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说完了那些话以后,他看着韦书记有点发蒙的表情,就继续说:“为此,那个同志还做了自我批评的,估计是你没有听清楚我后面说的,呵呵,韦书记,你可是有点断章取义的啊”

    季子强这话一说,韦书记那脸是一阵的发热,虽然脸不是很白,看不出他的脸红来,但季子强从他的表情里是可以感到他的尴尬和不好意思。

    季子强就心里暗笑,我让你有的人嘴快,我就搞你个情报不准确,让你挨顿骂,有本事你就来和我对质,说我当时没有那样说,呵呵呵呵。

    那韦书记的尴尬是有点严重了,因为季子强就这样无辜的看着他,他这个心里气啊,好你个老葛,你也拿我来当炮灰使了,你和季子强有仇,但也不能挑拨起来没个界限啊,这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我竟然用断章取义,掐头去尾的方法给人家季子强找麻烦,唉,这次是有点丢人。

    但已经这样了,也就只好装下去,他就板着脸说:“我知道你后来批评了,但以后这样的言论一定不能在会上提出,提出来就是对我们自己的一种侮辱。我们是永远不能容忍有这样的想法,特别是我们高层的领导,那是想都不能想。”

    季子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韦书记,心里道:厉害,连我想出来的话他也都知道了。

    季子强要抓着这个机会继续的加深一点韦书记的郁闷,就说:“奥,我还以为韦书记没听全会议就来批评我,看来我还错了,韦书记是把这事看的更深刻了一些,我也要把书记这个精神找机会给他们好好的传达一下。”

    韦书记心里不好意思,所以也就不愿意和季子强在多扯这个问题了,他就依然沉住脸,对季子强摆摆手说:“好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后还是要多加强干部思想的教育,其他没什么事了,你先忙去吧。”

    季子强就站起来,说了声再见,离开了韦书记的办公室,季子强是一路走一路憋着笑,直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才放声的大笑起来,韦书记竟然还说后面自己瞎编的他也知道,呵呵呵。

    韦书记那受过这样的气,他就抓起了电话,把葛副市长一阵的好骂,那葛副市长是莫名其妙的让他劈头盖脸一阵骂,自己也是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可也只有受着,只是知道大概是自己汇报的问题有些出入,可到底是那些地方错了,他也是一时的说不清楚,只好等韦书记以后气消了在好好的找他问问。

    季子强笑了一会,就拿起电话,问彭秘书长:“那教育局的两个局长在你那里吗,让他们上来,你也来吧。”

    一会,教育局韩局长和江局长就在彭秘书长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季子强刚才笑完,所以现在脸上表情还不是很难看,这也让两个局长心里一喜,犯错误的人最怕的就是批评他的人心情不好,今天见季子强情绪还可以,就希望可以侥幸的来个从轻处理。

    季子强开口了:“你们查的怎么样了,有什么收获没有”

    韩局长赶忙说:“有,有,收获很大,我现在就给市长做个详细的汇报。”

    季子强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这韩局长就开始得吧得吧的照着他手上那个小本子读了起来,这次给季子强的感觉,他报出的数字是比上次多了很多,等他用了十多分钟读完以后,季子强就问他:“那有的已经付款了怎么办,你们有没有个应对的措施。”

    韩局长就小声的说:“工程刚开始,大部分只是签了个合同,只有不多几笔是打了点定金,我们想办法追回来。”

    季子强就冷冷的问:“追回来,钱都到商家的账上了,你们追的回来”

    那韩局长咬了下牙说:“定金总共有十几万,要是真的要不回来,那我们就自己掏腰包也要垫上这个数字,不能让国家受损失。”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想想也到是个办法,你不要小看了这些个局长,一年他们没少搞钱,让他们吐点也是不错。

    季子强就说:“那就先按你们的这方法办,没有打款的合同全部重新审查,以后你们的合同签订必须要市里主管教育的藤巧副市长签字。”

    这两个局长连忙点头,等他下一步的处理,季子强安排到这以后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了,你说免职吧,有点唐突,这是要开常委会的,还会让自己受到很多怀恨,时机不好,就这样放了他们吧,也好像太便宜了,季子强一时的犹豫起来。

    彭秘书长也是看出了他的犹豫,就淡淡的说:“季市长,那就先让他们回去,等候下一步处理吧。”

