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季子强还是压压火,消消气说:“你们有多少问题,我想你们的心里比我还清楚,虽然基建是江副局长在负责,但你韩局长难道就那么放手,那么放心吗我想未必,我这收到了很多关于你们基建方面的来信,大的就不说了,就说个小的,说说电梯,你们也不要给我解释,你们自己在回去研究研究。 ”

    两个人这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原来是设备订货上有了漏洞,他们心里是清楚的很,两个人一人分了多少也是有数的,此刻都是暗暗的心惊,这都不是小数目,真的查出来,不要说职务的问题,能不能呆在外面都很难说了。

    汗水也开始从两个局长的头上,脸上流了下来,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季子强见他们都不在说话,又冷冷的说:“你们先回去把所有的工程合同好好的再过一遍,哪些合定的高了,都自己想办法重新纠正,有的付出去找不回来的,你们也要有个说法,都搞清楚了再到我这来。”

    说完这些话,季子强就再也不看这两个局长了,这两个局长也是胆战心惊的有点站立不稳的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教育局的两位局长又来了,像是两个犯了错误的学生,进来也不敢随便乱坐,很老实的站在了季子强的办公桌前,这到让季子强有点难为情了,自己毕竟还是年轻的多,坐着给人家训话似乎不妥,季子强就指了指那沙发说:“你们也不要来装可怜像,坐下说。”

    两个局长这才敢过去坐下,季子强看着小纪给他们到完了水说:“这几天你们对基建的合同,协议都检查好了吗,不要让我再查出点什么,那时候只怕你们后悔都来不及了。”

    说是这样说,其实他也未必有这个能力,那市局的头头们,也不是他季子强一个人说撤换就撤换的了,现在他也不过是个虚张声势,恐吓一下。

    两个局长自然不这样想,他们哪知道韦书记和季子强的权力纠结,他们就知道自己犯的事,小到官位可以不保,大到进去绰绰有余。

    所以就连忙回答:“这两天我们没白天没黑夜的检查了一遍,唉。也是我们过去粗心大意,有很多合同是有些问题,你看,我们两个也不是专业的技术人员,在一些问题上还是有很多失误的。”

    季子强就平淡的问:“说说,都有那些有问题的。”

    季子强的语气是平淡,但脸色却一点不善,反倒让人感到深不可测。

    那韩局长就翻出自己的小本本,详细的交代起来,这个合同订搞了点,实际花不了这么多钱,那个合同没看清楚型号,应该可以少付点钱,等等的一阵交代,大概也就说的有那么五六起事情,当然了也包括了那两部电器。

    对电梯他们是在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就说是不太懂行情,让厂家费骗了,好在只打了三万元的定金,他们可以负责追回来。

    季子强也没用笔去记,他压根就不相信他们可以一次交代清楚,对这些人季子强是知道的,基本上你要叫他交代清楚,那得像挤牙膏一样,慢慢的挤,挤到最后你也是挤不完的,他多少还是要留那么一小点的。

    韩局长说完以后,眼巴巴的望着季子强,心里虚康康的,看着季子强的脸色,等他发话。

    季子强就依然平淡的说:“看来你们还是给我在打埋伏啊,有几个群众来信上说的问题你们还是没搞清楚,那就算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也没工夫和你们磨牙。”

    季子强稍停一下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小声说了句:“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两个局长听他这样一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哀伤着个脸说:“我们再回去看看,再好好的查一遍,明天一定搞清楚所以问题。”

    季子强就挥挥手,没再说什么,他也懒得在说什么,两个局长战战兢兢的走了出去,一到门外,那韩局长就骂道:“让你全部吐出来,你就是不听,你不知道这个主是个什么人啊,他连韦书记都敢惹,收拾我们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回去好好算下,我们该吐的都吐出来,免得见了棺材才落泪。”

    那江副局长也是连连的点头,胆战心惊的回去算去了。

    季子强这样对他们也是不得已的办法,一个是现在没多少证据可以收拾他们,再一个自己还没站稳脚,不想惹的大家都惊慌失措,群起而攻击自己,他要好好的想下怎么处理这个事,即不过多的树立对立面,又可以对他们施加一些惩罚。

