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季子强一个人无聊的坐在房间,他又想起了安子若,他还想约她出来再聊聊,再见见,他还想对她再说点什么,拿出了手机,季子强又一下子犹豫起来,他不能保证自己就可以忘记安子若的往事,他也不能保证自己可以马上就接纳安子若的爱情,换句话说,季子强感觉自己还没准备好,他还要在想想,这不完全是为了自己,在另一个层面来说,他也是不想让自己去伤害安子若。

    他在犹豫中,又渴望着安子若会给他来电话,这样自己就没有借口去犹豫,他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电话,想着安子若,回忆着他们的过去。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踏上了返回的路,昨天晚上他一直也没有等到安子若的电话,这让季子强心里空落落的,也没有休息好,一路上他很少说话,一直在望着窗外那郁郁葱葱的田野,车子在路上飞快的奔驰,只能听到轮胎在水泥路上的沙沙声。

    季子强满是疲惫的脸,有点伤感,一种莫名的惆怅笼罩着他,他心里放不下安子若,他拿出手机给安子若发了一个短信: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本来是要和你告别的,事情多,耽误了。

    很快安子若就回了一个短信:以为你要在省城多待几天,本来昨晚上想约你出来,事情多,耽误了。

    季子强就一下子理解了昨晚上安子若没有给自己打电话的心情,她和自己一样,也在挣扎和伤心,也在彷徨和犹豫。

    季子强又写道:我理解你,也请你理解我。

    安子若就回道:我理解你,一直都理解,而且我还会等待,等待你完全的理解。

    季子强就收起了手机,是啊,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完全的理解安子若的过去呢有时候理解一个人,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

    回到洋河县的第二天,季子强就给哈县长做了会议精神的汇报,在获得哈县长许可后,季子强就很快的投入到了夏粮收购的准备工作中。

    对传达精神和督促实施,季子强都在认真的执行,他还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协调农行,信用联社等金融部门,这才是夏粮收购的关键保证,现在的农民不是过去那样,随便的找张纸,在上面写几个字,就可以把他们半年的粮食骗过来了,现在你粮站不给钱,人家转身就把粮便宜点,卖到了私营的粮贩子那里。

    等你准备好了钱,在从粮贩子手里回收的时候,价格,质量都成问题了。

    为什么同样的粮食质量会大不相同,道理很简单,中国人民太有才了,他们科学和实际的针对点滴漏洞,制定出不同的,让人叹为观止的策略,很多粮贩子会采取各种攻关手段,让收粮的公职人员为其所用,三级的当两级,两级的当一级收。

    这是客气的,还有小麦里面掺沙子的,菜籽里面倒开水的,一袋粮食反复,循环过秤的,手段不一而足,变化莫测,日新月异,防不胜防。

    于是,保证从农民手中直接的收到粮食,就成了县,乡,村各级政府的要务,这样对国家,对农民个人都是最为有利的,但充足的资金保证,就是一个关键点了。

    为保证资金的到位,季子强连续开了好几个协调会,也请示了哈县长,专门请几个行长好好的潇洒了几次,这天季子强让办公室帮忙安排了一桌,专门请县农行杨行长,和县信用社的蒋行长。

    地点自然是洋河县最好的翔龙酒店,宽敞,豪华的包间里,响着轻柔的音乐,季子强没有像往常那样按官职级别计算到场的时间,他和这两位行长几乎是一起到了酒店。

    一进包间,政府办公室黄主任一招手,酒菜很快端了进来,酒是好酒,菜是好菜。

    几个人就客气一阵,在互相的吹捧一阵,你说我英俊年轻,我说你能力出众,你说我权利大,我说你实惠多。

    对这一门最高深,也最有威力的艺术,他们彼此都掌握的炉火纯青,在看似简单的拍马中,又包涵了多少年的酸甜苦辣和经验的积累,这完全不是有的人想象的那样,感觉拍马很简单,脸厚点,无耻点,说假话就可以完成这每个人都知道的词汇。

