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他是约得季子强,没想到临到跟前,季子强却打来电话说自己要和韦书记研究问题,一时走不开,不过自己已经让副市长狄宝梅和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柳林区公安局长蒋逸先过去了,自己商量完事情就赶过去。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严友荣一听季子强还约来了这样几位人物,更是喜出望外,这都是柳林市说的上话,拿的出手的人物,严友荣自然也不能怠慢,就很热情的招待了他们几个,不过这几个人却不敢提前动筷子,说要等季子强来了才好开始。

    大家就等啊等啊,等到了八,九点钟,季子强却说来不了,让他们不要管自己。

    这大家就饿了一下午,准备吃一点,垫个底再开喝,但还没吃上两口,这几个客人就有点不够意思,矛头都对着严友荣而来了,说什么人家要鲤鱼跳龙门了,马上扶正了,所以碰几杯,敬几杯是绝不能少的,这样一来二去的,严友荣也没吃东西,喝的又猛,到了11点多,他们就把严友荣同志给放翻了。

    刚好公安局长蒋逸要给老婆打个电话请假,一看自己手机没电了,就拿过放在桌子上的严友荣的电话,给老婆说了很多的好话,电话打完,估计他是忘了,就把人家已经喝醉了的严友荣的电话装进了自己的包里,当成自己的电话忘了给严友荣还过来。

    严友荣实在是醉的厉害,几个人就在酒店帮他安排了一个房间,让他住一晚上。

    你说蒋局长你把人家电话拿错了就拿错了,你回去还稀里糊涂的把人家的电话当成了自己的电话给关了,这不是害人家吗最后这严副厂长就难得的清闲了一早上,没有一个电话来骚扰他,他也就美美的睡到了纪检委的同志们让酒店服务员打开房门的时候。

    接着他又迷迷噔噔的上了纪检委的小车,到了一个离城区较远的山庄,住进了纪检委给他安排的一个单间了。

    不过在这整个过程中,严副厂长都一点没紧张,估计他昨晚上的酒还没有醒,很坦然,很随便的样子就上了车,跟这纪检委的同志到了那个单间,这气魄就完全不像最近流传的一个女干部的故事那样了,故事说一个女干部,好像是葛局长吧,她一次在外面让几个很严肃的人带上了汽车,这女干部吓的半死,后来听人家说主要是看上了自己的姿色,想要把她轮换着嘿咻一下,她才一下松了口气说:“真是的,这样的好事你们直接说就可以了,搞的像纪检委来了一样,这不死吓人吗”

    柳林市的钢厂也并没有因为严副厂长的失踪就停滞不前,一切依然如故,该上班的上班,该吃饭的吃饭,如果说唯一有点不同的是,没过多久,朱鹏宇副厂长就正式的任命为钢厂的厂长,成了钢厂独一无二的一把手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钢厂也没有脱俗,在朱鹏宇的带领下,整个的钢厂進入了一个新气象,新,工人们的干劲也高涨起来,几项技改也在快速的落实和试炉了,季子强呢,当然也是放心了。

    不过他一点都没有轻松起来,乔董事长的搬迁也让他费了不少的力气,从划地到安置,再到各相关部门的配合,协调,总之,季子强是忙的飞了起来。

    好容易把那面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就想到下面去看看,为来年的工作打点基础,季子强就季市长以后,一直都还没有下去视察过工作,因此决定抽一段时间认真去走一走。

    要想当好市长,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是不可能达到多好的效果的。所以季子强必须要实地去走一走,看一看,掌握最直接的资料,结合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制定合理的政策。

    作为一市之长,要对全市的经济社会展负责,而且季子强还要把柳林市打造成为北江省地区发展的龙头,那就更需要多加努力才行。现在市政府的班子基本上都已经稳定下来了,那么就得尽快地進入工作状况才行。另外一方面,到下面区县去实地走一趟,和各级班子进行沟通,也能够进一步地现人才,使用人才。

    季子强就给韦书记汇报了一下自己想下去看看的想法,这是一定要打招呼的,一个市长是不能随便玩失踪,韦书记自然也是没什么异议,不要说你季子强走三两天,你就是离开个一年半载,柳林市照样的可以运转。

    韦书记就问:“季市长想到哪个地方看看不如我给你介绍个地方。”

