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伸手和他握了一下,说道:“我就是到基层走一走,了解一下情况,你们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地搞这一套。 ”

    海康林恭敬地道:“季市长,这是应该的,您到红旗县来指导工作,这是对我们红旗县的最大支持,我们都非常感谢。”

    季子强笑了笑道:“促进各区县的展,是我们的职责。”

    随后一一跟众人握手,来的人很多,有县委书记、人大主任、县长、政协主席、县委副书记。

    一番寒暄完毕,众人纷纷上车。很快一溜车队便到了红旗县,会议室里简单座谈了一下,季子强也和这红旗县的几个领导,像县委书记海康林、县长王里山、副书记夏近,另外还有几个副县长一起聊了一会。

    “我这趟下来,主要是了解情况,同时解决问题。”季子强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在场镇上走访了不少人,深刻地感觉到,红旗县的展很落后,群众特别是农民群众的生活比较困难。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必须要想办法予以改变。所以我想先听听在座的各位,对于如何进一步搞好红旗县的展,提高群众的生活水平,都有什么想法和举措”

    海康林等人听了,心中有些紧张,季子强这个问法太宽泛了,他们可不好回答。不过,作为县委书记,海康林是红旗县的一把手,对红旗县的展负全面责任,现在市长问起来了,他又不得不汇报几句。

    于是海康林小心翼翼地将武安县展经济的思路、措施给季子强汇报起来。

    县长王里山心中也在不断地打着腹稿,他是从市政府办公室下去的,他是葛副市长一方的人,因此一点也不敢大意,他相信如果季子强抓到什么把柄,肯定毫不客气地批评修理自己,所以他的想法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能够把季子强安全地应付过去便算是胜利。

    县委副书记夏近坐在那里,心中也是一阵感叹,不久之前这个季子强还是县委书记,现在却已经是市长了,想一想自己,这么多年了,一动不动,心中很是感慨。

    海康林汇报以后,王里山也做了相应的汇报,他的汇报倒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也找不到什么大的问题,给人的感觉是在说费话。

    接下来夏近和另一个副县长也都做了补充,因为前面两个主要领导汇报了不少内容,他们也不可能汇报得太多。

    听了几人的汇报,季子强感觉得到,红旗县的情况确实比较恼火,一来经济基础差,二来市里面也没有太多的支持,所以他们就算有心干点什么事情出来,也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并且海康林刚才还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因为财政困难的缘故,全县中小学教师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工资了,而且下一个月也发不下去。

    “嗯,我说过我来是解决问题的,刚才提到的中小学教师工资的问题,我看这样,今年这两个月的短缺部分,由市财政补贴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由你们县里面想办法。中小学教育关系重大,老师的工资都无法保证,又让他们如何能够安心地工作呢。今年的问题解决了,明年又怎么样呢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多努力,我不希望明年的时候,红旗县连中小学教师的工资都不能按期地放。如果到时候还这样的话,就说明在座的各位工作不称职,所欠的教师工资,就从你们开始往下扣”。

    听着季子强讲话,县长王里山心中暗自心惊胆跳,以红旗县的状况,又哪是一时半会改变得了的。难道季子强这是在埋下伏笔,准备到时候修理自己吗“唉,这样的日子真难熬啊。”县长王里山心中郁闷地想道。

    他知道季子强最近和葛副市长争斗得厉害,而自己被当做靶子也是很正常的,上进之心人皆有之,县长王里山一听季子强要红旗县明年就全面解决问题,心中便觉得季子强完全是准备为收拾自己埋下伏笔,财政上不起工资,他这个县长当然是第一责任人。但实际上,红旗县的财政问题,根本就不是一年之内能够解决的。

    刚才县委书记海康林汇报工作的时候,虽然仅仅只提了教师的工资不能按时。而实际情况是,还有很多财政窟窿等着去填补,以红旗县的发展,怎么可能在一年之内改变现状呢。

    “唉,季子强和葛副市长争斗,我们这些小虾米就跟着遭殃了。”王里山心中暗自郁闷地想到,虽然很郁闷,但是王里山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别说他无法跟季子强抗争,就是市政府的葛副市长,都压制不住季子强啊。”

