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书记今天来的还算早,在他的旁边那是专门给季子强留得位子,常委会的位子基本是固定的,你排行老几就坐那个位子,排名越靠后,你坐的位置离书记就越远,那你离党的温暖也就没有坐在书记旁边的人近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坐下就掏出了一包烟来,这也是他走的时候专门带上的,他知道会场上烟鬼多,所以就专门带上了两包准备给大家发的,他的烟现在就是稳在二十元一包的样子。

    到不是他抽不起好一点的,只是一个习惯这牌子,一个也怕抽的太好惹人眼红,所以别人给他送的中华什么的,他都没怎么动,有时候给他老爷子带回去,让他抽。

    现在他就把这烟给几个坐的近一点的人散了过去,很快,半包烟就不见了,他帮韦书记也点上,笑笑问:“书记,今天是有什么事吗快下班才给大家通知到。”

    韦书记也笑笑说:“没事我们坐这干什么,那当然是有事了,一会你就知道了。”

    季子强别别嘴,笑着自嘲的说:“还给我保密。”

    韦书记见大家都做好了开会的准备,他就敲了敲桌子说:“大家静下,现在开会,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一个干部处理决定让大家议一下,这个事情我现在也给大家说个老实话,是没有和其他常委预先碰头的,因为我感觉是不会有太大的分歧的,大家一会一听就知道了。”

    说完这些,韦书记用眼扫了一眼季子强,心里道:既然你怕得罪人,那我就来,你可不要说我没给你权利。

    韦书记又看了看在座的各位,然后说:“现在我就不多讲了,请纪检委刘书记给大家说说。”他说完点头示意纪检委书记刘永东接着讲话。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就拿出了一份处理意见书来,给大家读了起来,他也是今天才看到这个报告,韦书记把他叫了过去,让他看完了报告问他有何感想,他就估计韦书记是要从重处理这两个了,所以就说:“看报告上的处理是轻了一些,不知道市长是怎么想的,要不要再问下他。”

    韦书记嘴里哼了一声说:“不用问了,他刚来,自然是不想得罪人了,这事还是我们来处理,你看应该怎么处理为好。”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是老纪检了,知道这事要是放大了那就不得了,但他又怕季子强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到现在他也似乎认为这处理决定是季子强下的,所以就想了想说:“我的意思看能不能免去职务,既然钱已经补上了,其他的就算了吧”

    韦书记也是想了想,看着他说:“你意思是就不再去调查了,就按玩忽职守,免去局长职务。”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赶忙说:“我这也就是个建议,到底怎么处理还是你拿个大主意,我听你的。”

    韦书记也就不在想什么了,大手一挥:“就按你这想法,你去搞个处理意见,晚上开会讨论,要是大家没什么意见就马上宣布。”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还是小心的问:“那书记你看,我还需要提前和季市长汇报下嘛。”

    韦书记摇了下头说:“上会了在讨论,他有意见可以会上说。”

    现在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就拿着今天他们做好的处理意见书,读了一遍,读完他没有看韦书记,先看了看季子强的脸,想看看他是个什么表情,自己的报告相当于把他的报告全部推翻了,他知道季子强不是个好惹的主,所以还是小心的观察下,怕他发飙。

    发飙季子强才不发飙呢,他在心里偷着笑,你葛副市长虽然是圆滑狡诈,但我也不是啊斗,现在就看你怎么笑的起来了,事情是你处理的,最后搞成这样,只怕你不好给那两个局长去解释了吧。

    你想装好人,我还想哩。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读完了会场上没有人说话,韦书记就只得再次说:“大家对这事也可以议一下,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但我们这不是一言堂,我也不是封建家长,大家有什么就说下。”

    谁敢说,从韦书记那话里是听出了他对这样决定的赞同,也许这决定本来就是他的意思,但从他表情里也看出一定是和季市长有什么联系,不然他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老是瞟季市长,既然是这样,那还是不要急着说,再看看。

    看到会场上的这个状况,葛副市长倒是想说,他真想站起来提出点不同的意见,但他敢吗这是韦书记定的方案,他前一天刚被韦书记骂了还没回过神,也没解释,现在他哪敢再出来表示反对。

