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葛副市长也热潮冷讽的说:“季市长,我感觉韦书记关心一下钢厂也是对的,我从来都不敢把钢厂当成一个小事情来看,在柳林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没有小事。 ”

    靠,季子强让葛副市长捡了个漏,让人家教育了两句,这不怪人家,只怪他用词不当,怎么能把钢厂这事情说成小事,这不是自己往人家枪口上撞吗

    季子强却并不生气,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说:“葛市长说的对啊,这的确不能算小事了,既然葛市长也感觉此事重大,那我们就干脆上常委会定这个事算了。”

    季子强在起初哈哈哈大笑的时候,葛副市长是冷眼旁观的,你季子强笑就是了,你好好的笑,放声的笑,我就看你笑完以后,怎么和我统一这件事情,但当季子强说完话以后,葛副市长就很奇怪了,季子强你有病啊,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常委会上是几斤几两啊,那地方你能说的上话谁会站在你那一边

    但季子强明知道自己在那个地方的劣势,他还要到那个地方去,这就让葛副市长有点好奇了,不过他并没有感到担心或者惊讶,他也知道,季子强总是要搞出点花样的,也许是他不想对自己低头,所以想在常委会上找个台阶下去吧。

    葛副市长就说:“季市长,这件事情如果你希望上会,那就上会好了,我是无所谓的,到那个地方也好,大家都讨论一下,更有利于对人选的甄别。”

    季子强也点头,很狡黠的笑笑说:“那就这样吧,本来我还希望可以先和你沟通一下,呵呵,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那就会上再谈吧。”

    季子强这幅表情到底还是让葛副市长心里有了一点疑惑,对所有反常的事情,葛副市长都想要仔细的想想,问问自己为什么,现在季子强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副表情,他难道真的是希望在常委会上找个台阶下吗感觉也未必啊,要找台阶方法很多,何必在常委会上让大家否决掉自己的提议呢,那其实换一个角度来看,更丢人啊。

    葛副市长因为有了疑惑,他也就没有马上站起来离开,他反而是拿出了自己包里的烟,帮季子强发上了一根,他是不会给季子强点烟的,不过就算这样发烟,对葛副市长来说,也是很少,平常他和季子强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尽可能的早点离开,不愿意看到季子强那张破脸。

    季子强就自己拿起办公桌的打火机,给自己点着了烟,他一看葛副市长还没点上,就没有站起来,隔着办公桌递了过去,这袖子就把桌上的一本领导干部组织纪律建设若干规定的书带了下去。

    葛副市长接过了打火机,低头弯腰就捡起了地上的书,看看名字,感觉有点好笑,季子强一天还看这破规定,他就把书递给了季子强,但就在这时,从书里就掉出了一张金黄色的工行卡来,银行卡掉在桌子上发出了很好听的声响,季子强和葛副市长都一起看向了银行卡,两人都没说话。

    葛副市长犹豫了一下,就拿起了卡说:“市长,怎么把卡放在这书里,万一丢了多麻烦。”

    季子强接过卡,淡淡的看着葛副市长说:“丢了也没关系,倒是便宜了严副厂长。”

    葛副市长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眯上眼,就那么几秒的时间,他突然的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睛一下就睁的老大,看着季子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季子强就把那金灿灿的银行卡拿在手上,让它在手中盘旋着,一面说:“葛副市长那卡也是六个六的密码吧,呵呵呵呵。”

    葛副市长现在才感觉到了事情的危机,难怪季子强想要上常委会,难怪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手中原来是有严副厂长的这张底牌在,这个严副厂长真混蛋,既然请自己帮忙,怎么能又给季子强送钱,而且听着口气他还把给自己送钱的事情也给季子强说了,不然季子强怎么知道自己那里也有一张严副厂长的银行卡,而且还知道密码是六个六

    他的汗水有点往外冒了,对严副厂长这个人,其实葛副市长并没有太多的深交,他们过去的几次接触都是在秘书小唐的撮合下完成的,这样的人最为可怕,他为了自己升官,去出卖别人也是又可能的,为了让季子强收下这钱,他一定会说别人也都送过了。

