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宋寒烟就说:“刚才我一个中学的同学给我来电话,他说他手上有一笔生意,急需500万元,要是我们可以借给他,他按百分之5的利息支付,用的时间也不长,我想我们贷给他就可以稳赚一笔,这人没问题,很可靠。 ”

    乔董事长听完以后,叹息了一声说:“要放在平常,500万问题不大,但是最近抽不出来,我最近也在筹款呢,唉,不用的时候钱多的很,关键时候哪都缺钱。”

    宋寒烟就说:“我们上月不是账上有几千万吗”

    乔董事长摇头说:“最近那钱和我问朋友借的钱都投在st泰来上,老本都压进去了。”

    宋寒烟这才明白,她很可惜的说:“唉,一次挣钱机会错过了。”

    乔董事长就说:“是啊,不过那现在对我都是小钱了,我现在手上的股票要不了多久,呵呵,就连本带利赚个满堂彩。”

    对他以后能不能挣到满堂彩,宋寒烟是不在关心了,她只是知道自己手上的25万反正是拿不到了。

    宋寒烟不过也没表现出自己的失望,她还是靠近了乔董事长,给他送上了一个香吻。

    宋寒烟香气扑鼻,嬌躯柔軟,俏脸娇艳如花,含羞带怯,修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

    乔董事长索性放开了手脚,双手捧住宋寒烟的脸颊狠狠的亲了下去

    这一吻两人就有点情不自禁了乔董事长的两手也开始四处乱摸良久,两人缓缓分开。

    乔董事长轻轻揽过宋寒烟的小蛮腰坐到沙发上,让宋寒烟坐到自己的腿上,把玩着她的小手说道:“大美女,想我了没有”

    宋寒烟小脸就红了,低声说道:“想了”

    “用哪里想了”

    宋寒烟便抓起乔董事长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位置说道:“这里”

    乔董事长便嘿嘿一笑:“哦,原来是用你的小兔子想我了啊,那好,我得好好问候问候她们”

    说着,乔董事长双手齐动,顺势解开宋寒烟那雪白的衬衣。

    宋寒烟便低下头,双手捂住胸部说道:“不不许看”宋寒烟矜持的装了装。

    乔董事长呵呵一笑,便闭上眼睛说道:“那我不看了”

    发现乔董事长不看了,宋寒烟又感觉到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便柔声说道:“乔老头,你可以看,但是不许摸好不好”

    乔董事长便贼笑着睁开双眼说道:“寒烟啊,我给你讲过故事吧”

    宋寒烟柔声说道:“好啊,你讲吧”

    “有这么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女人在床中间划了一条线,对男人说:“如果晚上你敢过线的话你就是禽獸”,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女人发现男人着的没过线,就对男人说:“你连禽獸都不如宋寒烟啊,你说我是做禽獸好呢,还是”

    宋寒烟听完,小脸憋得通红,最后银牙紧咬,啐道:“哼,我看你啊”

    宋寒烟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啊的一声尖叫:“乔老头,你个大色郎”

    乔董事长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自信和一丝邪笑,而宋寒烟则小脸红扑扑的,眉目之间总是带出丝丝娇羞之色,衣衫的前面有些褶皱,尤其是前胸部位,似乎还有些微微的濕润。宋寒烟轻轻一抬头,便看到乔董事长脸上那丝坏笑,顿时娇嗔道:“大色郎,不许笑”

    乔董事长便故意板起脸来,瞪大眼睛,犹如一具僵尸一般,逗得宋寒烟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花枝乱颤,欢快的银铃声飘出老远。

    第二天一早,李助理就给她来了电话,问起了借钱的事情,宋寒烟只好实话实说:“对不起啊,老同学,我们公司的钱最近全部占用,腾不出一点来,这么好的一个生意只好放弃了。”

    那面李助理也不无遗憾的说:“可惜,可惜,我只有找别人了,哎,宋寒烟,你该不是应付我的吧,早就听人说了,你们公司底子厚的很。”

    宋寒烟忙说:“底子厚那是不假,但最近真的抽不出资金,我们老板在炒股呢”

    李助理就很感兴趣的说:“不错啊,你们乔总当庄家了,老同学,给透露一下,我也买一,二十万元进去,挣个小钱。”

    宋寒烟就呵呵的笑着说:“你还看的上这点小钱啊,什么股票呢,好像是我们本地那个st泰什么公司的。”

    “st泰来”

