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旅游区餐饮、住宿等一应设施齐全。

    由于时间紧,这些都只能是走马观花的大概看上几眼大家就离开了,最后在唐可可的生态园视察的时候,季子强就有点失望了,接待自己的是一个生态园的总经理,一个胖胖的40来岁的男人,据说是从省城一家大酒店挖过来了,还是葛博士,年薪都是几十万。

    但不管他再有水平,他并不是唐可可,这让季子强很纳闷,就问旁边的冯县长:“怎么唐可可没有过来。”

    冯县长靠近一步说:“季市长,这生态园修好以后唐可可就离开了,说是他们还有其他的几个地方要投资,她已经回柳林市了,很少见她过来。”

    “奥,这样啊。”季子强有点失望了,倒不是说他和唐可可有什么曖昧的关系和感情,只是毕竟都曾今因为生态园的建设同心协力的配合过,也算是一个故人。

    因为唐可可的离开,所以让季子强对生态园的视察就有点索然无味,草草的看了一圈,也就鸣金收兵了。

    晚上在县委和政府就在洋河县川妹子酒楼搞的招待,这是县城一家很独特的饭馆,菜很不错,老板娘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她不仅特别能喝,还能吸烟。只要有客人去,她都陪客人,又是划拳,又是喝酒。时间一长,这成了川妹子酒楼的一景了。

    过去季子强也是认识这老板娘的,也和她开过玩笑,现在见了也是格外的亲热。

    季子强记得过去每逢客人去这地方,但见服务员一倒上茶,客人就说:“去,叫你们老板娘来”。

    不一会儿,老板娘就来了,老板娘人长得也漂亮,很挺耐看,突出的特点是有一对大胸部。

    她劝客人喝酒有两招:划拳、对饮,划拳当地人叫“猜枚”。如果你枚好,她酒量大,跟你硬拼,到最后还是你趴下;如果你枚不好,不用说还是你先醉;碰到不会划拳的人,她就同你一对一地对饮,直把你灌翻。

    对那些既不会划拳又不喝酒的人,她也有对付的办法:她往自己胸前一指:“跟我走,你要不吃就喝酒,二者必选其一。”

    谁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女人跑啊,没办法,只好喝酒。好多客人就是在老板娘的一杯杯酒中被灌倒的。

    这酒店环境静谧,虽然不是很大,但别具风格,里面装修得很典雅高贵,是一种家庭式的气氛,上的菜也是家常菜。这对于吃腻了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的官员大款来说,到这里换换口味倒是挺合适的地方。

    大家边吃边谈,不一会儿几瓶酒就下了肚,正吃间,这老板娘就走了进来,高高的个子,穿件紫色的短袖衫,很是中看,也没有怎么过于的化妆,只是一走动,胸前那对大胸一颤一颤的,很引人注目。

    她“嗵嗵”地走近季子强,端起他面前的酒杯说:“哎呀,今天是季市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季市长还记得我这地方吗来来,我代表全体员工敬季市长一杯。这一杯您可得喝呀”

    季子强最不喜欢浓装艳抹的女人,他看这女老板一身素装,手脚麻利,话说得也真诚,就表现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说:“我怎么能不记的你老板娘呢,当年我们可是没少在你这吃饭。”说完话,也就接过来喝了。

    她又说:“好事成双嘛,再来一杯”季子强也没推辞,又喝了。

    “好啊季市长真是海量,够爽快最后我再跟你碰一杯。”

    “咣”,她一仰脖先喝了,季子强见人家女人都喝了,不得不喝,又喝了第三杯。接下来,她就不客气地和这一桌每个人都喝了一杯,彭秘书长是暗暗吐舌,对季子强说:“这女人很厉害啊,,泼泼辣辣的,市长干脆让她到贫困乡当个一把手,准能打开局面,只可惜投错了胎,站错了队。”

    季子强也呵呵的笑了起来。

    但今天季子强并不是很愉快的,至少洋河县的张晖书记就让季子强很不舒服,从上次季子强来帮他镇压了政府这些手下以后,季子强倒是没有听到什么其他的消息,不过今天一见,这张书记很有点嚣张,这种嚣张并不是对季子强,这他倒是不敢,但他在对待冯县长,黄县长这些人的说话态度上,颐指气使的,让季子强心里不快。

