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悠悠的说:“呵呵,不是啊,怕你没时间接见我啊。品 书 网 ”

    “接见你在省城吗是不是,快说”安子若惊喜的问。

    季子强就打个哈哈说:“是啊,我在省城。”

    安子若就有了一种兴奋,她似乎看到了季子强正坏坏的望着自己,她迫不及待的问:“你在那里,我现在就过去。”

    对于安子若来说,季子强是她一个永远的痛,也是她一个永远的牵挂,诚然,她在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对季子强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时,因为国外的寂寞,因为虚荣和无知,离开了季子强,但这些年内心的折磨和悔恨,使她明白了,自己忘不掉季子强,抹不去季子强在她心头留下的那一道道印记。

    在每天,每时,在欢笑和伤心中,她总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季子强带着愉快的笑脸,潇洒的高个,那发达的头脑还有坏坏的贼笑,她克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了,每当想到季子强,她的體内都会卷起一股热潮,浑身发热,血流加快。

    而现在,或者自己有机会可以再和季子强重温旧梦,再续良缘,她怎么可能不兴奋和幸福,当一个人只有爱情没有钱财的时候,她或者会感到爱情的浅薄,一旦一个人有了财产,不再为衣食所忧,她又会强烈的追寻感情的依托,人啊,永远都无法平衡和满足自己的心灵。

    时间不长,季子强就接到了安子若的电话,他想要邀请她上来坐坐,考虑到这里人多嘴杂,在一个,他是知道安子若那高贵的气质和夺目的魅力,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全省农村会议的一个附加议题,他说他马上下去。

    走出了招待所大堂,他就看到了安子若,她在停车场里,站在一辆红色的宝马ni旁边,远远望去,整个人都彰显出一份高贵和典雅。

    季子强就慢慢的向她走去,他要在这个过程中好好的欣赏一下安子若,用心灵,用眼光去感受安子若的美艳,去欣赏安子若那胸前的饱满诱人。

    安子若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交叉翘起的修长美腿裹着黑色丝袜,神秘的渔网状下,丰腴和细致的小腿浓纤合度的完美,而红润的双颊,嫩的要滴出水来,眼神里充满了异常妩媚和对季子强突然出现的绵绵期待。

    走到了近前,季子强用深沉的语音说:“很久没有见面了,你依然是如此的美丽。”

    有点羞涩的安子若脸上就泛起了一阵的红云,她喜欢听这样的赞美,特别是季子强的赞美,更能让她心醉神迷。

    安子若带着欣慰说:“是啊,很久没见了,你近来都还好吗”

    季子强点下头:“我很好,谢谢你上次到我家去看望我的父母。”

    安子若闪动了一下她那漂亮的杏仁大眼,薄嗔道:“为什么要这样客气”

    季子强也觉得自己有点虚伪,就笑笑说:“本来想请你上去坐坐,但我怕你会带给他们过大的轰动,所以只好不上去了。”

    安子若就有点自得的笑了,说:“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嘻嘻,我带你出去坐坐吧。”

    季子强就坐上了安子若的宝马ni,这车说实话,季子强过去还没坐过,不过他尽量的让自己显得从容淡定,似乎县政府那辆他时常乘坐的老桑塔纳和这是一个档次,不,应该那个车更舒服一点,至少是可以随便弹烟灰的,但坐在这个车上,季子强连烟都不敢点,他怕自己找不到烟灰缸的位置。

    季子强一面和安子若聊着天,一面看着省城的夜色,城市的夜,是繁华的,街头上各种灯都亮了,五彩的霓虹灯为人们枯燥的生活添上一丝色彩。

    虽是繁华,但并不吵闹。街道上的人们疏散地走着,谈论着一天的见闻。人们似乎都懂得他人的劳累,说话声很小,生怕打搅了他人闲适的心情。

    城市的夜,是恬静的,也是深沉的,树叶飒飒地发出一丝声音,那么低调,那么深沉。

    他们就来到了一个街边的酒吧,车一停下,就有酒吧的门迎把他们带进了喧嚣中的人群,闪烁的灯光,迷离的音乐,还有狂乱舞动的人。

    一些悠然地坐在吧台前看bartender玩弄酒瓶的人,一些聒噪的,落寞的,兴奋的,低沉的,强势的,无助的人。

    大厅里到处都散发出的诱惑的荷尔蒙气味,阵阵起伏的炽热呼吸恨不能迅猛穿透那遮羞的薄衣,充满血丝的眼睛闪烁着难以捉摸的飘忽,冷冷地盯着一张张混沌难辨的躯壳,兴许每个男人或女人都是彼此的猎物,兴许脑子想的最多的可能是怎样释放酒精包裹着兴致。