    季子强一直这样平静的看着葛副市长,从他的表情中,季子强也已经看出了自己猜测的正确,不过这个猜测在现今这样的社会,其实一点都不难,不花钱想当官,凭什么何况葛副市长还力挺严副厂长的这幅嘴脸已经早就说明了一切。

    葛副市长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他冷冷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这个严友荣胆子也太大了,他还敢给你送钱,我看这问题可以查一下。”

    季子强笑笑说:“我也是这样准备的,只是韦书记让我和你统一一下,所以就问问你,如果你坚持用严友荣,万一他在出点事情,你如此力挺他当厂长,本身就会有人往这个上面联想的,你说是不是啊”

    葛副市长一面紧张的思考,一面说:“是,是,这是个问题。”

    季子强就轻松的说:“所以我请你再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个人选的问题,不过我相信就算你依然坚持你的看法,也毫无用处。”

    说道这里,季子强冷笑了两声,就不再说话了。

    葛副市长现在已经是有点乱了阵脚,因为只要季子强把这个卡一上交给纪检委,严友荣百分之百的就要进去了,而季子强是一定会这样做的,季子强的老辣和狠毒自己是早有所闻,对季子强的为人自己多少还是知道一点,一但严友荣进去,葛副市长就不敢完全指望严友荣能够那样够义气的把自己保住,进了那个地方,谁知道他会说什么,搞不好连自己和他到邻市找小妹的事情都交代出来了。

    葛副市长也是见过和知道很多平常很够胆量和很有义气的人,最后一进去,就核桃板栗的一堆全部吐出来了,对检察院和公安局来说,十个案子,其中八个都是这样扯出来的。

    葛副市长就试探着问季子强:“季市长准备什么时候让纪检委查这个事情”

    季子强笑笑,吸了口烟,并不说话了。

    葛副市长又在季子强办公室坐了一会,看看实在和季子强也是没什么话可说了,他本来心里也急,就只好告辞离开了。

    回到了办公室,葛副市长叫来了秘书小唐,对他说:“都是你一天乱招惹的人,现在麻烦出来了。”

    小唐有点吃惊,他也知道葛副市长让季子强叫去了,现在看葛副市长的脸色,的确是发生了重大事情的样子,他就忙问:“市长,怎么了,什么事情”

    葛副市长气急败坏的说:“你引来的那个严友荣,真是混蛋,他竟然给季子强也送了钱,季子强已经准备要纪检委,检察院插手了。”

    秘书小唐是真的大吃一惊了,他相信严友荣是肯定会给季子强也送钱的,这个人就是个官迷,为了当官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那么一旦季子强让纪检委,公检法插手调查,这很难说最后不扯到葛副市长身上,小唐的脸也有点发白了。

    他快速的掏出了电话,给严友荣拨了过去,很可惜,严友荣的电话关机,已经联系不上了,这让小唐和葛副市长更是紧张起来,葛副市长就想到了刚才自己问季子强什么时候出来这事,季子强脸上那莫测高深的笑容。

    莫非季子强已经下手了,也或者是严友荣被季子强安排人控制住了,但不管是那种情况,葛副市长都感到危机重重,在这个暗流涌动的官场,一步错就会步步错,稍有不慎也会全军覆没,他就让小唐务必在今天早上和严友荣联系一下,问问情况。

    但是直到早上快下班的时候,还是联系不上严友荣,葛副市长也就不在耽误,他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门,随时的留意着季子强的脚步声,当他听到季子强准备离开的时候,当葛副市长看到季子强已经前往市委去的时候,葛副市长再也不能耽误了,一但季子强揭发了严友荣,而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给组织说明和坦白这件事情,自己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就远远的跟着季子强,一直跟到了市委,见他似乎准备要去韦俊海的办公室以后,葛副市长就不再犹豫,他几乎同时就跨进了纪检委的办公室,把严友荣给他送的卡,还有严友荣想要自己帮他当生钢厂厂长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给纪检委刘书记做了说明,并说自己本来昨天就要过来的,但因为昨天工作太忙,就把这事情给耽误了。

    刘书记也让纪检委的几个同志做了认真的记录,最后立即拿上这些葛副市长签字画押的情况说明材料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