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了,你团结了群众,相应的和上级领导就接触时间少了,这一点他就比不上严友荣了,严友荣无时无刻不在削尖脑袋往上面领导身上钻,在两人对钢厂发展和管理上,朱鹏宇也远远的超越了严友荣,但就是这样一个副厂长,却在市政府的领导心目中没有多少地位,他们在办事和谈论中,往往把严友荣当成了钢厂的代表人物。

    就像今天的市长例行会议一样,当季子强吧其他几个问题刚刚说完,葛副市长就急忙的提出了钢厂的领导配置问题,他说:“今天我就借这葛工作会议谈一下钢厂的问题,现在钢厂群龙无首,我们政府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吧他们班子搭建起来,这样才有助于钢厂的正常生产经营。”

    季子强不用脑袋想就知道,今天葛副市长能提出这个问题,毫无疑问的是严友荣给他做了工作,换句话说,就是给他下了本钱。

    季子强就没有说话,不过管工业的刘副市长也说了:“是啊,这个问题是应该解决一下,钢厂最近效益下滑的眼中,在这样下去真的就难以为续,无法正常经营了。”

    葛副市长见刘副市长也赞同他的观点,就忙说:“是啊,是啊,我也有这担心。”

    季子强也明白,一个工厂没有一个主事的领导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也不反对这个提议,季子强就说:“葛市长和刘市长的看法不错,这事情是应该定一下了,对于厂长的人选大家又什么看法。”

    葛副市长不能呢个别人说话,他就抢先开口了:“季市长,这个厂长人选我就先提一个,大家也都认识严友荣同志吧,我感觉这个同志在钢厂时间长,经验多,用他可以起到稳定钢厂的作用。”

    说完,葛副市长就看着季子强,希望听一听他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没有季子强的点头,这件事情还真的有点麻烦。

    季子强却没有急于表态,他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季子强就看了一眼刘副市长,希望他谈谈自己的看法,毕竟他是主管工业的。

    刘副市长看到了季子强投向自己的目光,他其实和季子强的看法是一样的,虽然两人还没来得及沟通,但现在他不发言也不成了,他就说:“既然今天谈到这个问题,我就说说自己的看法,首先申明一下,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对不对大家都可以议的。”他必须先说下这个意思,一免万一季子强和自己的看法不和,让季子强心生疑惑。

    见大家都在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刘副市长就又说了:“刚才葛市长提的人选也不错,但我还是比较看好钢厂副厂长朱鹏宇的,这个同志工作认真,业务能力很强,在钢厂的干群中也很有威望,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季子强就微笑了一下,向刘副市长暗示了自己的认可,刘副市长也看懂了季子强这个表情,他的心里就轻松起来了,他知道,葛副市长一定会站出来反驳的,但既然又季子强的支持,他也就准备好随时反击了。

    果然不错,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葛副市长的脸色就沉了下去,他很气愤,也感到了悲哀,在过去那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过去自己提出的建议,很少有人这样立即就反对的,那时候他们更多的是认同和附和自己,现在季子强一上来,自己的状况就发生了改变,这很让葛副市长痛心。

    不过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葛副市长寒着脸,冷冷的说:“刘副市长此言差矣,这两个人各有优点,但从两人的进厂时间和担任副厂长时间上算,朱鹏宇厅长明显少了几年,这就从经验上欠缺了许多,所以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刘副市长现在是一点都不虚他的,见他说完,也呵呵一笑说:“葛副市长,这工作可是不能论资排辈啊。”

    他有意的也带了个副字叫葛副市长,同时在说完后又看了看季子强,这意思就很明显了,所有的人都看的懂,要是论资排辈,哪你葛副市长应该坐在季子强那个位置上了。

    葛副市长的脸一下就涨红了起来,他鼓起了双眼,就要说几句硬话,季子强是不希望他们为这事情吵起来的,就笑笑说了话:“两位市长看法不同这很正常,要是都一个看法哪我们也就不用每次开会来讨论很多事情了,这样吧,我看这次政府就打破常规,我们也不要闭门造车了,把这两个人选放到钢厂去,让他们的职工自己选举,你们看怎么样”

