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谢谢,谢谢”葛副市长嘴里是连连道谢,精神也爽不起来。

    “唉呀唉呀,看你这副活不起的样子。”吕书记使劲地拍着床头,然后冲两个秘书一挥手:“来,你们俩过来,陪吕市长掐一把”

    “掐尖儿,好哇”两个秘书没想到吕副书记有此雅兴,急忙地搬过小桌子、小凳,四个人凑成了一个牌局。

    “嗯还没有扑克呢。你们俩出去,买一副来。”吕副书记把秘书支了出去。

    两个秘答应着,回避了。

    “老兄,你今天来看我,可不光是为了打牌”葛副市长把门掩好,疑疑惑惑地看着这位神情得意的同僚。

    “老弟,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是给你出了气,报喜来了。”

    葛副市长疑惑的问:“报喜”

    “是啊,钢铁厂老朱指使工人打了废品王,我让废品王报案起诉他,现在,公安局已经把他拘留了。”

    “啊,好哇。这次我看谁还敢跟着姓季的屁股后面转”葛副市长很是解气。

    吕副书记也就笑笑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让姓季的把我们看扁了,在这柳林市一亩三分地上,由不得他一个人耍横。”

    点点头,葛副市长奉承了一句:“老兄你的手段我又不是不知道。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得有人趴下。”

    两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后来他们就打起了扑克,越打越热闹,葛副市长的牌技一般,但是手气好,总能抓到好牌。所以,打起来兴致很高,吕副书记虽然手气很臭,但是老谋深算,不动声色,总是稳操胜券。

    你不服输,我不服气。这牌就越打越上瘾。等到护士推门送进药来,窗外天色已黑,路灯都亮了,该吃饭了。

    “喂,你们两个到白金大酒店安排一桌。”吕副书记指示两个年轻人:“嗯,找个僻静点儿的位置。”

    两个秘书点点头,夹起公文包,抬腿走了。

    “我说老弟,你应该上班呀”吕副书记趁屋里没人,又劝起了葛副市长:“你再不上班,你的权力就让人家瓜分净了。”

    “可是,这口气我忍不下去呀。我要等到季子强乱了摊子,来求我去收拾局面。”

    “是啊,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有想法。”吕副书记同情地点点头:“不过,别让韦书记对你产生看法啊。咱们对付的人是季子强,你老是这样,韦书记也会不舒服的。”

    吕副书记正在给葛副市长阐述着理论,手机响了,他以为秘打来的,漫不经心地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吕书记,不好了”一位女士的声音,听得出来,这是刑警队的那位警花。

    吕副书记很警觉的问:“怎么了”

    “早晨,季市长就命令公安局,把朱鹏宇放了。”

    “混蛋,岂有此理”吕副书记的风度顿时皆无。他挂了对方的电话,狠狠将手机扔在葛副市长的病床上。吕副书记一屁股落在沙上,沉默不语,在一种盈荡着低压的难以捉摸的静寂里,似是酝酿着暴风骤雨即将降临的前奏和预兆。

    这个季子强,竟敢这么做,这分明是打他的脸,要他难看哪

    “喂,老兄,别生气。你也听我一句话。”此时的葛副市长倒是格外沉静:“今天晚上的酒啊,别喝了。抓紧时间,向韦书记汇报你不抢在季子强前面,我们就被动了。”

    “不行。我不能再这么客气下去了。”吕副书记蓦地一下站立起来:“明天,我就让反贪局进驻钢铁厂。我不信,他朱鹏宇就那么干净”

    “唉,还是消消气。”此时的葛副市长倒成了诊治吕副书记歇斯底里的良医:“季子强最近搞成了几件事情,每天又装低调,把韦书记给迷惑住了,人家呀,运气正盛。咱们就是想下手,也得避开这一阵风头”

    “那,咱们就干看着”吕副书记几乎要吼起来:“干一点儿事就让他撅了。咱们还叫什么市委副记,叫什么常务副市长”

    “那倒不能”葛副市长使劲儿搓了搓手,想出来一个办法:“从明天起,咱们就轮番找韦书记谈当然,咱不能谈对季子强的看法,要避开他,从关心工作角度谈。譬如,公用经费一下子砍20,退休干部连报纸都看不上了。老家伙们直骂季子强忘本;还有,我分管的一些部门,一下子下岗好多人,这些人告状告到省委了。不安定嘛”

