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严友荣暗自叫声侥幸,又客气了两句,才收回了那个信封,看看季子强对他也冷淡了许多,他也不敢提出接任厂长的话头了,就虚情假意的又汇报了几个问题,才告辞离开。

    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严友荣并没有直接回去,他又到了一趟葛副市长的办公室,本来他还是有点担心的,他和葛副市长的秘书很熟悉,但对葛副市长接触并不多,不过在秘书小唐的暗示中,严友荣把本来准备送给季子强的那十万元的银行卡就给了葛副市长,没想到葛副市长并没有说过多的客气话,只是笑笑简单的说:“你们钢厂确实需要尽快的做出调整,这样对你们钢厂的恢复正常生产很有利。”

    严友荣就很讨好的笑笑说:“葛市长说的不错啊,现在整个厂里是人心惶惶的,都在担心,那个朱鹏宇副厂长又到处招摇生事,所以不能在拖了。”

    葛副市长沉思着点点头说:“是啊,你放心回去吧,市里这几天也要研究这事情了。”

    严友荣听到葛副市长那放心回去几个字,整个的心花怒发起来,他领悟的出这几个字的含义,他就笑着说:“晚上我想请葛市长一起坐坐,不知道市长有没有时间。”

    葛副市长皱眉想了下说:“这样吧,你和唐秘书联系吧,现在我也说不上。”

    严友荣就再一次讨好的奉承了葛副市长几句,才离开了办公室,和秘书小唐商议去了。

    在送给小唐一个红包后,小唐就说让他晚上先安排,自己会尽量的让葛副市长过去,不过小唐又说:“晚上你活动安排充分一点,最好不要在柳林市,这样葛市长放不开的。”

    严友荣心领神会的说:“没问题,到邻市去,开车不过个把小时就到了,我先过去安排,晚上还请唐秘书帮忙周全一下。”

    小唐就点头答应了。

    到了晚上,小唐果然帮着葛副市长推掉了几个无关重要的应酬,带上车一路就开往相邻的一个市了。今天他们也没有带司机,车市秘书小唐自己开,由于正直下班高峰,环城路上车堵的很厉害,他们到了严友荣预定的那家饭店时快7点半了,葛副市长和唐秘书来到三楼的包房,推门一看,就见严友荣早已经在那等着自己了。

    几个人就寒暄了几句,大家都落座后,开始喝酒。酒过三巡,大家开始瞎侃了,严友荣也是很乖巧的,他绝不再提钢厂的事情,只是风花雪月的给葛副市长说着笑话和段子,刻意的讨好这葛副市长。

    葛副市长今天也是心情很愉快的,这十万元钱来的利索,本来这事情就是个顺水的人情,前几天自己还和吕副书记碰过头的,吕副书记也是想要让严友荣上来的意思,当然了,肯定是这小子给吕副书记下了大本钱,有自己和吕副书记两人鼎立相助,只怕严友荣不想当这个厂长都很难了,呵呵呵,这凭空得来的十万元,确实不错。

    三个人就边吃边聊的,混了几个小时,今天之所以葛副市长能来,一个是得益于秘书小唐的周旋,还有一个问题是最近葛副市长正和老婆赌气呢,两人为孩子留学的问题争执不下,见面就吵,吵的葛副市长头都大了,不想早点回家去。

    吃过以后,严友荣就说:“葛市长,难得出来一趟,给你机会,我请你们去洗澡唱歌吧。”

    葛副市长既然是来了,也就不再做作,就说:“严厂长要是不怕破费,那客随主便,主要是唐小唐活动一下,我这半大老头了,到无所谓。”

    他们一行三个人醉醺醺地走出酒店,小唐也不时的讨好的搀扶一下葛副市长,显示着自己和市长的亲密,他们由严友荣路,来到楼下的洗浴中心。

    三个人走进一楼大厅。严友荣就很熟练地给小唐介绍这里的服务项目,过去严友荣也是一个客户邀请他来过一次,但是那次很狼狈。

    据严友荣介绍,这是本城最大的、服务最全也是档次最高的洗浴场所。洗浴中心的二楼是公共洗浴大厅;四楼是休息大厅;五楼是娱乐大厅,有ktv,棋牌室等等;六楼是自助餐厅;而最为神秘的就是三楼,就是所谓的各种按摩包房,严友荣领着大家直奔电梯,在电梯口,小唐问严友荣:“友荣,今天你是破费了,没问题吧”

