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到了乡政府以后的听取汇报和经常工作中,季子强一直都是心不在焉,他就决定,一定要争取一下,来点实际的行动,还洋河县老百姓一个安全生活的环境。品 书 网

    在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在会议中说服书记和哈县长,让他们同意自己采取一次行动的时候,季子强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求各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到省城参加一个夏粮收购的农业工作会议。

    季子强也就只好先放下治安这事情,把各类相关的资料,数据,报表,他都整理在一起,自己认真的看了一遍,能记下的都记了记,这些开会未必用的上,但提前有个准备也是好的,以防万一领导问起来,自己无言以对。

    政府办公室给他安排了小车,他没有带秘书,一个人就去了省城。

    路过柳林市的时候,季子强本来是想去看看叶眉的,电话打过去,叶眉正在开会,估计短时间结束不了,季子强就让小车拐回了家里,,由于季子强没有提前打电话回家,老爹老爸很干惊喜,连忙是杀鸡杀鱼的,给季子强和司机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季子强就感觉是好久没有吃过这样香美可口的饭菜了,使劲的整了两碗米饭,连司机都有点惊讶于季县长的饭量了。

    老妈没吃,就坐在旁边,满眼欣慰的看着季子强大口的咀嚼,看季子强吃的差不多了,才笑咪咪的说:“子强啊,这次上省城开会有没有给子若带点礼品啊”

    季子强突然一口饭就噎住了,他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吊呆的看这老妈,半天说出不出话来。

    老妈怎么知道安子若,自己从来没有说过啊,知道也还罢了,你看老妈那一个“子若”叫的,好像亲热的不得了。

    老妈看着季子强的诧异表情,就带点揶揄的说:“怎么了秘密暴露了吧,还不给老妈说,还是人家子若好。”

    季子强就停住了吃饭,问道:“你怎么知道安子若的,你还见过她。”

    “是啊,前几天,子若到柳林来办什么事情,时间很紧,但人家闺女还是到了咱家来,还给你爹和我买了很多礼品,最后饭没吃都急急忙忙的走了。”老妈很是心满意足的说着安子若。

    季子强有点头大了,上次自己给安子若说起了家里的事情,没想到她还记住了,专门来看了老妈,老爹,这是不是想从自己的内部来分化瓦解自己,他就忙问:“她给你们说什么了”

    “说你们是同学,现在是朋友,不过老妈是很喜欢这闺女的,礼貌,漂亮,还很懂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看就不要在挑了,这子若妈就很喜欢。”

    季子强心里暗道:“安子若啊安子若,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啊,这么快就俘虏了我的家人,等我到了省城再找你算账。”

    不过呢,季子强的心里就有了一份说不上来的甜蜜和自豪,能让安子若这样高傲,冷艳的美女来给自己父母大显殷勤,似乎是可以叫季子强小有满足的,关键是,季子强的心里还是有着那挥之不去的安子若的身影,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季子强依然希望,也准备去尝试着延续那断裂已久的情感。

    但同时,他还是害怕,恐惧着,怕安子若的爱会不会再次把自己带入那万劫不复的伤心之中,他怕自己经受不住再次的离别和伤感,他矛盾,彷徨,一个想法总是会很快的推翻另一个想法,就这样,季子强在离开柳林市,坐车到省城的几个小时里,一直都这样折磨着自己。

    下午五点左右,他们的车开进了省城,这是一座漂亮的城市,季子强感叹这里绿化率之高,建筑物之新,街道与广场之干净。

    季子强也不得不赞叹,这里春有春光,秋有秋韵,昼有昼的热闹,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丽”之类的形容词置于省城之前,恐怕没有人有疑义,只是它的复杂和丰富,也不是区区三五个词语可以形容殆尽的。

    他们就直接的把车开到了省政府的招待所,这招待所就在省政府的旁边,说是招待所,实际的规格很高的,不亚于外面三星,四星酒店,装修华丽的大堂里有会议筹备人员在做会议签到登记,季子强也登记了一下,会议组发给他了会议材料和房间的钥匙,他和司机就上去放下东西,洗个脸。

