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论当然是给葛副市长送了,自己也绝对和葛副市长无法在这个问题上统一,可是不统一就要上常委会,以自己现在在柳林市常委会的实力,在常委会上自己一定会输的更惨。

    季子强就为难起来,整个下午的检查他都怏怏不快,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被他检查的所有单位领导都紧紧张张的,生怕是自己工作没做好惹到了季子强。

    第二天,季子强并没很快的找来葛副市长商议钢厂的厂长人选,当然了,人家葛副市长也是一点不急了,根本就不用再急,现在就看你季子强怎么做,但不管你用什么方式,这次都将不会让你称心如意了。

    季子强先让刘副市长把钢厂的两个副厂长分别的叫过来,他还想在好好的和他们谈一谈,严友荣也罢,朱鹏宇也罢,季子强还是想郑重其事的和他们谈谈钢厂的未来和管理的,如果朱鹏宇也是一个花架子,那自己大可不必再来费什么脑筋了,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严友荣上来就成了。

    这次谈话季子强很严肃,他先和严友荣谈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季子强得出了最后的结论,这个人一旦当上钢厂的厂长,势必会让钢厂陷入更大的危机中,

    他根本就拿不出一个合适可行的钢厂规划来,言谈中全是那些虚无缥缈的空话,这还不算,当季子强说:“市里对你们钢厂的厂长人选很有争议,所以还希望你能够踏踏实实的想一想将来的工作。”

    严友荣就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这次谈话已经没有了上次来给季子强送钱时的低调和讨好,他说:“我也听说了市长会议上有点分歧,但我更相信市政府和市委的领导一定能辨别好坏的,我相信组织。”

    他这一个“市委”二字的出现,就让季子强脸上闪现出了一股怒气,一个小小的厂长,竟然也准备要仗势欺人,看来这次事情现在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自己注定要成为这次事件的一个笑柄,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唯独自己还在这苦苦支撑。

    严友荣当然是通过了葛副市长的秘书小唐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进度,也知道了韦俊海和葛副市长,还有吕副书记都会站在自己这边来抵制季子强,那么就算季子强心里很讨厌自己,那有如何,他总不能超越常委会具有绝对优势韦书记。

    但很快的,严友荣也警觉了起来,自己切不可在这件事情上和季子强结成仇敌,季子强不管怎么说还是市长,自己以后少不得还要受他的管辖。

    他就又稍微的收敛了一点说:“季市长的教诲和提携我也永远不会忘记的。”

    季子强强忍住心中的愤慨,淡淡一笑说:“你都知道了啊,是啊,看来在这次竞争中你是很有优势的,我也不会为难你,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带领钢厂走向发展。”

    严友荣听了这话,大喜过望,也就开始讨好和谦虚起来了,季子强也比刚开始时候对他热情了许多,也亲和了许多,所以在季子强让他离开的时候,严友荣还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看晚上能不能一起坐坐,多和市长你接触一会,我就感觉自己又有不小的进步。”

    季子强听的一身只掉鸡皮疙瘩,不过人家既然是邀请自己,自己也就给个面子,季子强说:“嗯,到下班我们再联系吧,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坐坐,对钢厂我还有什么多事情想要了解。”

    严友荣一听季子强这话,就欢天喜地的离开了政府,准备到酒店安排活动了。

    朱鹏宇过了一会也来了,他们过去在钢厂见过几次面,朱鹏宇对季子强总体感觉不错,认为季子强是个肯做事,有能力的人,同样的,季子强对朱鹏宇也颇有好感,从过去的接触,以及季子强从侧面听到的很多别人的议论中,季子强还是认可这个朱鹏宇的。

    两人也没有太多的寒暄,季子强就单刀直入的说:“最近市里正在考虑钢厂班子问题,朱厂长对此又什么看法。”

    朱鹏宇年纪将近50,他不是柳林本地的人,是大学毕业进了省钢,做到了省钢技术部主任,柳林钢厂曾今一度技术人才单薄,很多新钢在研发和生产上都出现问题,于是当时叶眉的前任老市长就找到了省工业厅,请求省上支援一下,这最后就把朱鹏宇调到了柳林钢厂,给了个技术副厂长,主管新品开发和技术生产。

    这就决定了朱鹏宇在很多时候要受到包括严友荣在内的很多柳林本地人的排挤,不过朱鹏宇很有点知识分子那种清高和淡然,也不大参与到钢厂的派别斗争中去,这样好多年以后,慢慢的大家也就习惯于他的存在了,钢厂普通干部和群众也越来越接近他,支持他,他在钢厂也就逐渐的站稳了脚跟。