    下午政府有一个市长碰头会,主要是研究一下投资开发的配套工作,还有应该完善的软环境,会上说道了一些部门官僚的办事方式和效率问题,季子强就让刘副市长考虑下,下一步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干部管理条列出来,把职能部门的有些容易犯的问题都罗列下,对这些做上硬性规定,表明处罚的具体措施。

    刘副市长就答应了,说自己下去专门的好好研究下,尽快的拿出一个方案来。

    副市长平智容就说西山市的文化娱乐活动太少,他说:“这也是投资软环境啊,我觉得我们市政府应该引起重视。”

    季子强知道平智容说的投资软环境是什么,无非就是花街柳巷,红灯区一类的东西。

    谁都知道什么最吸引人,但没多少人敢这样做啊,一个是政策的限制,一个是谁都不愿但这个风险,万一有那错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那以前叶眉的前任老市长在任的时候,曾经尝试过搞一个特色休闲娱乐一条街,在一条街上开了许多发廊和按摩院。这些场所打着发廊和按摩院的招牌,其实既不理发也不做按摩,而是从事刺裸的皮肉生意。

    老市长当时给这条街定了一个特殊政策,就是除非有重特大案情,否则公安局非经主管副市长书面同意不得擅自進入此街进行治安检查,以免影响了这里的正常经营活动。

    一时间,里面骚客云集,那些发廊和按摩院于是放心大胆,堂而皇之的提供色晴服务,把一个好端端的一条街弄得乌烟瘴气,污秽不堪。这些发廊和按摩院的行为严重干扰了街上商户的经营和住户的安宁,也损害了这里的形象,最后到底还是引起了大家的公愤。

    很多人就聚集起来向柳林市委和市政府进行投诉,反映问题,后来见市政府一直是采取敷衍推托的态度,大家一怒之下告到了省里,省市领导派人来查访,这一下老市长等人才着了慌,连忙对这进行整顿和治理,关闭了街上的众多发廊和按摩院,这才平息了事端。

    季子强就摇着头说:“据我所知,这些东西以前也不是没有搞过,以前也进行过尝试,当时采取封闭式管理的办法,准备打造特色休闲服务区,效果也不错,可是一些闲得无聊的人喜欢告状,后来一直告到了省里市里,上面来人查访,不得不取缔了。你在柳林市时间也长,你不知道柳林市人有一股歪风邪气,就是喜欢告状,屁大的事情也告状。有的事情也告,没有的事情也告,把告状当成了业余爱好,谁都头疼。那些人主要还是闲得。”

    季子强说完叹息着摇了摇头。

    平副市长笑着说:“季市长,我提一个合理化建议啊。我们改善投资软环境的做法是好的,可是位置却没有选对,原来那条街本是市中心的一条商业街,寸土寸金,人来人往的,这样的地方哪里适合搞什么特色休闲服务区呢,象这种东西一定要安排在稍微偏僻冷清一点的地方才行的。

    只要是真正需要休闲的人,你就是再偏僻的地方他也会找过去的。比如说我们可以在城外搞一个休闲服务区,那里现在比较冷清,正需要吸引人流,培养人气,这样就问题不大了,在那里开发廊和按摩院,提供特色服务,也不影响别人居家过日子和做生意,别人自然也就不会去告了,一举两得。”

    季子强想想也有道理,不过在季子强的心里,这也就是说说而已,季子强哈哈笑着说:“平市长,你这个建议值得考虑。这样做一来是丰富市民业余娱乐生活,二来也是改善投资环境,营造浓厚的商业气氛。不错不错,你可真是一个人才啊,我们需要像你这样有超前意识,观念开放的人才了。”

    听了季子强的夸奖,平副市长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细缝,嘴上却很谦虚:“哪里哪里,只不过是一条不太成熟的建议而已。”

    说是这样说,但季子强心里还是把握不大,这虽然是可以给低迷的经济环境带来一些生机,但到底他是不附和国家的相关规定,你要是自发的搞,我们政府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管松点,但你要是政府直接去提倡,那万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将来只怕自己不好交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