    严友荣心想,能有什么问题完事后,可以以招待外来订货人员的名义作为招待费支出进行报销,正好下周有一个大客户。但据说这里消费下来,每个人至少三四百,而且还不包括找姑娘的费用,反正也不需要我自己掏腰包。

    他笑着对小唐说:“没问题,大家开心就好。”

    小唐就小声对他说:“老大很少进这种场合,今天给你的是天大的面子了,你安排一定到位呀。”

    严友荣说:“没问题,看我的。”

    电梯到三楼停下了。这个洗浴中心设计的很巧妙。顾客想上三楼,必须通过电梯。你一旦進入三楼,也只能通过电梯下去,人行楼梯被堵死了。而想通过电梯下去,必须持有在一楼那里领的牌子。

    严友荣已经来过一次,虽然那次嫖娼未遂,但是也熟悉了这里的规矩。他走到三楼的吧台,一个长相丰腴、穿着绛红色短裙套装的服务员问他:“一共几位按摩”

    严友荣说:“三位。”

    那个女服务员就分别喊来三位男孩。每个男孩领着一位,分别進入不同的房间。

    大家就先等葛副市长进了房间,这才各自的进了自己的包间。

    葛副市长跟那个长相白皙的男孩进了包房,男孩说:“先生,你稍等,一会儿姑娘就过来。”

    也就是男孩刚出门的同时,一个年轻的、留着披肩发的女孩儿进来了,她穿着吊带背心和花短裙。只见那个妙龄女郎把房间的门给推上了,还在门琐的钮儿上特意拧了几下。

    葛副市长最近和老婆闹矛盾,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温柔过了,他在柳林也没有什么情人,不是他不想要,只是他那个老婆很厉害,等闲的女人很难靠近葛副市长,就算是葛副市长工作应酬,她也是要经常查岗的,就差给葛副市长安装一个gprs定位系统了。

    葛副市长的性要求已经压抑的很久了,他想彻底放松一下,在外市,又远离自己的老婆,他已经没有的思想负担,不一会儿,那个妙龄女郎已经赤条条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了,什么也没穿,迷着勾人的眼睛说:“快来呀,大哥,我领去洗洗。”

    葛副市长是不准备怎么洗的了,他就搂住了这姑娘,她不吱声了,眼睛缓缓闭上,葛副市长更加肆无忌惮。

    姑娘毫无拒绝,只是本能地把两条大腿收了收,葛副市长心头狂跳。

    姑娘心里也蠢蠢欲动,她想要征服这座大山,因为那样可以多拿180元小费的账单。

    她小脸红的像花一样葛副市长终于到达了从未有过的幸福高峰。

    葛副市长回到一楼大厅的时候,严友荣和小唐他们已经沙发上坐在等着他呢。见他出来,

    严友荣忙说:“我去结账。”

    小唐说:“我跟你一起去。”

    他们俩来到服务台,服务员就一边看那些牌牌和小票,一边按计算器。过一会儿,服务生说:“三个人签字的小票,合计1340元。”

    严友荣听完,就上前开始对小票。说:“慢,我再算算。”

    小唐心想,这有什么好算的,不一会儿就听严友荣说:“服务员,不对怎么多180元”

    服务员就把三张小票一一给严友荣看,其他两张没有什么区别,而最后一张上面用圆珠笔写上一个英文字母“k”。

    服务员说,这位先生多了一项服务,小唐是经常到这些场合,他一看就明白了,知道是葛副市长做了特殊服务,于是就对严友荣说:“赶紧结账吧,没错”

    三个人从时天洗浴出来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多了,严友荣仍然兴致勃勃,他对大家说:“时间还早,我们去唱歌吧”

    他的话音刚落,葛副市长就接话说:“今天就这样了,明天都还有事情,到此为止吧。”

    严友荣有客气的说:“难得请老大们来一次,我希望你们玩的开心。”

    小唐就忙说:“已经很开心很到位了,也应该回去休息一下。”

    严友荣知道,对于有的长期过夜生活的人来说,十点钟确实有点早。但是,这几个都是政府的,每天是很有生活规律,不能跟他比,也就不敢勉强了,葛副市长坐上了自己的车,严友荣自己开着车,又都返回了柳林市。

    季子强是不看好严友荣的,就算没有上次严友荣的给他送钱,季子强还是更希望钢厂可以让朱鹏宇副厂长执掌,因为在好多次季子强到钢厂的视察中,他都看到了朱鹏宇坚守在钢厂,而更让季子强感动的是,所有工人们,都在赞赏着朱鹏宇,这一点很重要,在他身上你真真的可以感受到一个团结群众的领导模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