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葛副市长是“呸”了一口道:“你们心里踏实了,我可一点都不踏实,我都要愁死了,你们还笑的出来,真是的。 ”

    听他这样一说,那韩局长的江局长就多少有了些紧张,一起望着他说:“怎么的,难道最后季市长亲自定吗”

    葛副市长说:“他要定那就好了,那我还发什么愁,现在他是一下就全部的推给我了,你说说,我怎么处理你们,就我们的关系,我怎么下手”

    这韩局长一听,就是了,说半天还是你定,那就好了吗,他就说:“这样多好,你老哥哥稍微的抬抬手,我们这不是就过去了。”

    葛副市长也想让他们过去,可他们过去了自己以后怎么办,但这个问题还不能就这样给他们说,说了他们还以为自己怕担责任所以能帮忙不给帮,他就只好叹口气说:“你们不要这样说,我是一定要帮你们的,问题是现在你们的情况季市长都是知道的,我不拿个处理意见,就这样放了你们,我说的过去吗”

    两个局长就怕这样,现在也是有了点忧愁,韩局长就说:“钱我们一定都追回来。我们也给季市长保证过来,所以先把钱都补上,合同到时候也给藤副市长送过去,你就看能不能最后给个内部的处分算了。”

    葛副市长也是知道这点钱对他们并不算什么,他是清楚的很,那教育局油水大着呢,老师的调动,农村的进城,高价的学生,各校的门面房,一年国家给的补贴,唉,只怕比自己这个副市长都拿的多。

    葛副市长这也不是凭空的乱想,一个有实权的局长真的是有可能比副市长多,当官的,什么都不怕,就怕一个副字,只要是副的,没有主持工作,那你就没多少实权,现在都是一把手的一支笔,没他在上面签字,你吃顿饭都报销不了。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在你政府报不了,他可以找下面的报啊,哪个局长也要给他三分面子,不然他可以给你找麻烦。

    韩局长也是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所以就看了一眼江局长,那江局长就从兜里那出了一张卡来说:“葛市长,我们也知道你现在老受那姓季的气,一定是报销什么的也不比过去了,这是我们一点小心意,你就收下,买几条烟。”

    葛副市长看看那卡,却不去接,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大买卖,自己接过来就算是答应成交了,有很多事是不需要说明白的,但规矩还是有,所以他也要知道对方给出的价码是多少,自己才可以根据价钱来说话。

    韩局长看他用眼瞅着那卡不说话,也不接,他是很老道的,知道里面的关节,就忙说:“也不算多,就十万元,你也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往合同里面填补窟窿,所以你先收下,过段时间等楼修的差不多了,我们还会有表示的。”

    葛副市长心里想,到底是搞教育的,妈的,连价码都算的这样准确,不多不少,刚好在老子的底线上,他也就没再说什么,接过卡来,装在了自己上衣西服的内面兜里。

    韩局长见他收了钱,也就松了口气,这才大声的对外面喊:“服务员,来,上菜了。”

    过了一天,季子强刚进办公室,葛副市长就拿来了对教育局两个局长的处理意见,两人稍加的寒暄客气几句,就转入了正题。

    葛副市长说:“季市长,你看看我这处理意见怎么样”

    季子强“唔”了一声,就结果了处理意见书。

    拿上以后,季子强一看,报告上写的是,钱已经都补齐了,两个人也做了深刻的检查,所以就是一个警告处分。

    季子强感到过于轻了,但那是自己让人家全权的处理啊,这怎么怪的了人家,要是不放心你就自己处理吗,所以他什么也没说。

    但葛副市长可不干,他今天专门把这个拿过来给季子强看,那也是有目的,你季子强不是想来套我吗,好的,我今天就这样处理了,但我也要把你栓进来,想要我一个人承担这样的事情,你做梦,他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看我也就是做个调查工作,这上面的意见也就是我个人的看法,所以怎么处理还是你要点头才算。”

    季子强看着他很随便的说:“我上次不是给你写清楚的吗,你全权处理,你看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季子强的意思那是很清楚的,他也是心里恨透了葛副市长的,现在你处理重也罢,轻也吧,我是不管,但我会记下这问题,在需要的时候我们慢慢的来说。

