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湖县委曾书记的迎接队伍三岔路口就早早的等候了,迎接队伍也很庞大。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看看这,没想到自己这次下来视察都享受着这样一种待遇,感觉自己不是市长了,到有点像个总理,季子强面对这样的一大帮人,面对这样的一大堆笑脸,也就懒得下去一一招呼了,他招招手示意大家跟上,就没有停车。

    几辆车继续的向县城开去,路上接他的这北湖县领导一见怎么是这个样子,也顾不的多想,赶快上车,跟了上来。

    季子强也就没做过多的停留,开始了检查和参观。

    不过今天季子强感到有点不舒服,这北湖县的每个视察点,可以说都是经过处理和伪装的,他也不一个笨人,仔细一看就明白这是在作假,只是季子强很奇怪,北湖县是怎么知道自己今天要来视察的,那墙上新刷的涂料还没有干透,墙上的标语也是干贴上去的,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刚搞上去的,看来自己这次本来想要突袭检查一下的想法是不能实现了。

    对这些季子强还能够忍受,到底人家也是想巴结自己,过了就过点,不算太大的毛病,自己也就乐的个享受,装一下老大,其实感觉也还是不错的。

    但县上的企业却让季子强也是感到奇怪,虽然这些单位也是接过伪装,也好像是红旗招展,厂区整洁,但从那些工人的脸上可以明显的感到他们的情绪很低落。

    季子强就想认真的问问厂里到底效益如何,他找了几个工人,大家看看县上的领导,都哑口不言了,不用再多想,一定是不敢说。

    季子强就直接去问曾书记,想了解下这些厂子的实际情况,但曾书记总是模棱两可的东扯西扯,让他听不到一句真话,他也不知道是曾书记不懂还是故意的装疯卖傻。

    时间不长,季子强的情绪就越来越差,心里不快道:这都是什么领导,什么都不懂,也不敢说真话,这个样子怎么搞的好工作。

    转了一大圈,季子强就问庞秘书长,:“你感觉这个书记怎么样”彭秘书长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答道:“我看有些不合格”。

    季子强想了想又问:“他原来做什么的”

    彭秘书长对这些干部的老底那是很熟悉的:“当年他是韦书记的秘书。”

    季子强听了就点点头,他现在才有点明白了韦书记为什么建议自己来北湖县的用意了,也知道了为什么北湖县会有今天这个准备工作了,看来韦俊海一点都没有对自己放松警惕啊。

    本来季子强还想多看看,多了解一下,但看这个样子自己是了解不到太多的东西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起来,他就决定离开北湖县,到下一站,洋河县去了,听说季子强要离开,这让曾书记又高兴又失望,高兴的是可以不在担惊受怕了,失望的事,昨晚上想来好多对付市长的话,今天看来是用不上了。

    他就和县长假意的挽留了一会,看市长是决心已下,也就只好摆开队伍相送了。

    季子强他们几辆车不到十点钟,就进了洋河县辖区,快到县城的时候,就见洋河县的四大班子数十人早已经等侯在了郊区,季子强这算是回娘家了,看着这里的道路楼房,他多少还是有点感慨和激动的。

    他没有像在北湖县那样招个手就离开,他在路口还是下来了,和洋河县的所有前来迎接的领导都一一握手,说几句亲切的话,然后才一起往季子强想要视察的几个点去了。

    上车以后季子强总感觉那里不对,最后就笑笑对彭秘书长说:“老彭啊,看来这人还是都有私心很难公正啊。”

    彭秘书长不大理解季子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没好回答,等季子强继续说。

    季子强也自嘲的笑笑说:“是不是感觉我说的有点莫名其妙啊,呵呵,我在想啊,为什么自己在北湖县的时候,见人家县上的干部迎接自己,我却没有想要下去聊上几句的意思,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到了洋河县我的态度就又了变化呢,这是不是也说明我们在很多问题的处理上,多多少少都会掺杂进个人的一些人情世故在其中啊。”

    彭秘书长听的很认真,但最后竟然听到了季子强如此的感慨,就笑了,说:“很正常,这是你工作过,战斗过的地方,你当然会对他有感情,爱屋及乌,所以你也会对这里的干部有了感情。”