    司机年纪很轻,姓徐,是个退伍回来的小伙子,刚来政府没多久,但吃得饱不一定吃的好,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这小伙来的时间短,可是眼明手快,头脑灵活,在季子强洗脸的时候,已经帮季子强把一杯茶水泡上,还把季子强刚刚脱下来的白色衬衣收拾好了,准备一会给季子强洗一洗。

    季子强出来就有点难为情,他还不大习惯如此照顾,忙说:“小徐,你不用管,你也辛苦一天了,衬衣我自己洗就是了。”

    小徐端过来茶水说:“我也不累,实际上开车还在活动的,倒是你们坐车的更辛苦一点。”

    看看人家多会说话,这说话间,小伙子就把季子强的衣服拿进了卫生间里洗去了。

    季子强也不能过于做作,洗就洗吧,自己好歹也算他一个大哥。

    季子强就从包中翻出了干净的衬衣换上,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过去喝茶也没觉得怎么个好,现在季子强伸直了圈缩了好多个小时的两只腿,再喝上一口浓浓的茶水,真是感觉幸福莫过于此。

    季子强等小徐洗完了衣服,在稍微的休息了一会,会议筹办组就招呼大家到餐厅吃饭了,每个人都发的有就餐劵,自己找个位置随便坐,季子强就自然的找到了柳林市所辖的几个副县长了,大家认识的就很亲热的招呼着,不认识的就客气的介绍自己。

    饭菜还行,就是没有酒,不过这些人都是每天喝酒喝的太多的人,没酒反倒很舒服,饭也可以多吃一点,彼此客气的时候,也就以茶代酒,遥碰两下。

    季子强吃饭的时候话就相对的少一点,不是他不能相融于大家,他在想着安子若,他也准备一会吃完饭和安子若联系一下,见个面。

    这样的便饭吃起来时间不长,一会,就有人客气的站起来,说着大家慢用,先走一步的话,陆续的离开了餐厅,季子强也是一样,吃饱了,就打个招呼也离开了。

    回到房间,他还没有来得及给安子若打电话,就先接到了叶眉的电话:“子强,你到省城了吧。”

    季子强以为叶眉也来了省城,就忙问:“我已经到了,住下了,叶市长,你也在省城吗”

    那面叶眉就嘻嘻的笑笑说:“没有,我在柳林呢,知道你要到省城开会,就是问下,都还好吧。”

    季子强心里有点失望,这种失望他也说不上因为什么,就算叶眉在省城,人家也是要回家住的,季子强就说:“我这还好,对了,叶市长,你那面最近怎么样,柳沟的修路工程定下来了吗”

    叶眉有点迟疑的一下,才说:“定下来了,是胡辉中标了,我想阻止,但华书记和韦俊海副市长很坚持用他,所以”

    季子强也估计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以叶眉一己之力,是抵挡不住对方上下联合的进攻,他叹口气说:“定他就定他吧,只要修好路就成。”

    叶眉也说:“是啊,我也不想为这事和华书记他们过于抵触,稳定更有利于柳林的发展,可惜,你上次说的让柳沟的村民参与到修路工程之中的设想,只怕也要泡汤了。”

    季子强有点惭愧,这件事情自己当时还给人家省人大程南熙主任汇报过,现在事情黄了,看来应该抽时间过去给解释一下。

    叶眉又对季子强说了很过关怀的话,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手拿电话,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从这件事情上,季子强推断出了叶眉近期在市里一定受到很多打压,只是叶眉不愿意给自己说,怕自己徒增烦恼,是啊,自己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假如自己还在她身边,或许还能帮她分担一二,但现在真的无能为力。

    季子强这样叹息了很长时间,他真替叶眉担心。

    一会,司机小徐回到了房间,季子强才放下了心思,和小徐聊了一会家常,看看天色有点暗了下来,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准备和安子若联系一下,司机小徐一见季子强拨起电话,也就赶忙离开了房间回避,季子强就接通了电话:“子若,你好啊,我季子强。”

    安子若在那头明显的带着欣喜的语气说:“子强,我很好,这时候给我来电话,看来你今天没有应酬,难得啊难得。”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我今天是没应酬,但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有应酬啊,那我就太惨了。”

    安子若有点好奇,也有点好笑的问:“我有应酬你怎么就惨了,怕我喝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