    最近朱鹏宇也是忧心忡忡的,厂长出事了,但钢厂绝不能因为一个厂长有问题就受到巨大的影响,还有这么多人要吃饭,要养活家人,所以赶快振新钢厂,恢复正常的生产最为紧要。

    但这就需要一个班子的齐心协力,很多环节是需要严友荣配合和支持才能解决,比如资金这一块,过去一直是厂长自己负责签字审批,现在就到了严友荣的手上,但他既不对钢厂资金做出规划,也不安排人员前去回收欠款,还经常在厂里找不到他的人,这就让朱鹏宇捉襟见肘,一个人难以应对钢厂的危局了。

    现在季子强一问他,他毫不犹豫就说:“我没有太多的看法,我只有一个希望,不管是市里安排一个厂长来,还是在钢厂提拔一个,但都希望市里能够尽快一点,不然很多工作都难以有效开展。”

    季子强点下头说:“不错,这事情马上就要定了,那么你对自己和严副厂长作何评价,你感觉你们两人谁更适合厂长的职务。”

    季子强的问话很突兀,也很直接,一下就吧朱副厂长给考住了,他犹豫了好一会才说:“市长要问道这个问题啊,怎么说呢,应该是各有优势吧。”

    季子强看他有点紧张,就拿出烟来,给他散了一根,自己点上火,把打火机递给他说:“朱厂长能不能说说你们之间的差别。”

    朱副厂长吸了烟,慢慢的让烟雾从鼻孔中喷出,他想了想说:“要说到在钢厂的技术上,我有一点优势,但要说到跑外和于客商拉好关系上,严厂长就又有很强的能力,所以只能说各有所长。”

    季子强很赞赏的点了点头,这一点季子强也是看的出来,但他还是要听一听他们彼此的看法,现在朱副厂长就相对的客观,而刚才严副厂长就完全是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了,这是人品的问题,虽然在这个社会上人品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但季子强还是希望在未来自己所管辖的地盘上,重树一下道德和品质,当然这也就是他一个希望,按眼前这世情,恐怕这个期望是很难实现的。

    季子强就问到了钢厂的未来和朱副厂长对钢厂的设想,朱副厂长也是侃侃而谈,说出了很多可行而且实用的方法,比如抓紧技改,让3号钢炉生产特种钢材,再比如适当提高回收废品的价格,变费为宝,减少外购钢锭,最大限度的降低成本,又比如,在几个紧俏的品种上施行预定销售制度,可以极大的缓解钢厂经营资金等等。

    季子强不懂钢厂,不过万事万物都有他的客观规律,举一反三,一通百通,这对季子强还是不太难,在几个小时的谈话后,季子强就坚定了让朱副厂长成为钢厂厂长的决心,为实现这个想法,在朱副厂长走了以后,季子强又想了许久。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强才给葛副市长打了一个电话,请他过来坐坐,说是想和他商量一下钢厂厂长的人选问题。

    葛副市长感到好笑,季子强今天难得的要给自己低一次头了,这个想法一出来,葛副市长就感觉浑身的舒泰,每一根神经都润展展的,他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客气了两句,就坐了下来。

    季子强也很热情的让秘书给他泡上了茶水,说:“葛市长最近也辛苦啊,听说上次你下乡一天就跑了三个点。”

    葛副市长就有点自得的笑笑说:“工作就是这样,闲的时候偷偷懒,忙的时候就要拼上命,季市长最近也辛苦,呵呵。”他看到季子强如此讨好自己,还是有点兴奋的。

    季子强接过了葛副市长发的烟,又说:“今天请葛市长过来商量一下,韦书记专门给我说了,希望我们两人能够拿出一个统一的意见,我想这应该没多大难度吧”

    葛副市长就呵呵一笑,他不置可否的说:“韦书记看来也很重视柳林钢厂啊。”

    他回避了季子强提出的问题,并不给季子强一个好听的话,显然就是摆明了不会改变自己上次会上的观点了。

    季子强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说:“是啊,韦书记是很关心,不过我们不能总是拿一些小事去麻烦韦书记,你说是不是”

    季子强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对葛副市长这种动不动就去找韦书记的行为,季子强是很有点鄙视。

    葛副市长却并不感到难为情,对他来说,既然在市政府我说出来的话总被你季子强压住,哪我当然要找一个能压得住你的主了,难不成我就这样任你为所欲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