    葛副市长就只有在心里骂季子强了:臭小子,你真行啊,套我没套上,现在又套上了韦书记,可怜我对那两个局长都保证过的,他们还在等我的好消息,现在看来是完了,那十万元我也是得不到了。他是越想心里的气就越大了。

    吕副书记看看大家都不敢说,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带个头,那今天这会场上就没人发言了,现在自己必须站出来,这是必须的,就算是得罪了季子强也要出来说,自己又不是没得罪他,多一次,少一次也没什么区别。

    吕副书记就站出来说了很多同意,应该,可以的话,这才让韦书记的脸上有了点笑意,但也就是那一点点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副书记说完又冷场了,其他人那里还敢说,今天这架势一看又是正对着季子强来的,这季子强就那么好欺负啊,算了,还是一个字:等。

    这让韦书记很是头疼,怎么这些人就这样怕季子强,他又不是神,有什么好怕的,连个态都不敢表,他正在为难中,季子强说话了:“今天纪检委对这两个同志的处理意见,我看是合适的,我们的同志都要以他们为戒,我同意这样的处理。”

    季子强就是要掐着这个点才说,让你老韦看看,在这;柳林市里,不是光你一个人有威信的,我也是有的,你不相信你就看,我一说完一定大家都发言。

    季子强这样想是对的,大家一见他也表态赞同了,虽然有点不理解,但既然两位主官都统一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就表态啊,赶快开完会好回去,所以就哗啦啦的,你也说,我也说,很快的都表示了赞同,韦书记对季子强这样爽快的表示赞同也不太理解,但不管怎么说,大家同意了就是好事,看来季子强还是个识时务的人吗。

    韦书记这样想想,也就对季子强从轻处理这事,让自己不舒服的感觉少了很多。

    最近几天,季子强一直在想乔董事长的事情,他也是有意的拖一拖,不是有十五天时间吗那自己何必急在一时,等时间到了跟前,急的就是他乔董事长了。

    想了几天,季子强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他在深思熟虑以后,叫来了市长助理李军,这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高文凭助理,听起来市长助理级别很高,权利很大,实际上却全然不是那样,在政府,他们助理的权利并没有多少,他们的闪光灿烂,完全要取决于市长的使用和信任,市长可以让你分担他很多工作,也可以让你闲的发慌,市长可以让你代表他们出现在一些场合,也可以叫你老老实实的在办公室坐的屁股长茧。

    所以对市长的讨好,和抓住每一次机会表现出自己的忠心和能力,就是每一个市长助理急切需要做的事情,李军也是一样,在季子强给他打过电话以后,他就在最短的时间里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见到了季子强。

    季子强用微笑迎接了他:“李助理,过来了,做吧。”

    李助理先是过来帮季子强把茶水添满,才准备坐下。

    季子强就说:“哎,你也泡杯水吧。”

    李助理就谦虚的笑笑说:“市长不用管我,我刚喝过。”

    季子强也就不用多做客气,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靠椅说:“坐下来,我想请李助理帮我办点事情。”

    李助理就很快的坐下,并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笔记本和笔,准备记录。

    季子强摆摆手说:“不用做记录,事情很简单,一听就记住了,但做起来恐怕有点难度。”

    李助理就把闭合笔记本放在了桌上,心里想,事情难一点才好,要是很简单的问题,就是做好了也显不出我的本事来,他就恭顺的说:“请市长指示,我会尽力完成。”

    季子强很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帮我调查一下汉口区北江化工厂的事情,主要就是他们最近为什么需要一大笔资金,这资金的用途是什么,注意,不要被他表面购地的假象蒙蔽,要找出真实的原因。”

    李助理就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了,乔董事长和季子强应该是在洋河就有隔阂,而现在季子强要调查他,自然是为了下一步制约和对付他,看起来,季子强能让自己帮他办理这件事情,也算是对自己相当的信任了。

    见季子强把任务给他下达清楚了,李助理就胸有成竹的说:“嗯,我知道了,我一定尽快的把这个事情摸清楚。”

    季子强很凝重的说:“如果在调查中需要哪一方面的配合,比如公安,税务什么的,你告诉我,我来安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