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既来之则安之,他知道江可蕊是很喜欢在外面看电影的,她说这样有效果,音响也好,比起电视看起来过瘾,季子强心里是不以为然的,但电视多舒服,在自己家里看,累了还可以靠床上看,一分钱都不用出,这效果是好,但两人就这随便看一会,将近200元就给人家上交了。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很快电影就上演了,灯光一灭,季子强两个人就控制不住,心有灵犀地搂抱在一起。季子强捧着江可蕊的脸,用力亲着她的嘴,将开通脸蛋潮熱,胸部快速起伏着,并迎合着季子强近乎贪婪的熟练的接吻,季子强如饥似渴,因为他已经好久没跟自己的老婆接吻了,所以很是激动了一会。

    看完了电影,他们打车回到了政府给季子强长包的酒店,没有回家去住。刚进门,还没来得及脱鞋,两个人就站在门口迫不及待吻了起来,季子强紧紧抱着江可蕊,几乎令她喘不过气来。

    亲了一会儿,江可蕊推开季子强,娇滴滴说:“季子强同志,我们慢慢来好吧,看你这样子,那有一个市长的风范”

    季子强就放开了她说:“市长怎么了,和自己老婆亲热一点都没错吧”

    江可蕊就笑了,说:“没错,没错,是我来错了。”

    两人打了一会口仗,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脱掉外套,江可蕊说:“我有点渴。”

    季子强就去冰箱拿出两罐儿雪花啤酒,两个人就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啤酒。

    季子强说:“咱们看看你们台的节目”

    江可蕊说:“先不看,我要洗澡。我在家每天都洗,等洗完澡我们再看。”

    季子强说:“好吧,你去吧。”

    季子强继续看电视。又看了一会儿,他听到卫生间哗哗的流水声,就猜测江可蕊已经洗上了。他这时已经没心看电视了,就把衣服脱掉去推卫生间的门。正好,卫生间的门没有反锁,就推门而入,而江可蕊在朦胧水汽中的丰满娇媚身躯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江可蕊还没有准备,就说:“你讨厌啊,哥哥,我还没洗完呢。”

    季子强笑嘻嘻地说:“正好我们一起洗。”

    他们搂抱着亲了一会儿,就又开始冲洗,

    很多时候,季子强就觉得奇怪,江可蕊身体虽不丰满,但那地方,却出奇的大,让他垂涎欲滴,爱不释手。每每有这事儿的时候,对她的那个地方总是流连忘返。

    两个人擦干身子,就披着浴巾来到沙发上看电视。

    季子强那还有心情看电视,一把抱过江可蕊来,开始乱摸起来,有点等不及了,江可蕊似乎也很渴望,脸色绯红,她看到的季子强他此时完全不是道貌岸然的君子和儒雅的绅士了。季子强将江可蕊身子反过来,让她趴在沙发上,江可蕊的臀部曲线特别誘人,圆润而饱满。由于她的臀部大,就把她的腰显得很细。

    虽然她不是很丰满,但骨格细小,柔軟灵活。她温婉而顺从,笨拙却热烈,响着纤细温热的鼻息,她在季子强身體下绷直了身体,嘴唇半张,季子强的舌头开始在她脖子、耳垂,在带着汗珠的粉颈内侧游移。

    “哥”她越来越激动。她抓起季子强的胳膊,轻轻地咬住,嘴里不停地唔呀着。

    季子强如狂风暴雨般抖动,他感觉到天地在翻滚旋转,有如在万里晴空下的海洋荡波乏舟,激情满怀驰向远方,又如钱塘江畔的弄潮儿,高高地立于汹涌的潮头,任一波又一波的涌浪扑面而来,自己在浪谷波峰间急速滑行。

    当眼前的一个如山般的巨浪迎头打来,他全身透湿,但他仍不知疲倦地律動疾行,越冲越猛,直至在欢畅的大喊大叫声中越过终点

    “子强,我真的好幸福喔。”当硝烟渐渐散去,她紧紧地搂着季子强,向他的耳朵吹着香气,嬌喘吁吁地说。

    季子强轻轻地低下头,俯首堵住了她的朱唇

    “你今天真棒”一阵温柔的热吻过后,她深情地望着他说。

    “我哪天不棒了”他迎着她炽熱的双眸,面带戏谑。

    “嘿,说你胖,你就喘,一点都不谦虚啊。”江可蕊说。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实事求是啊,所以我没不要谦虚。”

    “对了,季子强,你一个人在这我真不放心的,怕没人照顾你,要不我调过来吧。”

    “我也希望你过来,但怕在柳林市委屈你了,我知道,你也很喜欢你的专业和工作。”

