓励大家继续言。

    会场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有些迷惘,吕副书记上来就数落了季子强一顿。他们该说些什么好呢

    “我说”工会主席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拍了拍手,开始发言。这位工人出身的工程师,说起话来很是豪爽:“韦书记说的气炸肚子的事,我可没有。”

    大家笑了笑,他接着说:“我想借吕副书记同志的话题,说说废品王的事情。所我了解,废品王这小子吃、喝、嫖、赌、骗,是个五毒俱全的家伙。公安局早就应该收拾他。他雇用的女工,让他糟蹋多少人啊”

    这位工会主席对工人感情至深,牵涉到危害工人利益的事就会义愤填膺,挺身而出:“他用假废钢料破坏设备的事儿我不多说了。单就他骂我们工人是臭苦力,就可以看出他不是什么好鸟。谁能骂出这样的脏话,只有日本鬼子骂过。他这样辱骂我们工人,他是个什么东西对这种地癞子玩艺儿,我们干嘛要保护他”

    话已至此,他索性抬起头来,看了看吕副书记,“吕旭同志,我说话你别生气。我要是在现场啊,当时就让工人把他拍成肉饼”

    哈哈他的话音一落,一串开心的笑声充盈了会场。

    “老韦啊,我也说两句。”政协主席礼貌地向韦书记投去一个问讯的目光。

    “好啊,你说,可别客气啊”韦书记也是准备给季子强难堪一次了,他现在也明白了季子强给葛副市长设的那个主动坦白的圈套了,在搞清楚那事情以后,他是哭笑不得,真想不到一个堂堂的市长,怎么使用起那样下三烂的手法,把一个常务副市长晃悠到纪检委去了,想起来他也是有点不舒服。

    “怎么说呢”政协主席像有些为难:“哦,季子强同志,你提出减少经费20,我不反对。我是说,能不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的民主党派机关,最多的才三、四个人,一年也就几万元钱嘛。你这一减,连电话费都支不出去了。”

    今天怎么了民主生活会变成评论季子强功过是非的专题会了。可是,韦书记像是有意造成这个局面,并不想加以纠正。公安局方局长坐在下面,心里像有针扎似的忐忑不安,要是一会大家问起“废品王”案件,自己该怎么说好呢季市长和吕副书记对这件事的态度大相径庭。得罪了谁都不好啊。

    唉怕什么就来什么,果然韦书记就问了起来:“对了,方局长,那个钢厂打人的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方局长一下子就不好回答,他从韦俊海的口气中也听出了他对季子强的不善,想要借自己的口来说出季子强随便放人,影响司法公正的问题,但方局长确实不想这样说。他就将一叠厚厚的材料翻腾开,准备照本宣科。

    “不是念材料,简单说一下情况,你最清楚事情的原委。”韦俊海纠正他。

    “那好。”他壮了壮胆子,说起了案件的始末。

    “不用那么详细,就谈谈简要情况,谈谈你的看法。”韦俊海依然想要逼他说出对季子强的不满来。方局长无奈的说:“废品王状告朱厂长的伤害罪,我们刑警大队已经进行了侦察。现在根据证据看,废品王挨揍是事实,但对朱厂长的拘役好像也有点。”

    “有点什么”。韦俊海眯起眼,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头。方局长心里一惊,把本来想说的“也有点过份”这话就咽了回去,说:“有点,有点”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人大的冯主任就接过来说:“看你老方说个话,怎么就不利索呢,不就是有点过份吗,市长让你们放人我看没错,要都这样动不动就抓人,以后谁还敢做一个单位的领导,那个废品王我看就不是个好鸟。”

    “喂,废品王破坏生产就无罪了”工会主席一听这个“废品王”,就气得牙根直痒。

    “主席啊,钢铁公司的律师已经起诉了他。我们的经济侦察大队也受理了。看来,破坏生产罪定不上。不过,商业欺诈的罪名,他是脱不掉的了。”

    “我说,你们公安局是不是有毛病啊”葛副市长听到这儿气得敲起了桌子:“俗话说,饿虎难抵群羊。一个废品王面对那么多五大三粗的工人,怎么还能把他们的人打伤呢你们是不是接受了钢铁公司的赞助,故意护着他们嗯”

    “好了好了。”韦俊海挥了挥手,制止了他们的争辩,因为今天的韦俊海也是看了出来,这个局面现在有点混乱,自己没想到还有怎么多的人帮他季子强说话:“喂,子强同志,该说的大家都说了。你也讲讲”

    “好好”季子强拿起手里的小本本,翻了翻,先说了几句客套话。接着,按照记录的顺序,一一解答大家刚才提出的问题。

    “先说钢铁厂朱厂长的事,我的意见是,对于公安司法部门的案件,政府不便干预。可是,像朱厂长这样的干部,动手之前应该向政府打个招呼他们肩上的担子重啊前几天,我听到一点儿风声,说是反贪局要进驻钢铁厂。要查处老朱咱们可别这么搞啊。把企业家都整倒了,对于柳林有什么好处啊”

    季子强扫了一眼吕副书记,又说:“第二,关于政府几个局长的处理问题,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召开重要会议,要求各局一把手参加。政府五十四个局长,到了五十个。惟独劳动局长、民政局长、技术监督局长、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没参加。经调查,他们四人正在酒店喝酒。从上午十点喝到下午四点,把开会的事儿忘记了。我就在政府大会上批评了他们。对于这种干部,如果我这个市长连批评的权力都没有。我就没法工作了。”

    “我接着说还有,关于减少20经费的事,是莾撞了些。听说一些清水衙门连报纸都不订了。这中我的失误。回去之后,尽快让财政局拿出解决办法。最后,我还要强调一点,对于废品王这个人,我手上已经掌握了他很多偷税漏税,坑蒙拐骗和流氓犯罪证据,开完会我会向公安局等相关部门提供证据的,所以对我们个别领导一意的袒护这样的人,我感到很是费解”

    会场上就一下没有了声音,韦俊海和吕副书记,葛副市长几个人都看到了季子强眼中的冷冽,他们知道季子强已经是早有准备了,这样的反击来的太快,把本来一片到对付他的局面一下就搅乱了,韦俊海皱了下眉头,他不得不重新的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也心中惊讶不定,这个季子强手段凶狠,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出其不意的打他个措手不及的,现在看来,又成枉然了。

    “好啊,今天这会开的很好,子强同志也解释的很清楚了吗。你们大家感觉怎么样”韦俊海完了季子强的言,像是非常满意,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挺好挺好”参会的人都淡漠地表起了态。

    “是挺好”吕副书记的脸上也多云转晴了:“子强同志啊,你这一解释,我全明白了。今后咱们配合工作就更有力了”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他的手掌还啪啪地拍了几下。

    “好,同志们,我说几句。”韦俊海总算开始总结了。

    大家纷纷拿出了记录本。

    “子强同志,这大半年啊,市委和柳林人民对你的工作是满意的。在外地人面前,柳林人都为有你这么一位好市长感到自豪呢不过,咱们功是功,过是过。你的施政策略,欠了点儿灵活性。对一些问题的处理,不大符合程序嘛咱就说这减人减经费的事儿,年初,市委对此是原则同意的。但是,你得搞点儿调查研究再下手一律减20,凭什么呀我分管的这个政策研究室,现在印简报都没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