    季子强这看似不偏不倚的方式,其实已经是偏向朱鹏宇了,因为他知道朱鹏宇在钢厂的威望和牢固的群众基础,只要这次吧权利下放给钢厂,结果一定是朱鹏宇当选。

    葛副市长的脸就沉了下来,他也看出了季子强的企图,他也不是糊涂人,对这两个副厂长的情况也是有所了解了,但季子强这话说的冠冕堂皇,无懈可击,他也无法反驳,同时在今天他提出这个议题的时候,也并没有指望可以在市长会议上通过自己的提议。

    他自然有他的办法,所以葛副市长冷哼一声,就不再接口说什么了。

    季子强见大家也没其他异议,就对刘副市长说:“这件事情刘市长就多费点心,可以按这个方法整理一个文件,下发到钢厂,然后你和办公室就准备监督选举,确保公正,透明。”

    刘副市长颔首答应了,说自己下去马上着手准备,力争在最短的时间把这件事情办好。

    其他也没什么事情,季子强就宣布散会了。

    下午季子强就忙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在前往几个厂矿检查的路途上,季子强接到了韦俊海的电话:“子强同志,我许啊,嗯,你好。”

    季子强就拍了拍前面司机的肩膀,示意他开慢点,免得电话掉线,但到底这有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季子强也不大清楚,不过反正他每次在车上接电话,都要让司机开慢点。

    季子强就说:“韦书记你好啊,有什么事情吗,我在城外呢。”

    韦俊海就说:“是这样,我听说你们一早在政府开了个会,研究了钢厂厂长人选的问题。”

    季子强眉头一皱说:“嗯,是的,准备让钢厂自己选举。”

    韦俊海就呵呵的笑了笑说:“子强啊,这我就要说你两句了,对柳林一些重点的企业,我们还是要陪小心谨慎啊,选举固然有它的好处,但也会有弊病,特别是现在很多厂矿的群众都和厂领导又矛盾,一但我们对钢厂开了这个头,他会不会引起其他厂矿的连锁反应呢,其他厂的工人要是对厂领导不满意,都要用这个方式解决,那你想下,会是什么后果。”

    季子强邹着眉头听完了韦俊海的话,想了想才说:“韦书记有这个顾虑也是对的,但我还是希望可以通过民主选举来确定钢厂厂长,至于其他企业,如果职工有这个愿望,如果工厂的效益确实不理想,我们也可以用着方式,你说是不是,韦书记。”

    韦俊海在那面声音就有点发硬的说:“季市长,这不是一件小事,柳林市的企业要都这样搞,那还不乱套了,我反对你这个想法,这样吧,我们把钢厂厂长的事情在常委会上研究决定吧。”

    季子强就有点郁闷了,常委会,常委会研究那还不是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常委会上我说的上话吗,季子强就淡淡的说:“韦书记,我看用不着上常委会吧,这只是一个企业领导,感觉有点小题大做了。”

    韦俊海就冷冷的说:“本来是用不着上会,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都认为副厂长严友荣同志更适合在钢厂管理,但你一定要各执己见也没有办法,至于说到小题大做,我看一点都没有,钢厂在柳林市也是又份量的一个企业,他的走向对我们柳林市各项经济指标都是又至关重要的影响。”

    季子强心里着急,就忙说:“韦书记。”

    韦俊海打断了季子强的话,说道:“你自己在思考一下,或者你和葛副市长商量一下,你们可以统一起来最好,也是你们还是又分歧,那我们就上会研究。”

    说完这几句话,韦俊海也不等季子强在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让季子强握着电话发了好久的愣。

    从这个电话中,季子强分明感觉到了韦俊海开始对自己紧螺丝了,他是不能容忍政府在自己绝对的掌控中,他刻意的通过这件事情来提高葛副市长的威望,让大家不能对市委在政府的威慑掉以轻心,不过对这一招,季子强是曾今想到过,葛副市长只要在政府显露疲势,他就会用这个去鼓动韦俊海,让韦俊海帮他撑腰,来给自己施加压力的。

    问题是想到并不难,怎么对付才是关键,韦俊海让自己和葛副市长商议,这纯粹就是与虎谋皮,严友荣能给自己送钱,难道他就不能给葛副市长送要是他没有送,葛副市长能今天为他全力以赴的争取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