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季子强告别了乔董事长,一个人欣然命步,一路而去。 这是一个阳光似锦的日子。天空净蓝,偶有一、两朵的白云,在天上闲闲地舒卷着。阳光畅快而竟足地照射,渐渐地叫人沁出汗珠,生出一种火辣辣的燠热。田间的小径上,一路的细草如丝。季子强终于来到了那一个莲池,这是一个四周爬满了野草的泥塘,杂草在地上一任自如地疯长着,乱茸茸地铺成了一片绿裀;开着黄花的鸭婆藤,绕着荆棘生长着,带长毛的冬茅,一丛一丛地披着白霜。而且这是一个无人打理与修葺的池塘,乱草甚至长进了池塘的里面去。

    池塘的水面,密密匝匝地结满了绿萍,铺满了整个池面,根本见不到一点水的颜色,有一种很重的野气。一只长嘴巴的翡翠鸟,在莲叶间喑喑地飞着;而青蛙的叫声,如鼓一样,在莲池的四周敲响。四周阒寂无人。走近这个池塘,就好像穿过了一个幽杳的时间的隧道,回到了一个洪荒的古代。

    季子强看着满眼的莲花,他一直在内心里渴望着,渴望自己也拥有莲的绝世的美丽,一尘不染、亭亭洁立、秀出人寰,风致照人、清香远至、令万众倾迷。可是,在这一刻,季子强却突然感觉,这个世界里,有太多的倾扎,太多的觊觎,太多的争并、侵噬与墨染,还有太多的偏执、冷鸷与炎沸。

    他就一下子想到了刚才和乔董事长的交谈,季子强想到乔董事长,刚才闪现在心中的那些疑惑就一一的闪现出来。

    乔董事长需要买地才借钱,这听起来是一个合理的理由,但仔细的分析一下,就可以发现其中有很多模糊的东西,一块地如果按正常的拍卖,又能有多少差价可算,那种差价绝对很难抵得上化工厂的搬迁费用,更不要说目前化工厂在汉口区这一块好地了。

    在换一种思路,乔董事长现在要买的这是一块优惠的地,既然地都可以给你优惠了,那么就算拖上一段时间付款,只怕这地也跑不掉,何至于拿出这样高的代价来借这8000万呢

    这其中毫无疑问的,是隐藏了什么原因的,季子强在刚才虽然是已经答应了他,说帮他借钱,但详细的了解和掌握乔董事长用钱的意图,这是不可或缺的一到程序了,只是怎么才能了解到隐藏在表面之下的真是目的呢

    季子强在池塘边慢慢的走着,想着。

    在一种恍若隔世的宁静里,季子强思考着,哪亭亭如初地洁立着的池塘中的荷叶,也一任散漫地生长。一些地方,挨挨挤挤,亭亭复田田,满眼凝碧叠翠;一些地方却长短不一,只稀疏地浮出几片圆盖;有些地方,干脆就是一系白地的绿萍,不见一片荷叶。一些荷叶的心里,还窝着晶莹的露珠,益发显出着这荷叶的绿茵净美,勃勃生机。荷叶乱发着,也长出了池塘,在池埂上,以及环池的烂泥的沟里,高擎出过人头的绿玉般的梦。

    季子强在那池塘边的草埂上流连,且行且看,绕池游走,又随意地席地而坐,独守着莲塘。深深羡慕着,这些出自淤泥,而又能洗净污浊,一尘不染的倩影,与它们以神相照,身心相与,久久地相伴。

    当季子强用电话叫来了司机,把他接回市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三点的样子了,政府各个科室都显得很安静,城市里的天气,不郊外要热许多,每个人都不愿意在大院里走动,都把自己窝在了有冷气的办公室,季子强也是一样,回到了政府,就没有再出办公室了。

    过来一会秘书小纪就来到了季子强办公室,小纪过来告诉季子强,前几天让他调查的教育局电梯问题基本是查清楚了,教育局的大楼准备上两部直梯,总价九十多万元,小纪经过多方了解,甚至是冒充用户四处联系,最后得出了结论,这两部电梯至少比牌子和名气比它高的产品多了二十多万。

    季子强一听这话,刚才的兴奋和自满就荡然无存,季子强一拳擂到了办公桌上,他没想到这些干部会这样的心黑,你说适当的捞点好处大家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他们竟然在一个设备上就下手这样的狠,那一幢楼房修好以后,他们要黑掉多少。

