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助理很乖巧的说:“这样涉及的人太多了,我考虑还是隐密一点妥当。 ”

    季子强笑笑,说:“当然了,就两个注意点,一个是不要让他们察觉,一个是要快。”

    李助理点头说:“我明白,我一定能查出真像。”

    这绝不是李助理妄言讨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是不能给上级说的过满,那必须要留下一些回旋的余地,但今天李助理却如此肯定的说,他自然是有他的办法的,因为他一个女同学就在北江化工厂刚刚筹建的时候招进了北江化工厂的办公室,更为重要的是,她获得了乔董事长的喜爱,直接就成了乔董事长的秘书了,有这层关系,所以李助理是相信可以打听到很多真实的信息。

    李助理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就当即投入到了这项工作中去了,他要先和自己的女同学联系上,女同学叫宋寒烟。

    下午,宋寒烟笔直地座在化妆台前,望着镜中的倩影,她笑了笑,心想今天该化什么样的妆,穿什么样的衣服。虽然她不是化妆高手,也不是百搭专家,但她喜欢化妆。

    宋寒烟有一个习惯,每每给这个重要的人打电话之前,她都会仔细地把自己给打扮一番,折腾得有模有样时,才会打这个电话。就像电话中的人会看到她一样,所以每次她都会精心打扮以便给对方一个完美的自己

    宋寒烟在当上了北江化工厂乔董事长的秘书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里让她感受到了过去在国营企业所没有感受到的权利和利益,她只需要讨好乔董事长一个人,就可以赢得全公司所有人的尊敬和惧怕。

    有人戏言,化工厂可以没有厂长,但不能一日没有宋寒烟。当然了,这也只是一句戏言,但是人们可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在这个厂,的确就是如此,因为宋寒烟性感而温柔,而且才华出众,本领超人,于是她成了厂里的名人,成了公众人物,成了人们心中的偶像。

    今天她想要邀请一下乔董事长,看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出去转转街,买套名牌长裙和一条项链,宋寒烟柔声问道,“董事长,说话方便吗”

    乔董事长还在公司,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正在忙着,他犹豫了一下,放下正要接听的座机,对着另一只手上的手机说,“方便”

    他又补充了一句,“寒烟,有事吗”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出来坐坐”

    “是吗可惜啊,我现在走不开,还有一堆的事情呀”

    “讨厌又没时间那我去帮你处理啊,下班的时候你也没说有事情。”宋寒烟就撒娇起来。

    这一撒娇,就足足用了5分钟时间。乔董事长只得一边听着,一面看着手里的东西,嘴里支吾着。

    宋寒烟见对方没有了嗯的声音,小声问道,“董事长,你在听我电话吗”

    乔董事长一直都耐心地回答道,“我在听,你说”

    宋寒烟高兴地又说开了,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似乎话筒里又听不到他嗯的声音了。

    宋寒烟又问,“你在听我电话吗”

    乔董事长用头和肩将电话夹在中间,一边在文件上面签字,一边回答,“我在听,你说。”对于宋寒烟现在来说,她正在休息,她躺在一条用楠木制作而成的精致的躺椅上面,脸上贴着黄瓜霜,一边悠哉地摇头摆尾,所以她有时间打电话。

    而对于乔董事长来说,此时正是他工作的高峰期,他习惯在晚上处理很多棘手的事情,但是他不得不听这个电话,虽然很多晚上宋寒烟都会在他的枕边吐气纳兰,温情如故。但是他知道,宋寒烟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打扰他工作的,如果打电话,一定是有要事相求。

    最后,宋寒烟问,“董事长,我看上了一条项链”

    乔董事长正好签完文件,一边放下手中的镀金英雄钢笔,一边哈哈大笑,说,“寒烟,你早说吗,一会我给你卡上转点钱,你自己去买,我今天就不去看了。”

    宋寒烟也娇声笑道,“知我者,董事长也。”然后拖着声音说,“我想你。”

    “是吗哪里想我呀”

    “你,你真坏,我,我哪儿哪儿都想你,好了吧”宋寒烟挑逗的说。

    乔董事长就说:“现在不行,这样吧,我先给你个建议,要不,你先自己转转街,等我回去了再来解决你想我的问题”

    宋寒烟就嘻嘻的笑了几声说:“那我先出去了,摆摆了。”

    乔董事长笑着说:“那行祝你越来越漂亮”