    季子强平静的说:“这或者就是一种派系最初的萌芽状态吧,有时候我想到这权利场中的派系都很不以为然,但我们又会在不知不觉中去营造这种关系,唉,真的很让人矛盾。”

    彭秘书长对季子强的感触也是深有体会的,但一个干部想要真正的做到绝对公平,公正,本来也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说,人都是感情动物。

    两人聊了几句,就到了安子若的温泉山庄,这次季子强来,是点名要看看温泉山庄和唐可可的生态园的,对这几个自己直接参与的项目,季子强也是情有独钟。

    温泉山庄早就接到了通知,这并不是季子强从市里发出的通知,是洋河县政府和县委在季子强刚到红旗县的时候,就得到了季子强下来视察的消息,估计到季子强会来洋河县,为了防患于未然,对这几个重点企业也是提前都做了安排,安子若也带着山庄的大小管理人员,严阵以待,就等季子强的车到了。

    季子强刚到山庄的停车场,就从车里看到了安子若,她还是那么娇艳迷人,只是在季子强走下奥迪的时候,他看到了安子若眼中闪过的一抹幽怨。

    季子强走近了安子若,也或者可以说是他们彼此走近了对方,在他们彬彬有礼的彼此相握住对方的手的时候,他们都看出了对方的心情激动。

    季子强沉声问道:“你最近过的好吗”

    安子若掩饰着自己的多情和幽怨,礼貌又客气的说:“我这都好,季市长也别来无恙吧”

    她不得不如此,今天的季子强不是专为她所有,在她们还没来得及放开手的时候,季子强的身边已经云集了很多的人,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想要靠近他,都在用一张张笑脸在迎合着季子强无意间投射过来的目光。

    季子强讪讪的一笑说:“我很好,谢谢你的惦记。”

    说完话,他们就在没有单独诉说的机会了,陆续下车的洋河县领导们,一起拥簇着季子强,开始对整个山庄做视察了,好的一点是,作为山庄的董事长,安子若可以一直陪在季子强身边,虽然说的都是山庄的情况,但两人眼中却不断的闪动着一种温馨。

    山庄现在生意很好,每天都会有来之全省各市,县的游客来到山庄入住和消费,温泉山庄独有的景观和特色,吸引住了客人,也留住了客人,而安子若系统程序化的管理,更是让山庄在经济效益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洋河县也依靠这山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摆脱了过去那捉襟见肘的局面,季子强看到这景象,也是很欣慰,很满足了。

    在后来的座谈中,季子强还听说安子若现在又扩大的产业结构,她在洋河县做起了建筑,什么修个小桥啊,给单位盖幢楼房啊,包一截路面啊,反正是生意比过去更红火了,几个县长也和安子若很是熟悉,相互之间关系不错。

    对温泉山庄的视察,季子强很满意,他在山庄座谈完以后,也就没有接受安子若的招待邀请,他对安子若说:“我还要在看几个地方,要是晚上不忙,有机会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

    安子若也只好点头,放季子强一行人离开了山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季子强又去几个煤矿和五指山风景区看了看,

    五指山风景区建设已经全面竣工通过验收,五指山峡谷的谷口,修了一座很大的门楼,上书“五指山大峡谷”六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门楼边是售票厅,售票厅的边墙上标注得很清楚门票全价80元,凭老年优待证全免,凭书生证,军官证享受半价。

    从门楼進入峡谷,修了很大的一个停车场,旅客的车辆不允许继续往上开,只能停在停车场。从停车场往上就是景区道路,景区的道理已经全部硬化,景区道路只允许景区观光车行驶,游客可以乘景区观光车到达天池,天池再往上,就只有用木板铺就的人行道,人行道分上行道和下行道,分列峡谷两侧。

    谷口到石林架起了索道,索道单行票价30元,往返票价50元。

    为了保护原始森林,对原始森林路段的人行道进行了全隔离,游客进不到原始森林。

    旅游区由下而上,主要由六大景点构成,分别是:峡谷画屏、翠湖朗照、原始森林、石林神造、雪域风光。每一个景点又有若干个小景,如峡谷画屏有幽龙饮水、仙人指路、恋人相依、童子牧牛、三仙姑等小景。每一处小景都有标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