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明白了,一定是马局长看到了自己,但见自己这里有个美女在,也就不敢过来打扰自己了,只是帮自己把帐结了,不过也好,给自己省了几百元钱。

    季子强也就不再理会这事了,陪着林逸一起出了酒店,送她回市委招待所去,一路上两人踏着夜色,顶着月光,又把洋河县聊了很久。

    这时候,季子强就从林逸的话中听出了另外的一种情况,林逸是说着无心,但季子强听者有意,他从那字里行间,感觉到了洋河县委和政府的关系正在迈向对立和抵触,季子强的心就开始往下沉了,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洋河本来在自己的治理下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只要县委和政府齐心协力,相信是一定可以走到整个柳林2区7县的前列,但如果他们从现在起就可以了内耗和争斗,自己那几年的心血只怕就是白费了。

    把林逸送到了地方,季子强独自一个人回家,他没有叫车,就那样一个人背着手慢慢的走着,他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的看着洋河再一次颓败下去。

    几声鸟鸣从头顶飘过来,天空阴沉沉的,象是要下倾盆大雨的样子,可老天下的却是濛濛的细雨。

    一切都在雾濛濛的细雨之中,一个青翠欲滴的世界,在阴空下有些绿的发暗,季子强那原本一份朝气快乐的心情却在阴空下变得有些急躁和压抑,夏天的美丽,似乎随着自己的心情在变化,漫步在街道上,季子强用力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他要舒展一下自己的有些压抑的情绪。

    第二天,季子强本来想给乔董事长打了个电话,说请他过来一趟,但其他的很多事情又让季子强一时无法分身,他只好先把这事情放一放,好在原来说的半个月时间还早呢。

    这样忙了几天,季子强才算是轻松了一点,刚要好好休息一会,就接到了韦俊海的电话,说找他有点事情商量一下,季子强不敢耽误,立即就说:“好的,韦书记,我现在就过去。”

    从电话里季子强感觉韦俊海情绪还是不错,只是不知道找自己什么事,他喝了口水就走下了楼梯。

    刚下楼梯就遇见了彭秘书长,他说找季子强是准备安排下今天的工作日程,季子强不知道韦俊海找自己是什么事,就告诉他:“我现在到市委去下,有什么事回来再说,我也不知道韦书记有没有什么安排。”

    彭秘书长一听是韦书记找他,也就不敢在耽误他,点点头离开了。

    韦俊海书记在办公室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招手示意让季子强坐下,又让秘书小马过来倒了茶水。

    韦书记很随意的问道:“听说你这几天到下面厂矿去了”

    季子强心里愣了一下,是谁嘴这样快,这点小事也来给他汇报了,不知道韦书记有要说点什么了,他于是就婉转的说:“呵呵。去看了看了,韦书记消息真快。”

    韦书记却是很放松的坐在那里,一派气定神闲的样子,他说:“也是我前天下午想找你谈点事,没找到你,随便就问了问,经常下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这话让季子强一下子感到有些羞愧,沮丧,觉得自己还不成熟,自己在韦书记面前总是很紧张,也有太多的猜疑,这样不好。

    季子强就稍微的改变了一下坐姿问:“韦书记一早打电话找我,一定有什么事吧”他知道韦书记一般是不喜欢见他的,见他那是没办法的事,就如同自己不愿意见到他一样。

    韦书记望着他点下头说:“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下。”

    季子强没有接他的话,他知道韦书记是会给自己说的,季子强就拿出了香烟,递了过去。

    韦俊海接过香烟,在季子强帮他点上后说:“一个是对你们政府这次成功的引进两个大项目表示祝贺,再一个事情就是洋河县的张晖书记在那面似乎遇到些其他干部的抵制,你看看是不是抽个时间过去一趟,在洋河县,你还是很受拥戴的,呵呵,不要你前脚走,后脚就乱了营。”

    季子强心里马上就想到了洋河县的冯县长他们,加上林逸请自己吃饭时候说起的话,季子强就估计也就是这几个人的问题,对这样的事季子强也是不愿意发生的,不管怎么说,在那里也留下了自己苦心的经营,现在应该说洋河县的势态很好,不要因为窝里斗害了一县的人,从私下来讲,洋河县出来成绩,那永远也是抹杀不了自己的功绩,所以这事一定要管。

