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子若闭上眼,等待着幸福的降临,却没有感受到季子强的亲吻,她睁开了眼睛。

    安子若就看到了一张忧伤的面容,那样痛楚,那样心碎,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换震撼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季子强这样的伤心。

    而后,她明白了,她从季子强的眼中明白了一切,她也就有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哀伤,她的心也在阵阵的撕裂,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犹如冬日的寒冷,很快销蚀了他们彼此的热情。

    坐正了身体,季子强也放开了拥抱住安子若的双手,他喃喃自语:“对不起,子若,我有点头晕。”

    安子若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她努力的做出一点笑容说:“我理解,我会等。”

    季子强摇摇头说:“和你没有关系,是我的问题。”

    “不,怎么能和我没有关系呢是我,是我的苦果我自己来尝。”安子若忧伤的说着。

    季子强想要安慰她,他痛恨起自己的残忍:“真的不怪你,你有权利,也有理由做什么想做的一切,是我,我太苛刻了,给我时间吧,我依然爱你。”

    安子若痛惜的看着季子强,她把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到了季子强的掌心,她感受到季子强手心冰凉的温度,她还是毅然紧紧的贴近季子强的手说:“不管多长时间,我都会等,哪怕这样的等待最后是徒劳。”

    季子强还能说什么呢,他只有对自己的憎恨,他也紧紧的握住安子若肤如凝脂的小手,直到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一直这样握着。

    躺在招待所的客床上,季子强在黑暗中睁大双眼,他在想,自己原来是如此的世俗和卑劣,自己获得过她最初的贞操,自己也送给她完美的童真,自己多少次魂牵梦萦着要和她长相厮守,白头到老,青山绿水,长久相依,然而,仅仅是那一点点的暇丝,就让自己如此的耿耿于怀,自己曾多次在自我标榜着,自认是那么的心胸开阔,超凡脱俗,可是到了最后,自己还是和常人一样,看来脱俗也是需要勇气。季子强一直这样想着,在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又牵着安子若的手,低头,亲吻住了安子若朱唇榴齿的双唇。

    第二天的会议在省政府招待所最大的一个会议室召开,参会的有专管农业的副省长苏良世,还有几个相关的厅长,副厅长,省农发行、信用联社、工商局、物价局、质监局、公安厅、交通厅、省粮食总局公司机关全体人员及全省国有粮食购销企业负责人、委派会计等等。

    季子强是坐在靠后的一个地方,桌上有两瓶矿泉水,只是没有烟灰缸,看来烟今天是不能抽了,这样的会议季子强也不敢像过去一样胡乱的想一些其他东西,作为洋河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他必须要领会和全面理解今年的夏粮收购政策,回去还要传达落实,付诸行动。

    不可避免的,会议中陈词滥调,老生常谈不在少数,个别领导那废话简直是比某个电视台的广告还多啊。

    季子强就静下心,认真的听,详细的记,有些口后自己回去也是要喊喊的,光说实话,只怕也行不通。

    这样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下午就安排了分组讨论,以相邻的几个市为单位,这几个市所辖的各县副县长就聚在了一起,组长自然是分管农业的几个副市长了,柳林市分管农业的是平智容副市长,此人混迹官场许多年,可谓是真正的官油子,人长的很有派头,但说出来的话十句里面九句是虚的,还有一句是没人听得懂。

    他也是常务副市长韦俊海的嫡系,按说对季子强应该不会假以颜色的,但其实不然,他见了季子强很客气,一坐下就对季子强说:“小季,很不错吗,听说你进洋河常委了,进步不小,好好努力。”

    季子强也很客气:“这都是领导带的好,以后还请平市长继续教诲。”

    平智容就哈哈的笑笑说:“那用的着我来教诲,叶市长身边的人,水品,能力那是不错的。”

    两人就寒暄了一会,人都到齐了,就开始了讨论。

    季子强也想多听听大家的经验,对夏粮收购中存在的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他都在认真的学习和牢记,特别是一个容易引发突发事故的问题,像给农民打白条啊,收粮中征收统筹款啊,粮站的服务态度等等。

