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葛副市长刚才看到的一点没错,季子强的确是在韦俊海的办公室,不过季子强并不是葛副市长想象的那样,来给韦俊海汇报严友荣行贿问题,季子强是来找韦俊海商议钢厂厂长人选事宜的。

    自然了,季子强也不会一来就说这个问题,他先是给韦俊海汇报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工作,这让韦俊海一时摸不着头脑,搞不清季子强今天来找自己的真实目的,像这些事情,季子强大可不必给自己汇报的如此细致。当季子强用了好长时间,汇报完这些事情之后,季子强才话锋一转说:“书记,现在还有一件事情也很重要,就是钢厂的厂长要赶快定下来,不然就会影响到我们整个柳林市今年的经济数据了。”

    韦俊海这才明白了季子强今天来的目的,在这个问题上韦俊海是不会做出丝毫的让步,他现在对季子强有了太多的戒备和防范了,季子强在短短的半年的时间里,就在市政府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轻而易举的就压制住了葛副市长和副市长解之容,让自己对政府已经有了一种鞭长莫及的感觉,这是韦俊海绝不能容忍的。

    所以在钢厂人选的问题上,韦俊海就毫无意外的,坚定的站在了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身后,帮他们撑起了一道钢铁盾牌,他要在这个事情上一举击溃季子强,要让所有市政府的干部看一看,到底谁才是柳林市的老大,让他们也想一想,跟谁走才能走的更远。

    当季子强一提起钢厂厂长人选的时候,韦俊海就很淡漠的说:“这个事情是应该马上就解决,对了,我不是让你和葛副市长好好磋商一下吗,你们最好先拿出一个统一的意见。”

    韦俊海并不急于强势的压制季子强,因为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已经是毫无悬念的占据了主动,你季子强无非今天就是想再来讨我个意见,再来解释和辩白一下,那你就尽管的说,任你千条计,我是老主意,这感觉真的有一种猫戏老鼠的味道了。

    韦俊海用有点好笑,有点嘲讽的眼光看着季子强,等他说。

    季子强就真的说了:“我和葛副市长也商议了一下,虽然还没有具体的达成一致,但我想应该问题不大,葛副市长也是一个很注重实际的老领导了。”

    韦俊海听着季子强这痴人说梦的话,真的感到不笑就对不起自己了,他哈哈哈的放声就笑了起来,季子强很奇怪的看着他,这有什么好笑的

    韦俊海笑过之后说:“难得季市长今天对葛副市长有如此高的评价啊,哈哈,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事先达成一个意见出来,这样就不用上会再讨论了,也省事不少,你说呢子强同志。”

    看来韦俊海是一点都不会让季子强绕到别处去的,他让事情又一次的回到了,留给季子强的也依然是最初的那两种选择。

    季子强也自嘲的笑笑,就准备再说点什么,但在这个时候,韦俊海的办公室门就响起了敲门声,季子强也就收住了自己的想要说的话,他和韦俊海一起往门口看了过去。

    市委纪检委的刘永东走了进来,季子强的眼中就闪出了一丝笑意,刘永东脸色凝重的踏进了韦俊海的办公室,但他一走进来,看到季子强也再在这里,就稍微的一愣,忙说:“哎呀,季市长也在这里啊,我打扰你们谈工作了。”

    季子强笑着说:“我和韦书记也快谈完了,你也找韦书记啊。”

    不过季子强说是这样说,却没有想要急于离开的样子,这就让刘永东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当他的面汇报这个问题了。

    韦俊海很快的就看出了刘永东是有事情而来,但季子强自己不说离开,韦俊海也是不好直言打发季子强走路的,不过想来刘永东也不会说什么和季子强有关的事情,韦俊海就大度的挥挥手说:“永东啊,又什么事情吗。”

    他见刘永东点了点头,就又加了一句:“什么事啊,说吧,刚好季市长也在,我们还可以现在就商量一下。”

    刘永东见韦俊海并不忌讳季子强,他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这件事情本来也和季子强无关,因为葛副市长在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说出季子强手里也有严副厂长的一个银行卡,要是那样说了,事情的性质就改变了,那葛副市长就不是主动给组织汇报了。