    季子强等韦书记说完就回答道:“有这样的事啊,那我一定要去干预的,请韦书记放心,我保证给你处理好。”

    两个对头难得的在这件事上达成了统一战线,两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的轻松。

    事实上本来季子强也是准备抽时间去看看的,只是最近几天实在太忙了,腾不出功夫关着事情,今天韦俊海一说,正中季子强的想法,他就决定今天赶过去。

    回到政府,季子强就让秘书科给洋河县去了个电话,说下午自己要到洋河县去,让县上书记和县长们没有大事都不要跑,自己在下午上班时候就可以到。

    然后把下午两个需要自己出席的活动给彭秘书长交代了一下,让他代表自己出席,其他事情等自己回来以后在做处理,一切安排妥当,他就在机关食堂很简单的吃了个饭,带上秘书小纪赶往洋河县去了。

    季子强这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小纪还是有些内向,见了季子强多少还是有点害怕,季子强也不大希望他是个很张势旺狂的人,感觉这样挺好,虽然他有些个迟钝,有些个腼腆,但至少不会出去给自己惹出乱子,免了自己很多的后顾之忧。

    这奥迪车就是不一样,一路跑起来也很平稳,很快就让季子强平稳的发困了,等到了洋河县的县委大院,秘书小纪才轻声把他叫醒。

    冯县长早已经抢先一步帮季子强拉开了车门。

    季子强一下来,那包括张晖书记在内的七八个县上领导都是抢前几步,笑脸相迎,季子强也像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一样,笑着,招招手,走到了他们跟前,几个大手一起伸了出来,就这一点,季子强就不得不有了担心,那有下面的人在自己的书记还没和市长握手前,就抢着把自己的手先伸出来。

    看来洋河县的问题真实存在的,季子强不管不顾的就先去握住了张晖书记的手,旁若无人的一阵寒暄,直到那几只手缩了回去,他才放开张晖书记的手,准备和他们握,那刚刚缩回去的手就又出现在了面前,季子强一一握手,一一寒暄,嘴里到底是说的什么,季子强也没大注意。

    林副县长没有挤上前来和季子强握手,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象是有一股清新的芬芳在整个院子里悄然的散开,慢慢的蔓延在季子强的心头。她又象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无论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视着她,林县长都象独自置身在空无一人的原野中一样,眼角眉梢,无不洋溢着自由浪漫的气息。

    季子强的嘴里和人们在寒暄客套着,可眼睛一直也没有放松对林副县长的注视,季子强真的发现自己对林副县长,还是挺关注的。

    接着 像是众星捧月一般,季子强被护送到了会议室,他现在是有了深刻的感受,官当大了真好,走路就比过去走的潇洒了,就连八字步似乎也甩的有了韵味,他环顾了一下院子里的景物,景物依稀,但自己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自己了,就像是一条逆水跳跃的鲤鱼,自己已经跳出来这小院子,而自己一定还要继续的跳下去。

    季子强又坐上了自己过去常坐的那把交椅,渐渐的他又有了过去的感觉,好像自己又看到了当年吴书记,齐阳良副书记和哈县长他们,唉,季子强不由的感慨了一声,胜者王侯败者寇,这就是历史。

    大家是不知道季子强为什么感慨和叹息,季子强今天突然的到来,本来就让所有的人猜疑,现在又看到了他在叹息,做了坏事的人自然是心里要发虚的,可谁没做过坏事,那不好说,所有的人都有点紧张了。

    季子强看看眼前的众人,他的思路又回到了今天准备处理的问题上,他也知道,一般来说,上面派下来的干部都是外地人,和本地人有本质上的差异,不管是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方式,都有一些不同,而本地的干部也都或多或少会有点排外的情绪在。

    他们一个是嫉妒上面来的人,怎么可以这样轻松的就拿下了他们梦寐以求的职位,一个是也认为,这些人靠的是拍须溜马,没有多少真的本事,所以从心里还是一看不起的成分在。

    特别是对于张晖,在洋河县也没有太深的根基,不管从人脉还是威信上讲,都和过去季子强当书记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