    季子强也只好点点头说:“今天就先这样,你们的问题我想下再说。”

    这两个局长没精打采的站了起来,韩局长也是满怀希望的看了看彭秘书长,才慢慢走了出去。

    彭秘书长就记起了韩霖对自己说的话,想要帮下韩局长,他就望着季子强说:“市长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季子强沉吟不语,他心里也没个底,这个问题他是考虑了很久的,但一直没有个好方法。

    彭秘书长是很能体会到他目前的情况,也是知道他一时很为难的,那自己何不做个顺水的人情,即帮了韩局长,给韩霖有个交代,又可以给季子强出个主意,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彭秘书长就笑笑又说:“市长何不把这些情况交给葛副市长处理。”他知道葛副市长和这两个人关系好,让他处理肯定是个宽大,但同时也就把他套住了,以后这件事情就是拿他的一个要害把柄了。

    季子强那是一点就醒的人,是啊,这烫手的山药,为什么不给他,他可以给我下套子,背后扔黑砖,我也来个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处理的重了,正合我意,让他去得罪人,处理轻了,以后就拿这说他的事。

    想到这里,季子强就不带耽误的点点头说:“我最近也是忙,要考虑下工业改革的一些问题,那就听你的,让他先处理。”

    说完他就拿起了那封信,把举报人的名字划掉,又写了一下刚才韩局长已经承诺的话,然后在上面写上,此事由葛副市长全权处理。

    写完就把这递给了彭秘书长说:“你把这个拿去,交给葛副市长吧。”

    彭秘书长心里也是暗暗高兴,但脸上是不能露出一点痕迹的,他接过了这信,就找葛副市长去了。

    彭秘书长到了葛副市长的办公室,见他正在气鼓鼓的发呆,看来刚才韦书记骂了他,他的在憋气呢。

    葛副市长见彭秘书长来了,这才缓过神来,笑笑说:“秘书长大驾光临了啊,有什么重要安排。”

    彭秘书长也就笑笑说:“你少拿我开涮,我是来给你送人情的。”

    葛副市长就睁大眼睛说:“不要骗我呦,有好事你会想到你葛大哥。”

    彭秘书长就笑了,嘴里说:“你少在我面前冒充大哥,真的,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说完他就把季子强给他的信,递给了葛副市长,葛副市长一见他来还是真的有事,就不在开玩笑了,接过信看了起来,看完他就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的心里很清楚,这季子强看来已经展开报复了,这很明显的就是个扔包袱。

    自己接过来麻烦就大了,从关系上说,自己和韩局长也算是难兄难弟,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人家也没少孝敬自己,你想下,这不帮怎么说的过去,但要是就这样帮了,谁知道季子强的后手是什么,他会不会等自己处理完了就来拿这个事情给自己念紧箍咒。

    葛副市长手里拿着这封信,他沉吟不语,看着这信,就像是看到了一条绳索一样,半天是没有回过味,他想要拒绝这差事,可现在怎么说啊,市长都有批示了,你现在退回去,自怕是没有这个先例,他要是口头转达还可以装着没听懂,这玩意白纸黑字的,还有人见证,你躲都躲不掉了。

    彭秘书长那是知道他娃要为难的,也不多说话,就笑笑的走了。

    葛副市长就只好摇摇头,给韩局长挂了个电话,问了问韩局长他们的情况,至于怎么处理,他是一时也没想好,但韩局长他们约他晚上吃饭,葛副市长到是答应了。

    到了晚上,葛副市长就到了韩局长他们定好的包间,这是一个很高档的酒店,包间里面的装修和陈设很好,葛副市长就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说:“你们还会找啊,找到这个地方来了,今天怎么样,还有心情喝酒吗”

    韩局长和江局长那是心里比早上高兴多了,现在由他葛副市长处理,这可是有了希望了,韩局长就笑着说:“喝啊,怎么不喝,今天请葛市长出来就是喝酒的,挣钱做什么,还不是为了个吃喝。”

    葛副市长哼了一声道:“你们真是好胆气,现在一点都不紧张,我都替你们在捏把汗,你们倒好,比我潇洒。”

    韩局长就连忙给他把烟点上说:“葛市长啊,这不是看你接手了吗,你这一接手,我们就心里踏实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