    那你就错了,拍马的深奥和渊博岂是等闲之辈随便就可以掌握和领会,在全民拍马,在拍手云集的的官场,怎么样才能脱颖而出,拍出水平,拍出新意,拍出成绩,那也非简单之事。

    拍重了,会让人生气,拍轻了,别人没有感受,拍反了,以为你在讽刺,拍假了,感觉你是应付,这种种手法上的错误,都足以葬送你大好的前程。

    只有那些对官场具有先天天赋,还要深谙人性,洞悉所拍对方心理,并且经历过风雨的人,才能拍出境界,拍出彩虹,把自己拍到那幸福的彼岸。

    季子强应该说是完全的掌握着这门科学,今天他也适当的展示了一下,一阵的高山流水,一阵的云山雾海,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杨行长就不断给季子强发着烟说:“季老弟啊,过去我们接触的少,今天一见老弟真是爽快人,放心,我会全力配合这次收粮。”

    那蒋行长也对季子强有了相见恨晚的情绪,他对季子强也说:“季老弟,哥哥别的不敢保证,但这次资金你放心好了,我安派专人专车负责此事,那里需要,一个电话,不管早晚,随叫随到。”

    季子强就端起了酒杯说:“感谢两位老哥的支持,我感谢的话也就不多说了,我先干两杯,算是一个敬意。”

    季子强的酒量在这里就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他一口气喝掉了两杯酒,这让两个行长大感欣喜,他们也喝掉了门前的酒,刚刚把酒添上,包间的门就打开了。

    县公安局的郭局长就走了进来,这倒让包间的几个人感到意外。

    季子强就问:“老郭,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郭局长笑着说:“我那面接待市公安处的一个领导,刚结束,准备走的时候看政府车在我车旁边停着,就问了下,不来给领导斟杯酒怕以后给我小鞋穿。”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笑了说:“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你车了,估计你忙,也没招呼你,来,一起坐下。”

    这几个行长也和郭局长很熟悉的,哪能让他到杯酒就离开,一起把他留了下来。

    多个人,这酒宴就更热闹了,开着玩笑喝着酒,一会话题就转到了季子强的身上。

    郭局长就说:“对了,季县长,听说你还是单身,我帮你介绍个女朋友怎么样,我们局刚分来一个女孩,很漂亮,还是个研究生。”

    季子强就呵呵呵的笑了说:“算了,我暂时还不想谈。”

    郭局长就很奇怪的问:“为什么,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这话一问,就让季子强想到了安子若,一种惆怅就涌上了心头,季子强说:“在我心里是有一个,只是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杨行长和蒋行长都一起沉默了,虽然他们过去和季子强的关系并不很亲密,但今天的相聚让他们对季子强有了一个崭新的感觉,他们希望交结季子强。

    现在他们从季子强的表情上看出了季子强的伤感,杨行长就说了:“季老弟,你也不要这样傻,天涯何处无芳草,我看就让郭局长把那女孩叫来。”

    郭局长也说:“就是啊,见个面,认识下,对了,告诉你啊季县长,这女孩有次还专门的问过你呢。”

    季子强估计他是瞎掰,就说:“我们又不认识,人家问我做什么。”

    郭局长很认真的说:“不骗你,感觉这女孩很关注你的,局里有的女同志都在开她玩笑的,说她听到你名字就来电。”

    说话中,郭局长就拿出了电话,季子强连忙说:“不用叫了,我现在真的没心思谈,等以后需要了再找你给牵线搭桥。”

    季子强这是推脱的话,以他现在的心境,是很难容的下其他女人的。

    但郭局长却不管季子强怎么推辞,他依然拨通了电话:“喂,华悦莲啊,我们在翔龙酒店吃饭呢,你来一趟不是公务,但你一定要来。”

    也不知道那面说着什么,到让郭局长有点焦急了,他脱口说道:“你放心啊,我能随便给你乱介绍吗,这可是季县长呦,你应该知道吧,奥,呵呵,好,我们等你。”

    那郭局长放下电话笑笑说:“女孩叫华悦莲,来洋河的时间不长,很多人都托我介绍呢,我都没同意,至少我这当局长的要先看的上眼,你说是吧哈哈哈。”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有点头大了,他真不知道一会人家小姑娘来了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应对,但季子强也算的上是个豁达之人,已经叫来了,也不用紧紧张张的,就算自己不能接纳对方,做个普通朋友也未尝不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