    季子强的这个举动让秘书小纪也是吓了一跳,见到季子强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市长发怒,他有点紧张,也有点胆寒,因为季子强的表情让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他没有骂人,渐渐的他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现在就派人去搞个全面的调查吗但是这样的事很难查清,到时候人家最多就是一个工作失误,想要人脏具获只怕很难。

    季子强紧缩着眉头,慢慢的坐了下来,季子强知道这也不是一两起的单个事件,像这样的贪赃枉法,行贿受贿到处都有,随处可见,没有个完善的制度只怕很难杜绝。

    但有什么制度可以来约束住他们,这事只怕自己是很难解决的,你就是有再好的方法和措施,用不了几天,人家就有了应对的策略,因为中国人太聪明了。

    季子强让自己冷静了一会,就给财政局的局长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暂停给教育局的基建拨款,等侯自己的通知。

    财政局局长小心的问:“季市长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

    季子强就淡淡的说:“最近市里有几个大动作,所有资金都要有所缩减,特别是基建费用以后要卡死点,你们也要负起监督和管理的责任,那些合同不符合实际情况就要多问几个为什么。”

    局长听他这样一说,心里也是一紧,知道一定是基建上有些问题让市长产生了怀疑,他自己也有了一些担心,这里面他也吃了不少的,所以就连忙的答应,以后一定好好的监督管理,不会再粗心大意。

    季子强并不完全的相信他的话,还是给他做了严格的规定,特别是关于教育局的基建款拨付,目前一定要通过了自己,其他人,包括葛副市长签字都不得生效。

    财政局的局长心里暗暗吃惊着,连忙的答应了。

    这样就过了几天,季子强也没有急于为乔董事长筹集资金,他还需要在想一想,其中的几个问题他还没遇完全想通,所以他是不会稀里糊涂的就上手处理这件事情。

    季子强今天刚到办公室坐下,给一个副市长打了电话,安排了几件事情,电话还没打完,就见到了两个人进来,一个是教育局韩局长,一个应该就是管基建的江副局长,两个人焉不拉基自己找个地方老实的坐下等他打完电话。

    季子强知道他们一定是为基建资金的冻结来找自己的,季子强就先不说话,等他们讲,那两个局长看他放下电话,就互相的望望,韩局长是老大,他不说谁说,就只好硬着头皮笑着说:“季市长真是忙啊,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你拿下了两个大项目,我真替你高兴,也真的很是佩服,这两个项目一上,市里的财政税收那一定会增加不少,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韩局长现在还没摸清楚季子强的脾气和性格,所以一下子也是不敢贸然就提起资金冻结的问题,因为那是明摆的,肯定是那里出来了漏子,不然市长疯了,他来冻结你的资金。

    他的话说到这就停下来,想看看季子强接不接自己的,只要他一说话,那自然就会看出他的心情了,不错,季子强当然要说话了:“呵呵,这项目一但投产了,市里的财政税收那一定会增加不少的,但增加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出,那也经不起有的单位胡折腾啊,你说是吧”季子强的话看似在回答,实际是在责骂。

    这两个都是搞教育的,哪有听不懂这指桑骂槐的话,心里到不觉得有什么羞愧,就是感觉身上发冷,一个市长能用这样的话说你,你想下那是个什么状况,你明着批评,我多少还可以辩解啊,找推口话什么的,你这样说出来,还嘴都没办法还,人家又没有指名道姓的说你,你解释什么,你是不是心虚,所以两个局长就把头低下,等着市长的继续说话。

    季子强说了这一句就不说了,他点上了烟,就冷冷的看着这两个局长,什么叫压力,这就叫压力,虽然不说话,但此时无声胜有声,警察也经常是这样吓人的。

    到底还是局长憋不住劲了,他小声的问:“季市长,是不是我们那里做错了,你给提个醒,我们一定立即纠正。”他真的是不知道是那个地方出了问题,因为问题太多了。

    季子强也是知道一个基建项目你不让人家捞点好处那是不可能,但他们也太狠了,一个电梯都是几十万,那还有锅炉,空调,装修,土建,电缆等等,这一个楼修好了,是不是他们两辈子都可以不上班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刚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韦书记现在有些矛盾,那就这项目季子强就可以进行一次大的调查,让反腐倡廉的行动在全市展开,可现在时机还未到,自己尚且立足未稳,一旦搞的声势过大,势必引起上上下下的全面抵触,自己的处境就很困难了,不要说事情搞不好,只怕现就来个壮志未酬身先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