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助理摇下头说:“这股票的盘子较大,他一个人是做不成庄家的,至少要好几个有实力的机构,不过我前几天就听说,柳林市已经有好些个老板进去了。 ”

    季子强点点头说:“这样看来,他们已经赚了百分之10了,但他们还不想收手。”

    李助理说:“未必,有可能他们还在亏,这里的百分之10是从最低价到最高价算的,实际上他们那样大的资金是拿不到最低价的,他们最多平均能在百分之5的价格上拿货,但就这他们也未必能保住百分之5,因为他们还要维持股价,来回的打,这是要交手续费的。”

    季子强理解的点点头又问:“你估计柳林进去了多少老板”

    李助理就想了一下说:“前几天我听到葛副市长在和吕副书记打电话,好像也是说的这个股票,我没听的太清,但应该是在商量着筹集资金的事情。”

    季子强就又想起了前几天刘副市长对自己说过,好像葛副市长到处在凑钱,当时季子强就没当成一回事,感觉和自己无关,现在看来,不仅有关系,还关系很大。

    季子强又问了一句:“李助理,那么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如果我们不管,这个股票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李助理叹口气说:“要是一些基金进去,那是好事,他们考虑的是长期的效益,但现在从这股董上分析,都是散户,这就可能现在进去的资金是一些短庄,他们应该是打完这一把就永远不回来了。”

    季子强还是没听太懂,就追问一句说:“那短庄的后果呢”

    “因为他们在里面,其他的国家基金就抢不到筹码,后果就是当股价炒的很高以后,短庄会突然撤退,把全国打进这股票的股民套住,而股价也会直线下跌,有可能在以后的很多年这个票都无人问津了。”李助理也有点忧心忡忡的说。

    季子强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这就是股市上说的恶炒吧。”

    李助理也点点头说:“是的,这样的股票很多了,有的恶炒到30多元,庄家突然的一撤,最后股价就只有一,两元钱了,这一下跌就可能是5年,10年的,直到下一个庄稼进去,他们是挣美了,群众和这个企业就倒霉了。”

    季子强听清了这些关系后,就对李助理说:“那么现在我在给你一个任务,你帮我好好的调查一下,在柳林市都有那些资金在打这个股票。”

    李助理点头答应了,看看季子强没有其他的事情,也就先离开了。

    季子强却没有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而轻松起来,他对这个新新的问题,需要好好的消化和理解。

    在季子强对st泰来关注的时候,阿尔太菈国际也早就关注此事了,上次的谈判中对st泰来大家都是意向性的说了说,但在好多天以前,阿尔太菈国际公司对st泰来的摸底审计工作一下子就提上了日程。并从香港办事处派来了财务专员负责审计评估。这个专员年纪三十多岁,脸形消瘦,气质很好,毕业于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说一口南腔北调的香港普通话。

    对st泰来下属企业的审计开始后,年轻的专员就把手下的人员分成了10个小组,严格按照新的会计准则执行审计,杜绝注册会计师发表不恰当审计意见的可能性。一有时间,他们就要到这些单位走访,同企业的老总交谈,还有管仓库的人、管销售的人、管采购的人、都要谈到,谈完了以后,再去检查内部工作的记录,管理层开会的文件,内部控制的手册。目的就是充分了解被审计单位各项情况,评估重大错报风险。

    专员每天除了在被审计企业转来转去外,就是和设计事务所交流审计情况。审计工作进展的很顺利,不到一个月时间,各组的工作底稿相继报了上级来,纳尔逊总裁和总经理贝克特也天天是邮件往返,准备在近期动手启动st泰来重组方案了。

    没过几天,季子强就收到了李助理的调查汇报,从汇报中,季子强看出了目前在st泰来这支股票中进的最多的就是吕副书记,葛副市长两人拉来的资金,在一个就是乔董事长了,但这三人也是各自为阵,互相的厮杀,当然了,这都是李助理专门到证卷公司了解到的信息了。