    宋寒烟笑了,带着不满的神情嗔怪道,“难道我不漂亮吗”

    “漂亮”乔董事长说完拍的一声挂了电话。不然这个宋寒烟就是再说上一个小时也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他不得不主动挂机。

    宋寒烟挂上电话以后,她却并没有出去,她换上了运动服在跑步机上面跑起了步,至于说看上一条项链,那就是一个话,不过是告诉一下乔董事长,自己最近缺钱用了,现在目的达成,也就不用再出去了。

    宋寒烟时而快,时而慢的,一边放着优美的音乐一套蓝青色紧身衣裹着她的美丽,优美的身姿加上跑步机的节奏,和着轻音乐,她扎起的马尾头发在随身而动,身材曲线有点有面,有棱有角,前面两个高高在上的乳豐,非常有节奏地跳跃着,看得出来,她现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快乐和幸福都说健身很美,还能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情,看来此说法不假。

    她住的别墅很大,是乔董事长买的,有三层楼,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幢普通的别墅,但室内的装修和安排,全都随了她的心意。有私人游泳池,有健身馆,有假山,喷泉和偌大的花园。

    这时候,宋寒烟的电话响了,一个长得十分精致的保姆小姑娘赶紧拿起电话,用甜甜的声音说,“寒烟姐,来电话了。”

    宋寒烟一边在跑步机上小跑着,不紧不慢地问,“是谁的”

    小保姆轻声说,“一个不熟悉的电话”

    宋寒烟没有停下来跑步,也没有说接,也没有说不接,小保姆当然见得多了,她知道怎样处理这样的事情。

    保姆小姑娘会心一笑,说,“那,我帮你接。”于是按下接听键,对话筒一笑,说,“你好啊,寒烟姐啊,她,她在健身,你是那位啊”

    电话那头是季子强的助理李军,他有点遗憾的说:“哦,这么巧,想和她说上一句话,难呀我是她的同学,政府李军。”

    “政府李军,那我问下啊”小保姆故意把李军的名字报出来,看宋寒烟是不是需要接听。

    宋寒烟一听说李军,她马上就点点头,因为李军她早就想好好的联络一下感情了,这些同学里,要算起来,也就是这个李军混的很不错了。

    但就在小保姆准备给她电话的时候,她又摇了一下头,小声说:“让他等等,一会给他回电话。”

    小保姆知道这是宋寒烟欲擒故纵的计策,就说:“嗯,一会她锻炼完了我给她说啊,让寒烟姐给你回个电话。”

    李军就只好挂断了电话。

    这面宋寒烟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边擦脸上的汗水,一边喝了几口水。接下来宋寒烟去冲了澡,小保姆一直在她的身边等着,就是她在洗澡,她也一直站在门外,随时准备着她要些什么

    一段时间后,宋寒烟穿着一套淡青色的比基尼,姓感无比,走起路来,一步三扭,左摇右晃的,像是在走猫步,又像是在跳舞,只见她缓缓走向游泳池。小保姆在后面跟着,手里提着一些游泳和按摩用的油呀,水呀,毛巾呀什么的。

    宋寒烟跳入水中,拼命游泳,水蛇一般在水里游来荡去的,在一边看着的小保姆不断发出轻轻的笑声,心想,真是一只尤物呀,什么时候我才能锻炼出她这样的身材来呢从游泳池的这头到那一头,她不断地折腾来折腾去的,下了水,宋寒烟就像一条鱼,自由地游泳着,一会儿是仰面而游,一会儿是全身潜入水中形成蛙泳。小保姆就站在岸边看着她。

    大概游得累了,宋寒烟才上得岸来,小保姆赶紧跑上去,递给她毛巾。宋寒烟懒洋洋地躺在游泳池旁边的沙发上面,小保姆在给她涂防晒油,一边帮她推拿,一边问:“舒服吗”

    宋寒烟说,“舒服,你在哪学的这套,比专业的手法还要到位。”

    “是吗寒烟姐你高抬我了,我也只是懂些皮毛而已。”在这时,她们会聊天,说话也会随便一点,虽然她口头上这样说,宋寒烟知道,她的功夫了得。、

    小保姆见宋寒烟困了,于是停下手中的按摩,小声说,“寒烟姐,要不,你先睡会儿。”说完给她盖上了一条雪白的长长的真丝毛巾,不经意地提醒道:“对了,刚才你同学的电话你还没有回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