    刘永东就走近了几步,对韦俊海说:“这是刚才葛市长到我们办公室主动说的一件事情,因为涉及的问题比较严重,所以来给书记汇报一下。”

    说着话,刘永东就把材料递给了韦俊海,韦俊海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刘永东,感觉他说的话不清不楚的,他就接过了材料仔细的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韦俊海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很郁闷的看着材料,他并不是为严副厂长的这个行为在气愤,这对他来说早就心里有数,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葛副市长,这小子平常的为人自己是知道的,想不通他怎么会做出如此之事来,这一个人的转变也太快了点吧,过去怎么就没有发现葛海浩还有如此的高风亮节。

    问题是你葛海浩学好也罢,良心发现也行,但你葛海浩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弄出这件事情啊,你这不是让我难受吗刚刚对季子强拉开了架势,准备打压他一次,灭一灭他的威风,消一消他的锐气,你这一搞,整个战役就前功尽弃了。

    韦俊海在郁闷的同时却并没有忘记还在自己身边坐着的季子强,他沉稳快速的思考了一下,就对刘永东说:“立即组织专人,对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说完就把材料递给了刘永东,刘永东想要再问一下详细的细节,但韦俊海大手一挥说:“不用细说了,按你们程序进行就是了。”

    刘永东也就醒悟过来,知道韦俊海不愿意在季子强的面前提起此事,他也不想多事,就点头说:“那我先过去了,书记和市长你们慢聊。”

    季子强客气的抬了抬屁股,意思了一下,就转过头来对韦俊海说:“什么事情啊书记,看永东同志急匆匆的样子。”

    韦俊海还在思考这件事情给自己带来的变化,自己会不会成为大家的笑料呢就在前几天,自己还旗帜鲜明的准备支持严副厂长,但今天就出了这一档子事情,季子强会怎么看待自己

    想一想韦俊海就感到恼火,他见季子强问他,连忙打住了心中的思考,如无其事的说:“现在这领导啊,唉,算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季子强也就没再追问了,看来季子强还是很好对付的,他没有太重的好奇心吗,季子强就说:“书记啊,我也是经过多方了解和考察的,我真的感觉朱副厂长更适应钢厂的全面管理,从我本身来说,我和他们两个副厂长都非亲非故,按理不应该这样三番两次的来纠缠此事,给书记你添麻烦,但想一想钢厂上万的职工,我就感到压力重重。”

    韦俊海听着季子强如此诚恳的表诉,又看到季子强如此谦虚的表情,他好像也被季子强的诚意感动了一样,谈口气说:“子强同志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啊,老是感情用事,唉,不过一个干部对基层有感情也是好事,至少说明你心有群众,算了,既然你如此看好朱厂长,我也只能给你这个面子了,维护你在柳林市的权威是很有必要的,那就这样吧,钢厂这事你们政府自己定,我就不费神了,但仅次一次,下不为例。”

    季子强见韦俊海如此理解和信任自己,也是感动万分,忙说:“谢谢,谢谢韦书记的理解和支持,和你这样通情达理的老领导搭班子,是我的一种运气啊。”

    韦俊海呵呵呵的笑了笑,挥挥手,就不在说什么了。

    季子强也很是谦恭的给韦俊海道了别,又连说了好几句好听的话,这才离开了韦俊海的办公室,一路掩饰着自己快要绷不住的笑意,回到了政府自己的办公室。

    一回来,季子强也不等坐定,马上就电话叫来了彭秘书长,让他立即准备文件和对钢厂厂长的任命手续。

    彭秘书长疑惑不已,不是要上常委会讨论吗,不是要和葛副市长沟通吗怎么现在这些程序都不要了,就这样定下来了,这季子强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获得了韦俊海和葛副市长的退让呢

    彭秘书长是不大明白的,但他有种预感,一定是季子强又使出了什么奸计,不然怎么会是如此一个结果呢

    市政府是风平浪静的,但纪检委那面就忙了起来,他们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就寻找起了钢厂的副厂长严友荣同志,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最后他们到底还是在一个酒店找到了严友荣同志,这严同志还没起床,昨夜哪一场酒喝的他人事不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