    于是,摆在季子强面前的问题就是自己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特别是自己是不是还应该给乔董事长筹借那8000万的资金了,借给他,让他去对付那些散户股民和st泰来公司吗是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借给他还是很有好处的,至少他可以把汉口区的化工厂搬迁,这对自己,对汉口区的环境,还有对自己的老岳父都是必要的。

    季子强就开始矛盾起来,在两种选择中徘徊着,后来他还是倾向于帮乔董事长借钱的这一选择,至少这个利益是真实在眼前的。

    所以季子强就开始考虑筹集资金的渠道了,要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筹集到这样一笔资金,也需要费点神。

    季子强一个个的过滤掉自己知道,而且可以掌控的企业和资金单位,他甚至还想到了安子若的温泉山庄,不知道她那里能不能腾出一点资金来,听说她山庄最近的生意很不错的,可谓是日进斗金,财源滚滚。

    但后来季子强还是否定了自己这个设想,因为在这其中有很多利益问题,自己和安子若的关系最好不要扯进来,那会给对手们留下很多攻击的借口,季子强放弃了这个想法,又开始过滤起其他的资金来源了。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拿起了电话,给st泰来机电公司的唐总去了个电话,请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这个st泰来机电公司的前身是柳林市的一家变压器厂,过去的效益还是不错的,所以才能上市,但后来在市场的大浪淘沙中,渐渐的走向了没落,这个唐总也是最近年初刚刚调整上去的,他过去在机械厂做副厂长,季子强和他接触过好多次,感觉人还不错,有点能力,人品也不错,所以季子强就想叫他过来聊聊。

    过了半个来小时,唐总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小纪早就得到了通知,直接就把他带到了房间里,季子强也简单的招呼了他两句,请他坐下,这唐总有张严肃的长方形脸,他还戴着一副黑宽边眼镜,两只不大的眼睛在镜片后边闪着亮光,从那黑边眼镜中透出的目光,总是那么炯炯有神;两个嘴角总是紧紧闭着,平时很不爱说话,总是低着头走路。

    季子强见他坐下后,就也坐到了沙发上,微笑着对唐总说:“唐总啊,最近怎么样,忙不忙啊。”

    唐总就抬起那镜片后的眼神说:“最近挺忙的,阿尔太菈集团来了一个专员,每天我都在应付他们。”

    季子强点下头说:“谈的怎么样了,你感觉有没有收购的可能性啊。”

    唐总小心的说:“感觉还行,他们也很有兴趣的,想要接我们的壳,只是在资产评估上我们还是有点争议,但差距不大。”

    “嗯,那就好,看起来前景还是不错的。”

    “不过季市长啊,这前景是不错,但时间要抓紧了,已经过了大半年了,再谈不下来,有可能就要到年底退市了。”唐总好事有点担心的说。

    季子强也对st泰来机电公司关注了很久了,对这些大问题心里也知道,就说:“争取早点谈成吧,这样你们也可以焕发第二春了,呵呵呵。”

    两人都笑了一下,看起来st泰来机电公司的前景在两人眼中还是不错的。

    等两人笑声一停,季子强却突然的话锋一转,说:“唐总,你们现在能腾出的现有资金是多少”

    唐总一愣,他从季子强说话的语气中感觉季子强不像是在随便问问,这让他有点奇怪,季子强为什么对这个关注起来。他小心的说:“我们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后备资金的,这几年生产也一直不正常,每年都亏损,一直是在勉强的维持,现在就指望这个阿尔太菈集团的重组了。”

    季子强就说:“我听别人说,你们公司还有些原始股票在手上,是不是”

    唐总连忙点点头说:“是有一些,原始股当初价格很低,现在按市价已经有将近亿元的样子了,但却不敢动,这是全厂几万人唯一的老本了。”

    季子强很理解的点了一下头,语气郑重的说:“我想让你动一动这些股票,有没有可能性”

    唐总心里一紧,他有点紧张的说:“市长,这是何必呢,我们现在的这些原始股票也在和阿尔太菈集团的评估中得到了现价的估值,要是一动它,肯定会影响到股价,我们就会无形中受到损失了。”

    季子强在叫他前来的时候,已经是想过这些问题了,就说:“你先不要管有没有损失,就说能不能操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