    “嗯,对的,就是这个名字,好像也是个烂股。”

    李助理就笑了,他打听到了他需要知道的消息,两人又扯了一阵的闲话,看看要到上班时间,宋寒烟和李助理才手了再见,两人约好了周末一起吃个饭。

    李助理的兴奋是毫不掩饰的,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季子强给他下达的任务,这真是一次漂亮的展示。

    他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很快就敲响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今天来的也很早,对于他来说,上班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和爱好,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能展示自己的权威和智慧,所以他总是会迫不及待的到办公室来,

    坐下喝了几口水,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清晰的喊了声进来,小纪就带着市长助理李军走了进来,季子强心里就微微的一愣,莫非自己昨天刚给李助理安排的事情,他今天就有了回音,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季子强笑笑问:“李助理来了,一定是有消息了”、

    李助理就很谦逊的点点头,但并不说话,季子强明白,看样子他确实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了,他是不愿意在秘书小纪面前说,这小子不错,很稳重。

    季子强也就不再问了,对小纪说:“小纪,帮李助理倒杯水吧。”这其实是他一种赞赏的表示,因为本来小纪已经开始倒水了。

    李助理就客气了两句,坐在了沙发上,他知道他这个信息一定对季子强大有用处,至于到底季子强想要做什么,他是猜不出来。

    两人无语的等着小纪给泡上了茶,然后小纪离开了办公室。

    这时候,李助理才身体前倾着说:“市长,你昨天安排的事情我已经调查出来了。”

    季子强有点不大相信,这种事情有如此容易谈到消息的吗,当然了,季子强是不知道李助理这也是一个机缘巧合,有那么一个漂亮的老同学在乔董事长的身边,同时他看这李助理说的如此肯定,就姑且听着。

    李助理就认真的说:“根据最可靠的消息,乔董事长正在做一支股票,而且他投进了全部的家当,已经是资金告罄,无钱可用了。”

    季子强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他没有急于的问,他先要分析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因为他对李助理说的这个信息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季子强邹这眉头想,乔董事长为什么要做股票,最近这些年股票行情并不太好,自己是不炒股票,但经常还是听到人说,远离毒品,远离股票,还说什么穿着西服进股市,穿着裤头跑出来,开着宝马买股票,骑着自行车去卖股票的。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他看了李助理一眼,李助理也在密切的关注这季子强,不知道季子强在思考什么。

    季子强就拿起了桌上的香烟,给李助理发了一根,两人点上以后,都先抽了几口,并不说话,季子强依然在思考着,他的目光转动着,突然就看到了桌上拜访的一本资料,是最近拿来的st泰来的各种报表。

    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心中一惊,他有点明白了。

    季子强就在烟灰缸中弹了一下烟灰,试探着对李助理说:“乔董事长在炒st泰来”

    李助理很是惊讶,他无法想象季子强是怎么做出了这个判断,他就愣住没有说话了。

    季子强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自己问话的效果,他就一下陷入了更为复杂的沉思中了,看来有很多人已经瞄上了st泰来,他们等着市政府的消息,而一旦st泰来重组成功,他们会赢个满盆。自己该怎么般听之任之,反正股市的钱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对股市这一块,季子强并不很熟悉。

    他想了想,就对李助理说:“对了,你懂炒股吗”

    李助理已经恢复了镇定,他笑笑说:“我从来不炒股,但我懂。”

    季子强就站起来说:“你来帮我示范一下,给我看看st泰来的最新情况。”

    李助理也站起来,很快的走到了季子强的办公桌旁边,帮他打开了电脑,进入了公众网页的股票行情,现在还没有开盘,但调出了k线图,李助理就给季子强细心的讲了起来。

    季子强虽然是不很精通,但他对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再加上他还具有很高的悟性,要不了多一会,他就听明白了。

    李助理讲了,st泰来在最近一个月中,已经上涨了百分之10左右,现在一直在横盘等待,很明显的,最近他们还在吸货阶段,一但吸够了货,庄稼就可以等待st泰来进一步的消息明朗,因为现在消息一点没有放出去,他们手里的货也不够,他们不敢猛拉,那样会受到散户和其他大户见好就收就出货,这对它们的压力就会加大。

    但他们也不能让股价下跌,那样同样会让很多人因为担心而抛售,这样他们不一定有足够的资金接得住盘,所以现在只能是横盘吸货和等待。

    季子强看完以后就问李助理:“这样来说,这个股票的庄稼就是乔董事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