    这两个小时的讨论结束后,大家又是到大会议室继续听报告,但下午的会场气氛就不比早上那么散漫了,因为来了个更大的人物江北省的省长乐世祥。

    省长乐世祥穿着合体而高档的休闲服,他没有大部分领导那样的肥胖臃肿,有些消瘦文弱,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学究气息,讲话也很少低头看稿子,但说出来的话是洋洋洒洒,滔滔不绝,时而妙语连珠,时而凝重深沉。

    前排的各市领导都很专注的记着笔记,不时的点头颔首,配合着乐省长的语音顿挫,穿着漂亮的服务员小妹妹,轻脚轻手的穿梭于会场,给大家添加茶水,就算再号色的老大也不敢多去看上两眼,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最后省长乐世祥总结道:“同志们,做好今年小麦收购工作,对于确保我省粮食市场供应和价格稳定,保证粮食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各级粮食部门一定要加强领导,高度重视,把做好小麦收购作为当前粮食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要认真分析小麦购销形势,精心组织安排,全力以赴做好今年的小麦收购工作,为促进粮食增产和农民增收,确保全省粮食安全做出新的贡献谢谢大家”

    掌声持久的响起,特别是坐在前排的市级领导们,更是甩开了自己那肥厚的油手,玩命的拍着,到后来那手掌就变成了一双双通红的腊肉。

    晚上就是一个简单的会餐,各市县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互相的敬着酒,说着一些官场中不咸不淡的恭维客气话,所有人的耳朵都成了垃圾桶什么话都可以往里面扔的。

    季子强在这局宴会中起初很是低调,客气的应付着别人的虚假,你看他貌似漫不惊心,实则察言观色,用自己手中的酒杯控制着整个饭桌的局面,他看到火候已到,以横扫千军的气势,轻轻举起酒杯,大气的向每一个人发出了邀请和挑战,把这局面推向了高巢。喝酒其实就是喝最后那几杯。

    本来喝得差不多了,但大多数人心里总像还空着半斤的酒量。季子强抓住了这个火候,撩拔得大家欲罢不能,心里嘴里极其畅快。

    高高兴兴的吃完饭,就在季子强离开餐厅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人大主任程南熙,程主任也刚从招待所一个包间里出来,两人就面对面的撞见了。

    季子强连忙招呼一声:“程主任好,你也在这开会。”

    程南熙主任马上就认出了季子强,就站住了脚步,含笑说到:“呵呵,是柳林市的小季啊,好久不见,你陪叶市长来开会吗”

    季子强走近一点说:“我没在市里了,现在下基层县上了。”

    程南熙有点意外的说:“奥,叶市长还真舍得放你下去,对了,听说柳沟的修路已经开始启动了,谢谢你们啊,为我老家做的贡献。”

    季子强就陪着程南熙往外面走,这时候就有很多其他市县的领导不断的和程南熙打着招呼,并且很是羡慕的看看季子强,没想到这人和程主任还如此的熟悉。

    说道了柳沟的修路,季子强就不得不道歉了:“程主任,这事情我还想给你道歉一下。”

    “道歉什么”程南熙转过头看了一眼季子强说。

    “本来我是计划在施工中用柳沟的村民的,但我这一调走,后面的事情就插不上手了,叶市长也提议过这个方案,但结果”季子强在说话时候就想到了叶眉打电话过来时候的无奈,他就把这个问题做出了延伸的解释。

    程南熙已经从季子强的话里听出了问题,本来这事情已经过了,他就没有多想,现在季子强一说,就让他再一次的关注起这个问题了,看来叶市长受到的打压不小啊,这葛华书记也有点过份,一个小小的工程他都不放过,人太贪了迟早是要吃亏,走着瞧吧。

    程南熙就很淡然的笑笑说:“呵呵,这怎么谈的上道歉的话,你当初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在具体实施中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不怪你。”

    解释了这个问题,季子强也就没有其他事情和程南熙多谈了,他懂得恰到好处,因为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好几个和程南熙一个包间的人,季子强是不能过份的抢人家的风头和机会,那会引起公愤的,他就适可而止的告别了程南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司机小徐估计是到其他房间找同行打牌去了,最近流行一种叫挖坑的扑克牌打法,很多人都乐此不疲的专研着,季子强也会,但每天工作忙,很少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