    江可蕊很矛盾的叹口气说:“但你一个人在这我老担心,怕你是不好,睡不好。”

    季子强对这件事情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只能说:“在坚持一段时间吧,要是你想好了那就调过来。”

    江可蕊见他答应了,很高兴的又吻了一下季子强,把香唇又凑到季子强的胸前,眼巴巴地看着他说:“我,我还想”

    “你吃我了吧。”季子强无奈地摇了摇头,经过一阵激烈的搏斗,他浑身象散了架一样,基本已经没又什么战斗力了。

    “吃吃就吃。”她可能误会了季子强的意思,一转身,便向他扑去,一头秀发倾刻间便铺在季子强的身上,痒痒的。

    过了两天,那台湾的金董事长就带上了队人马开了过来,地是早已经看好的,现在就是办手续的问题,为了快速简化办理程序,季子强就安排自己的助理陪同前去,这就快了很多,要是你一般的人,哼哼,把你跑断腿,别的就不说,就算你办好了,最后给你丈量土地的那些个小喽啰都够你受一壶的,一会说位置有问题,一会说今天忘了带标尺,反正不折腾你个够,你不把他们请着吃顿饭,一人不给买点好烟,那你这个地就很难丈量的完。

    当然了,你要是懂行那也轻松的多,好烟一人给一条,先吃饭,后丈量,等他们喝的二家二家的时候,那就有搞场了,他们不想动手,你就让自己人配合,那长卷尺就在你的人手上控制了,呵呵,稍微的绷紧点尺子,在稍微的看错下数字,你就白得好大一块地了。

    金老爷子他们是外地人,哪懂这些,不过有市长助理一同办理,那程序就很正规了,一是一,二是二,没人乱来,大家都有了极高的工作效率和素质,你给人家发烟抽,人家都会用柳林市的普通话说:“谢谢,我们上班才不球抽烟哩。

    很快那地就打上了桩,画好了界限,没两天,季子强就带上一帮子人到了那现场,四周已经开始彻院墙了,金老爷子也在工地,那用铝塑板做成的活动房就成了现场的指挥部,季子强进去那老爷子也连忙的迎了出来。

    现在可不是他过去谈生意的时候,那时候你是老大,但现在你就最好识趣点,现在市长就是老大了,不过季子强到底还是有些义气,那能现在就翻脸不认人,季子强也赶忙上前握着金董事长的手,问东问西,关怀备至,让金董事长大为感动,一行人绕着场地转了一圈,这一圈可也不小,现在还是初秋,天气依然很热的,大家都是汗流浃背。

    金老爷子就请大家在那临时的房子里面坐下,泡上了台湾的好茶,季子强也不好慢慢的品尝,房子太小,房间那站的下自己带来的大队人马,他就意思了下,喝了一口,对金老爷子说:“我就不多坐了,改天再来看你,有什么困难你就给我说,不要怕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金董事长也是连声道谢说:“市长,你放心,我有什么一定要去麻烦你的。”

    季子强才带上大队人马到其他的开发工地去了。

    季子强转回来以后满身的大汗,他就到卫生间稍微的搽了把汗,人也轻松了很多,今天到外面感觉一切都好,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他还是希望可以给这些外商们做点什么,不能人家来以前把人家当成上帝,现在钱一投进来,就不甩人家了,那不好。

    季子强想到了金董事长那火熱的临时办公房,他就给办公室的刘主任打了个电话:“老刘,我是季子强,早上我们去看的几家工地你都有记录吧,嗯,那就好,你这样,每个工地给买一台空调送过去,对,就说我让送的,天太热,是,嗯,费用先从办公费里面垫上,好,今天就办好,再见。”

    这样安排了他才心里舒服了点,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回家吃饭了。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季子强又下厂矿检查去了,但钢厂他没有去,因为那里最近形势一片大好,在朱厂长的领导下,快速的回收了几千万的欠款回来,几个钢炉也全部开起,三号钢炉的特种钢材也投产了。

    所以今天季子强就没有过去,但就在今天,那里却出了事情。

    在钢厂的三号炉车间,轰隆隆轰隆隆的响着,哪庞大的电炉再次吼叫起来,滚滚浓烟一团团从炉体下部窜出,一会儿便涌满了偌大厂房的角角落落。适才静寂无声的车间,天摇地陷一般晃动着,身处其中的人们,顿时感到了自己置于雷霆万均中的渺小。

    呛人的气息不时地透过门缝钻入控制室内,人们不得不用湿毛巾掩住鼻孔,尽量回避着有害气体对身体无孔不入地侵袭。特殊钢炉车间的老胡不顾烟熏气呛,跑前跑后的亲自指挥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