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总的头上开始冒汗了,他嗫嚅着,战战兢兢的说:“操作倒是可以,只要我们公司开个会,没有太大的阻力,就可以抛售,但显然在目前这样做是不合算的,一旦我们和阿尔太菈集团重组成功,股价一定会飙升,我们一定会让着股票更有价值。 ”

    季子强却不这样想,他就对唐总说:“有个单位准备借8000万资金,我考虑这个钱从你们公司出,就把股票卖掉,腾出8000万来,怎么样”

    这话一说出来,唐总头上的汗水就更多了,他想不通为什么季子强会选择泰来机电公司,要知道泰来就这最后的一点钱了,这在玩完了,那就只好倒闭了,他开始怀疑季子强是不是不懂经营,不懂市场了。

    看着他闭口不说话,季子强就笑了,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拿你们的钱打水漂的,你现在卖了你的原始股,它绝不会涨起来,相反,最后我还要让你低价把这些股票再买回来,那时候你想想,那个合算。”

    唐总有点迷惑不解的问:“股价怎么会跌呢,我每天都在看盘的,现在走势很稳定。”

    季子强哈哈哈一笑说:“那是现在,等你开始抛售股票的时候,他就不会再稳定了。”

    唐总的惊讶是无以言表的,他想不通为什么季子强要这样做,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万一接盘的人很看好公司这次重组,以后的股价就不会再下来了,自己这钱就永远不能在现价买回自己的股票了。

    但季子强今天既然能叫自己来,自己没有个合适的理由是拒绝不了他的这个想法,唐总有点为难,他也听说过季子强的一些事迹,知道自己是无法和他抗衡的,一旦忤逆了他的心意,或者自己的前程也就走到头了。

    最后他想了好久,才说:“要是万一将来用现价买不会这些股票怎么办市长可是要给我做主。”

    季子强见他已经是口气软了下来,心里很高兴,就说:“你放心好了,一定能让你买回来,而且价格比现在还低,要是真如你所说,买不回来的话,我一定会自己来承担这次错误的决定,不会让你替我背黑锅。”

    唐总连忙说:“不敢,不敢,怎么能让市长承担责任。”

    季子强就不再和他客气,细细的给他讲诉起自己的构想和涉及,这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听的唐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两人把细节都商量妥当以后,季子强才送走了唐总。

    季子强就准备现在联系一下乔董事长来,和他好好的谈谈这件事情,刚要去拿电话,电话却急促的响了起来,季子强就顺手接上了电话,一听是洋河县的林副县长打来的,季子强就笑着说:“林县长,好久没见你了,还是过去那样美丽吧。”

    那面就传来了林副县长嘻嘻的笑声说:“我真漂亮吗市长是不是在逗我高兴呢”

    季子强郑重其事的说:“漂亮,那是绝对的漂亮,谁要敢说不漂亮,我就和他急。”

    林副县长的笑声就更响了,说:“算了吧,在洋河的时候,你就从来没有夸过我一次。”

    季子强也就收起了玩笑说:“最近怎么很少见你到市里来”

    林副县长就叹了口气说:“我们现在管的严的很,新书记很厉害的,不敢乱跑,今天我到市里办点事情,下班请你吃饭吧,一起聊聊。”

    这林副县长是季子强一手提起来的,而且也很久没有见了,季子强又是个念旧的人,就很爽快的答应了,说:“好,你说地方,我一定按时赶到。”

    林副县长就给季子强说了地方,两人也约好了时间。

    放下电话,季子强赶忙叫来秘书小纪,让他推掉了本来今天答应的一个应酬,季子强说:“我晚上有点事情,你就说请张老板原谅,改天我请他,一定好好坐下。”

    小纪就过去给人家推辞去了。

    季子强一看时间,也来不及叫乔董事长过来了,但想想也不急,缓几天说不上效果更好,更容易和乔董事长沟通呢。

    下班以后,季子强就到了他和林副县长约好的酒店,他们定的位置在一层,整个一层设计的特别的别致,正对酒店门,是一扇三米多高的窗格卷帘屏风,上面雕刻着当代书法名人的墨宝,是毛爷爷的沁园春雪。但是图画上面却丝毫没有雪的意思,反而被从屏风顶垂下的几枝常青藤掩映的绿意盎然。大厅里面也是被大小高矮不一的类似屏风间隔的错落有致,虽然就餐的客人不少,只是没有普通餐厅的喧哗,这样的环境让人不由得约束自己,也变得附庸风雅起来。