    “韦书记能听咱们的我看他也有点让那小子给迷惑住了。”吕副书记频频摇头了。

    “他就应该听我们的意见。”葛副市长咳了一声:“嗯,身边升起一颗政治新星,受威胁最大的人是他。不是我们俩。他现在暂时支持季子强工作,不过是想借季子强的政绩保他自己的乌纱帽。大不了是个权宜之计。要说亲,还是咱们和他亲”

    “对呀”吕副书记像是一下子开悟了:“咱们这么干,还要给韦书记一个感觉,我们二人是不吃干饭的。他季子强就是再能耐,也不能在柳林这块地盘上为所欲为。”

    二人合计了半天,达成一个共识,要伺机反击。

    也不知是哪个机构的哪位专家,曾经为中国的领导干部研制出了一套严格的任职标准,其中,市长的任职标准是:要有敏锐的政治嗅觉,有丰厚的宏观经济管理经验;要有驾驭全局的组织能力;要有深厚的行政学理论知识;要有广泛的人际交往;要有乐观、向上、高扬、健康幽默、深沉、豁达、大度的气质;要有团结、忍让、谨慎,容人的性格,能够带领政府一班人团结战斗等等等等。

    季子强并未看到这套研究成果的原始文件,但是,只就这套标准体系的严密和资格的苛刻,季子强感觉可能是不够格了。从离开洋河到柳林任职,施政大半年了,季子强遇到的困难,他为此付出的努力,他为此投入的热情,他为此而体验到的甘苦,除了他自己,恐怕谁也不会真正理解,然而,一腔热血,换来的,不全是由衷的赞许和拥护。相反,倒是引了一起又一起令你意想不到的突事件。

    所以季子强就提前做出了自己的应对防御措施,他叫来了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是税务局的铁局长,还有柳林区公安局长蒋逸三人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三个人应该都算得上和季子强交情不错,税务局铁局长也是叶眉做书记的时候提拔起来的,在季子强做叶眉秘书时候,两人本来就相处不错,何况现在季子强做了市长。

    季子强见他们都到齐了,也没寒暄客气,就直接说:“你们听说了钢厂朱厂长的事情了吧。”

    几个人都一头,这种事情在机关传的很快,因为枯燥乏味的机关人员总是愿意传播这类消息的,这已经成为他们上班工作的一个部分了。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就继续说:“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

    三个人很奇怪季子强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出来,但今天既然是叫自己来,当然就一定有用意了,铁局长说:“感觉这事情有点不大对头,有悖常理。”

    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也附和的点点头说:“按说钢厂没什么错的,虽然打人不对,但也犯不着把一个大厂长抓起来,市长啊,我看这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季子强长嘘了一口气说:“是的,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所以我今天才把你们几个叫来,做点预防。”

    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最先领会了季子强的意图,说:“市长的意思是,先下手为强。”

    季子强淡漠的说:“不下手,但要有准备,所以就请你们几个辛苦一点,给我准备一套防身的铠甲,以便必要的时候用用。”

    几个人都很领会,一起笑笑说:“那没问题。”

    送走了他们几个,季子强才稍微的轻松了一点,他绝不相信这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能够息事宁人,与自己和平共处的。

    果然在几天之后,市委就召开了一次党委生活会议,这种会议参会的人很多,并不限于常委这些人,有人大,政协,工会,还有副市长们。

    韦书记坐在会议室的主座上,神色异常的凝重的说:“同志们,今天借这个机会,咱们开个民主生活会,这半年啊,大家都在忙。忙出了不少成绩。也忙出了一些矛盾。”韦书记不紧不慢地讲着:“出现矛盾是正常现象。关键是要及时解决。现在呀,有的同志把气憋在肚子里,快要炸了其他同志,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哈哈大家都被韦书记的幽默逗笑了。

    “好,既然韦书记鼓励大家说心里话,我先来。”吕副书记带头言了。

    在这种会议上,他从来是善于打第一炮的。早说也是说,晚说也是说,何不早点说出来,显得支持“一把手”工作呢

    “我”吕副书记故意矜持了一下,说:“我先给季子强同志提点儿意见”说到这儿,他冲季子强举了举手,意思是说:对不起,先拿你开刀了。

    季子强在座位上大度地一笑,也冲他举举手,意思是:你说,无所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