    葛副市长就说:“那还请季市长签字认可一下。”

    季子强感觉到了自己这招已经让对方看出来了,但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推诿扯皮了,她就说:“我就不用签字了,你处理就可以。”

    葛副市长是老官场混的,这其中的道道也明白,他也知道自己算计了季子强几次,季子强就是脾气再好也不会就这样算了的,迟早是要和自己翻脸,所以这把柄是绝不能落在他的手上,这样想想,他就笑着说:“你是政府的老大,你要是不在这上面签字,那我就不敢发这个处理报告了,我先拿回去。”

    季子强一想,怎么办,先拿回去那不知道要等多久才可以处

    看来他是不见我签字就不会处理了,季子强犹豫了一会说:“那你就先放下,我一会仔细的看看再说。”

    葛副市长心里就冷笑着说:“想来套我,你还嫩了点。”他放下了处理报告,就说:“那市长看完了叫我,我过来取报告。”

    葛副市长边走就边想,量你最后也是乖乖的把字签了,你那点小聪明谁不知道,你不想现在就惹的满塘子的蛤蟆叫,怕大家都起来抵制你,那就老实的签吧。

    季子强看着葛副市长走了出去,他的目光有点发呆了,季子强也有了些郁闷,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想逮老鼠的人,老鼠没抓住,还让老鼠夹子把自己的指头给夹住了。

    现在季子强面前摆了一个大大的难题,签还是不签,如果是签了,那这事就这样算了要是自己不签又怎么办自己难道是冲出来重新处理,他很为难。

    有时候人的运气就有这么好,秘书小纪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今天有两个文件要请韦书记审阅的,他是过来拿文件,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了:你葛市长不是让我签吗,好,我给你找个级别更高的,一定给你好好的签。

    季子强就对小纪说:“纪秘书,你去的时候把这个也给韦书记看看,就说是我写的意见,请书记看看,他要是同意就让他在上面签个字,我们就按他的指示处理。”

    季子强就不相信,韦书记能这样轻松的放过自己的这个处理意见,他一定会好好的看,最后他签什么就算是什么,和我就没关系了,这样想想就好笑,简单的事情让自己给折腾的,唉,要是自己手上有权,那里用得着这样麻烦啊。

    秘书就把那几份文件和这个处理报告一起送了过去,韦书记也就把文件随便的看看,都是政府要发的一些学习啊,思想啊什么的,他也就没有当成一回事,拿笔就给签了,但当他看到那个处理报告的时候,他就眉头皱了起来,问小纪道:“这是季市长的处理意见”

    小纪本来刚进来就想说给他,可见了韦书记心里很有些害怕,就把刚才季市长交代的话都忘了,现在见韦书记问起来,才赶忙说:“市长说的,你要是没什么意见就也一起签了,他好按你的指示处理。”

    韦书记冷笑一声道:“你们市长可是真会做好人,这么严重的问题就这样算了。”说完这话,他感觉自己有点失态,怎么可以在一个秘书面前说这样的话,他就咳了一声说:“你先回去吧,这个报告给我留下,我来处理,不麻烦你们市长了。”

    小纪那敢和韦书记多说什么,就赶忙的离开,回来他就给季子强做汇报了,季子强听了汇报,心里自然是舒服,但还不能表现出来,就对小纪说:“书记要处理,那就让他处理吧,我们就等他的决定。”

    不过季子强对葛副市长的狡猾也是有点警惕,看来这个人还是不简单的,以后对他要多个心眼,没想到他就这样轻易的看出了自己的计划,难怪别人说,这个大院里面是藏龙卧虎。

    这时候他就想起了叶眉当市长的那时候,叶眉是经常是眉头紧锁的样子,自己当时没有在这个位子上,那是不理解他有多难,现在自己是身临其境才知道,做一个市长真比自己在洋河县做县长和书记的时候还要难。

    过了两天,韦书记就召开了一次常委会议,提前也没有说今天讨论什么,到了下午吃完饭,季子强就从家里走路过来了,他现在基本上没有急事的情况下,出来都是走路,不想坐车,更不想骑自行车,不想坐车是想锻炼下,不骑自行车是感觉有点掉价,所以就走走路,转一转到了市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