    不过从这一点来说,他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季子强虽然是和葛副市长关系不好,明争暗斗的,但季子强从来没有把他们下面这些人做为自己的目标,作为季子强来说,也实在犯不着如此,他理解也洞悉官场的内涵,从来都没又对派系和联盟抱有过信心,这一切随着权利的转换和更替,都会改变。

    这时季子强强调完,环视了众人一眼,道:“对接下来的工作,你们有信心没有”

    海康林心中苦笑了一下,觉得季子强的要求有些苛刻啊,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说没有信心。

    “季市长请放心,县委县政府一定按照季市长您的指示,努力开拓,全面推动红旗县的经济展,尽快解决财政问题,一定保证按时足额放教师工资。”

    王里山也跟着表了一下态。季子强随即微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希望你们能够说到做到。”

    接下来,季子强又在众人的陪同下,去看了一下红旗县的开发区。

    开发区里面其实也没有什么企业,毕竟红旗县的总体经济状况就很落后,就算有愿意到柳林市所辖区县来投资的企业,一般情况下也不会选择红旗县。

    季子强的心情也有些沉重,红旗县这样子下去,要想发展好,难度真的很大啊,看到季子强的脸色不好,海康林等人也不说话,默默地跟在他的身边,他们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从内心来说,他们自然也希望把红旗县的工作做好,也想做点成绩出来,这一点,无论是哪一个阵营的人,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做好了对自己的好处其实更大。

    可关键的问题是,红旗县的基础不是一般的差,他们要干点什么,根本就是无能为力啊。在柳林市七县二区之中,红旗县的基础是最差的,他们这些当领导的,每次开会,也是最感觉没有脸面的。

    另外,因为县里面状况不好,他们的待遇,相比其他区县,也要差不少,年底奖金这些,他们也拿不到什么,因此相比起其他区县的领导,他们的油水少得可怜,柳林市整体经济状况也不是很好,市里面对红旗县的支持也谈不上什么,所以他们就算是紧巴巴地过日子,依旧入不敷出。

    面对红旗县这样的状况,即使是季子强,目前也是一筹莫展,从红旗县出来,季子强的心情有些不好,坐在车子上,季子强没有说话。

    他一直在脑海之中思索着该通过什么办法改变红旗县的现状。彭秘书长也明白季子强的心情,不过对于红旗县这种落后的局面,彭秘书长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车子里面,忽然有些压抑,很快季子强便回过神来,感叹了一下,道:“要想改变红旗县的状况,真是非一日之功啊。”

    彭秘书长说道:“是不是可以发展农业特色经济,毕竟红旗县是一个农业县,如果展绿色产品的话,应该比较适合。”

    季子强点头说道:“这是一个思路,但是对改变红旗县的现状,作用不够,效果不快。”

    彭秘书长便道:“要想寻找一条既快又好的展之道,有一定难度。”

    季子强默默无言,没有再说什么。季子强也想了,既要快改变红旗县落后的现状,又要确保这种发展是可持续性的。这便有些难度,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搞定的。

    一行上十人,分乘三部小车,一路就向北湖县出发,彭秘书长现在已经是死心塌地的跟上季子强的轨迹了,也是明白了现在伺候的这个主,很不简单,也许自己的前途就要靠在他身上了,所以在一路是季子强问什么,他就说什么,季子强不问的,他也要说,两个人渐渐的就一起有了共同的语言和话题,感觉关系也是上一个新台阶。

    北湖县是离柳林市比较远的一个县,好在季子强他们的车好,不然一定会让那簸箕路颠晕过去,这基本上就是一个的山区县,整个县人口四五十万,要工业也没什么好企业,要农业山多地少,季子强过去是知道这个县的,只是一直也没有时间来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