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了,自己还是要想办法让他们团结一致,搞好洋河县的发展才是。

    季子强先要调节下自己的表情,让自己进入到一个冷峻的状态,他的目光变得严厉和灼人起来,季子强的嘴角也渐渐的挂起了冷笑,这让下面坐着的人更加感觉到毛骨悚然,在他们的印象里,是很少见到季子强有过这样的表情。

    会议室的空气有点凝固了,只能听到阵阵的喘息声和心跳声,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季子强那雷霆一击,季子强感觉气氛也营造的差不多了,就一掌拍到了会议桌上,将所以低着的头全部震的抬了起来,然后季子强就发出了储存已久的冷笑声。

    “哼哼哼哼看来你们都是翅膀长硬了啊,都很了不起,都快成了柳林市的知名人士了,了不起,了不起。”季子强冷笑的嘲讽着下面惊恐的人。

    没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没人有这样的胆子。

    季子强就继续着发威:“你们不知道吧,现在柳林市政府和市委都在传什么吗说你们洋河县的领导现在是争权夺利都不知道知道姓什么了,张晖作为班长,你是放任自流,不知道约束下面的干部,这些元老们也是各自为阵,不想听班长的招呼,那就好,想当书记县长的人多去了,我看照这样发展,那就按韦书记昨天给我说的那话,洋河县来个大解散,大换班,腾出些位置让会配合的人上来。”

    下面是鸦雀无声,都在紧张的盘算着自己的名字有没有传到市里去。

    季子强站了起来,绕着会议桌慢慢的转了起来,他走的很慢,不时的在有些人背后停留那么几秒钟时间,虽然就是短短的几秒,但也足以让那人毛骨悚然,等季子强转完了一圈后,又重新回到了座位。

    坐下后他缓缓的喝了一口水又凌然的说道:“你们都自己想想,谁有这能力来掌控洋河县,嗯冯县长,你是不是没问题还有黄县长,你是不是能力够”

    让季子强点到名字的这两人一下子虚汗举冒了出来,连连的摇头。

    季子强就一个个的点着这些副县长的名字问,连林逸的名字,季子强都没放过,最后说:“谁现在给我说下,他有能力管理这洋河县,我立马就回去提议召开常委会,提议让他来做书记。有这能力的举手。”

    那个傻蛋才举手,大家都低下头,没一个人敢和他的眼光相望,大家心里都在想,看来季市长发起飙来也让人害怕啊。

    季子强感觉效果可以了,就转换了个口气说:“谁都想进步,这我也知道,但你得有个条件和成绩啊,就像张晖书记,他真的把洋河县搞砸了,明年一样的让他下来,你们也一样,洋河县出不了成绩,你们自己想想可能让你们上吗我这次是好说歹说劝住了韦书记,暂时不对洋河县做重大的调整,这我是做了保证的,要是你们上下还不能齐心,那就别怪谁了。”

    说完这一长串的话,季子强就不再讲了,他要给他们个时间,让他们都自己掂量掂量,到底是好好的配合工作,还是继续的互相抵制,他就不相信这些人听不懂话。

    长久的沉默后,张晖书记先站起来做了个自我批评,虽然他是听的出来季子强今天专门为自己来撑腰的,但该表态的还是自己要表,从心里他还是很感谢季子强的,他这话今天算是说的够扎实够到位了,没想到自己是韦书记的人,季子强还这样帮自己,这让他有些感动。

    张晖的自我批评也做的很到位,降低了自己,抬高了其他这些人,季子强就想,今天张晖讲话还有个分寸,虽然我是在骂他们,但你张晖也不要忘了他们都是我提起来的,给他们一些面子也是给我的面子。

    看张晖讲完,季子强就把眼光射向了冯县长,冯县长打个激灵也赶忙站起来说了一堆自己怎么怎么错,怎么怎么的,直到看见季子强脸色缓和才结束发言,坐了下去。

    后面也就是一个个的表态,都是一个论调,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以洋河县的大局为主,搞好团结。

    等到全部发言完了,季子强才露出了笑容,口气也恢复了往日的平和:“这就对了,洋河县搞好了,那不是张书记一个人的功劳,大家都有份吗,你们都是我提起来的,我自然要对你们负责,所以放心好好的干,我会一直关注洋河县的。”

