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他们的力气哪是小伙子们的对手。 喊也不听,拉也拉不开。老谢伸出一支胳膊,本想保护被打的人,却不知被哪个毛头小伙子误击了一拳,疼得他嘴里嗷嗷直叫唤。

    “呜呜”警笛叫响了,直到厂公安处的人赶来,这场恶斗才被平息。

    当天晚上,在一个包厢里,一缕幽蓝的壁灯射线,映照着那张玲珑剔透的小餐桌,桌上的美酒、果盘摆上半天了,客人还是迟迟未到。

    “老板哥,您的客人”包厢姑娘的嘴儿甜甜的,神色却像是有些不耐烦,她一次又一次地推开门,一遍一遍地探进头来问着。

    “别急,这位客人公务缠身,应酬不断。到这儿最早也得十点钟。”废品王气呼呼的说。

    “那我”姑娘嗫嚅着。

    “你有事就走开。让你们的老板给我换一位。”废品王烦燥地瞪了她一眼。

    “不不,老板哥别误会。”姑娘自知得罪了这位财神爷,慌忙解释:“你的客人这么尊贵,我得有个思想准备,好好服务啊省得一见面措手不及,让人家挑理呀。”

    “好了好了。到时候我喊你。”废品王挥挥手,皱着眉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早上挨了一顿揍,身上火烧火燎的还有些疼。这倒可以忍受。在社会上闯荡了几十年,受点作皮肉之苦是家常便饭。只是,这心里,心里憋的这肚子火气,怎么也难以抚平。自己做这种事是缺德了些,受点儿惩罚不算冤枉,光天化日之下让人家这么臭揍一顿,太掉份儿了。

    赚了这么多年昧心钱,是不是也该倒点儿霉了那些个装卸工,手掌打在身上不像是打人,像是打牲口。你一拳我一脚,活像是在大街上抓了个贼。幸亏穿了一件厚厚的背心。要不,他的骨头就零碎了。这位朱鹏宇,过去常常在电视上露个面,给人的印象,是个文质彬彬的君子,今天,他的火气起来,简直像个土匪。

    “扔进炉子里经我烧了”这是什么话人死了才扔进炼人炉烧呢废品王恨恨的想着,再说,我骗的是国家的钱。你干嘛这么心疼虽然说现在改制了,钢铁也不等于你家开的呀多少年了,他就是这么干下来的。

    改革开放,不就是让人不择手段抓钱吗作为蹲了几年大狱的人,他知道,秉公守法抓不到大钱,老老实实抓不到大钱,他哥哥是矿机劳动模范,企业家一破产,连个糊口的饭碗都端上不。他呢,靠着脑袋灵活,票子挣得都数不清了。抓钱的方法并不复杂。既不需要大专文凭,也不需要经营之道。

    只要心眼儿活,胆子大,你就可以大胆地捡票子。当年,二十岁的他,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人们送给他的全是白眼。街道办事处安排他到废品站收破烂。这是他唯一的生存之路。那种贫贱的、让人抬不起头的日子,消磨了他多少青春的幻想啊可是,他不甘认命,不想过这种毫无生气的平庸的生活。

    享受和占有的慾~望催动他天天想着发财梦,一个晚上,他蹬着三轮车,把废品站收来的废纸壳送往废品公司。半路上,建筑工地的一堆碎砖引了他的灵感。他停下车,熟练的将几块砖头塞进了捆绑好的废纸壳里。于是,一百斤的废品涨出了二十斤。他把一百斤的货款一分不少地交回废品站,把涨出二十斤的钱买了酒,与那位不十分熟悉却很讲哥们儿产、义气的检斤员喝了个通宵。

    从此,新的工作思路形成了,新的前程在他眼前展开━━往废纸壳塞砖头的手段扬光大,往废布条里面塞铁块,往废铁块里面塞石头,往废塑料管里面灌水接下来,他承包了街道的废品站,他把单位名称抹掉“废品”二字,成立了“建明物资公司”,干起了经营正宗物资的大买卖。当然,经营宗旨是不能变的。

    譬如,他往电厂送煤,一车煤里就有半车煤矸石。后来,他觉得往煤里掺石头又危险、又费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数量上做起了大文章:他的煤车开进料场,检完斤两,开完收条,并不卸货;只在料场上转两圈,原封不动开出厂去,然后再从入口处开进来,再检一次斤两,再开一张收条。