    他们就选定了一个角落坐下,安子若用优雅的姿态唤来了侍者,要了一瓶法国红酒,季子强并不太喜欢这样的地方,但他没有选择,也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就去破坏安子若的热情。倒上了红酒,看着那暗红的液体在玻璃杯中流动的美丽,季子强的心也多了点柔情,他举起了酒杯,和安子若轻轻的碰了碰。

    他们慢慢的品味着酒香,亲切的述说着离别后彼此的生活和感受,也一起回忆那青春岁月的激情和浪漫,他们有很多话要说,而彼此也知道恰当的停下自己的话语,专注的倾听对方的讲述,如此的良辰美景,如此的情话绵绵,要不了多久,他们都忘记了那些遗憾,仿佛回到了过去的热恋。

    季子强看着眼前美女微醺的面容,有感而发:“很奇怪,子若,你比过去更漂亮了,为什么岁月没有消耗掉你一点的魅力”

    安子若脸上立刻飞起粉色的晕红,这不是羞涩吧,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种幸福:“子强,你是在夸我吗,是要对我表达一种情意吗”

    季子强的脸也红了,是啊,自己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看来自己又要掉进这柔美的漩涡中了,季子强就很真诚的说:“是在夸你,也是想表达我一份情意。”

    一霎时,安子若像少女一般青涩的娇羞起来,她感到幸福来的太过突然,有点眩晕起来,她怔怔的看着季子强,满眼都是柔情。季子强也几乎痴了,他们就这样彼此对视着,看着对方。

    季子强的手,轻轻的,温柔的滑移到安子若光滑的背后,轻轻摩擦着,另一只用力握住软嫩的小手,安子若把头也靠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她的心也在季子强轻轻移动的掌心中,慢慢融化,慢慢的沉醉。

    季子强低沉的对安子若说着话,他的唇几乎要碰触到安子若柔软的耳垂,嗅着女体的幽香,深情凝视着多年梦萦的恋人,他也感到了一种很多年都没有过的缠纏绵悸动,他轻柔地撫触着安子若的大腿,爱不释手。

    安子若很乖巧的,她没有的反抗,温顺地接受季子强地撫摸,季子强指尖带的热度,无处不到的碰触,在安子若全身不停蔓延着

    安子若看到了季子强的眼里闪着强烈的光芒,她靠在了季子强那结实的胸膛上,听到了他的心脏“咚咚咚”跳得很快。季子强使劲搂着她纤细的腰部。

    季子强在昏暗的灯光中,就不可抗拒的想要放任自己的情感,把自己的嘴唇向安子若靠近。

    安子若马上就屈服在季子强浓烈的男子气息下,慢慢闭上眼睛。

    安子若喘息已经急促,她无法自抑的喃喃自语:“我等你很久了,honey。”

    一瞬间,犹如一个炸雷让季子强呆住了,是的,就在安子若“honey”传入了季子强的耳里,季子强就有了一阵的眩晕,他的动作停止了,他的肌肉也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他的眼前仿佛就出现了安子若投身在一个外国人怀抱的场景,他的心开始了绞疼,虽然,他早就从安子若对他的聊天里,知道了安子若的前夫是个华裔,但季子强此刻还是把他想象成一个欧洲男人。

    季子强身体就有了一种克制不住的颤栗,他现在也算彻底的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如此牵挂安子若,却又在邂逅的这么长时间里,自己难以下定决心去争取,去追寻往日的旧梦。

    过去自己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说什么怕自己贫困和平凡不足以般配安子若,还经常劝慰自己不要重蹈覆辙,在次经受那失恋的痛楚。

    事情上,那都是很牵强的一些理由,真实的问题就在自己的心中,自己心中的那道坎,那道世俗的,根深蒂固的观念还没有改变。

    或者,这就叫爱之深,恨之切,自己可以容忍叶眉有丈夫,自己也可以毫不计较方菲有晴人,自己可以放开心怀,无所顾忌的吻她们,一点都不会有心理的负担,可是,对安子若不行,因为自己爱她太久,爱她太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