    季子强今天也要适当的摆明一些话,让张书记也要明白,县上这些干部自己还是会照看的,不要翻过身来就想欺负他们,那自己也是不会答应的。

    开完会,县上就安排一起吃饭,季子强随他们一起到了饭店,菜是很不错,酒也是好酒,季子强坐在上首那是少得不得你敬我陪的猛喝一场,在座的都是自己的手下,虽然今天自己也很批了他们,但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份情谊在。

    在席间,那一杯杯不需要太多话语的干杯,一个个的故事,一段段那么不相同而彼此感同身受的工作,还有各自的奋斗经历,全被调侃声与笑声给融化。岁月不仅仅是镂刻了一个个不同的人,也深深地印下了那些镂刻过程的感受,季子强有很多话想说,但说不出来;似乎有太多的记忆想翻出来,但却被酒杯的清脆声给打断;似乎有太多的感受想诉说,但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这样的时间总是流逝得那么快。

    杯子里的酒溢了出来,左边在添酒,右边在说少喝点,而季子强却只是呆呆的笑着,真正令人醺醺的,断然不是那淡若白水的杯中之物,而是回忆,以及从回忆蔓延到席间的情意。笑的眼,红的脸,飞扬的话语,回旋的美意。且借琼浆玉液,追忆似水年华。

    夜深了,人阑了。大家挥手告别的时候,季子强的心里有太多的对洋河县的不舍,但季子强还是必须要离开。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强想了下,还是为了可以和韦书记缓和下关系,就给韦书记去了个电话,给他汇报了一下自己昨天下午到洋河县去的情况,韦书记听了也很高兴,他就对季子强连夸了几声:这样好,这样好。

    其实韦书记已经得到了洋河县张书记的汇报了,他难得发现了季子强还可以这样听自己的指挥,昨天早上说,他下午就去办了,而且还不是敷衍了事,没有一点的护短和排外,这让他不得不对季子强刮目相看,矛盾是矛盾,分歧是分歧,但在维护大局上的立场,季子强的做法还是可敬可佩的。

    韦书记就不由在心里叹道:要是季子强再听话一点,低调一点,老实一点,把自己跟的紧一点,其实还是个大有作为的人。

    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了,季子强也就给乔董事长去了个电话,请他来政府办公室,自己要和他好好谈谈。

    而乔董事长,最近几天已经是急疯了,作为在st泰来现在最大的庄家,他这几天发愁的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一股卖盘,天天的砸,乔董事长自己是没钱接盘了,其他有几个庄好像也在尽力的接盘,但资金有限,股价已经有阴跌的趋势了,让他投入的钱正在不断的缩水。

    他急切的等待着季子强给筹借的那八千万元到账,好稳住价格,但这几天季子强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说急人不急啊。

    现在听到了季子强的电话召唤,乔董事长就放下了一切工作,在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但为了显示自己的淡定,他在快到季子强的办公室门口时,停住了脚步,让自己的心跳和喘息平定了下来,才迈步走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看到了乔董事长,他的嘴角就勾起了微笑,说:“今天请董事长过来一述,没有耽误你其他工作吧。”

    乔董事长哈哈一笑说:“市长的召唤就是最紧迫的工作,所以谈不上什么耽误的话了。”

    季子强就笑着站起来,亲自帮乔董事长把水倒上,说:“最近为你这事情我费了很大的一把子力气啊,好在有了一点眉目,所以请董事长过来谈谈。”

    乔董事长一听有了希望,心中大快,忙说:“谢谢市长,谢谢市长,我那面搬迁也是准备好了,就等市长这资金一到位,我马上就动手搬迁。”

    季子强点点头,拿来了香烟,给乔董事长也发上,两人就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点上香烟,抽了两口后,季子强才说:“有个情况要先说一下,第一,对方答应借你8000万,行息按国家正常的利率计算。”

    乔董事长就点头说:“这没问题,什么时候可以到账。”

    季子强弹掉了烟灰,笑笑说:“还有第二条呢”

    乔董事长感觉自己还是有点过于急切了,他稳了稳情绪,让自己镇定一下说:“嗯,请市长说说他第二条建议。”

    季子强看看他,说:“第二条就是他们不同意你说的用化工厂百分之40作为担保,他们要求百分之55。”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