    季子强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车水马龙,更关键的是这个位置比较静,周围的几桌不远不近的散落着,既让人感觉不到四周的压迫,又不至于让人感到特别的孤独。

    这和季子强的性格很合适,生活中虽然离不开俗世的的纷扰,但是必须要有自己独处的空间。在这样的环境里,能让人感到特别的平静。

    林副县长还没到,季子强有点无奈,请客的还没来,客人先来了,好像这位客人多少天没吃饭一样迫不及待,好在喝着酒店免费的茶水,看着路边不时经过的美女,季子强倒也真没觉得闷。

    他也知道,要想让一个女人出门快点,那是很艰难的,她们会翻来覆去的给自己脸上涂抹,所以耐心是等女人的唯一办法,就这样整整等了有半个小时,季子强才看到林副县长在门口向里张望,季子强赶紧朝她挥手。

    看着林副县长从层层的屏风中辗转走近,季子强就觉得好像是清晨踏青的少女从田野巷陌向他走来,好像有点恍然如梦的感觉,一时之间不觉得呆了一下,但也仅仅是那么一下,季子强就恢复了镇定和洒脱,这林副县长今天收拾的很年轻,也很漂亮妩媚,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政府领导那种刻板,严谨的样子。

    看着季子强平静淡然的表情,而且还丝毫没有等的不耐烦的情绪,林副县长就有点失望,他还是那样淡定,对我一点都没有渴望的情感啊。

    直到林副县长坐下,季子强才调侃的说:“带了多少钱过来,刚刚我磨了半小时的刀,你要再晚刀更快”

    “随便害怕不吃就不请你了。”林副县长笑嘻嘻的说。

    “好啊,反正到时候把你留在这里应该够了”季子强边说,便招呼服务员过来。

    “姑娘,有什么特色菜”季子强的习惯叫法,因为他老觉得叫“小姐”,现在这个称谓不雅,叫“服务员”吧,又显得太板。

    服务员就说:“我们有麻辣龙虾”

    “麻辣龙虾啊算了,最近有点上火,还是让她点吧”季子强没给服务员继续介绍的机会,他感觉自己点不大好,还是让人家林副县长自己来。

    林副县长想要推辞,看着季子强已经是点上烟,不管这事了,也只好拿起菜谱,一一点了起来。

    两人就闲聊了一会,菜就上齐了。

    他们边吃边聊,说说的就勾起了季子强对过去在洋河县的很多回忆来,想一想时间过的真快,好像那洋河的往事都近在眼前。

    季子强看着林副县长,又一下子想到了在洋河县的时候,那一个醉酒的晚上,自己稀里糊涂的就和林副县长一场風流,虽然当时自己是醉了,以为实在做梦,但现在想想都可以清楚的回忆到林副县长当时那纏綿激情的样子来。

    想到这,季子强的眼中就多出了一份柔情蜜意来,他的这幅表情很快就让林副县长发现了,她看着他眼神怪怪的,就问:“市长,你在想什么呢。”

    季子强像是受到了惊吓,恍然清醒,就很曖昧的笑笑说:“我想到了曾今做个的一个梦。”

    林副县长点点头,说:“这个梦说的是个什么故事啊。”

    季子强就坏坏的笑了起来,林副县长看看他,很是奇怪,但稍后又看到他眼神中的坏水,知道他一定没想什么好事,自己也就一下子脸红起来了。

    吃得差不多了,天色也暗了,林逸早就吃不下了,只是坐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季子强聊天,看着季子强吃饭,季子强也吃饱了,他放下了筷子说:“我吃好了,你还要点什么吗”

    林逸就摇下头,刚想起身准备到吧台结账,没想到季子强朝不远处的服务员喊了一句:“姑娘,结帐”

    季子强从口袋里掏了几百块钱,准备结账,林逸也掏出了钱包,但她没有季子强动作快,她就一把拦住了季子强,嗔怪的说:“市长,怎么能让你结账,我们提前说好的。”

    但服务员笑眯眯的看着她们:“刚才国资局马局长已经给你们结了”

    季子强疑惑的看着她,服务员解释说:“马局长是我们的常客,他在这里是签单的,刚才他特别嘱咐算到他们那一桌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