    季子强一听也不错,你介绍就你介绍,我也就是下去摸情况,哪里都是一样,他就回道:“好啊,韦书记对下面应该比我熟悉,有你给指路那一定是事半功倍。”

    韦书记没想到最近这季子强怎么学的这样乖了,自己说什么都能同意,就笑呵呵的说:“那你这次顺便去趟北湖县吧,这个县在柳林市很有代表性,在那里可以看到柳林市的很多问题。”

    韦书记这样说也是不错的,北湖县真的是柳林市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他的经济排名很不稳定,而领导的变化也是很快的,不过这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韦书记没给季子强说北湖县的曾书记是他过去的秘书,这样,季子强在那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季子强是不知道他那脑筋里的这些弯弯绕的,见他说北湖县,那就北湖县吧,有代表性就好,季子强就满口的答应了。

    回来以后季子强就吩咐了政府办公室,说了自己要到下面转转的事,办公室那是一阵的忙活,打电话通知的,安排车辆加油的,准备市长在路上吃的喝的,一时间是忙翻了天。

    季子强找来了彭秘书长,让他安排此次调研的行程,彭秘书长问道:“对于这次走访,总体时间上有什么安排没有”

    季子强想了一下,道:“不限定时间,这次是要实地调研,解决实际问题,如果限定时间,随意地逛一趟就回来,也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时间方面就灵活掌握,主要是根据调研的情况来定。”

    彭秘书长点点头,随即便又记了几笔,道:“季市长,我初步想了一下,先从发展最滞后的县开始吧,最后到汉口区收尾。”

    季子强想想说道:“就这样吧,我看全市红旗县经济展最是落后,就从红旗县开始,不过北湖县是一定要去的。”

    彭秘书长又问道:“那随从人员怎么安排”

    季子强说过道:“人不在多,我、你还有小张,我们几个人就行了,轻车简从,也不提前通知。”

    季子强在洋河县的时候就不喜欢那种走秀式的视察,很多领导最是喜欢带着一大帮人,前呼后拥地四处去视察工作。在季子强看来,这根本就不是视察工作,完全就是劳民伤财,而且还起不到效果。

    “季市长,我看还是通知电视台派人跟着吧。”彭秘书长建议道,因为他考虑季子强刚刚担季市长时间不久,是需要在电视上多露露面才行,这有利于树立良好的形象。

    季子强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们是去调研,不是去拍戏,电视台跟着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想了一下季子强又道:“市政府的工作,主要是务实,只要把这点抓住,其他问题都迎刃而解,相反,如果整天务虚,那我们的工作又由谁来完成呢”

    季子强之所以说这么多,主要是让彭秘书长进一步地加深对自己的了解,毕竟彭秘书长是市政府的大管家,而且季子强也希望自己能够给他施加更多的影响,使他能够更好理解自己的思路,和自己更好的配合起来。

    彭秘书长在小本子上记下了季子强所有的要求,道:“好,市长那我去准备了,是我多想了,市长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去忙吧。”等彭秘书长走了以后,季子强又低头阅了几份文件,看手表时,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于是季子强站起来往外走去。

    秘书小纪见季子强走出来,立即站起来。到了楼下,小车早已经在楼梯前面等着了。小纪快步上前,打开车子后排的车门,等季子强坐进去以后,他又从车后绕过去,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这是一辆奥迪车,是韦俊海以前用过的,虽然车龄有四五年了,但是总体来说保养得还不错,季子强也没有想过要换车。对于自己的物质享受什么的,季子强一点都不在意。对于车子什么的,季子强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反正只要车子安全就是了。

    回到了家里,季子强就见家里来了好几个亲戚,什么瓜婆,舅爷,大姨妈这个大姨妈是说的人,不是说的女同志身上那个事情,还有自己的表妹也在,季子强就挨个的应付了一圈,表妹就说到希望让他帮忙调动一下工作,说她哪街道办的厂子,工资经常发不上,还不好听。

    季子强也就笑笑答应了,说等自己遇上合适的机会,一定帮着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人太多,季子强喜欢安静的思考点问题,这屋子里七嘴八舌的,自己不理也不好,陪他们说话吧,累了一天,头都大了,就想安静一下,无奈,季子强就找了个借口,说还忘了一点事情,离开了家。

    送他回来的车子已经早就开走了,季子强也没再给司机打电话,就自己一个人在村上的路上溜达了一会,感觉亲戚们都离开了,才回家随便吃了点饭,休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