    周而复始,他的煤车最多在料场往返过八次。一车煤开八张收条,卖八车的价钱,他的腰包能不鼓起来吗当然,干这种损公肥私的事,必须把握一个原则:不能吃独食。那些个质检员,计量员,守卫、保安,都要付给好处费工。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鸠山队长的反面台词,成了他在生活实践中检验的真理。人生啊,都是无利不起早。行贿费用与他的利润相比,九牛一毛罢了。于是,他的建明物资公司在街道、在区里、在市里慢慢成为了纳税大户。他成了私营经济的先进人物代表,司法部门把他树为“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型人物。

    接着,他又用自己帐面上的零钱救助了几位失学儿童,赞助了养老院的孤寡老人,新闻记者就围着他转个不停。在一交表彰会上,市委吕副书记与他合影留念,这位当年身陷囹圄者就成了柳林市一大名人。

    本来是不道德却又阴差阳错侥幸得到的成功,使他狂妄地误认为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合法、伟大的。他就一直这样顺顺当当地做了下来。

    今天,却没料到,自己翻船翻到了钢铁厂。这种事,以他的经验,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偌大的国有企业,帐面的资金成亿成亿的流动,私营企业主骗他们几个钱不过是小打小闹,伤不了他们的元气。就算是东窗事,顶多是赔个礼,道个歉,也就罢了。

    “当。当”两声门响,包厢小姐将门轻轻推开。

    啊废品王看到来人,禁不住惊讶地伸了伸舌头。市委吕副书记大驾光临了。

    “吕书记,您”废品王受宠若惊,起身让座。他邀请的本来是吕副书记的秘书,没想到,吕副书记大人却。

    “怎么样,伤还疼吗”吕副书记坐下来,关切地看了看他手上缠绕的药布。

    “谢谢吕书记关心”废品王不知道怎么突然涌出一股委屈的情绪,眼泪就要落下来了。

    “吕书记刚刚开完会,惦念着你,没顾上休息就赶来了。”秘书恰到好处地插话说。

    “吕书记,你真是我们平民百姓的贴心人啊。没有你,我们有苦没处说,有冤没处诉哇”废品王就真的很感动了。

    “好了好了。”吕副书记安慰着他:“这事啊,你不要想太多。钢铁厂效益不好,朱鹏宇说句过头话也可以理解。还有,你给人家送假废钢料,也不对嘛可是,错归错,想办法解决就是。打人就不应该了。听说厂公安处还扣了你半天,这是变相私设公堂。别说你是个私营企业家,就是对老百姓,也不可以这样子嘛”

    “吕书记,他还扣着我二十辆卡车呢”刚才还自知理亏,想息事宁人的他,看到市委吕副书记这样袒护自己,立时来了精神头。

    “好。”吕副书记拍拍他的肩膀,站立起来:“我还有别的事,有什么想法,和我的秘书谈”

    “吕书记”“废品王”想要挽留记在这儿吃饭。秘书悄悄冲他递了个眼色,他才会意地闭上了嘴,送吕副书记出门了。

    秘书拿起银色的果叉,吃了几颗鲜红的櫻桃,随后端起枣红色的高脚杯,呷了一口葡萄酒,品了品味儿,赞许地点了点头。这种小酒馆,比不得大酒店那般豪华,却也别有风味。包厢姑娘身材小巧,皮肤微黄,像是一位南国小女子。

    她站在一旁,默默不语,眼睛却时刻注意着客人的情绪,随时提供站周到的服务。还是这儿好,秘书想了想,在其他地方的那些西餐大菜,他是上不了桌的,这边吃着工作餐,那边还要注意书记餐桌上吃饭的进度,一旦人家吃完了饭,你就是刚刚吃个半饱,也得丢下饭碗,立刻陪领导走出来。

    在这儿,他是座上宾。让人体会到了做主人的感觉。

    “秘书,我的事儿”“废品王”看着这位年轻人那贪婪的吃相,觉得有些奇怪,吕副书记交给他的事,怎么闭口不谈,就知道个吃呢

    “嗯,你想怎么办哪”秘书总算是开了口。

    “我要讨回那二十辆车。”废品王大胆的设想着,就试探的说了出来。没想到秘书却说:“二十辆车朱鹏宇不会给你的。”

    “让吕书记说句话嘛”

    “吕书记他怎么说”秘书嘴里正专心致志地啃着一只鸡大腿,对他说的话像是心不在焉。

    “这”废品王语塞了:书记怎么说,我哪儿知道他觉得,今天这秘书像是有意与他为难。

    “那,我那车子不能白白扣在那儿”

    “怎么是白白扣在那儿呢”秘书吃完了鸡大腿的肉,开始擦嘴。姑娘见状,急忙递过去一块餐巾纸。

    “你是说”“废品王”对他的态度感到困惑。“我要是朱鹏宇啊,就抓住你不放。你用水泥块子冒充废钢料,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用你这二十辆卡车包赔损失,不算不讲理”

    “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