    就算你是一个县委的书记,但也不能吧自己班子里的其他人不当成一回事啊,何况这些人还都是我季子强带出来的,你这样不是给我那堪吗

    并且这个张晖书记还在有意无意间,在说话中把洋河县的发展和成绩尽数的归纳到了他自己的领导能力上,季子强并不是和他争什么成绩,抢什么功劳,但听到他这样大言不惭的话,到底还是难以高兴,要说自己不了解情况也还罢了,这洋河县的点点滴滴发展,季子强都是清清楚楚的,你这乱说一气,不让季子强憋闷才怪。

    季子强渐渐的也就不想在坐下去了,彭秘书长看出了季子强的意思,就对大家说:“今天到此为止吧,季市长跑了几天了,也很劳累,大家就此打住,改天在好好一聚。”

    大家就再三的挽留季子强,但季子强去意已绝,等彭秘书长一说完话,就站了起来,大家见他态度莫测,也都不敢过于勉强了。

    本来按计划季子强今天住洋河县,明天还要去几个地方看看,但季子强今天有点不大爽快了,再加上在北湖县看到的那虚假敷衍,所以他真的对各县的情况有点难以乐观了。

    彭秘书长也有了同样的体会,两人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出了酒店,告别了众人,就直接开车回了柳林市。

    回去以后,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来到了韦书记的办公室,自己出去了一趟,至少也要回来汇报一下,对这一点季子强还是有分寸的。

    韦书记见了季子强,笑笑的问“走了一走,收获如何”。

    “收获很大。”季子强只能这样回答,他总不能说自己看的很无趣,很郁闷吧。

    季子强就给韦书记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这次两人谈的还算是融洽,彼此也都没有怎么挑对方的毛病,虽然韦书记对他的下去考察也是很了解的,因为有人给他汇报季子强的一举一动,但总的来说,他没有感觉到季子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季子强给他汇报也就是为了走个形式,很多的问题季子强也不想说出来。

    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现在他又有了一个新的担忧,他通过这次考察深深的体会到了领导班子的重要,也许下面像曾书记这的领导还不在少数,这样的干部不调整,那一个县想法发展起来,只怕比登天还难,但这个问题又太敏感,不要说曾书记过去是韦书记的秘书,就是一般的县长,书记,只怕要动一下都很难,因为韦书记是不会给自己这个权利的。

    一个没有实权的人,想干点事情真的太难,太难。

    季子强回到办公室又是整整的忙了一天,到下午接到了江可蕊的短信:“宝贝儿,晚上我到柳林市去,你在市里吗”

    季子强本来今天心情不是太好,但看见短信后立即乌云消散,他马上回到:“在呀,你几点走我等你。”

    江可蕊就很快的发来八个字:“现在就走,不见不散。”

    下班以后,季子强并没有回家,他想等江可蕊来了一起吃晚饭,在七点左右,江可蕊就到了市政府附近了,季子强接到电话,就出去等着老婆,没几分钟,远远的就看到了江可蕊的小车,季子强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上去。

    两人少不得要说几句亲热话,嬉笑一会,就开车到了万邦大厦附近,这大厦位于柳林市繁华的市中心,地处黄金地带。它是一个购物、餐饮、娱乐、公寓于一体的高层建筑。他们到大厦的四楼一家川菜馆,乘观光电梯来到四楼,发现这里不是想象中的嘈杂,两人找一个靠近窗户的餐桌坐下,服务员热情地送上菜谱。

    季子强望着窗外,这是一条风味街,有朝鲜烤肉店,有火锅店,还有西餐店。已经七点半了,但还是很热闹。

    他们让服务员点了几个菜,季子强要了一瓶啤酒,江可蕊开车不能喝酒,就要了一瓶杏仁露,季子强喝了一大口雪花纯生啤酒,说:“最近真忙,也没去省城,你不生气吧”

    江可蕊抿嘴一笑,便撒娇地说:“没有呀,我生什么气,我又不像有的人那么迫切。”

    季子强听了江可蕊这满是誘~惑的话,心里也麻酥酥的,就有一种想摸江可蕊的冲动,要不是在饭店,只怕他真的就下手了。

    他们边喝边聊,像一对初恋的情人,季子强已经好久没有这种美好愉悦的感觉了,每天那繁琐,难缠的工作,让他疲于应对,只有此刻,才感受到了一点生活的气息。

    吃完饭,他们来到五楼星球影视城。他们俩儿买了一个情侣包厢席,上映的电影是去年的贺岁片天下无贼。这个电影季子强没看过,他也好久没进电影院了。

    电影院里现在已经大变样了,都是一些情侣型高背座位,每一个座位和别人都又相隔,互相不能看到别人,季子强有点汗颜,感觉来的都市小年轻,像自己这样大的人,已经很是少见了,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堂堂的市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